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佛系王者[快穿] > 第32章 假千金和兄长在一起了番外+新故事……

第32章 假千金和兄长在一起了番外+新故事……


后世番外————

某论坛上,

no1

今晚神英女帝的后宫剧开播,你们看了吗?女帝赛高,就喜欢这种男帅女美的剧。

no2

感觉把女帝拍成了傻白甜玛丽苏, 一点也不够霸气侧漏。

no3

虽然但是,神英女帝的一生就是古代顶配玛丽苏了好吧,以天下为聘, 并称双圣,共同临朝, 裴周是她祖父,裴照是她义父,谢远臣是她老师, 老公是大周末代皇帝, 最后临死前连皇位都传给她。

这种人生赢家还有谁能比。

no4

说起来女帝能继位, 不更多是因为她有个牛逼的叔父吗?那可是三次北征灭六国的狠人,硬生生将原来的大周版图扩张增加了一倍有余,要是没有他,高丽省东瀛省这些能归我们吗?

no5

这位也算是公认的半个皇帝了吧,不说在世时的地位,死后都是被以帝王仪制下葬, 古往今来有几位啊。】

no6

不过史官不是一直有个疑问么, 为什么他不自己称帝, 而是将自己的义女送上帝位。

no7

认个义父还附带送皇位的, 真的不要太爽。我都能脑补出来一段养父女禁忌恋了。必须要说, 女帝的三千后宫加起来都比不上义父。可惜无人能演出裴照的风采来啊。

no8

楼上小说看多了吧,明明神英女帝和章明天子才是历史真爱, 比他爹周桓帝搞什么替身真心多了。还有历史大剧《周风吟》里深宫病弱太子真的是白月光。

历史上这位对老婆也是真的好,老婆说什么就是什么, 日常吟诗作画都是夸老婆美貌智慧,在历史博物馆看过他留下的笔墨日志,整个一炫妻狂魔。

而神英女帝虽然后宫三千,但是正宫之位到死都是空置的。这不是真爱,什么是真爱。

no9

周桓帝,好像是大周存在感最薄弱的皇帝,连他儿子章明帝地位都比他高些,谁让人家好歹是女帝的正宫呢,还是无人能动摇的。

no10

不是他想存在感这么弱,而是他所在的时候,先是有裴周裴太师,后有打下千里疆域的裴照,且不说还有横跨周秦的三朝名相谢远臣,根本不需要他,差不多也就一个大周吉祥物吧。

no11

话题歪了歪了,回归问题讨论,最后这个皇帝,肯定是要裴家的人上位的,不然靠裴照打下来的北地那千里疆域,根本不可能归顺大周的,到时候南北对立,形势会更加复杂。

no12

匿名时势造英雄,神英女帝的上台才能令南北真正一统融合,这才有了排名世界第一的大秦疆域。另外她的不少政策都是打破世家寒门庶族之间的壁垒,也是从她这一朝开始,世家贵族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no13

正因为她是有史以来第一位正统女帝,才更加注重以百姓人才为根基。

no14

楼上有位说到裴照以帝王仪制下葬的,大秦后来发生战乱,叛军挖了不少帝陵,但裴照的陵墓却是不敢扰的。据说是因为这位杀人杀得太狠,几十万异族被他屠杀甚至还要更多,所以杀伐之气极重,有人靠近都被杀意蛊惑,变疯了。所以自大秦到现在八百多年,都没有盗墓贼敢盗裴君侯的墓。北书和阴大的盗墓小说里也有设置裴侯墓的情节。

no15

这可能是设置了迷幻的药物,我们要尊重科学。

no16

尊重科学+1

no17

尊重科学+2”

………

no48

说神英女帝就绝对绕不开裴照,大周到大秦这样历史极为少见的非篡位权力交接事件,裴照更是决定性人物。

所以有个问题,裴照是不是穿越者。

no49

在教科书上看到他时,深深怀疑过。

no50

实在是这位感觉横空出世一般,怀疑是某位显得穿越者身穿,一开始认了裴周当叔父,然后就有了宛若开挂般的人生。屠杀异族数十万,预测大地震,还有堪称教科书典范最全面的古代救灾重建措施等等,虽然不谋朝篡位,但是却捧出了第一位女帝,这些是古人能干得出来的事吧。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不是人,是穿越者。

