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佛系王者[快穿] > 第24章 不当贵妃(五)选择

第24章 不当贵妃(五)选择


随后管家就按照太师的吩咐, 将那几大箱子的文章行卷搬到了顾然的院中,侍女云容不明其意,只见自家小娘子让人布置了靠椅, 旁边还有鲜果点心,就在这庭院下, 颇有兴致不紧不慢地翻阅着一份又一份文章。

能考到举人功名且敢来太师府投递行卷,都是有一定才华或者说自信的。

大量各色锦绣文章, 还带着不同观点策论,倒是让顾然开了些眼界。

而没过多久, 她便看到了一份署名为谢远臣的文章。

通篇看下来顾然倒是相信, 这位应该就是原身记忆中未来的大周首辅谢远臣了。

似乎他还是为皇帝李景翎所用的左膀右臂重臣。顾然也不是说很想挖皇帝的墙角,只是既然见到了这样的人才, 不给裴父举荐一下也说不过去。

至于后面会如何,那就是未知之数了。

她看了许久文章行卷直到通宵,还是云容劝了又劝, 顾然又抵不住困意才歇下来了。

可惜原身记忆里有才之士的名姓不多, 尤其是前一世原身为贵妃时, 皇帝严禁后宫与前朝牵连, 若非谢远臣之盛名, 贵妃也不会注意到。后又细细看了其他人的文章, 挑挑拣拣之下, 倒是有发现了几个不错的人才。

到了第二日, 正好是裴太师休沐之日, 顾然带着文章来到书房。

如今她已是书房常客,连裴父都下令不禁她出入此地, 其他护卫也知道太师越发看重小姐的态度。

顾然微微一笑道, “父亲, 这几份文章写的不错,父亲不如看一下。”

听女儿这般说,裴父稍微来了点兴趣,接过来一看,正是谢远臣所写的平海策,关于海禁与贸易通商。

虽然从其中文章能看得出来未经朝政打磨过的天真稚嫩,但依旧能看得出其才华和深远眼光,指出南海东海两域并非世人眼中的贫瘠之地,只有渔民捕猎采珠,若是开海禁建造船队开展贸易通商,将会拥有富饶海域和各类资源,为国家攫夺更多财富。另外还需防备倭寇小国海盗劫掠百姓和货物。

其言辞精炼,一针见血,而且这般大胆开拓的想法正合裴太师的心意。

他早有开海禁之意,只因这两年皇位更替朝纲不稳才放在一边,再加上南海东海之地世家势力根植,需有足够准备才能打破桎梏。

裴太师也许没那么平易近人,但他绝对是爱才的,只因这一篇文章便让他注意到了谢远臣这个名字。

居于租住小院里的谢远臣近来一直在闭门读书,偶尔有好友上门拜访,还问他投递到太师府的行卷如何了。谢远臣摇了摇头,心里苦笑一阵,大概是如他这样的小人物尚且入不了裴太师的眼吧。

正当谢远臣快将此事抛之脑后时,忽然有人敲响了小院的门。

“敢问可是谢远臣谢公子?”来人年过四十衣着不凡端正有礼,拱了拱手道,“在下乃裴府管事,我家太师欣赏公子的文章,想请公子去府上一见。”

………

有士子因为锦绣文章,被某位高官大人爱其才称赞于是名声鹊起的,这样的事从不少见。但若是看中的那位大人物乃是当朝裴太师,这传出去可就真的让人艳羡不已了。

而这位年轻士子的名字——谢远臣,也迅速传遍了京城,入了不少势力的眼。

这不单是才华高,而且还是运道极好。裴太师位高权重日理万机之下怎会轻易注意到一小小举子的才华,单说以往投递到太师府上的文章行卷就不计其数,想要在其中脱颖而出,何其难也。

偏偏运气就这么好的,让裴太师‘无意’间看到了他所写的文章,之后更是见了几回,还对谢远臣青睐赞赏不已。

关于裴太师表现出对谢远臣的欣赏,甚至为人所瞩目这点,顾然并不感到意外。

在原身上一世为贵妃的时候,谢远臣成为大周最年轻的首辅,还有着‘小裴周’之称。除了对其才能的赞誉之外,与他的执政风格治国理念与裴太师相似这点也分不开关系。

所以仅见了两三次面,裴太师便对这个年轻士子有几分喜爱了,觉得十分合他的心意。

但听着云容所说的外界传闻八卦,顾然忽然想到一点,恐怕这世谢远臣不会被皇帝所器重了。

如今全京城人尽皆知谢远臣受裴太师青睐,也就意味着这一刻开始,谢远臣就打上裴氏的烙印。

除非皇帝李景翎当真是个豁达宽容的性子,抑或是以后发生什么巨大变化,否则他都不可能敢将谢远臣当作心腹重臣。

这样说的话,她向裴父引荐谢远臣的文章,也算是间接坑了他。

人生总是变幻莫测的,如此念头在顾然心头也就一闪而过,也就无所谓了。

顾然没想这瓜吃着吃着还最后到了自己身上,这日裴母突然来到她的住处,屏退众人后,带着几分担忧皱眉问道,“我听说,你父亲最近很赏识一个年轻学子。”

