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佛系王者[快穿] > 第36章 假千金和兄长在一起了福星之说

第36章 假千金和兄长在一起了福星之说


因着今日见到了五皇子, 还与他拉近了关系,陆菀心里欣喜得意,一路回到侯府, 不免在面上露出几分来,

这落在老夫人眼里就有些刺眼了,

现在侯府声名尽毁, 自己一大把年纪被召入宫廷训诫杖责,还褫夺诰命, 面子里子全没了,老夫人现在心里又气又恨,这会看什么都不顺眼。先前还能当陆菀是福星喜爱不已, 但这会却是控制不住怒意了,

她沉着脸呵斥道, “你不好好尽孝侍疾,还跑出去做什么,难道还想出什么风头。”

“别以为侯府捧着你,就真拿自己当千金小姐了。”

陆菀脸色瞬间煞白,有那么一刻仿佛回到了前世她百般哭闹哀求,老夫人依旧毫不犹豫送她回乡下林家, 当时她也是这么说的。

老夫人毫不留情地呵斥了陆菀一顿不说, 还下令责罚陆菀, “跪上两个时辰好好反省吧。”

陆云驰不在家, 还是老夫人说了算, 若是不顺从只会罚得更重,

连老夫人身边的嬷嬷婢女待她的态度也不那么恭敬了, 毕竟老夫人的话,也有不少人听见了。这才知道原来老夫人也没那么疼爱菀小姐啊, 也是,连嫡亲的孙女都不在乎,更何况一个非亲生的外来野丫头呢。

最后陆菀跪在了老夫人的院子,忍受着周围府内下人似乎嘲弄轻蔑的目光,好像在说着麻雀飞上枝头也变不了凤凰。

像是前世的场景重演一般,陆菀的心忍不住揪起来了,眼前一黑,便昏倒在了地上。

陆菀被老夫人罚跪晕倒的事,陆云驰一回来就知道了,哪怕老夫人下令封口,但到底陆云驰才是侯府的掌权人,如何能瞒得住他。看着发烧做着噩梦的陆菀,陆云驰心疼不已,没想到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让他的菀菀受了这么多苦。

随后陆云驰冷着脸便闯入了老夫人的屋子,“祖母需要有人照顾,只管使唤丫鬟就是了,何必刁难菀菀。”

语气没有半分恭敬,反而是带上质问不满的意思。

才喝下汤药舒服了些许的老夫人,听了这话顿时气的面如金纸,浑身发颤,“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跑来对你的祖母不敬?”

而且她名分上还是陆菀的祖母,让她侍疾是天经地义的事,谁也挑不出错来。

陆云驰言语态度甚是冷漠道,“菀菀不是什么外人。”

他只强调了这点,却没有为他这番行事作为解释什么,老夫人心底一凉,也更加气恼怨恨,“你说这些无非是为了陆菀,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对那丫头有着什么心思。”

“你们有着那么多年的名分,不可能光明正大的。你要是将她当个玩意也就算了……”

陆云驰如何肯听对陆菀贬低的话,语气冰冷地打断道,“老夫人伤得重,还是多多静养着,其他事以后就不要再管了。”

这是要夺了她在侯府的权力,老夫人脑子嗡嗡嗡轰鸣,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作为历经威宁侯府四代的老太君,到老了居然要被亲孙子夺权打压地位。

陆云驰又道,“菀菀身子弱,做不来伺候人的活,以后也不用来为老夫人侍疾了。”