no51

楼上感觉已经将穿越者开除出人籍了,我们不能歧视穿越者啊,相反如果裴照是穿越者,我们应该赞美他。

no52

如果说裴照是穿越者,那大概是最优秀的那一批吧,他甚至都不贪财不好色,也不好权,他义女要给他封太上皇帝,他都拒绝了。打个异族也只是为了给我们这些后世子孙留下更多国土,多么崇高无私的情节。

no53

额,野史有记载他似乎好男风,终生未娶妻,大秦情报机构的初代首领南歌,据说就与他贴身不离,还有他的好友谢远臣,………

no54

楼上的几位脑洞真多,洗洗睡吧。也许等到什么时候考古学界做出决定准备开挖他的陵墓了之后,可能就有答案了吧。

京城郊外山上,一处庄子里。

“那屋子里的人送来也快半个月了吧,听说还是侯府金尊玉贵的小姐呢,啧啧,沦落成这样跟个犯错的丫鬟没什么区别。”

“就她那样,还侯府小姐呢,那我女儿都能当娘娘了,小侯爷都发话了,让她自生自灭。”

“怪只能怪她命不好,我听侯府里的人说,她命中带煞呢,是白马寺的普照大师亲自批的命,连老夫人都厌弃了她。”

“那我们可离她远点,要是被沾上晦气就不好了。”

“今天是孙妈给她送饭吧。”某个被点到的妇人扯着大嗓门道,“我不去,少吃一顿也饿不着她。”

………

顾然一醒过来,就觉得右腿疼得厉害,暂时看不出来骨头断没断,但至少是骨裂,而且没有及时得到医治,伤口恶化,

和前面两次穿越相比,她这回的处境可真是糟糕啊。

原身本是京城威宁侯府嫡女,十六年前因为生母侯夫人许氏在兵荒马乱中生产,阴差阳错之下原身一出生就被抱错了,成为乡下农户林家的三丫头。

乡下人家的丫头自然没有公侯小姐金贵,原身刚会说话走路就要帮着家里做农活了,煮饭割猪草,起早贪黑的干活。尤其是等到林家准备供独苗苗林晏读书后,家里的负担更重了。

在见到比她年长三岁的大姐被卖给了富户当丫头,还是死契换了十五两银子,给二哥林晏交私塾的束脩,原身干活就更拼命了,只为了能留在家里不被卖掉。

十六年后真相大白,侯府派人来接回真正的千金小姐,林家吓了一跳,没想到随便使唤打骂的三丫头竟然不是自家的亲生闺女。而诚惶诚恐的他们并没有迎来贵人的不满或是报复,甚至还送了丰厚的钱财礼物。

原身不知道这些,只听说了自己的真正身世后,满心以为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谁能想到只在侯府待了不到半年时间,她就被打断腿赶到了庄子上。顾然若是不穿过来,过不了多久原身就要病死了。

这一切的都起始于,那个被抱错从而代替原身享受了十六年荣华,真正的林家女儿,现在的侯府千金陆菀重生了。

上辈子,陆菀在祖母和母亲的宠爱下,养得性子骄纵跋扈,结果后来抱错真相曝光,陆菀顿时觉得晴天霹雳,怎么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无论她怎么哭闹还是被强制送回了乡下林家。

又因为她的高傲任性,与林家其他人格格不入,回去后没多久就被父母匆匆嫁出去了,对方只是个普通人,自诩是京城贵女的陆菀对其百般嫌弃,后半生也就过得不如意。

这辈子,陆菀重生在八岁时,她还是千娇百宠金尊玉贵的侯府小姐。她担心身世早晚会被发现,她会再次被送出侯府,失去侯府的荣华富贵。而祖母和母亲又都是不可靠的,她便将目标盯上了侯府现在的当家人,陆云驰。

威宁侯为救驾而亡,英年早逝,陆云驰年少便继承了侯府,而且当今感念威宁侯救驾之功,特许不降爵,所以陆云驰年纪轻轻便已跻身高位,后来还因为他支持的六皇子登上皇位,陆云驰也顺势成为心腹重臣,权势赫赫。

