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垂怜 > 第41章 第041章

第41章 第041章


这话不知道是沈裴第几次这般说了, 第一次是他当日回宫,要沈非衣搬去东宫住时说的托词。

后来的,便是各种各样的哄骗。

沈非衣迎着沈裴的眸子, 由着他将自己的眉头抚平,她眨了眨眼,似乎是信了,这才低低的哦了一声。

这会儿约莫已经到了子时, 风凉了更多,吹过来时,拂过沈非衣的肩头, 她嘶了一声, 冷的浑身发颤, 往沈裴怀中凑。

沈非衣的衣物都在岸边堆叠着, 沈裴的外袍和披风也在石壁岸上放着,余下的衣裳尽数都落在了泉底。

怀中的姑娘身子温热柔软,因着两人之间没有丝毫的隔阂,便能清晰的感知到玉肌的顺滑。

沈裴扶着沈非衣后背,这才想起要问她中了药的事,男人一开始便同她解释她中了药,沈非衣自然也知道自己是被人害了,便老老实实将今日吃的什么做了什么都告诉了沈裴。

说到宴席结束, 她要回房睡觉时感受到异样, 连看见黑衣人还没说时, 忽而想到了浮玉。

她柳眉一拧,声音也戛然而止。

沈非衣连忙推开沈裴,挪到堆叠衣裳的地方想要穿上,却被沈裴抓住了手臂, “你做什么?”

小姑娘回头看了他一眼,眉眼焦急道:“哥哥我要去找浮玉,她现在还在表妹的房中。”

沈裴到了碧波山庄已经很晚了,那群黑衣人来到温泉边早了他奖金半个时辰,而看到沈非衣,也是她在水中忍了许久后。

故此沈裴也不知道秦玉凝被刺杀,只当是以为沈非衣怕浮玉见不着她着急,闻言便不肯松开她。

“你身子”他顿了顿,复道,“不疼了?”

这话也问的沈非衣一愣,卡着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疼自然是疼的,怎么可能不疼。

尤其是在绮罗香药效发作的情况下,沈裴行为的推动便更加的艰难,可也确实疏通了她那不适的堵塞感。

况且这药又并非是迷药,而是媚药,自己方才做过的事情她都极为清晰的记得,甚至感知因着药效被扩大了十倍再传递给她,让她几乎失去理智。

许是这药效太烈,竟让她折腾了好几次才歇了下来,药效褪去后,便是火辣辣的麻木感。

双腿乏累,甚至觉得要站直都有些艰难。

只是艰难归艰难,倒也是可以承受的。

沈非衣卡了片刻,才尴尬的开口道:“也不是不能忍”说着,也不忘去解释,“只是我在表妹的房周瞧见了奇怪的东西,像是人”

顿了顿,她便去扯沈裴的手,将他推开,“我怕浮玉有危险。”

沈裴自然是可以理解,但是沈非衣这个态度

颇让他有种用完就扔的错觉,尤其是将他推开,以及再次拉掉他的手将他推开时一脸焦急的模样。

一时间他觉得自己方才同沈非衣做过事像是白做了。

手腕上的温度被她拽掉,没了束缚,沈非衣便连忙去拿衣裳。

只是那衣裳因着湿透的原因,被她脱掉放在石壁上,被风吹的久,早已冰凉刺骨。

沈非衣指尖刚触上,便收回了手,凉的她嘶了一声。

思忖片刻,她又抓着那一团衣裳,浸泡在温泉中,将其升温,只是那衣裳刚浸入水中,便被另一只手拦住了。

沈裴接过沈非衣的裙子,也不说话,从沈非衣手中那过来再放到那岸上时,那一团衣服已经干了。

而后他收回手,搂着小姑娘的腰,直接将他放在了岸上,抬手抓过旁边干了的一件里衣,将沈非衣裹上,这才开口,“穿着湿的衣裳容易受凉。”

沈非衣愣了愣,低低的哦了一声,说了句谢谢,然后慢吞吞的起身,站在岸边一件一件的捡衣服穿。

小姑娘的里衣并不长,只能盖到大腿的部位,她起身后,身上还挂着水珠,白色里衣也黏在身上,露出纤细还沐着水珠的双腿。

她似乎害羞,还偏了偏身子,从正对的姿势变成了侧对沈裴。

沈裴只是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眸子,眸子半遮,捡起了那泉底自己的衣裳一件一件的穿上。

他出了温泉后,沈非衣还没穿好,裹胸的带子要绕到后面,小姑娘怎么系都是松的,好几次都没系好,急的脸都红了。

她小声道:“哥哥,你帮我”咬了咬唇,声音更低了,“系一下。”

