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偏执学神总装可怜 > 第59章 第 59 章

第59章 第 59 章


裴寒陌从很小开始就知道自己比同龄人聪明, 别人还在想在如何逃避学习的时候,他已经规划好了一生,像个冰冷的机器将每天该做什么都计划出来一一执行,学习对他来说轻而易举, 同龄人的烦恼他无法体会, 只觉得人生索然无味。

他像个过客冷眼看着周围的喜怒哀乐, 就像冷眼看着他母亲时不时歇斯底里, 心底泛不起一丝波澜。

他知道自己不是大家口中说的高冷,而是冷血近于无情。

能勾起他兴趣的几乎没有, 想要的唾手可得, 不想看到的直接处理掉, 他的世界简单到只剩单调的黑,直到遇见了宋野。

宋野像个小炮仗一样出现在他视线里,明明长得一副乖巧恬静的好模样, 脾气却一点就燃。

裴寒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会下意识在人群里寻找宋野的身影,看不到时觉得了无生趣, 看到了又后悔,看着他和别人嬉笑打闹, 裴寒陌心口像是被堵住一般难受。

然后他知道了一个词, 那就是妒忌。

妒忌所有能靠近宋野的人。

妒忌所有能和宋野说话的人。

妒忌……能被宋野记住的人。

而他处心积虑地接近, 却得到宋野轻飘飘的一句话,“你是谁啊?”

从来不关注旁人看法的裴寒陌开始在意了起来,他开始利用一直瞧不上眼的学习, 因为这个能快速让大家看到他,当他在开学后的第一次考试中甩开第二名五十多分时,果然如愿成了众人的焦点。

裴寒陌不知道宋野能不能看到他, 但他知道年级第二是宋野的朋友,他们走得很近。只要他一直是年级第一,迟早有一天他也能和宋野说上话,甚至能假借着朋友的名义搂过他的肩膀,看看是不是和梦里一样纤瘦单薄,他的腰,是不是一只手就能控在怀里……

为了微小的几率,裴寒陌坚持三百六十五天不间断地,每天天微亮时站在宋野家门口,期待着宋野下一秒能打开门满脸惊喜,眼里全是他。

可无论他如何制造邂逅,宋野似乎总是记不住他,对他的印象有且只有“年级第一”,一个学神、一个学渣,怎么看都产生不了任何交集。

直到那一天,艳阳高照,看到宋野朝他冲过来那一刻了,裴寒陌察觉常年冷寂的冰山塌了一角,炽热的阳光直射冰面,冰块接二连三融化。

接下来,在裴寒陌刻意诱导下,宋野像只懵懂的小猎物毫无察觉地走进猎人的陷阱,在裴寒陌的计划中,宋野会一直懵懂下去,直到习惯他的照顾,最好永远离不开他。

当然,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愈来愈难以掩饰的心思被发现是迟早的事。

裴寒陌无数次设想过宋野可能出现的反应,欣喜、生气、惊讶、懵懂、不可思议,甚至……厌恶,他都想到了应对方案。

唯独没有想过宋野看他的眼神会是……怜悯、心疼。

为什么……

是愤怒、质问,什么都好,为什么要怜悯他?

难道对他付出的感情无动于衷吗?觉得他像个跳梁小丑般可怜?

就连送牛奶这种小事都要剥夺掉。

裴寒陌声音艰涩,“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喜欢你……很久了?”

是不是……连喜欢的权利也要剥夺……

宋野脑子有点乱,可以说是自从知道裴寒陌对他有特殊感情开始,思绪就像杂草一样疯狂长遍荒野。

他缕不清自己对裴寒陌的感情,本来以为是简单粗暴的情敌关系,后来阴差阳错成了好朋友,再后来发现只是他一头热把人家当成好友,人家却把他当成对象来攻略。

被兄弟攻略的复杂情绪还没过去,宋野又被昨晚的梦打得措手不及,原来,上辈子裴寒陌对他的感情那般深沉……

不过都过去了,趁着现在裴寒陌还没完全喜欢他,先把话摊开说清楚,免得以后再出现抢婚这种狗血又尴尬的事情。

宋野刚起了个头,想了解一下裴寒陌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好对症下药,没想到问完之后对面沉默了很久,久到宋野猜测他是不是害羞了,直到听出声音里的情绪不太对,宋野抬头——

裴寒陌的脸色沉得可怕,眼神黯然无光,像是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般落寞。

宋野眼皮一跳,可能是上辈子最后没能给裴寒陌擦掉眼泪,导致他现在很怕看到裴寒陌哭,开始无措地反省,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我只是……只是觉得你对我太好了。”

好到不可思议,好到……让人沉溺其中。

不过这些就不用说出来了吧,宋野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反正他明白裴寒陌的心思就行了,只要裴寒陌亲口说喜欢他,他也不是不可以……勉为其难考虑一下。

“原来是我对你太好了……”裴寒陌喃喃过后,看向宋野的眼神压抑又隐忍,“我知道了。”

“知、知道了?”宋野很怀疑他是否有听明白他的意思,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是这副要死不活的表情,他都说得这么明显了,难道不应该有点表示吗?