归根究底一切都是为了陆菀,这下老夫人气血上涌,是真的晕过去了。

陆云驰撂下一句请大夫吧,就看也不看地走了,留下屋子里的仆婢们面面相觑,这侯府的天是真要变了。

等到老夫人再醒来,也发现了自己的处境,不仅自己的大半亲信被发落掉了,但府里其他仆婢却使唤不动了,说的话甚至传不出自己的院子。

还有连待遇也降低了不少,府里的珍贵药材补品,都供着体弱晕倒生病的陆菀去了,老夫人这个亲祖母反倒撇到了一边。

侯府的下人多是见风使舵,捧高踩低的,一个失去了诰命身份,还不受小侯爷重视的老太婆,又算得了什么呢。

老夫人这下,终于体会到宁氏和陆菡的一些心情了,也尝到了亲孙儿凉薄无情的滋味。

但是她到底更在乎一些侯府的名声前途,没有再说什么或是为难陆菀,而是忍了下来,但脾气也愈发阴沉古怪了。

陆菀得知陆云驰为护她狠狠发落了府里一顿,还打了老夫人的脸,却也为她立威,府里上下不敢有人再对她不敬了,陆菀心里忍不住泛起丝丝甜意,更为自己重生后选择抱住陆云驰这个大腿,而庆幸不已。

为了自己能过得更好,陆菀又吹耳边风,让陆云驰与五皇子多多接触,加深关系。

本来为着陆云驰停职待勘的事,五皇子便有些着急,几次三番想要约见陆云驰。

陆云驰警惕着太子对威宁侯府出手打击的事,怕暴露他们之间的结盟,便没有太大动作。但这阵子着实是有些举步维艰,又遭到来自李丞相等势力的打压,听陆菀的劝说后,陆云驰也动了心,想着或许走五皇子的路线,能够更快复起。

殊不知太子的人一直盯着陆云驰,在见他开始暗地里频繁与五皇子接触后,便将这消息透露给了其他皇子。

陆云驰以往因深得皇帝青睐,又担任要职,连太子的拉拢示好都能不假辞色,何况是其他皇子王爷。当时可以宽宏大量,还不是因为威宁侯府的权势。现在陆云驰失势,还占着他们所垂涎的九城兵马司提督位置,又在私下里与素来不声不响的五皇子来往,其他皇子怎么容忍得了。

不久后某一日,四皇子的妻弟,户部尚书之子,因为醉酒浪荡无意撞破了五皇子与威宁侯陆云驰在酒楼里的秘密约见。

尽管事后五皇子表示他与威宁侯只是谈些风花雪月之事,性情投合罢了。

但放在那些野心勃勃的皇子眼里,未免太过拙劣,以往也没有听说过五弟和威宁侯有来往,还用得着遮遮掩掩暗中见面。而那家酒楼也是五皇子的私人产业,这事稍微费心一查就知道了。

连皇帝听说后,对这个一向表现孝悌恭谦的五儿子,也带上了几分审视眼光。

还未正式出宫开府办过什么差事,就已经与威宁侯府交好,这般急切的态度难免让人不喜。而且威宁侯府自上代侯爷开始便是忠心的保皇党,以往皇帝见陆云驰和太子以及诸皇子都保持距离和冷淡的态度,嘴上不说心里却是满意的。

没成想他暗地里与五皇子有了来往,倒是辜负了皇帝对他的信任,还有先威宁侯的功劳。

皇帝想到这,脸色不免冷淡了下来。

随后几个皇子齐齐使力,命人在朝堂上弹劾陆云驰,又翻出他待母不孝,品行败坏的种种事迹来,让陆云驰彻底丢了九城兵马司提督一职。所抱的想法和太子一样,既然不能为了他们所用,那也不能白白便宜了五皇子。