“好像是有这事。”顾然浑不在意地点了点头。

谁知裴母下一句话就惊到了她,“你父亲不会是打算为你相看夫婿吧。”

这也是裴母难得见到裴太师这般看重一个年轻士子,她对裴父的眼光倒是不怀疑,执政这些年来他所提拔的官员遍布朝廷和天下各地。若是看到一个格外喜欢的青年才俊再加以培养,作为未来女婿储备人选,倒也不令人意外。

只是以裴母向来眼高于顶的态度,还是不大看得上寒门出身的,她千娇万宠的女儿不说嫁入皇室,至少也是与勋贵世家大族匹配吧。

顾然不意他会这样问,怔了一下,才摇头道:“母亲不用担心,父亲只是欣赏那位谢举子而已,没有母亲所说的那个意思。”

至少现在没有。

“明年,就是及笄之年了,行完及笄之礼,就该为你许配婚事了。若不是你父亲突然……”裴母想起来还是忍不住耿耿于怀,“那宫里的皇后之位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但转眼她又满脸疼爱地望着女儿。“我儿放心,这勋贵列侯世家大族里多的是好男儿,母亲必定为你细细挑选。”

顾然嘴角微抽了抽:“……母亲辛苦了。”

裴母心里想着还是要早些收集所有合适人选的名单画像资料,免得又被裴父打了个措手不及,将女儿许配了个寒门书生。

送走裴母后,顾然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她没有想到仅仅是一些传闻,便会令裴母这般想,不过这倒提醒顾然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

京城传闻这次赌注中有位大赢家,压中了陛下原配夫人苏氏为后,因此获利超过十万两黄金,但身份神秘不知是何方人士,各方势力怎么探查也查不到。

其实是裴太师派人扫尾,将所有痕迹抹了干净,让人联想不到顾然身上。

而这样一来,顾然有了足够的启动资金,想做什么事也都方便了。

回到最初的原点,裴兰昭的心愿是保住裴家的荣光。

顾然穿越之后第一步的计划就是让裴家退出了后位之争。断绝了那个皇后位置的念想,也就不会有裴母或是其他裴家人做出抄家灭族的事来。但这仅仅是避免了裴氏一族不覆灭,她还要保证能延续裴家的荣光。

这不在于裴太师,而在于裴家的下一代。

所以顾然选择当着裴太师的面坦诚心意,“女儿不愿意嫁人生子,依附他人庸庸碌碌的过完一生。女儿想向父亲求另一条路,为我裴氏延续荣耀。”

她神情决然,语气坚定,一字字钢铁般铮然有声。

怎么说她也是参与过皇后竞争的人选,日后无非是按裴母的想法嫁到世家大族,或是嫁给裴父门下官员或青年才俊,但她真的能在裴父的庇护下安然过一生,然后看着裴氏因为裴太师去世而陷入衰败。

不说任务失败,她也不愿意过这样一眼就能望到底的人生。

在这件事上,她需要裴父的支持。为了完成任务,也为自己求自由。

裴氏女的身份尊贵是尊贵,但身处高门后宅太过束手束脚,除了间接影响一下裴父行事之外,没有多少施展空间。

“女儿想要一个男子身份,我会向父亲证明,我可以撑起整个裴家。”

裴周目光深沉地看着她,“你可想好了?”

若裴太师真是不知变通之人,也不会当了大周二十年的权臣,至今还未还政于皇帝陛下了。哪怕听到小女儿如此离经叛道的话,他也没有真正的动怒。

他是知道他的这个女儿何等的聪慧灵秀,目光深远心有丘壑,她会想要出去见识外面广阔的天地,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就连他也会为拘束她,而感到委屈了她。

裴太师在心中感叹,没想到他裴周的儿子不成器,却是生了个好女儿啊。

良久的寂静之后,顾然终于听到裴父的声音响起,

“我给你三年时间,若是你做不到,那就归家,好好当裴家的女儿。”

“多谢父亲。”顾然朝着裴父郑重地伏地行礼一拜。

带着真心诚意,感谢裴太师的认可,也感谢这份深沉而厚重的父爱。

……

三日后,裴氏女因病出京,前往河东裴氏族地休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