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一切从鬼泣开始 > 第一章,起始,无比瑰丽的复仇之夜

第一章,起始,无比瑰丽的复仇之夜


  深夜十二点钟,街道上已经了无人影,黑暗慢慢的蚕食这周围那无比微薄的光明,偶尔从不远处听见一俩声不知道什么生物的叫声响起,在无比寂静的城市中显得非常凄惨,是恶魔吗?

  不,也许是人类在为了所谓利益相互搏杀吧,毕竟看似寂静的黑夜,也许比白天更加“热闹”也说不定呢!

  “哒!哒!哒!哒”

  一阵悠闲又不失沉稳的脚步声在寂静的街道中缓缓传来,只见一个身穿蓝色大衣,左手里握着一把东洋刀的银发年轻人走到了一间酒吧前停了下来。

  到不能说是年轻人,应该是少年才对,虽然有着和成年男子相媲美的身高,但是那张看似冷酷的脸庞,依然可以看出有一丝稚气未脱的样子。

  “六年了,这次,不会在重演之前的悲剧了!”

  看着挂在头顶的招牌,那名少年看着眼前的招牌,略微感慨了一下,随后低着头迈步走了进去。

  “站住!很抱歉,这里可不是对小孩子开放的地方啊……”

  刚走到台阶处,还未进门,一个身穿黑色燕尾服的年轻男子走了过来,拦在了那名少年身前……

  随后,看着那名少年没有反应,看门的男子打量了一下,随后略有深意的说到:

  “虽然看起来一副大人的样子,但是应该还没成年吧,不过长的到是可以,要不要考虑一下来这里当坐台?”

  “…………”

  没有回答对方的话,这名少年仅仅抬了一下头,用那双湛蓝色的双眸看了对方一眼……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神啊?

  当那名少年看过来的时候,这名保安的心脏突然咯噔了一下,随后冷汗一瞬间从背后涌出,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哼!卑贱的人类啊……”

  看着这名保安退开,少年下意识的说一声,然后走了进去。

  一进门,无比嘈杂的声音在四周响起,这名少年眉头微微一皱,显然很不适应这种变化。

  不过对于这名少年的到来,酒吧的众人显然一点也没有在意的意思。

  虽然有时候有几个闲的无聊的家伙会往门口看上一眼,但能来到这里的,而且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段,很显然,对方并不是什么“普通人”

  打量了一下四周,这名少年迈着悠闲的步伐走到了吧台前做了下来。

  几乎刚一坐下,吧台的酒保便迎了上来,然后拿出一个类似菜单一样的东西放到了这名少年的面前

  “您好!请问要点什么,蓝莓,香槟,需不需要我为您亲手调制一杯鸡尾酒呢?”

  “不需要,你知道毒蛇帮吧,或者毒蛇帮的二把手就在这间酒馆里面吧?他在哪间屋子,我有一笔大买卖要找他谈谈?”

  推掉了菜单,这名少年面无表情的问了酒保几句。

  “…………”

  静!无比的寂静,在这名少年说出这番话之后,周围所有嘈杂的声音全部消失,伴随而来的,是所有人疑惑的目光,甚至周围有几个人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

  毒蛇帮,是一个横跨两个城市的超级帮派,据说毒蛇帮的一把手背靠着这个州的州长,但最神秘的反而不是毒蛇帮的帮主,而是毒蛇帮的二把手。

  虽然没人知道这二把手为什么这么神秘,有人说他是一只恶魔变化的人类,也有人说他是意呆利黑手党的一个“家族成员”。

  但至少有一个身份是这个城市的地下势力几乎人尽皆知的,那就是“炼金术士”!

  是的,“炼金术士”,一个原本存在于普通人眼中,类似于都市传说中的职业,专门用各种各样的神秘道具或者魔法来对付恶魔,也有人称呼这个为魔导师,或者是魔法师。

  但是无论如何,任何传说都无法掩盖这个职业的神秘,从一个非常古老的年代传承下来的,也许只有与之相等的恶魔猎人,才知道这个职业的神秘吧!

  言归正传,毒蛇帮二把手是一个炼金术士,而现在有一个人,或者是在酒馆所有人眼中,这个一脸稚气未脱少年要找他谈一笔买卖。

  谁不知道这个二把手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哦,可能连剩下灵魂都有可能被奴役。

  “哈哈哈哈!虽然不知道这位年轻人从哪里听来的消息,但是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好像有那么一点破坏规矩吧?”