知道未来的陆菀就开始了小心翼翼抱大腿,收敛自己的娇蛮霸道脾性,主动与养兄陆云驰亲近。

本来性子乖戾的陆云驰在她日复一日的讨好温暖中,渐渐软化态度,甚至于对陆菀的感情发生了变质。

等到这次身世大白后,陆云驰一心也只有陆菀,而且为了护住陆菀,让她在府中待遇依旧,陆云驰还设计了一出高僧批语之言,说陆菀是福星,而原身是煞星,会于亲人不利。这也直接影响了老夫人的态度,丝毫不愿亲近原身这个可能会克到她克到侯府前途的亲孙女。

唯有侯夫人还护着女儿,但在老夫人和儿子的强势下也做不了什么。

在原身和陆菀偶然一次发生冲突后,陆云驰丝毫不念什么血脉亲情,下狠手打断了原身的腿,并且不顾侯夫人的反对,直接将人送到了庄子上,任其自生自灭,最后伤重病死,在通知侯府后,被随意草席一裹扔进了乱葬岗。

顾然看了上辈子的原身后半生,虽然因为自小养在乡野农家,半路回侯府,一些高门大族看不上她,她生母侯夫人也怕她招架不来,就精心挑了个家世比侯府低上许多的青年才俊,又陪嫁了大把嫁妆。

原身与夫君说不上什么琴瑟和鸣,但也算相敬如宾,即便是碍于侯府权势,夫君也很尊重她这个嫡妻,原身也算是苦尽甘来,后半生顺遂平安了。

而这一世因为陆菀的重生,原身直接落得了个被打断腿打发到庄子是病死的结局,也不怪怨气重了。

哪怕肚子饿得直响了,也没见有人来送饭,在原身的记忆里,自从被送到庄子上后她就颇受冷待。

即便她是侯府嫡女,也架不住是侯府现在的主人厌恶至极甚至发了话让她自生自灭的,庄子上的奴仆也就知道该怎么做,不曾请过大夫看病开药,只偶尔送来些冷饭冷菜。

只怕是原身在林家整天干农活的时候,也没有这般凄惨。

唯一支撑着小姑娘活下来的,是被送到庄子上之前,她的亲生母亲侯夫人含泪向她保证,一定会接她回来。

小姑娘终究没等到母亲来接她的一天,就病死了。她不知道的是,威宁侯夫人宁氏早在她被流放庄子后,就被亲生儿子软禁了起来。

只因为宁氏一心护着自己的亲生女儿,对陆菀恶语相向,便被陆云驰不顾母子之情禁足在佛堂。

未免传出去不好听,他还将宁氏的亲信全部清除干净远远发卖出去,以致于宁氏不知女儿在庄子上是生是死。

在剧情中宁氏的下场也不好,等到陆云驰和陆菀大婚时,才将她放出来。

宁氏这才知道女儿已经病死了,又要面对亲子和养女成婚这样的惊天霹雳,怎么也不肯接受,最后疯了,余生都被关在侯府的院子里。

顾然看过剧情后发现,这位女主陆菀一重生仿佛就成了天命之女。

凡是对她好的人,都能享受荣华富贵。比如这世听信命格之说的老夫人待她和蔼可亲,便始终被她和男主陆云驰孝顺有加,成为全京城最有福气的老太君。

而对她不好,或者是陆菀不喜欢的人,就会下场凄惨,比如宁氏和原身。

她们与陆菀又有何仇怨,宁氏只是护着她的亲生女儿。

而原身,回到侯府后,却因为亲生兄长侯府掌权人陆云驰的漠视态度,还有所谓的煞星之说而不受待见。除了宁氏,没人真正将她当作侯府的千金,连陆菀身边的丫鬟都可以看不起她,当面讥笑她是乡野泥腿子。

原身一时气不过冲上去想打那个丫鬟,陆菀却护着她的丫鬟,扭打之下不小心推了陆菀一把。

陆菀扭伤了脚,得知后陆云驰就狠狠地打断了原身的一条腿,说是还给陆菀的,她敢伤陆菀分毫,陆云驰就要她十倍百倍奉还。不止如此还说她心性恶毒,留在侯府里迟早是个祸害,当晚就将她送去了庄子上。

陆云驰这个金大腿当得可真是尽心尽力,同样泯绝人性,眼里只有女主一个人,其他人都弃若敝履。

说是任由原身自生自灭,但在这般严重的伤势下,又暗示了庄子上的人,分明是要致原身于死地,免得给陆菀留下什么后患。所以顾然猜测着,若是她好了起来又或者是活的时间久些,只怕陆云驰也是要弄死她的。