连着五皇子也被御史揪住某件小事弹劾不放,最后被皇帝下令禁足一段时间。

威宁侯府的风光仿佛还在昨日,可一旦失了圣心,又遭到太子及诸皇子等势力的打压,迅速失势。甚至京中热议了一阵,也就不再关注了。

世人的目光只追逐风光成功者,失败落魄的人又怎么会在意。

诸皇子们也纷纷盯着陆云驰被踢下去后空出来的位置,九城兵马司提督一职,掌管京畿防卫的一万九千八百精锐。一时间朝堂上你争我斗,明枪暗箭,好不激烈。

但令人意外的是,太子这次却仿佛隐身了一般,非但没有举荐自己的人,而且对二皇子四皇子他们推举的人选皆有夸赞,最后表示一切由父皇裁决。

最后皇帝没有采纳任何举荐,而是从军中挑了一位出来,担任这个位置。

这下几位皇子都白费了力气,唯一能自我安慰的是这个好处谁也没得到,哪怕尊贵如太子。

不过太子得了皇帝的赞扬,说他有仁爱之风,容人之量,还有重重的赏赐。

太子萧元毓也是经过了一番挣扎,最终接受了顾然的建议。

他是太子,不需要放下身段与其他皇子斗法。从仅仅因为一点疑心,皇帝便毫不犹豫将陆云驰撤职,便可以知道,这个位置非皇帝认可的心腹亲信不能担任,但凡是与其他皇子沾上一点边的,都不可能被皇帝所用。而且皇帝心中肯定有了真正属意的人选。既然如此,太子不如表现出大度容人,不贪权也不争权的模样,讨好皇帝一下。

若论功绩,淮河水患已平息,太子派去的官员治水救灾有功,这份功绩自然也归于太子。

储君之位乃国本,最重要的便是稳,不出差错。

在顾然的指点下,太子不再争强好胜,或是与二皇子四皇子等人较劲,只主动做好皇帝派给他的几桩差事,且办得漂漂亮亮,让人挑剔不出来什么。甚至大半时间空出来修身养性,心态也淡定从容了不少。

太子的地位稳如泰山,本该开始崭露头角的五皇子却是被打压得没什么名声,无人提起。

哪怕陆菀再怎么不关注朝堂之事,也不免暗暗着急了起来,她对五皇子能最后脱颖而出承继大统,是坚信不疑的。但那是至少几年以后的事了,比不上现在处境的艰难。

她虽然有陆云驰护着,在侯府继续当千金小姐,但侯府一再失势,她也不便出门,怕遭遇上次那般被羞辱的情形。

可整日在府里待着,也都快憋出病来了,就在这时婢女来报,面色有些犹豫,“小姐,外面来了几个人,说是你的亲人,姓林。”

陆菀眼前一亮,她怎么忘了林家,她还有个会考上状元当大官的亲哥哥林晏。

她连忙道,“快迎他们进来。”

陆菀之所以会态度这般热情,完全是因为前世她所鄙夷的林家,没想到最后冒了青烟,唯一的男丁林晏金榜题名,高中状元,后来还在官场青云直上。

可惜林晏高中时,陆菀已经将林家所有人都狠狠得罪光了,包括亲哥哥林晏,被随便嫁到了一处商户人家,以致于她没能沾到半点光,也没有娘家撑腰,前世的时候陆菀没少后悔。

但这一世重生后,陆菀除了重点亲近讨好陆云驰。

在身世真相曝光,自己改变命运被留在了威宁侯府后,陆菀又留了个心眼,以林家毕竟是自己的血脉亲人为由,送去了丰厚的财物。

想必有这些银钱,林晏可能会更早的高中,而他和林家也要感念自己这份资助的恩情。

见陆菀喜形于色,婢女心里嘀咕着,都当了侯府千金了,还惦念着穷亲戚呢。

但面上什么也不敢表现出来,侯府再怎么落魄,小侯爷还是他们的主子,菀小姐又是小侯爷心尖上的人,连夫人老夫人都比不过,他们更不敢得罪了。

婢女恭恭敬敬地应诺,前去带人进来了。

来的是林父林母,看着像是一对老实巴交的乡下人,第一次来到侯府这样富丽堂皇的地方,拘束得连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尤其是见到陆菀之后,难以相信眼前这个满身贵气,如明珠美玉一般的姑娘会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陆菀从来没有喜欢过林家人,为什么自己不是从宁氏的肚子里投生出来,一切顺顺当当该多好。

想着林晏高中后能成为自己的助力,她还是压下对林父林母的不喜嫌恶,露出笑容问候他们,同时也问了最重要的事,林晏的确提前上京准备科考了。

原本林家家境贫寒,靠着卖田卖女才供着儿子读书,哪怕儿子聪慧争气,年纪轻轻就考中了秀才功名,但想要再往上考,不免捉襟见肘。若没有陆菀送来的财物,的确要再等上几年再考。

