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垂怜 > 第56章 第056章

第56章 第056章


沈裴显然没料到沈非衣会这般说, 愣了片刻,忽而笑了,他也像是极难理解沈非衣的话一般, “温温怎么会这般想?”

说着,他抬手想要抹掉沈非衣脸上的泪,却被小姑娘直接拍开。

沈裴因松了手,沈非衣便一刻也不停的从他腿上下来, 后退了两步,与他保持距离。

她看着沈裴,用手背将脸上的泪痕胡乱擦净, 冷笑的反问了一句, “我怎么会这般想?难道不是哥哥就这么说的吗?”

沈非衣起身后, 沈裴也跟着站了起来, 他朝着沈非衣的方向靠近,却见沈非衣继续后退,一脸抗拒的呵止了他,“你别过来!”

沈裴这才停了下来,看着沈非衣道:“温温,哥哥不是说过了吗,哥哥并不认同,只要温温喜欢, 温温愿意就好。”

闻言, 沈非衣想到了先前沈裴同她说的话, 蓦地笑出了声,看着沈裴道:“可你为什么要骗我?骗我说全天下的兄妹都是这般,还要骗我同你有了夫妻之实?!”

“从你回宫后,母亲和祖母都要我和你避嫌, 可你骗我说那是她们的偏见。”

说着沈非衣眼眶又红了,眼泪止不住的继续往下滚落,慢吞吞的往后退着,她似是极为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所以你就在我大婚前一天杀了祝繁,却说是为了我好。”

泪水从脸颊滑到了嘴角,沈非衣甚至能尝到泪水咸涩的味道,“既然你骗了我,为何还要告诉我这些?!”

说到这,沈非衣的情绪又开始激动,“你是有多恨我?还是想毁了我!!”

沈裴看着小姑娘模样崩溃至极,他不由得上前走了一步想要靠近她。可沈非衣一直都十分抗拒他的靠近,只要他往前走一步,沈非衣便后退一步。

男人蹙起眉头,声音带了些无奈,“温温”

沈非衣摇头,哽咽道:“沈裴,我不明白,我们可是亲兄妹啊”

小姑娘慢慢后退时,已经离那被掀翻的古琴远了许多,身后是搁置的小几,她尚不曾注意,后退时便绊到了小几上。

沈非衣来不及反应,惊呼了一声,便控制不住的往后仰倒,沈裴连忙上前抓住小姑娘的手腕将她拉住,而后拽到了怀里。

沈裴将她的腰环的极紧,生怕她挣脱似得。

沈非衣便抬手撑在沈裴的胸膛前,用力的推他,“你松开我!”

沈裴低着声音道:“不松。”

说着,便拦腰将沈非衣抱起,而后托着她后背,将她放到不远处的玉桌上。

只是沈裴刚松手,便见沈非衣抬起右手来,对着他的脸颊。

他知道沈非衣想要做什么,便没有躲开,而是闭上了眼,似是在等沈非衣那一巴掌落下。

沈非衣只是扬了手却又停下,右手似乎发着颤,而后艰难的握了起来,最后又被她泄了气的收回。

沈裴等了许久也不见动静,便又睁开了眸子。

小姑娘咬着下唇,脸上挂满了湿漉的泪痕,抬着眸子望向他,眼里有恨意,也有挣扎。

他想到沈非衣大婚那天,也是这般哭着,想要抬手打他,却又被她收回了手。

沈裴又怎会不知,他的温温根本不舍得打他。

他抬手覆在沈非衣的脸颊上,为她拭去泪痕,语气也极为轻柔,“哥哥不恨温温,也不想毁了温温。”

“哥哥也不想温温嫁人,想温温一辈子陪在哥哥身边。”

说着,他的手滑到了沈非衣的耳后,拖住了沈非衣的后脑,他凑过去,吻住了沈非衣的唇。

小姑娘没有任何反应,而是由着沈裴吻住她,也没有丝毫的回应。

沈裴张口轻咬着沈非衣的唇,甚至尝到了唇边咸涩的泪水的味道。

沈非衣因为哭后,身子微微起伏着,又被沈裴这般吻住,呼吸不太通畅,不过片刻,便发出了一声难受的哼咛。

沈裴听见了这一声哼咛,便松开她,双手撑在沈非衣的腿边两侧的桌面上,将她困在其中。

小姑娘眼眶哭的通红,樱唇也如红石榴一般丰润晶莹。

但此刻她看向沈裴的眼神却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沈裴选择性忽视了沈非衣的眼神,而是看着她,语气柔和,低声笑道:“温温与我有了夫妻之实,便不能再嫁给别人了,不是吗?”

男人的笑里带着沈非衣看不懂的情绪,她甚至觉得极其荒唐,“那你有想过我吗?”

