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夜烬天下 > 第六十二章:梦中梦

第六十二章:梦中梦


在所有的声音消失之后,萧千夜首先感觉到的仍是寒冷,那是连昆仑的御寒心法都无法抵抗的寒冷,如跗骨之蛆一点点渗透全身。

  怎么回事?他奇怪的看着自己的手心里冒出的冷气,虽然自夜王一战之后,身体里确实有一种强悍的冰封之力,但是如今晚这般明显也还是第一次。

  这样的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让他略显难受的按住了额头,靠在天征鸟身上。

  恍惚之中,他似乎又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眼前的帝仲也是这般靠在雪原的岩石上,身边的凶兽几次蹭过来都被他一脚踢开。

  又是你们……萧千夜定神,一时分不清自己是清醒的还是在梦里,只见凶兽在帝仲身边不断的踱步,围着他打转,转的人眼花缭乱,战神抬起手,噼啪就给了它脑门一顿猛敲,再度用脚把凶兽推远,他揉着刚刚睡醒的眼睛,不客气的说道:“你别靠过来,你是不知道自己是个冷血动物吗?非要凑过来给我取暖,你别是想在我身上取暖吧?”

  “可我的毛皮很厚实,可以给你遮风啊。”凶兽乖乖的坐下来,抖抖了雪白的长毛,帝仲笑道,“你这毛皮要是扒下来给我做身衣裳或许是挺暖和的,可在你身上就冰冰冷的,比这岩石还冷。”

  “我换毛的时候你可以先收着……”凶兽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逗得战神笑得直不起腰,一口拒绝,“不要,你那身毛皮平时就掉的我心烦,没给你全剪了就算不错了,你还想我收着做衣服?想都不要想。”

  穷奇垂着脑袋,就算是凶兽,也是免不了和寻常动物一样,到了换季的时候总会换毛,他的白毛又长又硬,经常粘在衣服上拍也拍不掉,帝仲唠叨好多次了,但也没什么好办法解决。

  萧千夜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天征鸟,它的身体也是一样的寒冷,紧挨着自己。

  “我们快些离开这个岛吧,这里好冷啊。”许久,穷奇又趁机靠了过去,它把脑袋放在帝仲的膝盖上,还会像家养的小狗一样晃着尾巴撒娇,“我倒是无所谓,可你看起来很怕冷哎!咦,我是不是意外发现了你的弱点,上天界的战神帝仲,居然会怕冷哎!”

  “你离我远点我就不会觉得冷,这雪原的气候哪有你身上的寒气冷?”帝仲虽然嘴上念念叨叨的,其实对这只凶兽极为温柔,穷奇翻了个身,四只爪子朝天用力伸了个懒腰,好奇的问道,“你一直这么漫无目的的旅行,不回上天界了吗?”

  “暂时不回去了。”帝仲默默回了一句,眼神忽然就黯淡了下来,叹道,“我和一位同修发生了一点冲突,他那么骄傲的人,一点委屈也受不得,我怕继续这么下去,终有一天他会被自己的执念所困,堕入魔道,他是个很厉害的人,连我都不敢说一定能赢他,有他在上天界足以长治久安,反正他看我心烦,我也呆着不开心,所以就出来散散心,天空这么大,多走走没什么坏处。”

  “你脾气这么好,那一定是他不对。”穷奇没有询问这其中复杂的关系,只是非常坚定的得出了结论,“我遇到你都两千年了,你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啊?”

  帝仲豁然仰头,他出来到底多久了?上天界对时间没有什么概念,反正每日每夜都是差不多的生活,他一个人孤独的走过了很多地方,直到两千年前在萧峭岛捡到这只天生残疾的凶兽,被它缠着才被迫结了伴。

  上天界现在又是怎样的情况呢?煌焰还在跟他赌气吗?

  帝仲晃了晃脑袋,一想起这些事情就感觉心里烦躁的厉害。

  “反正你也是漫无目的的到处走,不如我们去找浮世屿吧!”穷奇开心的跳了起来,帝仲惊讶的看着它,道,“你是从哪知道浮世屿的?”

  “就先前遇到的那群伤魂鸟啊!它们不是说了浮世屿千年一次万鸟朝凤,算算时间好像也差不多快到了,我们现在去找找,说不定还能赶上呢!”

  帝仲没有回话,只有他们踏足过的土地才会进入上天界的管辖,而传说中那个浮世屿,是仅属于鸟类的神界,传说那里生活着全身燃烧着火焰的不死鸟——炽天凤凰,是太阳的化身,又被尊为万鸟之王,每隔千年,全世界的鸟儿都会努力回到浮世屿,参与万鸟朝凤!