难道要他这个被追求者来说,你是不是喜欢我?喜欢我就赶紧表白,我会认真考虑接不接受?

“嗯。”裴寒陌表情掌控很强,很快脸上恢复一贯的镇定淡然,只有强行控制住不看向宋野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痛苦和脆弱。

“从今天开始,我会对你严厉。”

宋野:“??”

裴寒陌说:“只要我还是你的家庭教师一天,我就会对你的学习负责。”

??什么情况??

不是要表白吗?

为什么会说到学习上去?

“之前是我对你太好了,我会改,以后不会纵容你,这点你和宋总都可以放心。”

放心?

这让他怎么能放心?!

还有好端端地为什么要改啊!!!

宋野苍白解释:“我不是嫌弃你对我太好……”

然而裴寒陌下定决心的事情任他这么说都改变不了,铁面无私地开始监督他学习,以前不想学的时候,只要宋野嚷嚷几句,裴寒陌就会想方设法来哄他,可现在,呵呵……

裴寒陌看了眼时间,余光捕捉到宋野的小动作,“不要开小差,三分钟前你刚从厕所回来,十分钟前你已经喝了一罐可乐,半个小时前吃了一块蛋糕,我知道你现在不饿不渴,再坚持半个小时把这张卷子写完。”

宋野充满期待,“写完我就能出去了?”

裴寒陌打破他的幻想,指着桌上高高的一堆资料,“把这些全做了就可以出门。”

宋野怒地把笔一摔,爷不陪你玩了!

“我困了,我要睡觉!”

“我记得早上你从五点半点睡到了八点才起。”

他当然记得,因为宋野睡觉的时候,他就坐在一旁看着。

提起这个宋野更生气了,早上开门见到裴寒陌时的复杂心情此时消失得一干二净,说什么只喜欢他,对他很用心,然后就这态度?

之前还会听到一句温柔包容的“乖,写完这道题给你奖励”,而现在呢,简直比他哥还无情!

“反正我就是不写了,你爱告诉我哥就去告吧!”宋野越想越委屈,不明白为什么一句话能让裴寒陌变化这么大,他分明不是嫌弃的意思,偏偏这人还不听他解释。

裴寒陌沉默片刻,最后叹了口气,语气难得有点迷茫,“那你想要什么。”

宋野瞟了他一眼,又转向别处,像是不经意地说出来,“就上次那种糖,你还带着吗?”

裴寒陌愣住,“你要这个?我以为……”

“以为什么?”

以为我给的东西你都不想要了。

裴寒陌低笑,“没什么。”

宋野看着掌心的糖果,再看看裴寒陌明显好转的情绪,陷入了困惑。

虽然知道裴寒陌心情好会给他糖,他才开口试探,可是他没想到给一颗糖能让裴寒陌心情这么好……

不对,好像是他开口要了,裴寒陌心情才好起来。

可是宋野还是想不明白,裴寒陌开心的点在哪里,不高兴的原因又是什么。

宋野是个行动派,想不明白就主动找答案,他观察着裴寒陌的反应,问:“你现在开心吗?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你……”

宋野示意手中的公仔,有点委屈,“你说过的话都不作数了?”

说好只要他集齐十个公仔就答应他一个要求,说好以为都听他的话归他管,也不看看现在是谁管谁,他被压着坐在书桌前整整一天,裴寒陌还板着脸不和他说话,好不容易笑了,却忘记了之前的诺言。

“没有。”

裴寒陌看着他,眼睛漆黑如墨,失去的光彩仿佛又回来了,他说:“我没忘。”

“你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记着。”

“宋野,你说我们永远是朋友,还作数吗?”

如果只有作为朋友才能待在他身边,那他不介意当一辈子的朋友。

宋野则是一脸懵逼。

我把你当朋友的时候你想追我,等到我勉强给你追的时候,你却对我说——

你只想当朋友?!

耍我好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