沈裴自然也听到了,便走过去为她穿衣。

沈非衣的衣裳样式并不繁琐,她幼时住在东宫时,沈裴也是日日为了当初只是一个团子的沈非衣穿衣。

只是那个时候沈非衣手上腿上脸上都盈满了软乎乎的肉,与如今滑腻的玉肌和清瘦的蝴蝶谷截然相反。

沈裴并未有丝毫的卡顿,见他顺畅的穿好沈非衣都有些吃惊,只是她也无暇去想,待沈裴为她系好披风后,便提着裙子往上头走。

刚走了一步,这才让她感受到了艰难。

由于药效太烈,持续的时间太长,沈裴只能一次次的迎合着沈非衣,直到她药效尽腿才停下。

因着长时间的撞击,沈非衣站起时双腿忽而便有些酸的合不拢。

她趔趄了一下,身后的沈裴连忙上前扶住了她,“能走么?”

沈非衣抿了抿唇,点头,“我没事哥哥。”

沈裴看她蹙着眉,瞧着压根就不像是没事,便干脆直接将她拦腰横抱了起来。

沈非衣被抱得猝不及防,惊呼了一声,却也下意识抓住着沈裴的衣裳,由着他抱起。

两个人从泉眼回到了庄子后,已经是大不一样了,方才沈非衣路过时,根本瞧不见几个人,灯笼也极少打着,望眼皆是一片昏暗。

而眼前被灯笼亮的晃眼,不少仆人匆匆走过,气氛颇有些紧张,沈非衣无暇顾及这些,而是连忙从沈裴怀中下来,提着裙子跑进秦玉凝的房中。

屋里并未有丝毫乱的迹象,整整齐齐,连窗户都关着,窗纱也完整没有丝毫破损,蜡烛几乎燃尽了。

视线扫了一圈,没有任何异常,却丝毫瞧不见浮玉。

她眉头拧起,心心里忽觉得有些慌乱,便连忙跑去耳房找。

也不能说是跑,她一边由沈裴扶着,一边急匆匆的迈着步子。

耳房并未点蜡,沈裴生怕沈非衣磕着碰着哪,便先一步上前点了蜡烛。

屋中被照亮后,果不其然,在那靠近床榻的梨木小几旁边瞧见了浮玉。

窗户半开半掩着,月光透过窗缝倾洒进来。

浮玉躺在地上,除了发髻乱了些,后领被揪的有些长,别的地方倒也没有丝毫的不妥,像是有人拖着她进来后直接撂在了这里。

见势,沈非衣连忙松开沈裴,绕过圆桌跑过去,蹲在浮玉面前,将她扶起。

食指先是放置在她鼻息前停顿了片刻,

感受到了意思微弱的热气后,沈非衣终是松了一口气,将她的衣领抚平,又捋了捋浮玉的微乱的发丝,这才开始小心的拍打着浮玉的脸颊唤她。

浮玉是被打晕的,沈非衣只是叫了她几声,她便悠悠转醒。

起初看到沈非衣还有些恍惚和疑惑,顿了几秒,她才猛地坐直了身子,抓住了沈非衣的手臂紧张道:“公主你没事吧?!”

晕倒的是她,醒过来倒是不顾自己,下意识而是去问别人有没有事。

“我没事我没事,”沈非衣连忙安慰她,“你这是怎么了?”

闻言,浮玉这才回忆起方才的事,“奴婢方才为公主收拾床榻时听到了奇怪的听音,有些像是衣料撕裂的声音,还是为是公主回来了,想要去看,却脖子一疼。

她抬眸迎上沈非衣,“再睁眼,就看到了公主。”

待浮玉话说完,沈非衣便看向沈裴,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似乎也都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甚至都觉得浮玉被打晕,与沈非衣这中了绮罗香脱不了干系,

沈裴敛下眸子,也半蹲了下来,抬手摸向浮玉的脉搏。

半晌,沈裴才收回手,拢起袖子淡淡道:“没什么事,只是被打晕了。”

听沈裴这般说,沈非衣这才算是彻底放下了心来,小小的舒了一口气,便想要抬手扶起浮玉,浮玉也没多想,便就着沈非衣的力气想要起身。

只是沈非衣刚一用力,就被沈裴将手拽了回来。

浮玉也被送的有些措不及防,立刻又跌坐了回去,摔的有些懵。

沈非衣的手被拽开,有些不解,疑惑的看向沈裴,问道:“哥哥你做什么?”

沈裴并未应沈非衣,将她扶起来后,视线这才转向浮玉。

他面色平静,看不出任何表情,淡淡道:“你自己起。”

作者有话要说:  浮玉:你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怀孕了呢,无语。

沈裴:关你屁事,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