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夜烬天下 > 第七十六章:地缚灵

第七十六章:地缚灵


地下城惊变的同时,萧千夜不动声色的靠近房门,门外的守卫此时已经完全无暇再顾及他的举动,皆是面色惶恐的盯着城东的空中那群正在无规律乱舞的奇怪雾团。

他顺着目光看过去,那都是什么东西?看着像雾,又像是某种灵体,会发出骇人听闻的笑声,中央长着一只圆滚滚的眼睛,眼珠还在上下左右不停的转动。

他心里着急,但是身体像有万斤沉重,即使是轻轻挪动步伐都极其吃力,只得小心的扶着墙,一点点往城东靠近,守卫很快就发现了他,但是这一次都是不约而同的没有阻拦,反而是惊慌失措的往完全相反的地方跑去!

萧千夜仔细扫了一眼那群人逃跑的方向,是往城西去的,如此推算这个古怪的地下城出口,应该是位于城西的某一处?

天上的灵体发现了到处逃窜的暗部守卫,它们开始在城内来回穿梭,可以肆无忌惮的穿过人的身体,不会留下任何伤口,然而被穿过的人会像中了邪一般停下脚步,然后转身露出僵硬的笑脸,一齐往城东方向汇聚!

萧千夜暗暗吃惊——这种状态,像极了当时的霍沧!

“阿潇……”他再度念起云潇的名字,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恐怖,极尽全力加快了脚步。

与此同时,被地缚灵夺走身体的老叟身体变得如羽毛一般轻,竟也可以立足于半空!他的手上提着傀儡戏的牵线,线的另一头竟然赫然连上了几名守卫!那些守卫已经被夺了魂,现在连身体也被完全控制,就像一具刀枪不入的古怪尸体,无论她如何进攻,都无法伤害到他们分毫!

云潇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剧烈的运动会加速体内毒素的蔓延,她已经明显感觉到风神的力度越来越微弱,她暗自沉思,这应该就是之前在雪原上伏击霍沧时所用的手段吧?

通常而言,灵体是不会被普通武器所伤的,地缚灵又是三魔之一,自己在力量受限的情况下的确无法伤到它的本尊,但是为什么这个暗部的副统领所创造的傀儡尸体也这般刀枪不入?

难道只有伤到本体,这些尸体才会受损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地缚灵借着老人的嘴意味深长的道,“能在这种时候保持冷静动脑子思考,你也算是不错了,不过啊,这老头子可是暗部的副统领,等我借用完他的身体还得好好的还回去呢,毕竟没点本事如何能让高总督赏识,你说是不是?”

“借用……”云潇默默重复了一句,连魔物都只能借用,是忌惮它口中那位高总督吗?

“你又分心,这样不好的。”地缚灵冷声提醒,牵引着的几具尸体手握长枪再度冲上来,云潇不得以只能先避开,就在此时,城里面大批被夺魂的守卫一齐拥了进来,将这个宽敞的戏台子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得水泄不通,地缚灵忽的竖起中指放在唇上,神秘的说道:“你知道这个地下城以前是什么人住的吗?”

云潇不敢接话,冲上来的守卫也没有继续靠近,他们并排站好,高高的抬起右腿然后开始有节奏的用力往地上踩踏。

地面开始颤动,云潇紧张的望着脚下,这个地面似乎不是实的,就像开始关押他们的那个房间一样,应该是空的!

“是仙蟒族的人。”地缚灵自己说出了答案,“听名字你就该知道,那是和蟒蛇有关的种族,蛇嘛,都是要脱皮的,因为飞垣排斥异族,仙蟒族又是个特征非诚明显的种族,所以他们只能在自己居住的城镇下方挖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以方便族人在成年的时候可以在里面不受外界干扰,安全的脱皮成长,这个深坑有好几个入口,你们开始关着的那间楼就是其中一个,而这个坑的位置嘛……嘻嘻。”

云潇瞬间就意识到了地缚灵未说出口的话,她直接跳了起来,想尝试以御剑术站立在风神之上,地缚灵早就在等她这样的举动,对方身影动的飞快,瞬间就挪到了她的身边,不等她站稳已经一把拎住了云潇的衣领!

“你……”她立马收回风神,只见九个灵体不知不觉回到了老叟身边,皆是化成了手的模样拉扯住她的衣服。

“噗嗤”几声火光的声响,灵凤之息是不受控制的抵触魔物,老叟眉峰一耸,显然也是被灼烧的有几分疼痛,不快的道,“我曾远远的见过凤姬一次,她身上仅剩的灵凤之息都比你的要强上千百倍,坦白说,我根本不敢正面和她交手,怕是一个不小心就会被直接烧死吧?可是你,你连这种火焰都无法控制,凭什么觉得自己能单枪匹马带着军阁主安全逃走?”

“哼,魔物又怎么能理解人的感情。”云潇不屑的回答,老叟的脸上果然出现了些奇怪的神情,甚至连动作都缓了下来,许久才长长的叹气,“你说的也没错,这些年我得到了新主的帮助,也做了好多年的‘人’了,可我还是一点也搞不懂人类的感情,人心真的是复杂又无趣,甚至呀……比魔物还恐怖呢。”

地缚灵咯咯笑起,竟还无奈的摇了摇头,宛如真正的人类。

“你的身体里似乎还有些奇怪的东西。”随后,魔物恢复了平静,抓着她的九个灵体依然在不断尝试进入她的身体,然而除去明明灭灭的灵凤之息,还有一种罕见的冰雪之力在阻止,地缚灵沉思了片刻,终于想起来了,惊讶的道,“是霜天凤凰吧……哦,真想不到,三圣灵虽然是和三魔齐肩的圣灵之物,但从不插手飞垣境内的事情,你让它破例了……不对,你应该没那么大面子,难道是……凤姬?”

