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佛系王者[快穿] > 第49章 赘婿文里的原配(九)完结

第49章 赘婿文里的原配(九)完结


在朝廷于天下各地推行接种牛痘的过程中, 有一地金州安田县恰发生天花之灾。因朝廷救援及时,最后得以成功控制住了,死伤数目之低, 令朝廷都感到震惊,更加认识到了这种牛痘的奇效,不仅可以免疫天花, 甚至还可以治愈相当一部分数量的病人。

皇帝也不傻,趁机下令进一步大肆宣扬, 以此来安定天下民心。

这也让柳家又一次受到了朝廷的褒奖,看着源源不断的封赏,旁人那是眼红羡慕不已。

柳记药堂还得了御赐的‘妙手仁心’匾额, 毫无疑问这独一份的荣耀传遍江南, 对此柳父挺高兴的, 至少没有堕了先父的名声。

柳家自献上接种牛痘之法后,也并未多张扬,反而一如既往的低调。

朝廷封赏的那些黄金土地也多是分给在庄子上曾经参与研究牛痘试验的大夫。

那些人深感受宠若惊,他们本就是柳记药堂的大夫,能够受信任参与这样的研究成果,作为医者已是一份荣光名声, 想不到会得到更多的, 一个个的几乎对柳家更为忠诚了。

便是有别的心思的, 也知道一旦忘恩负义了恐怕就是受世人唾骂了。

顾然和柳父是真的不在乎这些, 对顾然而言, 想获取权势或是地位,这些都是唾手可得。

但原身的心愿是传承柳家医术。

所以在自立女户无需招赘, 并为柳家镀了层金身后,顾然又沉下心来继续学习医术了。

穿越了这么多世界, 大概最有长进的就是她的学习能力了。在旁人眼里也是天纵奇才,才入门学了不到半年,便抵得上旁人十年之功了,连柳青山不禁感叹若是父亲柳老神医在,怕是会再高兴不过了吧。

你汲汲营营的,却是别人不屑一顾的,有时候最痛苦的莫过于此。

秦柏言的心情便是这般,若是离得远也就罢了,偏偏万江县也不大,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听到几乎人人都在议论柳家,夸赞之声不绝于耳。

柳老爷是何等的品行高洁,宽宏为怀,柳小姐天资聪颖,年纪轻轻便有造福百姓的功德,等等诸如此类的话语。

有研究种牛痘的功德在,又有天子封赏嘉奖,柳家都快被捧上神坛了,别说县尊大人都要敬三分,就是云州知府都亲自来拜访过柳家几回。

听闻那金州安田县在度过天花劫难后,不仅对朝廷感恩戴德,还感念献上牛痘之法的柳老神医后人,为其建起了痘神娘娘庙。连县尊大人也动了此念,还是被柳老爷拦住了,表示容易折了福寿。

………

三年时间匆匆而过,

柳青山差不多相当于甩手掌柜了,无论是医术还是经营本事,女儿都已远远胜过他,柳青山也乐得提前过上养老生活,看看医书带带徒弟。

若说三年前,柳家放在江南之地也不怎么起眼,只因一朝发现并研究出了种牛痘之法,名扬天下。但在真正的名门望族眼中,终究根基浅薄,柳家又只有个女儿,怕是撑不起门户来,这盛名也只是昙花一现罢了。

然而谁也料不到,这位被皇帝特许立女户还赐封乡君爵位的柳家小姐柳云岫,竟是手腕颇为了得,短短几年时间便将柳家药堂开遍了大江南北。

能发展这般迅速最重要的原因之一,便在于柳家笼络人心之强,不仅每到一处地方开药堂惠泽百姓,而且还收拢了许多民间的游医大夫。

这还得说到柳云岫当家后第二年的惊人之举,便是公开柳家珍藏医书,供天下医者阅览学习交流。

放在这个敝帚自珍的时代,这几乎是极为罕见的,也吸引了天下各地的大夫,而最后参加过这次学习交流的大夫至少被柳家留下了三成,而且还是被看重的人才。

无论什么时候,人才都是核心竞争力。

这种古代医学交流研究在后来甚至成为了每三年一度的惯例,有不少闲云野鹤的医者受其影响,也愿意拿出自己的祖传医学或是积累的经验见闻来,这也彻底打响了柳家药堂的名声。

等到其他同行还没反应过来时,柳家已然成势,并且广受百姓的敬重爱戴。

顾然再次听到秦柏言的名字,还是因为秦母之死。

没错,秦母死了。

这位前世靠着儿子平步青云功成名就,也当上了老太君,却在这一世早早地死了。

另外万江县还出现一些小小的传言说是,柳家药堂的药不好,才加重了秦母的病情。也是因为这样的谣言,顾然手下的人才会告诉她。

顾然没在意这点小事,直接让柳家药堂报官了,证明清白这种事交给官府就好了。

发了话之后就没有多管了,相比起来顾然更关心打通西南关卡的事情,岭南那边可有不少贵重稀有的药材。

后来这个案子还是过了几个月,顾然想起来又问了手下才知道,秦母的确是死于非命,但不是柳记药堂的药有问题,而是她儿子的妾室宋莲在药里下了毒。

原本因为秦母长年卧病在床,就是突然病重去世了,也没人瞧出什么不对劲,连人都入土下葬了。但偏偏冒出了一些诋毁柳记药堂的传言,惹得顾然直接让人报官了。

万江县以前的张县令已经升迁了,但新县令也知道柳记药堂闻名天下,更是万江县的招牌,对这个案子更是重视,还从上面请来了位专业的仵作,最后一开棺验尸,立马发现是中了□□之毒。

