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夜烬天下 > 第五十四章:问罪

第五十四章:问罪


 暮云和慕西昭几乎是同时来到了烽火台下,眼见着那束火光越来越远,最终消失不见。

  萧千夜一个人从上面走下来,暮云连忙迎上去,焦急的问道:“少阁主,那人……那人是什么来头?能化光逃走,莫非也是异族的?”

  “尚不清楚,要等墨阁的调查出来才知道。”萧千夜随口隐瞒了过去,再看慕西昭,他面无血色,一头冷汗,听见这样的说辞,自然非常不满,愤怒的指责:“你说谎!那人分明就是冲着你来的!军阁主真的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吗?他伤了五公主,你竟然还放他跑了?万一陛下怪罪下来……”

  话到这里,慕西昭赫然咬住嘴唇,用力攥拳,眼里满是不甘——陛下怪罪下来又怎么样?军阁主有明溪太子保着,天域城的治安又是禁军负责,所有的责任无疑也会全部推到禁军头上!到那时候,总督大人会不会弃车保帅?

  他不敢继续想下去,以高总督的性格,他无疑会再次成为弃子!

  慕西昭心跳骤急,燃起一股无名的恐惧。

  “你受伤了?”萧千夜一眼就注意到他垂落的手臂,上前轻轻提起。

  慕西昭深深吸了口气,疼的脸色发乌,但是他立马厌恶的甩开萧千夜的手,后退了一步:“小伤而已,不劳军阁主费心。”

  “小伤?你这只手不想要了?”他冷笑一声,回头对副将道:“暮云,带他去丹真宫治伤,墨阁那边我去汇报。”

  “你……”慕西昭愤然抬头,完全不领情,甚至更加愤怒,嘴唇喏喏动了两下,颤道,“你是在同情我吗?”

  萧千夜怔了一下,似乎没有料到自己的举动会莫名戳中他的痛处。

  他知道慕西昭是高总督的人,高总督曾经花费了无数心血想将他培养成军阁的接班人,却在大功即将告成的时候被自己抢了军阁主的位置,如今想来当初一定是明溪太子暗中动了手脚,否则自己一个师从昆仑山的人如何能力压高总督的人接掌军阁?

  高总督虽然是三朝元老,可仍旧是斗不过皇太子,毕竟明眼的人都知道,陛下对太子是太过偏爱的。

  不同于天权帝自身的篡位夺权,这一届的皇子之间根本没有什么明争暗斗,朝中大臣也省了勾心斗角拉帮结派的心思,因为明溪太子毫无疑问就是皇位的唯一继承人。

  萧千夜的目光逐渐低沉,明溪太子唯一的对手,是他父皇天权帝,无论那个人是出于什么目的渴望回归天空,渴望得到永生,对太子而言那都是唯一的阻碍。

  他转而撇了一眼慕西昭,这个人一定恨透自己了吧?不同于冥王煌焰的空虚,那是实打实的恨透了自己吧?

  大哥曾告诉过他,慕西昭在平水郡杀害了自己的顶头上司高敬平,并将此事推给了之后海魔引起的海啸,但从高总督的态度来看,禁军似乎也根本不在乎一个分队长。

  这个人如果不能成为自己人,将来就无疑就会成为敌人,风魔早就有打算,要在合适的时机除掉他!

  想到这里,萧千夜忽然问道:“你是阳川和伽罗交界的荒地出身吧?”

  “嗯?”慕西昭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想说什么。

  “我也有个副将是那里出身的,比你还要再小几岁,叫征帆,现在还在羽都协助海军处理北岸城的烂摊子。”

  “哦。”慕西昭赫然冷笑,“他是比我要幸运多了,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副将,将来肯定前途无量吧。”

  “军阁眼下还缺一个白虎正将。”

  “……”

  萧千夜平静的看着慕西昭,其实他从一开始就不讨厌这个人,飞垣大陆等级森严,除了毫无地位的异族人,还有身份低微在荒地出生的人,即使是有高总督刻意栽培,也需要自身极其优秀才能在军阁立足,若是当年自己再晚个半年回来,或许军阁主的位置就是他慕西昭的!

  然而这世上很多事情就是失之毫厘,差以千里,在墨阁宣布他继任新任军阁主之后,慕西昭很快就被高总督召回了禁军,自此再无功绩。

  他消失了好几年,直到去年才重新回到人们的视野里,但也早已不是当初那个能和他竞争军阁主位置的人了。

  他变得沉默寡言,甚至郁郁寡欢,游走在禁军几只分队之间,再无建树。

  “军机八殿报上来的人我没有一个看得上,唯一一个有点意思的,偏偏又跑了……”萧千夜继续暗示,“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亲自去和高总督要人。”

  “你是在侮辱我吗?”慕西昭脸色发青,这个人竟然要给他一步登天的机会?不可能,他一定是在借机侮辱自己,他是高总督捡回来养大的孩子,如果背叛总督,一定会被报复!

