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偏执学神总装可怜 > 第1章 第 1 章

第1章 第 1 章


第一章

宴会大厅金碧辉煌,吊灯华丽精美,舒缓悠扬的钢琴声响起,花香鬓影,觥筹交错。

二楼休息室。

不同于楼下的热闹,这里格外安静,除了手机里传出的背景音。

修长白皙的手指飞快在屏幕上动作,精致的眉眼却给人一种慵懒冷淡的感觉。

门被轻轻推开,来人扑向沙发,大叫:“宋少爷你不厚道!我在楼下帮你干活,你却躲在这里打游戏?”

宋野一脚踹开,快速结束游戏,“滚远点,喝的呢?”

加冰的可乐被搁在桌上,水珠顺着杯壁滑下。

赵景铭想吐槽好好的少爷却有着平民的偏好,但看到对方的动作又说不出话,平民确实不能将可乐喝出拉菲的即视感。

“你真的决定了啊?”

“嗯?”宋野半眯着眼,心情一好也不介意赵景铭跟他挤一个沙发。

“虽然孟佳长得不错吧,但她那性格你能受得了?”前两天两人还泡吧到凌晨,今天宋少爷突然说要订婚了,赵景铭觉得这一切太不真实了。

“今天只是订婚。”

赵景铭:“你不是说下个月就结婚了吗?”

“是埃”宋野有点无聊,还想再开一把游戏。

“不是,宋少爷,野哥!你到底什么意思?”赵景铭抢过他的手机,一定要他说个明白。

“啧。”宋野喝完可乐,晃着杯中的冰块,“就联姻,能有什么意思。”

宾客来得差不多了,宋野跟在宋大少后面,端着杯香槟笑得人模狗样,修身的西装裹住平日的吊儿郎当,咋一看还挺像个青年才俊,长辈们赞不绝口。

宋家这两年没了之前的盛大风光,但作为最宠爱的小少爷,订婚宴还是按照最高规格来置办,宾客见了都啧啧称奇,不过也有眼红的。

“也只能撑撑门面了,都说宋氏资金链断了,所以才着急联姻。”

“听说……是裴家的手笔。”

“那位的意思?宋氏这下难翻身埃”

“这我知道点内幕,宋小公子不知怎么招惹了裴少,毕竟是裴家的人,手段嘶——你掐我干嘛?”

“竟然还邀请了裴少?1

裴氏家大业大,裴家大少更是香饽饽般受欢迎,刚出现就围了一群人在身边,裴世海却没有理会,拨开众人朝宋野走来。

“宋少,恭喜埃”

宋野看到裴世海不由皱了皱眉,“谁放你进来的?”

“哦?不欢迎吗?可是你的岳父看到我笑得不知多开心。”刚才奉承的人中首当其冲的是孟总,裴世海装作不解的样子说出来讽刺十足。

“你滚出去我也会很开心。”

宋野觉得拳头有点痒,突然被人按住了肩膀。

宋大少疏离不失礼貌地打了招呼,“来者是客,裴少请自便。”

宋野眉眼难掩烦躁,“老鼠屎能坏了一锅粥。”

“小野,父亲在找你。”

宋大少知道自己弟弟的性格,再待下去怕是宴会都能搞砸。可惜有人专门来挑事,躲是躲不过去。

“看来宋家的待客之道也不怎样,我还以为宋小少爷订婚了会成熟点,啊不对,我怎么忘了,宋少爷读的是不入流的大学,不然也不会接二连三丢了项目。”

裴世海明晃晃地摆出一副“我就是来挑事”的样子,有恃无恐。

宋野轻嗤,倒也不急着走了,“大哥,你去忙吧,我会好好招待裴少。”

宋大少不放心,低声叮嘱:“今天你忍忍,不要惹事。”

宋野眼眸转了一圈,没吭声。

他不惹事,除非有人找事。

“走吧裴少,带你去贵宾席,看得清楚点。”

宋野本意是把人房放在眼皮底下,有情况能第一时间解决,没想到裴世海误会了。

刻意装出来的好整以暇维持不下去,裴世海面具崩裂露出愤怒的表情,圈里的都知道裴世海针对宋野的原因,无非是追求的女人喜欢宋野,让他觉得失了脸面,这才屡次使绊子,搞臭宋野的名声。

裴世海狠狠撞开宋野的肩膀,阴森的声音响起:“你等着,我有一份大礼送给你,好、好、享、受1

宋野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赵景铭见状担心道:“真让他留在这里?”