当务之急还是腿伤,

顾然忍着腿上的疼痛,在屋子里寻找可用的东西,费力拆卸下几块木板,再撕破了被面扯成长条,先将左腿伤处用夹板固定住,她还不想这世真的成了个残废。

这番动作之下,顾然忽然看见了几束开在墙角的白花,仔细一看,原来是铃兰。不过在古代它还叫君影草,向来长在北方深山。这花开的小,又喜长在阴暗之处,所以难被人注意。

但它还有个特性,那就是全身都有毒。

庄子上的人或忙碌或闲散了一天,到夜里不知怎么的头晕呕吐了起来,还没等有人走出去请大夫便失去意识倒下了。

顾然拖着伤腿走出来,身处在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息的庄子里,神色漠然,铃兰的毒足以致命,她将铃兰的根茎叶还有果实都研磨成了粉末,下在了庄子里的清水中。饭菜太麻烦,需要出入比较远的厨房,又未必能被人吃到,唯有水,谁都会喝上一口的。

在上一个世界顾然征战的过程中,杀伐不断,灭族绝户的计策用得太多,沾染的人命鲜血不计其数。这一下手不免也狠了些,为以防万一,所放的铃兰药粉也多。

说到底这些人也只是听命行事,冷眼旁观原身在痛苦中挣扎病死,不曾出手相助。

顾然离开后不久,山上的庄子很快就冒起了大火,熊熊燃烧着,将一切化为灰烬。

郊外山上的庄子起火,无一幸存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威宁侯府。

老夫人捻着手里的佛珠,听后,皱了皱眉头,“好好的怎么突然起了火,还是大师说的不假,那丫头是命中带煞的。”

一旁的嬷嬷俯身回道,“这天干物燥的,许是庄子上有奴仆守夜不尽心,倒了烛台油火,这才烧了庄子。又是深更半夜的,人正熟睡着,也没人跑出来。”

老夫人还是觉得透着不详的邪气,不然怎么去了那里才半个月,全庄子的人都没了呢。她叹了叹气道,“那些人若是还有家眷,便发些银钱给他们吧,也是可怜。”

却一句也没有提起亲孙女的骨灰后事,像是生怕沾上回去似的。

其他人都赔笑道,“老夫人善心。”

老夫人闭了闭眼,神色冷淡道,“这事就不要让宁氏知道了,免得她闹起来不好看。”

旁人闻言称诺。

老夫人对宁氏也挺不满的,总坚持要将一个命格不详的煞星接回来做什么,万一克他们这些亲人,克了侯府的前程怎么办。

老夫人一生丧夫丧子,所有的精神信仰便寄托给了佛祖,极为虔诚,对于白马寺主持普照大师的命格批语深信不疑。所以即便陆菀并非侯府血脉,老夫人也同意让她留在侯府,而被接回来的亲生孙女,她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

陆云驰过分护着陆菀,对亲生母亲和亲妹都毫不留情,老夫人也瞧出了几分,但终归陆菀虽然出身差,但却是个福星。

而且整个威宁侯府以后还要指望她的好孙儿呢,老夫人自然不会像宁氏那样逆着陆云驰的心意,落得被儿子软禁的下场。好好享受儿孙福不好么,何必为了一个不祥之人,闹得家里不安宁。

陆云驰倒是派人去庄子上查了,但全都烧成了一具废墟,也分辨不出来什么。不过看痕迹的确像是无意引起的火灾,听了手下这句回话后,陆云驰便不放在心上了,也认为人死在了大火里,而且还断了条腿,不可能跑得出来。

在日常看望陆菀的时候,随意提了一下此事。

陆菀一惊,那个半路回到侯府被改名为陆菡的千金小姐,居然死在了庄子上。前一世,陆菀是对她充满不满和嫉妒的,尤其是陆菀自己嫁作商人妇后,就见到陆菡因为侯府千金的身份,得以嫁了个青年才俊,成为官家夫人。她的夫君尊重爱护她还不曾蓄养姬妾。

这教陆菀心里如何平衡得了。

如果她还是侯府千金,这些本来是该属于她的。陆菀深深觉得,她所有的不如意就是从失去了侯府的荣华富贵开始的,这一次她要紧紧抓住。

陆云驰轻抚她的云鬓,冷峻的眉眼中带着些许柔和,“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以后她再也不会在你面前出现了。”

陆菀心里一跳,原来她对陆菡的排斥和敌意那么明显吗?