  然而或许是受到种族限制,上天界一直没有找到浮世屿究竟在哪,他的一位同修奚辉曾经多次跟随各种神鸟,却总是莫名就跟丢了,到目前为止,唯一能确定的是浮世屿应该在上天界的正南方,因为奚辉每一次尝试跟随的时候,鸟儿们都是朝那个方向飞去。

  连统领万兽的夜王奚辉都寻不到的地方,自己这般随便走走又哪能轻易的找到?

  帝仲忽然卷起袖子,在他左手臂上有一处淡淡的灼伤,伤口已经很陈旧了,应该是很早之前就留下的,穷奇惊讶的嗅了嗅,问道:“这是被什么人伤的?竟然还有人能伤到你?”

  “这就是被不死鸟的血灼伤的。”帝仲叹了口气,想起那只传说中的不死鸟炽天凤凰,它羽翼完全展开的时候可以遮天蔽日,火光蔓延数千里,能将整个天空染成明媚的火色,那也是他迄今为止遭遇的最强对手之一,甚至神鸟的血液滴到他身上的时候,皮肤被瞬间灼烧留下了这个再也无法痊愈的伤痕。

  他知道那是自己的同修奚辉一直寻找的不死鸟,当它完全收起羽翼的时候,体型仅如普通的青鸟,但是速度极快,他根本追不上。

  “那、那我们还去找吗?”穷奇小心翼翼的追问,帝仲皱眉瞥见凶兽眼里的好奇,无奈的道,“你想找就找呗,不过我现在就得提醒你了,我有个同修找了几万年了都没找到,你也别开心的太早,浮世屿应该是只允许鸟类进入的,你虽然也有对骨翼,应该算不上是鸟类吧?穷奇……算兽类吧?”

  “嗯嗯,我算兽类的。”凶兽舔着爪子,根本没有一点不开心,“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找不找得到不重要啦!我只是不想你这么漫无目的,感觉好寂寞好孤独的样子……”

  在这一刻,战神帝仲不经意的笑了,温柔的摸着凶兽的头。

  确实,在遇到这个烦人的小家伙之前,他一直都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既不想回到上天界,又不知道该去往何方。

  萧千夜也跟着笑了,全然没有发现自己紧闭的眼睛里默然留下一滴泪水。

  一个被同伴不解无奈出走的所谓战神,一只被同族抛弃天生残疾的凶兽穷奇,他们的关系可真好啊……也难怪那个时候,帝仲即使自尽也一定要救下这个唯一的朋友吧?

  “你哭了。”

  恍惚之中,萧千夜的脑中荡出一个寂寥的声音,他豁然睁眼,发现天边已然泛白,启明星高高挂起,黎明即将到来。

  他惊讶的提剑站起,只是个仅仅几分钟的梦境而已,竟然不知不觉过去了一晚上!

  谁在说话……他镇定的稳住情绪,那个声音是从脑子里直接响起的,是一个他从来没有听过的陌生男声。

  下一刻,不远处的剌拉寨里传来一个老太太尖锐的惊叫声,萧千夜察觉到出了事情,连忙冲入了村寨里,这时候南靖和蒙砂也已经赶过来了,他们将被惊醒的其他人拦在一间屋子外头,面色铁青。

  “发生什么事了?”萧千夜挤进院中,只见孙婆婆瘫倒在地上,拐杖丢的老远,抬着一只手指向屋内,话都说不清楚,“萨萨,萨萨……”

  “蒙砂,出去拦着人。”萧千夜心下一沉,蒙砂赶紧转身出去,死死的关上了院子的门,南靖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屋内,充血通红,全然没发觉自己已经咬破了嘴唇,鲜血顺着嘴角滴到了衣领上,在敞开的屋里里,萨萨躺在地上,无数黑色的蚂蚁从他的身子里钻出来又缩回去,他的眼珠已经被蚂蚁啃食殆尽,甚至肩膀上已经能看见骨头!

  蚂蚁!萧千夜这才想起来自己身体里那只蚂蚁,难道是昨晚上从他那里转到了这个叫萨萨的孩子身上?

  “南靖,先去照顾老人。”他晃了晃自己的下属,发现他呆若木鸡,一动不动只是死死看着萨萨的尸体。

  “南靖!”萧千夜再度叫了他一句,南靖猛然回神,大口喘气,连退了几大步,晃晃的靠在院门上,“把老太太送出去,还有昨晚上那个女孩呢?”

