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垂怜 > 第32章 第032章

第32章 第032章


沈非衣和沈裴挨得并不算远, 男人略微弯下身子,垂着眸看向沈非衣,两人之间大约只隔了一个拳头的距离。

湛白就站在沈裴的后面, 这两位主子本来说话说得好好的,抱着来回安慰倒也没什么,幼时养成的习惯一时间也不好改,他挺能理解。

只是听着听着, 眼睛便猛地瞪大,忽然之间便觉得自己是不是不该跟上来?

湛白极会看人眼色,上回在公主府沈裴教沈非衣骑马, 他不过是看两人骑了两圈, 便自觉的退下。

如今这番情景也是这般, 他也并非是八卦的人, 见势,便默默的后退,守在了殿外头。

沈非衣一开始愣住,也是觉得湛白在这有些尴尬,余光撇到身后没人了,这才小小的后退了一步,迎上沈裴的眸子。

小声的问道,“亲了哥哥就不疼了么?”

沈裴温声笑了, “未必, 但温温可试一试。”

未必?

沈非衣一怔, 这未必一词说的就有些让她摸不着头脑,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她犹豫着,沈裴便极有耐心的等着她做决定。

院中除了沈非衣和沈裴, 便没有其他人了,风掠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那门檐垂下的灯笼垂穗也随着风向飘动。

小姑娘的发丝也被风撩起,从鬓边贴在了脸上。

沈裴抬手,指尖沿着鬓边的发丝给勾了回去,然后别在了小姑娘的耳后。

这样的动作沈裴做过无数次,早就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沈裴的视线顺着沈裴的手看去,看那玉指靠近自己,再慢吞吞的收回。

半晌,她才问道:“那哥哥我要亲哪里?”

男人见势,便勾了勾唇,“只要温温想,哪里都可以。”

闻言,小姑娘迟疑了一下,后问道,“若是我亲了,哥哥还痛怎么办?”

“若是还痛的话,”沈裴压低了声音,小声道:“那温温就多亲几下。”

沈非衣看着男人眨了眨眼,视线从他的眉头往下,一路流连到唇上。

沈裴的唇形极为好看,唇线流畅,双唇略薄,颜色带着些健康的浅粉色,微微抿起时,唇缝中才透着一抹白。

鼻梁高挺,山根丰隆。

再往上是那双狭长的双目。

沈非衣一直都觉得沈裴的眼睛极为好看,眸子狭长,眼角并不开阔,而是内敛的收着,半垂着眸子时,便有些冷意。

可那眸子看向她时,略微弯起,眼角上翘,仅仅是一丝笑意,便似纳入了漫漫春山。

小姑娘视线落在男人的眼睛上,樱唇微抿,便略微踮起脚尖,慢吞吞的凑过去,在那眼睛上落了一吻。

轻轻的,柔软温热,又带着小心,转瞬即逝。

沈非衣脚跟收回来后,便问道,“哥哥还疼么?”

沈裴:“疼。”

于是小姑娘便又凑到另一只眼睛上,轻轻吻了上去,而后咬着下唇,眼巴巴的看向沈裴,似乎期待男人告诉她不疼了。

“现在呢哥哥?”

即便是迎着沈非衣期待的眸子,沈裴依旧摇头,“疼。”

视线落在沈裴的鼻尖上,沈非衣小小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靠近沈裴,薄唇落在他的鼻尖上轻轻一碾,后又收回。

“哥哥现在还疼么?”

“还疼。”

闻言,小姑娘的视线只能落在沈裴的唇上,她面色浮上了迟疑,连带着眉头都微微蹙了起来,似乎对此事极为的纠结。

“那我给哥哥先包扎吧包扎过许是就不疼了。”

见沈非衣借口拒绝,沈裴便不着急,只是问道:“温温不愿意么?”

“不、不是。”沈非衣连忙摆手,“我只是觉得哥哥一直不包扎,才会一直痛的。”

“那温温再亲最后一下,哥哥就不痛了。”

“真的么?”沈非衣眨眼。

沈裴笑道,“哥哥什么时候骗过温温?”

说着,男人抓住了沈非衣的手,迫使她竖起食指,牵引着小姑娘指尖点在自己的唇上,轻声开口,“这里。”

哥哥说让她亲这里。

指尖下柔软的触感让沈非衣突然觉得心跳加速,小姑娘似乎不太明白为何会有这种感觉,慌忙抽回手蜷起,然后将手掩在袖子中。

她呆呆的看向沈裴,紧抿的唇泄露了她的紧张,沈非衣慢吞吞的咽了口唾沫,视线停在了男人的唇上。

只是一秒,她便收回,抬眸迎上沈裴的视线。

男人眸子深邃,瞳孔带着暗色,幽深如一汪潭水。

而后,那双狭长的眸子缓缓的闭上。

若是沈裴真的睁着眼倒也还好,可就是这么闭上了眸子,沈非衣便更紧张了,那袖摆被她紧紧地攥在手中。

静谧的夜,有风吹动树叶的沙沙声、蛐蛐的叫声,还有轻浅的呼吸声。

沈非衣深吸了一口气,似是下定了决心,她微微踮起脚尖,靠近,再靠近。

时间似乎都凝滞了,变得异常缓慢。

呼吸慢了,风声弱了,在唇上拂过,带着些凉意。

两人之间的距离在慢慢缩短,再缩短,变得极近一指宽的距离,而后轻轻的贴在了一起。

微凉和温热,柔软相碰。

轻轻一下,沈非衣便想撤开。

男人似乎察觉了一般,在樱唇贴过来时,便抬手,托住小姑娘的后脑用力,而后按了下去。

沈非衣只觉得人还微动,后脑便传来一股力道将她按下,本来如蜻蜓点水般的触碰,当即便如合起的书册一般,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她“唔”了一声,猛地瞪大了双眼。