谁让陆菡的存在就是在提醒她只是个鸠占鹊巢的人,和威宁侯府没有任何关系,是农户林家的女儿呢。幸好兄长陆云驰是站在她这一边的,纵容着她的所作所为。

陆菀半是抱怨半是撒娇道,“那哥哥会讨厌这样的我吗?毕竟她才是你的嫡亲妹妹,而我什么都不是。”

这也是她最担心的问题。

“我的心里只有菀菀。”陆云驰看着她,深情又别有意味地道,“而且我很高兴,菀菀不是我的妹妹。”

陆菀听的心怦怦直跳,重生之后她为了未来能继续留在侯府,而尽力讨好亲近陆云驰,却不想似乎做得过了些,令陆云驰对她生了情意。

但这也令陆菀又惊又喜,如果仅仅是兄妹情分,她最多从侯府出嫁陪副普通嫁妆罢了,而且抱错孩子的真相大白后,全京城的勋贵高门都知道她的真正出身,不可能求娶她了。

她所能触及的天花板,便是威宁侯府了,若是能凭借陆云驰喜欢她,成为威宁侯夫人,那就再也不用担忧了。

陆菀抬起头,一双水润的眸子如白兔般瑟瑟可爱,似乎无意提醒道,“母亲要是知道了庄子的事,会不会……”

宁氏不信那什么命格之说,只在意谁是她亲生的骨肉,对陆菀也是不假辞色。陆菀也是料想到宁氏一旦知道陆菡在庄子上死了,肯定会闹起来的,说不定还会赶她走。而她又毕竟是陆云驰的母亲,孝道压在头上。

陆云驰淡淡道,“那就让母亲在宁湘院多养病一段时日吧。”

陆云驰自小就是个凉薄冷性的人,这么多年来也唯有一个陆菀走进他心里,整个侯府上下,他也只在乎陆菀,便是生母亲妹也都不放在心上。

“只要有我在,谁也不能让你离开侯府。”

陆云驰将她抱在了怀里,双手放在她柔软的腰肢上,下巴蹭着她精心调理过乌黑的秀发,鼻尖满是她发间的馨香,“你脚伤好了么,我送来的药膏,侍女都有记得每天给你擦么?”

陆菀面上染了薄红,有些羞涩,却是点了点头。

顾然离开那庄子兼毁去所有痕迹后,在深山里找了个破旧的小木屋,看样子是入山的猎户留宿的地方。不过四处已积了灰,应是废弃了许久,无人来了,于是顾然暂时停留了下来。

离开时她也将庄子里的财物搜刮了一遍,倒也不至于囊中羞涩。

简单易容了一下后,顾然就下山去附近采买了所需要的物品,另外还去了药堂找专门的大夫。顾然那点医术主要是因为各种征战在军中学到的点皮毛,一个不好,可能就真的要废了。

好在救治的还不算太晚,断骨是接上了,但大夫也表示需要精心修养三五个月,否则也难与常人相同。

买来了足够的物品后,顾然便开始了第二次的真正易容,论易容术,上个世界她可是学遍了精髓。

原身才十六岁,看着皮肤微黑,就是有些瘦弱,是穷苦人家长大的样子,好不容易在侯府被宁氏精心养了半年,可在庄子上的半个月就被折腾回了原样。但仔细看五官却是标致的,有几分美貌,毕竟亲生父母模样都不差。

顾然没有看太久,就开始用和自己肤色相近的淡黄胭脂配合水不易溶的胶泥,仔细涂抹在脸上,又拿着易容工具对着镜子仔细描画。

待结束后就成了一位似模似样的,面容清秀的瘦弱少年。

随后顾然租了个院子,买了两个半大的少年少女,料理起居,虽说没有身份文书,但是多出两三倍的银两,也有人愿意替她办好。顾然也不担心有人起了贪心劫财,她身上不仅还留着的药粉,而且以她曾经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身手,莫说断了一条腿,便是两条腿都动不了,也能随手间置人于死地。

不过做完这些事后,她身上的银两也花得所剩无几了。

顾然想了想,是该找个贵人靠山了。

百-度-搜-,最快追,更新最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