  这时短暂的寂静结束,一个脸上留有伤疤的中年男子走到那名少年身后说到。

  背后传来的触感让这名少年微微一愣,随后冷笑了一声,语气低沉的说到:

  “顶在我背后的,是枪吧?打算用这种玩具来对付我?切!卑贱的人类啊,你也许永远不会明白,在你眼前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话音落下,不等那名持枪的中年男子有所动作,一道明亮的刀光一闪而过,只听到:

  “吧嗒!”

  那只拿枪的胳膊掉在了,而那名少年的右手仿佛刚落到刀柄上。

  良久,这名中年男子才从震惊当中回过神来

  “额……啊………咳!”

  无比刺耳的惨叫声响彻大厅,一瞬间便压过酒吧内嘈杂的声音,但是下一刻,那名少年突然转动左手刀鞘,一下便将刀鞘末端击打在那名受伤男子的喉咙上………

  下一刻,不等那名少年进行下一步动作,坐在酒吧里的人仿佛一副刚回过神来的样子,掏枪的掏枪,逃走的逃走………

  “哼!一群卑贱的人类,妄想用那些玩具来反抗我吗?”

  几乎不等那些持枪人有所动作,那名少年猛然撤身,然后摆出一个类似日本武士持剑“居合”的姿势,下一刻,明亮的刀光以一个常人的眼力难以捕捉的速度飞快的划过那些拿枪指着他的人

  人类的恐惧到极点后,反而会变得异常平静,不,不是平静,而是那一瞬间的刀光剑影在掠过“他们”之后,他们可能连恐惧的情绪都已经随着生命的流逝消失了………

  现场只留下令常人难以接受的残肢断臂,滚动的头颅,四处飞溅的鲜血将地面染红,无比浓郁的血腥味冲击着幸存着的鼻腔!

  “怎么可能?你!你!你……”

  “啊!快跑!快跑!他!他!他绝对不是人类,快跑啊!”

  ……………

  很快,酒吧里所有的幸存者全部落荒而逃,现场只留下那个断臂的中年男子,以及无人在意的角落里,一个身穿黑色大衣,戴着墨镜的光头男子。

  “记住!同样的话我不想在听第二遍,现在!可以带我过去了吗?”

  看着跪在地上的中年男子,那名少年用手掸了一下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冰冷的说到。

  感受着面前这个“人”,或者叫他恶魔更加合适,那无比冰冷的杀气就像刀子一样划过四周,那名中年男子很清楚,自己哪怕在多做一个多余的动作,都有可能死在面前这人的刀下……

  “咳咳!请…~请您…~~请您跟我来,他在三楼!”

  颤抖的说完,那名中年男子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然后酿酿跄跄的往后台的楼梯口走去,后面紧跟着的,便是那名犹如恶魔一样的少年。

  此时,就在两人都离开现场之后,那名坐在角落里,几乎没人注意的黑人光头走了过来,摘下自己头上带着的眼睛,往楼梯口那里看了一眼,皱了皱眉…………

  “是他吗?不可能,早在很久之前,他就已经死在但丁的剑下才对,但是……嗯~………”

  心里想着,这名黑人大汉打了个响指,脚下出现一个深红色的魔法阵,随着复杂的六芒星法阵不断闪烁,那名黑人也缓缓沉入下方的法阵之中,消失不见。

  来到三楼之后,在那名男子的代领下,两人走到靠近走廊尽头的一间金属门前停了下来。

  失去右臂的伤痛以及不断的失血,让这名男子的脸色有些发白,随后只见那名男子转过身来,用颤抖的语气询问道:

  “这位…~嘶~,这位少爷,您要找的人就在这间屋子里面,我…,我可以离开了吗?”

  “………”

  没有说话,这名身穿蓝色风衣的少年点了点头,随后那名男子立刻小跑的离开了,仿佛身后有来自地狱的魔鬼在追赶一样。

  “咔!”

  收到入鞘,没有理会地上滚动的头颅,这名少年直接踹开房门,巨大的力道让这个足矣硬抗火箭筒的金属门瞬间疾射而出,直接撞破前方的墙壁,消失在外面茫茫的夜色之中。

  巨大的声响同时也惊动了在里面休息的一对中年夫妻。

  “谁!你!你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你!”