与此同时,沈裴也睁开了眼,迎上小姑娘震惊的眸子。

男人弯下眸子,说话时传出来的颤动,通过相贴的唇毫无保留的传递给了沈非衣。

“闭上眼温温,哥哥教你接吻。”

那声音并不太清楚,但沈非衣也听懂了,传递过来时,唇上还带着痒。

那抹痒似乎长了腿儿一般,直接钻进了脑子里,像是在麻痹神经,沈非衣不由得闭上了眼。

男人的吻很轻,很温柔,并非是浅尝辄止,而是在细细的品味。

带着引导和侵略,贝齿被撬开。

像风卷着树叶,就连那叶子上的朝露也要一同卷走,不留下丝毫汁液。

风实在是太灵活了,无孔不入,搅动着每一处角落,将那叶子上的朝露卷在一起,又聚在一起。

沈非衣闭着眸子,只觉得脑子发懵,呼吸不上来,双腿也有些发软,便连忙抬手抓住沈裴的手臂。

口中溢出一抹轻呼,“哥哥”

顿了顿,小姑娘软软的声音继续传来,还带着呼吸急促的颤,“你还疼么?”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他。

沈裴当即便笑了,他松开沈非衣,两人的唇分开后,还扯出一道银丝挂在唇角,他凑过去,探出舌尖,将小姑娘的唇角舔净,轻声哄道,“哥哥不疼了。”

闻言,小姑娘眼里终于是浮现一抹笑,她像是松了一口气,可那脸上因着方才无力而浮现的红晕却并未下去,眸子里也带着些雾气,那笑便有些娇弱怜人。

她拉着沈裴,小声道,“既然不疼了,我便帮哥哥包扎一下。”

沈裴这次便乖乖的跟着沈非衣进了屋。

这东宫沈非衣再熟悉不过了,什么东西在哪里,她闭着眼都能找到。

小姑娘拉着沈裴在软椅上坐下,而后又搬了个矮一些的绣凳坐在沈裴的跟前,卷起了他的袖子。

那伤口看不出深浅,大约只有中指的长度,这会儿血已经凝固了,红色血痕黏在手上。

沈非衣将沈裴手上的血迹擦干净,又消了消毒,这才拿着白色的丝绢将那伤口缠起,还特地系了个好看的结。

沈裴就看着小姑娘为她包扎,垂着额头,面色极为认真,动作也小心翼翼,生怕他痛似的,时不时还要询问他一句。

他抿起唇,掩下唇角难以遏制的笑意。

沈非衣给沈裴包扎完后,便将沈裴的袖子放下盖着那缠绕的伤口,只是刚一放下,便看到同一个位置上,袖摆上的纹线断掉,乱了一些。

她“咦”了一声,“线乱了,我给哥哥补一下。”

闻言,沈裴便有些好奇,问道,“温温还会这个?”

说话时,沈非衣已经跑去拿针线了,她踮着脚尖将木盒从书架上拿下,解释道,“前些日子我在祖母宫里住时,表妹教给我的。”

沈裴轻哦了一声,“如此。”

男人话落,她也已经跑了回来,又在沈裴面前坐下。

沈裴的袖边是金色的丝线,线头有些开了,沈非衣只需要用细长的白线收一下便好。

正好秦玉凝也教过她,她就是不太熟悉。

依循着秦玉凝教她的步骤回忆,沈非衣一手撑着料子,一手捏着银针,从布料上慢慢穿过。

这时,刚去了外头的湛白又回来了,那屋门没有关上,湛白就没进屋,只是站在门外禀报,声音也足够清晰,“殿下,齐妃娘娘送了几个姑娘过来。”

湛白顿了顿,又继续道,“齐妃娘娘还说,这几位姑娘都是含波楼清倌儿,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特地送来给殿下解闷儿的。”

湛白说话时,沈裴神色全程都没有丝毫的波动,那坐在跟前的小姑娘也是,垂着眸子,安安静静的为沈裴缝着袖子上的线。

见沈裴并不说话,也不看他,湛白便又喊了一便,“殿下?”

沈裴这才开口,他看向湛白,笑了一声,淡淡道,“收下吧,给她们安排一下住处。”

话落,那银针穿过布料时,一不小心便扎在了沈非衣的指腹上。

沈非衣嘶了一声,连忙松了手,去看时,那指腹上已经渗出了血来。

她第一反应就是抬手,将手放在唇边,血迹粘在了唇边,她探出舌尖舔了一下。

只是那手指放在了口中还不过瞬间,便被沈裴拽了出来。

下一秒,那指尖便被两片温热的唇瓣紧紧包裹在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