  “小九……”南靖脑子里一片混乱,根本无法冷静思考,目光慌张的扫过院子。

  萧千夜独自一人走进屋里检查,屋里面很简陋,只有一对石制的桌椅,上面还放着昨夜他们喝的那坛米酒,萨萨就躺在正中间,他的衣服还是完好无损的,身上没有武器的伤痕,应该只是被蚂蚁撕咬致死。

  那群蚂蚁绕着他脚边转,却并不敢爬到他的身上,他继续大步往屋后走去,里面还有一间卧室,单薄的床褥还凌乱的放在床榻上,只是不见了那个叫小九的女孩子。

  “你、你!都怪你!”孙婆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拄着拐杖进来了,骂道,“一定是因为你来了,触怒了白教的亡灵!他们为了警告剌拉寨,这才杀死了萨萨……我、我打死你!”

  老人提着拐杖就冲他砸过来,萧千夜一把就接住了那根拐杖,毫不客气的推了一把,厉声质问:“我触怒了白教的亡灵?那就让那些亡灵冲着我来!他们需要杀害一个五岁的孩子来警告你们什么?你们这些老东西到底明不明白,白教是个邪教,它根本不会保护你们!”

  “你、你还敢口出狂言,侮辱神明,我打死你!”孙婆婆不依不饶,萧千夜也不想真的动手伤了她,他厌烦的避开拐杖,孙婆婆自己脚下没站稳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扭了腰,哼唧哼唧再也站不起来了。

  “孙婆婆……”南靖从外头冲进来,看见痛苦呻吟的孙婆婆,赶忙过去扶起来,萧千夜忍着怒气,挥手道,“把她给我弄出去,再在这里叫唤,就算是个老人我也不客气了。”

  南靖俨然感觉到顶头上司的怒火,连忙背起孙婆婆退了出去。

  就在同时,萧千夜神色痛苦的按住了额头,直接靠着屋内的椅子坐了下去。

  头痛欲裂……是因为过于气愤了吗?

  无论在哪里,尊老爱幼都是传统美德,即使昨晚上孙婆婆硬要将他赶出剌拉寨他都没有丝毫生气,可是为什么听到刚刚那番话,会忍不住怒不可竭,甚至想一刀砍了这个不明事理的老太婆?

  萧千夜用力咬住唇,手心里的剑灵攥的疼痛——蚂蚁是胧月郡主送他的锦囊里爬出来的,以三郡主的性格,必然不会做这些阴险狡诈的事,一定是帝都有其他人知道郡主和自己的关系,故意利用郡主想要设计陷害他。萨萨无疑是因为自己才会被杀害的,那只蚂蚁不敢对他下手,竟然转而将目标投向了手无寸铁的孩子!

  可恶……萧千夜再度闭上眼睛,感觉头都要炸了,他对这些术法束手无策,此时尽快找到大哥才是最好的办法。

  想到这里,他赫然下定了决心,走出院子,只见院外所有的老人都围了过来,目光憎恶的盯着他,又碍于白虎第四军团不敢轻易对他出言不逊。

  萧千夜也不管那群人厌恶的眼神,直接找到自己的副将,命令道:“南靖,你留下善后,我今天必须回千机宫。”

  “少阁主?”南靖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萨萨死因不明,小九也还没有找到,少阁主竟然要在这个是撂手不管?

  “我走了应该就不会再出事了……”他低声补充了一句,听见这句话,人群里的李太爷再也按奈不住,他跺着拐杖骂道,“你们听听,他承认了!就是因为他来了,亡灵才会警告剌拉寨啊!可怜了萨萨和小九,好心好意的接待他,最后还被亡灵杀死了!你不能走!你得留下了偿命!”

  “对!你一个人抵两个孩子的命,你还不够赔!”方老太也跟着指责,甚至手脚利索的捧起水井边上的木桶就砸了过来,“别以为你是军阁主你的命就更值钱了,你惹怒了亡灵,你不偿命亡灵还会继续报复剌拉寨!”

  沥空剑已经落在掌间,萧千夜的脑子嗡嗡嗡的响,人群里叽叽喳喳的指责他一句也听不清楚,只是被一群老头老太围着,心里一阵无名的烦。

  “少阁主!别、别动手!”南靖一把按住他,全身颤抖,他是见过萧千夜发怒的,早些年白虎二队曾在雪原上遭遇了一群劫匪,他们抢了一只雪城的商队,毁坏了一车珍贵的救命药,还残忍的杀害了四名大夫,二队赶到的时候劫匪们正在尸体上搜刮财物,而最为珍贵的药草早就被踩烂了,少阁主当时正好巡逻至此,怒不可竭一剑就将全部劫匪斩于剑下,还命人将劫匪的尸体运至雪城,挂在城墙上赔罪!