  随后,他自卑的埋下头,忍不住发出一串颤抖的笑。

  这个萧千夜啊,他养尊处优的,住在天域皇城,又有明溪太子支持,他哪里能明白自己这种底层人民的无助?

  这分明就是在故意侮辱他吧?这么多年了,他早就习惯了,可这样的话从军阁主口中说出来,还是会让他忍不住颤抖。

  那些禁军的士兵们,一个个对他都趾高气扬的,就算知道他是总督收养的义子,说话做事也没有丝毫的客气,毕竟他是荒地出身的啊,无权无势,又搞砸了到手的军阁,现在只能在总督大人手下做一条狗罢了。

  高总督……高成川,那是给予他梦想的名字,也是让他陷入无穷噩梦的名字。

  他所在的那片荒地是伽罗和阳川的交界处,也是飞垣所有荒地中最为贫瘠的一片土地,一边紧挨着沙漠,另一边靠着雪原,物资极其匮乏,每天都有大批的人饿死,雪狼和沙狐不分昼夜的袭击,所有人都在勾心斗角,却仅仅只是为了得到仅剩的一点粮食而已。

  那一年的情况尤其严重,据说是地缚灵忽然现身攻击了大湮城,导致阳川境内最大的商路中断了大半年,唯一的水源不谙江枯竭,让原本就贫瘠的土地雪上加霜,饿到了最后,荒地的人已经开始相互厮杀,靠着死人的肉苟延残喘。

  他就是那个时候遇到高成川的,那个人正巧从大湮城返回天域皇都,他骑在战马上,手持一柄螺旋状的黄金巨剑,高大威武,身后跟着千人的部队,如此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高总督就是在路过那片荒地的时候,捡到了坐在尸体上发呆的他,他抱着一把残破的剑,手上捧着一坨腐肉面无表情的撕啃,或许是被他眼里的冷漠吸引,这个老人走下马,走到他的身边。

  他从没想过就是这么个普通的举动会改变他的一生,高总督把他带回了天域城,给了他一切,教给他知识和剑术。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以为自己摆脱了宿命,成为了高总督真正的儿子,父慈子孝。

  这一切的转变都是从萧千夜回来彻底消失的!

  慕西昭愤然抬头,那一眼看的萧千夜心惊肉跳,下意识的按住了沥空剑。

  缚王水狱是什么样子的?其实他根本就看不见,他被囚禁的地方是帝都的实验室,狱卒一早就刺瞎了他的眼睛,他只能听见耳边恐怖的哀嚎,没日没夜从不间断,时间在那种地方仿佛根本不存在。

  他能感觉到那些人在不停的往自己身体里注射东西,逼着他吃一些奇怪的药,那些冰凉的液体像毒虫一样几乎要逼得他发疯!

  皮肤似乎裂开了很多次,又被他们治好了,反反复复,到最后,他甚至感觉疼痛也不再强烈,整个身体宛如行尸走肉。

  这样的日子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直到有一天,他早就失明的眼睛忽然又能看到东西了,实验室里的人们欣喜若狂,高总督闻讯而来,也终于把他捡了回去。

  但这一次他心里终于清楚了,自己永远都是高成川手下一颗可有可无的弃子,永远不可能真的成为他的孩子。

  他憎恨的不仅仅是眼前的萧千夜,他憎恨的是帝都森严的等级制度,会让他这样的人从出生就输了一辈子!

  萧千夜没有说话,耳边赫然响起大哥的喃喃自语——这个人不能留,早晚要出问题的。

  然而此刻的他又是有些莫名的情绪,天征府自八年前灭门以来,现在也是势单力薄,一旦完全失势,那无疑会是毁灭性的灾难!甚至可能遭到更为严重的打击报复,这就是他明知前路艰难,仍然无法拒绝明溪太子的唯一理由。

  “军阁主还是先管好自己吧。”慕西昭冷冷的拒绝了他,“我是禁军的人,军阁和禁军一贯都是对头,我若是答应了你,岂不是不仁不义?”

  “不仁不义吗?”萧千夜叹了一口气,“高总督可有对你有情有义过?”

  “……”

  “少阁主!”他身边的副将暮云连忙小声制止,暗示他有些话不可明说。

  萧千夜自然知道属下在担心什么,帝都城内汹涌的权力斗争,那是真的会祸从口出,引来无数纷争的。

  暮云尴尬的扯开话题,紧张的道:“咳咳,少阁主,五公主伤的不轻,正在丹真宫会诊,您是否要过去一下?”

  “一起吧。”萧千夜目光一转,“慕西昭,你也伤得不轻,要是不想这只手就此废了,还是不要跟我赌气先去治伤吧。”

  “哼。”慕西昭闷闷退开,翻身上马离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