订婚宴可能无法正常进行。

“找人盯着他。”

裴世海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恶臭,做事从来不敢光明正大,想必又准备了什么阴谋。

订婚宴只是走个过场,仪式不像结婚那么繁琐,宋野和女方站在台上听司仪讲废话,端着酒有一下没一下地喝着,杯子就快见底之前终于废话完了。

“那就请我们郎才女貌的两位准新人敬大家一杯,让我们高举手中的酒杯——”

孟佳撩了撩头发,笑容得体,有意靠近点,然后看到一旁的宋野垂着眼角,一副“莫挨老子”的冷漠样子。

“……”

台下裴世海的狞笑着,手中的酒杯捏紧,在敬酒之前,抬起手腕——

“啪1

不知是谁摔碎了酒杯,很快,嘈杂的大厅寂静下来,气氛压抑得诡异。

如果说裴世海的到来惹起众人议论纷纷,那么此人的出现,大家只剩下忌惮,眼神里全是疑惑与畏惧。

宋父面部紧绷,迎了上去,“裴总难得抽空过来,是我老宋怠慢了。”

这位不速之客身材修长挺拔,面容昳丽冷淡,看起来不过二十几岁,周身散发的气压却让人不寒而栗,比传闻中更加骇人。

“这边还留了座位”

“不用。”

淡漠的声音响起,诺大的宴会厅阒然无声。

“难不成是想跟我一样站着?”

一道懒洋洋的声音打破寂静,将众人从压迫感十足的气氛中拯救出来,继而为宋家小少爷捏了一把汗,谁不知道裴家家主喜怒无常,惹怒他的无一有好下常

“宋野1宋父额角冒出冷汗,急忙救场,“犬子不懂事,裴总莫要怪罪。”

“不会。”男人语气分辨不清情绪,只见他抬腿往台上走,“恭敬不如从命。”

大家看不明白这波操作。

裴世海在裴家没什么地位,接近他的人都是贪图裴家的财富,却又忌惮裴家的势力,只能从纸老虎裴世海下手。此时纸老虎吓得腿都软了,尤其是被男人凌厉的眼神扫了过来,什么阴谋诡计全忘光了。

哪还记得算计宋野,分明自顾不暇。

众人看着眼中,看来裴氏内部不合是真的。大家目光的焦点都在男人身上,没有人注意有个酒侍悄悄退了出去。

宋野说完那句话,便一直盯着男人,直觉告诉他,这人危险系数很高。

男人似乎习惯成为视线的焦点,走得不缓不慢步伐优雅,直到站在宋野……和孟佳的中间。

不断悄悄贴近的孟佳猝不及防被挤开了,“??”您礼貌吗?

宋野微仰着头,压迫感更强了。

“裴寒陌。”

手段狠厉心狠手辣冷血无情,将亲身父亲扯下来自己坐上家主的位置,对兄弟赶尽杀绝,只留下一个废物般的裴世海怎么折腾也翻不起浪。这些传闻宋野没少听,还有人说他长得凶残,见者胆颤。

凶残倒是丝毫不沾边,但是气场确实强。

“你想做什么?”宋野问。

裴寒陌眼神深沉而幽暗,很久没有人在他面前这么说话了,薄唇向上弯出一点弧度,苍白的手指握上宋野手中的高脚杯。

不可避免地覆盖住宋野的手背,冰冷的触感让他后背发麻。

裴寒陌望入他的眼底,音色低沉带着嗜血的戾气。

“不介意换个人吧。”

没有给宋野反应的时间,夺过酒杯,将宋野推下台,一连串的动作在霎那间,等所有人回过神来,台上的准新人成了面若冰霜的裴家主和……呆滞的孟佳。

台下一片喧嚣,裴寒陌的一个动作,又恢复了寂静。

“感谢各位来参加我的订婚宴。”

他像是随意一说,表情却看不出玩笑的意思,说完喝掉宋野那小半杯香槟,全程视线落在宋野身上,旁边的准新娘成了背景板。

“裴寒陌1

宋父与宋大少刚有行动,被充满愤怒的喊声喝住,纷纷转头看向家里最受宠的小少爷,平日里除了慵懒就是烦躁的面容,此时像是深不见底的湖面般平静。

“小野……”

酒侍吓得手直颤抖,酒瓶一歪眼见就要跌落,被一只白皙的手接祝

宋野喊的那一声,似乎看到对方眼睛亮了亮,或许是灯光太耀眼,他不知道有没有失了准头,反正他听到了大家惊呼的声音。

出其不意,才能对付这种神经玻

可是,酒瓶是对着裴寒陌的头扔的,为什么痛的是他的脑袋呢……

“宋少爷,你没事吧?”

“艹!敢动我野哥,你死了1

“野哥,还能站不?”

“……”

唧唧歪歪的声音钻进耳朵,宋野睁开眼时有片刻的眩晕,头顶的痛感让他嘶了声。

“野哥,我给你报仇1

说话的人很熟悉,又有一点陌生,手里拿着狼牙棒,气势冲冲分分钟要干架。

宋野刚想开口,视线瞥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时,身体一僵,紧接着各种情绪翻涌回来,被戏耍的屈辱、脑袋的巨痛感……

“我自己来1

宋野夺过狼牙棒阴着脸朝马路对面去。

“诶不是,哥你去干嘛啊?仇人就在这里躺着——”

即便是穿着校服,身型瘦弱肤色苍白,宋野也绝不会认认错人。

宋野咬牙切齿,“裴寒陌?”

“嗯?”少年顶着昳丽的面容,眉眼清冷又无辜。

宋野没有发现哪里不对劲,只想给这人几棒槌出气,却不知在他人眼里,他的手抬起到半空,便虚弱地向前倒下,像是——

投怀送抱。

恰好落入少年的怀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