陆菀所给出的不过是这些年侯府的例银,还有老夫人宁氏等人送给她的东西,攒下的一些私房。

有了陆菀的资助,林家一瞬间发家成了当地的富户,也为儿子林晏寻了更好的先生,不到半年就考上了举人,又来京准备会试。

而且一到京城,他们便想到了在侯府的亲生女儿。

想着女儿在侯府过着千金小姐的日子,还不忘送钱送信给他们。林父林母便觉得这个女儿是个念着骨肉亲情的,若是能多帮一帮儿子林晏就更好了。

在其他达官显贵眼里,威宁侯府的确是失势大不如前了,但对于林家这等小百姓来说,依旧是高不可攀的贵人。便是稍微出手相助,也能让儿子林晏前程平坦顺畅许多。

相比起林父林母的精打细算,林晏因为自幼被夸为神童,全家捧着长大,性子更骄傲清高些。

因着陆菀送来的财物,不忘亲人的美好善良表现,他对陆菀的印象还不错,但要让他来侯府求自己的亲妹妹帮忙,林晏却拉不/>   林晏没有来,这令陆菀有些失望,但她又露出真诚善意的笑容来,“你们现在住在哪里,我也好有空去看望看望你们和哥哥。”

相比起那些世态炎凉捧高踩低的人,唯有这些血脉至亲的人与她是一体的,即便是她当上了威宁侯夫人,也是需要给力的娘家撑腰的。

老夫人虽然被夺了权力,待在院子养伤,但也不是变成了聋子瞎子,府里还是有些她的人的。林家父母来到侯府还受到了陆菀的好生接待这一事,很快就传到了她的耳朵里了,

若她还是那个当家做主一言九鼎的老太君,绝不可能叫这种乡野之人踏进他们侯府半步。

听着亲信嬷嬷禀报道,林家父母走的时候,陆菀还让人开内库拿了不少礼物送给他们,连给她那素未逢面的兄长准备的都是一套极品的笔墨纸砚。

就是说起来老嬷嬷自己都有点犯眼红,威宁侯几代传下来,积累了大笔财富无数珍宝。

那家泥腿子论身份比侯府的家生子还不如,却是走了大运,让侯府为他们养了十几年的女儿不说,到头来居然还能沾到这样的富贵。

老夫人心里气得发堵,冷笑着,“到底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还是念着她的亲生爹娘,这么亲热,要是让她这样下去,岂不是要将侯府搬空了,全送到他们林家去。”

一想到她的好孙儿陆云驰早就被陆菀那丫头给笼络过去了,连他这个亲祖母都不顾,恐怕陆菀几句话,陆云驰也不会介意让个乡下农户扒着他们家敲骨吸髓。

老夫人越想心里越觉得呕血,

她忽然回忆起当初的福星煞星之说,正是因为亲孙女陆菡的生辰八字命格带煞,容易冲撞了侯府还有克到亲人,老夫人这才纵容着陆云驰将她发配到庄子上,结果害得陆菡一命呜呼。若不是这事被暴露出来后,影响了侯府的名声,老夫人都不会把这事放在心上。

但陆菀又真的是福星吗?

侯府接二连三的倒霉,甚至失了圣心,不复以往风光,又是怎么回事?