  略微有些昏暗的房间里,一对夫妻从里屋的卧室走了出来,男的手中还握着一把手枪,女子则是一脸警惕的看向门口的少年。

  看着面前举着手枪,将自己妻子护在身后的男子,那名少年没有说话,直接走到客厅的沙发前,坐了下来,问道:

  “我要和你谈一桩生意,你记得六七年前的那则传言吗,这个城市里曾经来过一对被恶魔诅咒的母子?”

  到了一杯茶,这名少年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在别人的地盘,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而那对夫妻听到这名少年的话,皱了皱眉头,显然意识到了什么,随后试探性的问道:

  “嗯?你说的应该是一个女人带着一个掌握着恶魔之力的小子吧?好像那个小子的胸口和正常人类不太一样?”

  “嗯!对,就是他们,你知道他们现在的位置吗?”

  茗了一口茶杯里的茶水,这名少年抬起头继续问道。

  “额!这~……,不知道您现在问这个干什么?”

  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随后撇了一眼前方被防盗门撞破的墙壁,那名中年男子放下手中的枪,然后迅速的回答道:

  “虽然当年我也参与追捕,但是,那个该死的贱女人太狡猾了,我现在也没有他们的消息!尊贵的客人,可能我们也无法帮助你,不过您到是可以请一些恶魔猎人去对付他们。”

  说完,这名男子看了一眼仍然在品茶的少年,拿起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随后有说道:

  “哈!最近身体有点不舒服,还请您见谅。只是,这位少爷,我们以前见过吗?我总感觉您有点眼熟?”

  “眼熟吗?也许吧!”

  回了一句,这名少年将手中的茶杯放下,冷笑了一声,然后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最在旁边的男子,用肯定多语气又问了一声

  “你不知道那对母子现在的下落对吧!那我可以告诉你……”

  一边说着,这名少年走到门口的衣架那里,背对着中年男子,脱掉了自己身上蓝色的大衣,将其挂在衣架子上,一边解开黑夹克上的口子,一边说到

  “他们——来了,就在这座城市里,就在你眼前。”

  说完,那个已经脱掉夹克的少年缓缓转过身来

  浮现在那对夫妻眼前的,是一个无比瑰丽的,半觉醒的魔人之躯,或者是——恶魔………

  湛蓝色的不规则裂痕从胸口一直往下到肚脐。

  两边的肋骨往上穿过腋窝到肩膀处,被暗红色的角质层,或者是鲮甲包裹,一直往后延伸向内聚拢,保护着看似已经“龟裂”的胸膛,看着就像一个的V字形纹身。

  但是这种“异化”状态仅仅只是延伸到肩膀和胳膊之间的关节处,仿佛好像缺失了什么似的,根本不完整。

  “当年你们追杀的那对母子,现在“他”,来找你复仇了!”

  看着对方惊悚到几点的表情,这名少年缓缓走到桌子前,然后握住刀柄,手轻轻的动了一下,下一刻…………

  “啊~~~!你这个恶魔,你,你,你不要,你!你不要过来!你……啊~……”

  无比刺耳的惊叫声响起,这名少年下意识的甩了一下手上的刀,然后收刀入鞘,转身走到那名女子面前。

  “你!我清楚的记得,当时你坐在车里,好像说了一句,“一定要把那个贱女人卖到妓院里”这句话吧!”

  说完,这名少年转过身去,背对着女子,又说到:

  “我不杀你,回去告诉那些卑贱的人类,我会找到他们的,无论牵扯了多少人,我都会让他们一一复出代价!当然,你也可以去请一些你自认为强悍的恶魔猎人过来对付我,记住了,我的真名——安杰罗!”

  说完不等那名女子有所动作,只见安杰罗猛然拔出刀,在空中腕了个刀花,然后往下一砍,随即收刀入鞘。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如果忽略背后那名已经被斩掉双臂的女子,那就更完美了。

  “啊~~,你这个恶魔,你,你……”

  ………

  没有理会身后鬼谷狼嚎的女人,安杰罗穿好衣物,迈步走向刚刚被防盗门砸坏的破洞处,然后猛然一跃,消失在夜色之中。

  就在安杰罗离开后的瞬间,房间的地板上突然出现一个深紫色的魔法阵,下一刻,一个穿着黑色风衣,戴着墨镜的黑人出现在房间内。

  “母子?如果真的是我想的那样的话,那可是让那家伙欠人情的大好时机啊………”

  嘀咕了一句,那名戴墨镜的黑人顺着安杰罗离开的方向,跟了上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