  那样精湛的剑术,少阁主后来提起的时候,竟还淡淡的说自己下手太干脆了,应该让他们死的慢一些,好好品味一下痛苦。

  以少阁主的剑术,即使是轻轻动一动手腕,剌拉寨这些老人家哪里承受的住?

  “南靖。南靖……”他连续叫了副将两次,握剑的手微微放松,精神也在慢慢恢复。

  南靖松了口气,冲蒙砂使了个眼神,蒙砂赶忙挥挥手,招呼手下的士兵把这群老人家赶回屋里头去。

  “您没事吧?”南靖担心的看着他,感觉萧千夜的脸色惨白的可怕,对方指了指屋内萨萨的遗体,“先用火烧了吧,烧仔细些,晚一点我去找大哥,让他过来看看那群蚂蚁还有没有漏网之鱼。”

  “蚂蚁?”南靖敏锐的捕捉到最为重要的信息,他一早就注意到了异常,伽罗气候寒冷,是不会有这种体型小小的蚂蚁的,一次出现这么多甚至还咬死了人,肯定有问题!

  “会不会也和昨晚上的冰尸有关?”他紧接着问了一句,感觉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少阁主走到哪里怪事就跟到哪里,这一次的事情一定都是冲着他来的!

  “多半如此。”萧千夜没有否认,低头转着手上的剑灵,“或许我一个人回去还更稳妥些,你就留在这里先处理剌拉寨的事情,让白虎四队分散寻找那个叫小九的女孩,她昨夜应该是没有从村口出来的,寨子周边也有人一直巡逻,多半还在村子里,就怕是已经……遇害了。”

  南靖心里疑惑,剌拉寨就这点大的地方,如果遇害了,怎么会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少阁主,南靖,快过来看这里!”蒙砂忽然惊恐的叫了一句,他是捡起了被方老太砸过来的水桶想要放回去,不经意的望了一眼水井,只见一个女孩面目惨白的浮在水面上,也是被咬去了眼珠,无数黑色的蚂蚁从嘴里爬出来!

  “小九……”南靖陡然失声,两人一起协力将女孩的遗体从水里捞了上来,被浸泡了一晚上的尸体冻成青紫色,腹部完全被咬烂,肠子绞在一块拖了出来。

  萧千夜脱下自己的外衣盖住了女孩的尸体,不忍再看。

  “小九!是不是小九!”折了腰的孙婆婆趴在自己窗子上,远远的大哭,“快给我看看,是不是小九?小九也出事了吗?”

  她这一哭,刚刚才被士兵劝回屋子里的老人们又全部跑了出来,还有几个玩的好的孩子也不由分说的冲过来,掀开衣服查看。

  南靖眼泪直掉,剩余的孩子们抱着他,哭的稀里哗啦的。

  “少阁主,您先走吧。”蒙砂怕这群老人家再惹怒他,连忙抓着他往村外走,李太爷一拐一拐追了上来,边追边骂:“不许走!造孽啊,都是你害的,你给两个孩子偿命!”

  萧千夜的眼睛赫然泛起恐怖的蓝光,沥空剑本能的出手直接将李太爷打退,重重砸在地上!

  四下里一片寂静,几个方才还唧唧咋咋的老人瞬间闭了嘴,军阁主真的动手了!

  “一定要吃点苦头才行吗?”萧千夜冷冷的开口,俨然就像是换了一个人,蒙砂不敢让他多停一刻,死命的拽着他冲到了村外。

  “你回去吧,这里的事情结束之后,去找二队汇合。”萧千夜厌恶的甩了甩头,天征鸟也展开了羽翼迎接主人。

  “我明白的。”蒙砂也不敢多说什么,他毕竟是帝都的高官啊,就算是真的动了怒打死几个老人家,上头又能责怪他什么!

  天征鸟飞起的刹那,开始那个陌生的男声在他脑中轻轻笑了一下:“不愧是凶兽的后裔呢,要不是有帝仲的血统压制着,方才那一下可是要出人命了。”

  “你是谁?”萧千夜默然开口跟脑中的声音对话,对方只是微微叹气,不再多言。

“你们一个两个的,擅自在我的脑子里自言自语,真的很烦人啊……”萧千夜心烦意乱,眼里冰火双色纹理浮现的同时,天征鸟忽然调转了方向,朝着雪原的东边飞过去!

  他惊了一下,天征鸟从来都只听他一人的命令,怎么会擅自行动,又要带他去哪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