闻言,沈裴迎上她的视线,眸子微暗,他轻轻说道:“为什么不想?哥哥每天都在想,想念温温,想要温温。”

沈非衣这才像是刚认识沈裴一般,眼里的难以置信更甚,她觉得与沈裴丝毫不说不通,他就像个疯子。

她推开沈裴,准备从玉桌上下来,可膝盖却被沈裴牢牢抵住,丝毫动弹不得。

男人的声音又飘过耳膜,“哥哥还没说完。”

说着,沈裴捏过沈非衣的下颌,迫使小姑娘看着她,“哥哥与温温都情愿的事,怎么能叫乱伦呢?”

沈非衣冷道:“那是你骗我的。”

“可温温不是很开心吗?温温也觉得舒服不是吗?不管是在温泉里,还是在铜马里,还是昨晚,温温都——”

“你别说了!!”

沈裴话还没说完,便被沈非衣崩溃的打断,她似是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亦或者说不想面对自己曾经和沈裴发生的事。

男人似乎根本没听到沈非衣的语气,只是轻笑道:“温温也喜欢哥哥的,对吗?”

“不喜欢,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

沈裴捏住沈非衣的腰,贴着沈非衣的耳朵,低声道:“可哥哥喜欢温温,喜欢的要疯了。哥哥想要把温温据为己有,让温温一辈子也离不开哥哥。”

说着,他便咬着沈非衣的耳朵,双手也扯过沈非衣腰间的系带。

沈非衣知道沈裴要做什么,脸上立刻浮现一抹惊慌,立刻推着沈裴挣扎了起来。

可男人的力气极大,抬手便将沈非衣的双手握在了一起,让她丝毫动弹不得。

沈非衣的每件衣裳沈裴也都熟悉,无论是罗裙还是齐胸襦裙,还是对领的裙子,沈裴都能轻而易举的解开。

颈间的玉肌似雪,还留着昨晚沈裴吻过的痕迹,红痕点点。

沈裴再次吻上小姑娘的脖颈,用牙齿轻轻啃咬。

沈非衣动不了,便只能哭着央求沈裴,“哥哥,你别这样我害怕求你了”

男人似是根本没听见一般,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

薄纱轻飘飘的从玉桌上滑落至地面,而后又是一条浅紫色的系带尾随而下落在软衫上。

小姑娘被迫蜷着双腿,沈裴与她靠的极近。

沈非衣一遍又一遍的哭着央求沈裴,可男人却仍旧不为所动,他将小姑娘的哭声吞进口中,只剩下了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沈裴的吻不似以往那般温柔,而是啃咬着沈非衣的唇,如狂风肆虐,几乎想要将沈非衣拆吃入腹。

沈非衣只觉得呼吸极为不顺畅,鼻息被堵着,便只能用嘴呼吸,可沈裴吻住她的唇,如此呼吸的动作,似乎在像是同沈裴索取一般。

她蹙着眉头,难过的哼出声,眼泪从眼角滚落,有的滑到唇角,两人皆尝到了咸涩的味道。

直到她思绪混沌,眸子半阖极近迷乱,沈非衣用力咬了沈裴的舌尖,沈裴吃痛的嘶了一声,这才松开了她。

他松开禁锢着沈非衣的手,将她抵在桌上,环住了她的腰,另一只手指尖滑过自己的舌尖。

指腹上沾了点血迹。

他捏着沈非衣的颊边,迫使她张口,而后将手指放入了沈非衣的口中。

指腹压着她的舌尖轻轻一抿,将那血迹给留在了舌苔上,蹭过下唇时,甚至在上头也挂了些艳丽的朱色。

他轻笑一声,“温温吞了。”

沈非衣哪里肯听,她本是要吐的,可被沈裴捏着双颊,根本就动不了。

沈裴便又凑过去吻住她,舌尖微动,迫使沈非衣将那腥甜吞入。

男人力气大,沈非衣挣扎了许久,终于是明白,沈裴似是铁了心的要“羞辱”她。

她无法拒绝,却又难以接受,便只能闭着眸子,默默承受着。

直到她再次感受到沈裴后,这才幽幽睁开了眸子,语气中带了恨意,“这次我并非情愿。”

“沈裴,你这是奸罪。”

她说这话时,却因为浑身瘫软,说出的话也是像是撒娇,没有丝毫的震慑力。

双腿沿着玉桌自然垂下,脚腕上的铃铛泛着微响。

沈裴丝毫不以为意,闻言也不停,只是轻声问道,“是吗?”

说罢,他吻住小姑娘的唇,而后靠近她。

沈非衣口中难以遏制的发出一声喘,眼尾浮着春意。当她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后,眼里立刻闪过一丝懊恼的悔恨,像是再恨自己不争气。

沈裴见势便轻笑了一声,“温温才是骗子。”

说罢,小姑娘脚腕上银铃猛地急促一响,沈非衣颤着身子轻呼,却被她即刻咬住了下唇,瞥开眼睛不敢去看沈裴。

男人见势,这才幽幽开口,“我与温温,只能说是——”

他咬住小姑娘的耳朵,语气暧昧至极,“通——奸。”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两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