老夫人一面坚定着当初普照大师的批命,一面心里又忍不住浮现出几分怀疑。她将亲信嬷嬷唤到床前,耳语吩咐了她几句。

随后不久这位嬷嬷就私下出了侯府,往白马寺那边去,老夫人还是想再问个明白。

另一边,林家父母离开侯府后,回到在京城租住的小院,打开陆菀送的重礼一看,林父林母被侯府的富贵着实给震惊到了,连比较清高的林晏,在看到那套湖笔端砚后也爱不释手,便是他所见过的家境最优渥的同窗用的笔墨,也及不上这十分之一。

陆菀为了能尽快拉拢林家,让林晏高中后成为她的助力,给的都是好东西,甚至不乏血燕人参这样的珍品。反正对于侯府来说这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林父眼中忍不住冒出几分贪婪,“这侯府随便出手就这么阔绰啊,便是我们那最大的乡绅老爷也拿不出这样的好东西吧。”

林母撇了撇嘴,“侯府哪里是什么乡下土财主能比的啊。”却又忍不住流露出几分羡慕道,“我们家三丫头可真是好福气,当着侯府小姐,那穿戴珠宝绸缎衣裳,还有身边伺候的少说也有七八个丫鬟吧。”

虽说是她肚子里爬出来的,但命却不像她那样贱,背朝黄土要种田干活,这满脸的皱纹干瘪发黄的皮肤,甚至比不上陆菀院子里扫地的老妈子。

“三丫头的福气,不也是我们的福气,晏儿的福气么。就冲她在侯府的地位,帮晏儿一把不是很简单的事么。”

和林母一样,林父对陆菀的称呼已经自然而然变为了三丫头,而过去在家里干活的三丫头早就默认遗忘了,便是这次进侯府,他们也没向陆菀问起过,而陆菀自然也不会主动说陆菡已经没了的事。

林父最大的愿望还是儿子能够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林母是个妇道人家,林父怎么说她就怎么听,“那等下次见了三丫头,我们多提提,听说京城有不少的大学士先生。”

至于林晏,已经去试用新的笔墨纸砚写文章了,他对于自己高中一事,始终充满自信。

老夫人派去白马寺的嬷嬷,来询问普照大师当初的批命。

但那本就是威宁侯要求他做的一场戏,普照大师又向来不愿轻易得罪权贵,便给出了陆云驰所要求的批命,现下人家来质疑了,普照大师也不好说实话,不然便是败坏了名声,于是一通敷衍了事,比如什么福星旺的是真正亲近之人等等。

这就比较随心了,亲近不亲近的,可能是也可能不是。

但等老夫人听了这番解释,却以为陆菀旺的是她真正的家人林家,而不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威宁侯府。

所以身世大白后,林家从地里刨食的泥腿子一跃成为成了当地富户,儿子考上了举人功名,还准备一试春闱。还有看陆菀待林家的亲切态度,迟早将侯府的东西都给了林家。假以时日,林家岂不是会飞黄腾达。

这算什么,他们堂堂威宁侯府就要做了一个乡下农户的垫脚石。

老夫人大受刺激之下晕了过去,再醒来便真正的中风瘫痪了,整个人眼歪口斜,大夫甚至说可能没几个月了。

然而这件事最受影响的人是陆云驰,一旦老夫人去世,他就要丁忧三年,那便是他再有能耐手段,也无法获取朝中权力了。错过三年时间,他更是不知道要被排挤到哪里去了。

陆云驰大怒之下,便要将伺候老夫人身边的所有仆婢及其全家下令杖毙了。

因着陆云驰这一年来的狠辣手段,早有嬷嬷丫鬟有所预感,偷跑了出去,并宣扬老夫人中风瘫痪并非她们伺候不力,而是被那个福星命格给气病了。

这下闹得人尽皆知,所谓的福星命格受到了更多关注。

顾然自然也有听闻,而且顺带还知道了林家人进京的事。

作为抱错孩子的另一当事方,林家人两世的结果都不错,这概因他们养出了一个高中状元的好儿子林晏。相比起来,成为他们家的女儿就要可怜多了,生来就是为家里付出的,直到榨干血肉为止。

原身在林家那样拼命干活,为的无非是不像她大姐那样被卖去所谓的大户人家做丫鬟,没几年因为犯错被打死了。林家的人也只是哭了一场便忘到了脑后。他们心中最看重的还是儿子能高中光耀门楣,改变全家的命运。

林家这种想法是很功利,最后却达到了目的受人艳羡,反而不是更讽刺么。

百-度-搜-,最快追,更新最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