最后抓到了宋莲,且是证据确凿。她父母倒是各种求情喊冤,声称秦母那个老虔婆面慈心毒,整日虐待他们女儿,所以宋莲才忍无可忍害了人。

因着有左邻右舍作证,秦母确实极为苛待儿子的妾室,非打即骂,故而县令开恩免其死罪,改判流放之刑。

这事闹得万江县满城风雨,连柳父后来与顾然提起时都忍不住摇头,幸好当初拒绝了秦柏言,否则真是不堪设想。

秦柏言也受到了此案牵连,毕竟是他的母亲苛待他的妾室,而他的妾室又下毒谋害了母亲,可以说是人伦惨剧,因此他不仅是名声彻底毁了,连仅有的秀才功名也被剥夺了。

经过此事秦柏言也无法在万江县继续待下去了,否则只会受人指指点点,从那以后再没人见到过他了。

偶然一次顾然去边关运送伤药时,在服劳役的人群似乎还看见了宋莲的身影,后来与世子周明睿聊起时,他说许多犯人都会判刑流放边关,最近的还有因犯贪污之罪被流放的官员,还是京城里的某赵姓尚书。

顾然听着有些耳熟,也没有多在意。

看到秦母喝了药之后饱受痛苦地死去,宋莲心里就升起无比的畅快来,

这个老虔婆日日磋磨她,不将她当人看只当奴仆使唤,这也就算了,为着她心爱的柏言哥哥,宋莲愿意忍受。但是她却偷听到了秦母私下与秦柏言说的话,他们已经相看好了一位云州镖局家的小姐,薄有资产,对方喜欢秦柏言还愿意供他读书科考。唯一的问题是这位小姐性情刁蛮,容不下夫君身边有妾室。

秦母竟毫不犹豫道,寻人将宋莲远远发卖了免得碍眼。

而秦柏言居然点头了,“就依母亲所说的吧。”

宋莲心碎之下又怨恨不已,她为秦家付出了这么多,熬干了心血供应秦母和秦柏言吃穿住行,而自己变得不成人样。强烈的恨意推动之下,宋莲偷偷去隔壁县城买了□□,然后加在了秦母每日喝的汤药里。

事情一下子就成功了,连秦柏言都没有发现什么。

害死秦母后,宋莲不但没有丝毫愧疚感,反而如同焕发新生,秦母死了,秦柏言就需要守孝三年,不可能与别人成婚的,一切都会变好的。

但也许是太过顺利,令宋莲没放在心上,在听别人老生常谈地夸赞柳记药堂推出了什么新药时,她又一瞬间动了恶念,忍不住诋毁道柳记药堂的药有问题,害了她婆婆。

也许仅是单纯的恶意,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只是想败坏一下柳家的名声。

毕竟以柳家如今庞然大物的地位,她所能做的也只是在背后说说坏话,以期能使点小绊子。

但宋莲想不到仅是几句坏话,便惹来了麻烦,柳记药堂报案,官府彻查此案,便是连已经入土的尸体也被开棺检验,真相大白的那一刻,她整个人都瘫软在了地上,更不敢看秦柏言的眼神。

最后父母的求情喊冤,她也听不到什么了,只如同麻木的行尸走肉般被押入大牢,最后成为流放的罪人。

离开万江县以后,秦柏言常常会做同一个梦,

在梦里他当上了柳家女婿,婚后与柳云岫琴瑟和谐,不用为任何俗务而烦忧,而且在柳家的助力下,他成功拜入云州第一书院读书,之后更是顺风顺水考中了举人。在受到京城生父继母那边的打压时,柳云岫更是告诉了他,柳家与忠勇侯府曾是旧识,在这番助力下,他得以高中,甚至被钦点为探花郎。

后来柳云岫被宋莲害死了,梦里的他心知肚明却冷眼旁观,只因为柳云岫的死最符合他的利益,能够让他在入朝为官后,不必受非议曾经当过赘婿的历史。

他不择手段一步步爬上高位,除掉了曾经抛妻弃子的生父还有继母一家,最终位极人臣,享尽荣华富贵。

这样的梦像是真实发生过一样,但醒来之后,秦柏言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他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可怜虫。

向来只会读书写诗作画,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他,离开万江县之后,竟然连养活自己都艰难,因为他连好的笔墨纸砚都买不起,没有梦中丰厚的资源培养,他的才华也早在过去几年里荒废殆尽。

因为一再拖欠房租,秦柏言被赶出了住处,走投无路不得不流落街头,饥冷交加之下倒在了墙角边。

醒来时旁边有位老乞丐,推了推他说,“快去街市口吧,柳家药堂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在那里送粥送药。”

“是啊,柳家药堂出了名的善心,不知道救了多少人。”

“……”

秦柏言一瞬间竟觉得自己可笑,自己居然会做那样的梦,柳家于他而言,早已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百-度-搜-,最快追,更新最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