他茫然的抬起头,仿佛能透过头顶的青铜顶看到远方已成废墟的司星台,沉吟:“难怪那时候我算出来司星台不能回去,回去必死无疑,原来是凤姬出手了,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再和你玩下去了,毕竟等她找到你,我也没有把握能从她手下活下来。”

魔物冷冷的盯着云潇,看似轻轻的把她拎了起来,然后用力的往地面砸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地面承受不住这样的冲击力赫然破碎,露出下方深不见底的深渊。

“阿潇?”萧千夜在百米开外看见她被魔物砸落地面,然后荡起的烟尘瞬间遮住了视线,整个地下城的土地都开始剧烈的抖动,甚至连他站立的街道都裂开了两半,身边的房子也禁不住这样剧烈的震动轰然倒塌!

那一瞬间,像是有什么东西同时砸在他心底,从冰蓝色的眼眸里,赫然映出了明媚的冰火双色纹理,但是几乎是在同时,右肩上涌出强烈的寒意,似乎是想压制这种不明之力,让他脚步紊乱,竟一下子摔倒在地!

地缚灵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丝异样,老叟从半空中大步跨来,九个灵体围绕周身也一起跟了过来。

“这种冰封之力……是夜王大人的术法!”地缚灵震惊脱口,站在空中不敢再继续靠近半步,地面上的人双手撑地,大口喘气,他右半边的身体被浓厚的冰力笼罩,但是左半边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生惊人的变化!一只骨翼刺破后背的皮肤一点点伸展,额头上莫名钻出一只黑金兽角,就连右手也长出了鳞片和白毛,指甲尖锐而锋利!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一刻,即使是魔物也感觉到了一种无名的恐惧,夜王的术法是何等的强大,那是来源于“夜”的神力,连十二神都会忌惮三分,为什么这个人的右半边身体束缚着“夜”的力量,左半边身体却露出了如此骇人听闻的兽形?

这个兽形……好像在哪里见过?难道是……穷奇!

不等魔物再想什么,萧千夜本能的扇动半边骨翼飞到了空中,一把就掐住了老叟的脖子,神力渗入身体的一瞬间,地缚灵瞬间放弃了抽身退出,十个灵体也飞速躲开,萧千夜仿佛早已经失去了理智,他只是死死的掐着这个人,看着他的眼睛从迷茫到惊恐。

“你……不是人类!”老叟颤颤开口,不可置信,高总督让自己秘密逮捕的这个人,竟然不是“人”!

“是你干的……”再度开口,萧千夜的语气已经像换了一个人,一旁暗中观察的魔物不敢再轻举妄动,只见他尖锐的指甲掐入了老叟的脖子,但是又没有直接下杀手,而是努力控制着自己被冰封之力束缚的右手,看似轻轻的放在了老叟的手臂上,冷笑,“是你扯下了霍沧的手臂,像这样……轻轻的扯下来吧?”

话音未落,老叟的手臂被他直接拧断摘了下来,像垃圾一样丢到了一旁。

魔物也在同时倒吸一口寒气,难怪帝都费尽心机要活抓他回去,这家伙根本不是人啊!

“呵……哈哈哈。”他失控一般仰天长笑,高高的举起手臂,拎着老叟就重重的砸向了地面,随后骨翼继续扇动,追着地缚灵的方向而来!

真的是凶兽穷奇!

地缚灵四处散开,心道不好——夜王大人座下确实是饲养过这种凶兽,但它不可能是个人类才对!

难道说……这个家伙是传说中的那种古代种?

想到这里,魔物的眼睛不由自主的转向身后追着自己的人,那双眼睛不正常,那种冰火双色的纹理,像极了上天界传闻里,那位它从未见过的战神帝仲!

“你往哪里看呢?”萧千夜已经追上了其中一个灵体,冷笑道,“你应该就是三魔之一的那个地缚灵吧?呵……如此响当当的名号,怎么见到我还要跑呢?”

他伸出手,像捏小鸡一样捏着那团灵体,锋利的指甲扣入了中心,竟真的刺出“血”一样的液体。

“哦?原来灵体也能像这样掐出血来,我若是再用些力,是不是能直接掐死呢?”他近乎调侃的笑了一下,手上果真加重了力道,那个被俘的灵体在他掌心痛苦的扭曲,眼珠翻白,萧千夜冷哼道,“你有十个灵体,掐死其中一个你应该也不会死,嗯……准备好了吗?你可得藏好了,我要去一个一个找出来,一个一个杀死哦。”

“你……你有时间追杀我,不如去深渊里看看那位姑娘……”地缚灵痛苦的开口,果然见他的眼睛在这一刻恢复了人类才有的紧张,冰火双色的纹理终于退去,萧千夜愣愣的松手,直勾勾的盯着不远处那个被砸出深渊的洞口。

“云、云潇。”这一瞬间,似乎有什么奇怪的情绪涌上心头,他的脸庞逐渐从平静到慌张,再到惊恐无助,一个箭步冲向深渊!

退!地缚灵喘了口气,再也无暇顾忌被砸进地底的女人,十个灵体迅速凑成一团,抽身离开地下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