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垂怜 > 第37章 第037章

第37章 第037章


沈非衣回了宫中后, 洗了个澡,将那一身白色的裙子扔掉,而后开始收拾东西。

太后定的地方是靠南方向的一座山上, 名叫绿波山庄,这山庄足有上百年时间了,历来都是郢朝皇家人避暑的宝地。

其实主要原因则是因这位绿波山庄有一口温泉,温泉水从不竭, 日日都有新鲜的泉水灌入,养了一整座山。

听太后说要在上头住个把天,许是半个月也有可能, 浮玉便收拾了薄厚不等的十几条乃至几十条裙子出来, 又怕上了山真的太冷, 还带了个汤婆子。

这东西都准备好了, 第二日准备启程时,沈非衣倒是瞧见了个不该瞧见的人——沈君晔。

此行皆是女眷,太后也并未说要带男眷出来。

后来教人一问,才听齐妃解释道。

原是沈君晔幼时的旧疾又复发了,每年这个时段都会有些反复,那绿波山庄的温泉水正好能遏制旧疾的复发,因此才跟着一同去了山上。

绿波山庄也不算远,就是高了些, 到了山脚下天还亮着, 上了山后, 便已经极近傍晚了。

这十几位诰命夫人和后妃,个个都是金贵的主儿,即便是身体康健,上这么高的山上, 也不免有些跟不上。

秦玉凝有些功夫在身,一路上去后,见太后累了,茯苓也累了,便上前挽住太后的手,借力扶着太后上山。

沈非衣身子尚好,与皇后互相搀着,好歹也能跟上去。

到了山顶,才发现那台阶上已经有人候着了,都是些穿着朴素的女子,瞧见了人,连忙引着众人上前。

这绿波山庄也没那么多规矩,除了太后和皇后的房间是固定的,余下的房间皆是一样的,谁来得早,便随机由人带去安顿。

沈非衣因着照顾着皇后,故此在后面耽搁了一会儿,待到了庄子后,只剩下了最后一个房间。

除了位置太过靠近里侧,其余的也没什么问题,沈非衣便跟着丫鬟前去放置行李。

整个山庄的房间靠的并不是太近,沈非衣的屋子位置地势高,后头大概不过几里的距离是一片密林,而秦玉凝比较幸运一些,房间安置在了最外侧。

外侧地势开阔,况且离那些温泉水景的地方更近一些。

皇后多年不管事,之前还是齐妃协助太后管理后宫,后来便成了齐妃自个管理后宫,太后也放心,故此这绿波山庄事宜,也都是齐妃亲手操办的。

这次来避暑,自然也是要有个仪式,只是天色太晚,齐妃便只吩咐了各位女眷在房中用膳,宴席则是安排在了第二日的下午。

沈非衣同秦玉凝在礼乐坊学了许久的琴,齐妃自然也将两人安排了一个曲目弹给太后听。

只是沈非衣弹得生疏,实在是不好意思嫌丑,便只能由秦玉凝自个弹了。

宴席不如宫宴那般隆重,略随性一些,两人一桌,各自在软席上坐着,旁侧绕了一圈细窄的小溪,颇有些流觞曲水的雅致。

后头是一片林荫花丛,日光斜射过来,正好被身后的密林挡住,成了一大片的阴影,众人正巧坐在其中。

清风徐来,撩起了发丝,各色不一的裙只竟比那绿叶中的花还要艳上几分。

齐妃上山是亲自带了几坛窖藏了多年的桂花酿,吩咐人一一为各位倒了一杯。

那酒酿仅仅只是倒了一小杯,便能闻出浓郁的桂花香气。

沈非衣深吸一口气,鼻腔里全是清香。

待众人都安顿着坐下,秦玉凝头一个为太后弹曲儿。

她今儿穿了一身鹅黄色的襦裙,云鬓轻挽,以一根芙蕖步摇固定,流苏珠坠极长,垂到了耳边,举手投足间尽是优雅风情,与上次舞剑的飒爽英姿截然相反。

秦玉凝对着太后微微一福礼,便于古琴前坐下。

沈非衣与秦玉凝坐在一桌,原本她是靠在左侧坐着,可右侧的长桌上坐着皇后。

皇后见沈非衣单独坐在那里,便朝她招了招手,沈非衣便顺着右侧坐了过来,与皇后挨在了一起。

沈非衣还以为是什么事,却不想皇后是问她昨日睡的可习惯,若是不习惯今夜可搬去同皇后一起睡。

她知道自己的房间地处偏了些,不过也有好处,她这里若是夜里想看景色,自然是比别处要雅致的多,况且这宴席,也是安置在与她的房间极近的地方,到时候回去也方便。

沈非衣笑着摇了摇头,又同皇后闲聊了几句。

两个人聊得时间不长,秦玉凝也只是弹了一个曲子,弹罢后,沈非衣想要坐回左边,却是被秦玉凝拦住了,她笑道:“左右都一样,坐在这你与表姑说话也方便。”

被秦玉凝拦住,沈非衣也不再推辞,便坐在了秦玉凝的位置上。

沈非衣向来对宫宴这类的曲目都不大感兴趣,她心思都在吃喝上头,那桂花酿实在是太香了,沈非衣便忍不住抿了一小口。

入口香气四溢,清甜微苦,并不腻人,还透着些凉意。

沈非衣不由得一口饮尽,觉得味道实在好喝,便轻轻的拍了拍秦玉凝,“你尝尝,这个桂花酿确实不错。”

秦玉凝一早便闻到了这个味道,嘴上有些馋,到底还是忍住了,对着沈非衣摆了摆手,凑过去极为小声道:“表姐我不能喝,我今天早上月事来啦。”

沈非衣即刻会意,便哦了一声,然后笑着道:“那我替你喝了哈。”

秦玉凝见沈非衣这般贪杯的样子,不由得笑了。

这宴会本就是下午接近黄昏的时候办的,不一会儿,天色便渐渐暗了下来,齐妃连忙吩咐人将立好的灯盏给点上。

入了夜,这风也凉了,天色尚亮着时,秦玉凝小腹疼痛倒也可以忍受,那桌上的菜肴大多也都是凉的,上的一两道热菜也不合胃口,秦玉凝几乎是什么也没吃。

这会儿凉风又吹过,不一会儿,小腹便开始阵阵刺痛。

她忍着宴会散去,准备起身时,才拽了拽沈非衣的袖子,小声道,“表姐你扶我一下,我肚子有些痛。”

沈非衣一开始还吃惊秦玉凝来月事似乎没什么影响,如今见到她略微惨白的脸色,才知道许是秦玉凝忍了一下午。

她自然知道月事来时的不适,算算日子,再过个五六日,她也要来月事了,一时间便有些担心自己喝下的两倍桂花酿。

她连忙搀着秦玉凝,“正好我的房间就在附近,你今晚要不暂时在我房中歇下?”

秦玉凝本来是不想这么麻烦沈非衣的,只是这小腹实在是太疼了,便只好抱歉道:“给你添麻烦了表姐。”

沈非衣啧了一声,瞥了她一眼,“什么麻烦不麻烦,跟我还客气什么。”

说罢,她连忙吩咐浮玉,“你先回去备些热水来装到汤婆子里,再准备些没用过干净的月事带。”

浮玉应下,连忙小跑回去准备。

也幸好沈非衣的房间近一些,秦玉凝忍了一会热便进了房中,彼时浮玉已经递过来了汤婆子,让秦玉凝抱在怀中缓解小腹的痛感。

本来外头有风,沈非衣扶着秦玉凝回来的时候也没觉得热,这会儿进了房中,额头便浮起了一层薄汗。

她不甚在意的拿着帕子擦掉额头的汗,陪着秦玉凝坐着上说了一会儿话。

可就是坐了这一会儿,便越发的觉得闷热,她用手扇了扇风,有些疑惑,“怎么这般热?”

绿波山庄在山上,即便是白日,也算不得热,到了晚上更是凉爽,只是介于秦玉凝身子不适,浮玉便将窗户都关紧了,可即便关紧了门窗,也不至于说热的地步。

闻言,秦玉凝和浮玉都循声看过来,便瞧见沈非衣的颊上浮起了一抹红晕,连眼眶都微微泛着粉色,倒像是喝醉了似得。

浮玉当即便蹙起了眉,问道,“公主您可是又贪嘴了?”

沈非衣轻啊了一声,她确实是觉得那桂花酿好喝,便多喝了一杯,闻言也觉得有些尴尬,便笑道,“无妨,睡一觉便好了。”

秦玉凝一听连忙起了身,一脸的担忧,“表姐,要不还是我回去吧。”

话还没说完,秦玉凝便被沈非衣摁了回去,她摇头道:“没事,那桂花酿也并非是酒,我还有浮玉呢,你今儿先睡我这里,我去你那里睡一晚,外头凉快,也正好醒醒酒。”

说罢,沈非衣不给秦玉凝丝毫拒绝的机会,便直接拉着浮玉走了,顺带关上了房门。

一出了房间,沈非衣浑身的热便被风吹散了些许,只是不过一会儿,那凉风便已经被她习惯,随之而来的是更加不适的燥热。

不光是额头,就连脖颈上都浮起了些汗珠。

与此同时,她甚至感觉到了口干舌燥,看东西都觉得有些模糊,她吞了口唾沫,摇了摇头,捏着衣领想要扯出些风来,她喊了浮玉一声,“你先回去替我烧些水,我这出了一身的汗。”

浮玉应下,便连忙朝着秦玉凝的房间小跑过去。

沈非衣走着走着便觉得更加的不舒服,这并不像是醉酒,她不但再不停地出汗,甚至浑身无力,双腿发软,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她蹙着眉头忍着不适,走了两步脚下便漂浮的用不上劲儿,她连忙就近找了个树荫后的石头坐下,摁着胸口舒缓急促的气息。

太奇怪了,这绝对不是醉酒。

沈非衣闭上眼睛,背靠在树上,不停地吞咽唾沫,身上的滚烫让她极为不适,她甚至可以听到脑海里如敲锣般的心跳声。

砰砰砰,越来越快。

这里已经离秦玉凝的房间很近了,再走一盏茶的时间,便能赶到。

事到如今,沈非衣也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了。

一股不适感一直从胸口直接钻入小腹,这样的感觉陌生又熟悉,这让她想到了沈裴。

只是沈非衣无暇去想是何人给她下的药,她的思绪已经有些乱了,只能咬着下唇强迫自己清醒起来,艰难的扶着树根起身。

前头不远处就到了,沈非衣甚至能看到摇曳的烛光。

只是她刚抬眼看去,便瞧见那灯光忽的灭了,屋中陷入了一片黑暗。

那灯灭了许久,才终于亮起,亮起的一瞬间,她便看到那窗边投出了一个身影,肩宽腰窄,虽然转瞬即逝,她却也辨出了,这是个男人。

而且看身形,甚至还有些熟悉。

一时间沈非衣心里警铃大作,随同来绿波山庄的人只有一个男人,那便是沈君晔。

沈非衣不敢断定那人就是沈君晔,也不懂为何会有男人在秦玉凝房中,可如今的情况已经不由得她再多想——她甚至看到从那房间后头,隐隐约约有些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