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一切从鬼泣开始 > 第九章 准备前往弗杜那——上

第九章 准备前往弗杜那——上


  “果然吗?虽然有所猜想,但是,唉………”

  听完但丁与蕾蒂的叙述之后,贝雅面色复杂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苦笑着说到。

  “其实………这里面发生的的事情,并不能怪但丁!”

  这时,翠西插了一句。

  听到翠西的话贝雅缓缓的点了点头,然后道:

  “唉……维吉尔能走到现在,只能说多方面的原因,而且也不能说他就是死在你的手上的……”

  说完,不等但丁开口,贝雅又补充道:

  “如果我的推断不错的话,维吉尔当时跌入魔界之后,遭遇了魔帝,然后战败了,

  死在你手上的那个,也仅仅只是个没有自我意识的”尸体”而已,所以,你其实不必愧疚的,如果他真的知道的话,以他的骄傲,就算是死,也不会让自己成为魔帝的傀儡的!”

  ……………

  贝雅的话让屋内的三人全部陷入沉默,是啊,这件事情能怪谁呢?

  最后,心情复杂的但丁率先开口:

  “也许,当初我和老哥一起下去,或者是直接将那个东西交给他…………”

  未说完的话没有开口,也许沉默就是最好的话语吧。

  良久,接受了自己很久以前就已经意识到底答案,贝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起了另一件事情。

  “别再说已经过去的事情了,无论是我,还是安杰罗,都得接受不久之后的未来,而不是一味的活在过去,所以,但丁,蕾蒂,还有翠西,我想拜托你们一件事情………”

  “你说的是安杰罗的事情吧?”

  仿若未卜先知一般,贝雅话音刚落,但丁立刻接到。

  “嗯!对,我想你也看到安杰罗现在的样子了,这么多年过去,对于维吉尔这个谜一样的男人,我也有了一些自己的猜想,

  也许,如果你们的母亲还活着的话,维吉尔绝对不会变成这样,所以我希望你能够帮我照顾安杰罗,我不想他在重走他父亲的老路!”

  贝雅的话说完,但丁沉思了一会,看了一下门口的方向,突然笑了一下,说到:

  “啊!这个啊,其实没必要的,至少,在我看来,他比我那个笨蛋老哥要强太多了,而且……”

  也许知道但丁接下来说的话,贝雅轻轻摇了摇头,反驳到: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也许是因为当年我一味躲避的原因,那些人类的追杀,已经在安杰罗的心里留下伤痕,也许他并不在意恶魔,但是………”

  说到这里,贝雅顿了一下,也许是想到了曾经发生的事情,面露愧疚的继续说到:

  “我不希望他和人类为敌,而现在的你,无论是作为他的叔叔,还是斯巴达之子,你都有责任和义务去引导他,至少,别让他成为他父亲那样………”

  说完,贝雅用无比希翼的眼神看向但丁,就在但丁还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旁的翠西和蕾蒂瞬间便答应了下来。

  看着两女的反应,但丁略微无奈的耸了耸肩,继续问道:

  “好吧!我亲爱的嫂子,那你呢,你后面的打算呢?”

  面带疑惑的问了一句,但丁很清楚自己的这个便宜大嫂不是个省油的灯,虽然不知道她后面的打算,也许和那个小子有关呢………

  “哈!后面……我得回去,不管怎么说,我的第二个孩子无论当年是出于什么心理,关心也好,还是担心也罢,我将他遗弃在孤儿院不管不顾十几年的时间,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我要回去,去履行一位母亲的责任。”

  充满愧疚的话音说完,三人听候全都叹了一口气,不等他们开口,贝雅的语气突然变得无比凌厉,然后面带寒意的话语从口中说出:

  “然后,第二件事,就是——摧毁魔剑教会,我一定要将它摧毁!”

  斩钉截铁的语气透露出的寒意让三人全部一愣,然后翠西问道:

  “为什么,真正按照关系来说,你的家族和魔剑教会的渊源很深,难道他们也曾经追杀过你们?”

  “没有!”

  贝雅否认了一下,然后看向蕾蒂,一脸笑意的反问了一句:

  “先前我说魔剑教会的时候,你的脸色有点不好,说说你的想法吧!蕾蒂!”

  就好像贝雅才是这里的主人一样,被人用这样的口吻提起,总感觉有点不对劲,但是便随后压下这个念头,将自己这些天的见闻说了出来:

  “怎么说呢,这些这些教会里的骑士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意,而且还到处收集恶魔尸体以及一些魔具,就像你的那样!”

  说到最后,蕾蒂指了一下但丁,而后者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也许是想开个动物园,外加一间不错的博物馆,因为教会经费不够,所以必须要吸引人流量……”

  “该死!你这家伙……”

  但丁的话还没说完,蕾蒂突然拍了一下但丁扬起的右手,一脸不忿的呵斥道。

  看到这一幕,本着不想打扰这一刻的贝雅看到三人将询问的目光投过来后,略微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补充道:

  “你搜寻的只有这些吗?有点不够,你们看一下这封信……”

  说着,贝雅从放在床头的旅行包里面,拿出一件已经拆开的信封递给三人。

  信封里面除了一封信之外,还有一张好像是摆拍的照片,照片背景是一座庞大的歌剧院,

  上面一个白发少年一脸不服气的握住拳头,

  而身前是一个大概25岁的年轻男子正在一脸严肃的说着些什么,旁边是一个面容娇好的金发女孩正拉着那名白发少年,好像在阻止着他………

  “哇哦!这个小子应该就是弟弟了吧,嗯~,看起来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有女朋友了,比起某个除了战斗之外,一无事处的家伙强多了!”

  “嗯!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好,但是这次我很赞成你这句话!”

  三人盯着照片,先是带着一脸莫名笑意的蕾蒂评论了一句,然后翠西也赶忙附和道。

  而但丁看到这一幕面色不耐的夺过信封,然后有些“不在意”的撇了一眼照片,随后打开信纸,只见一张印有白色花瓣的纸张上,娟秀的字体密密麻麻的印刻在纸上:

  :——亲爱的/贝雅女士,当你看到这封信之后,你应该去买一束兰花庆贺一下,是的,我没死,你是不是很高兴,算了,不说废话了____--_

  这些天就如你所说的,教皇以及骑士团里的人确实很不对劲,他们好像在收集什么东西,就好像以前小时候在你家看到过得那些一样,

  而且,据我的观察,最近确实是有很多人失踪,好像都说是在举行什么仪式,成功的人都说是被“神”选中了,失败的……天哪,失败的究竟去哪里了?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自己也很惊讶,细思极恐,说真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成功的那些会怎么样,

  但是,至少现在因为你的原因,我不用去提心吊胆的去祈祷,只是我那愚蠢的儿子和丈夫

  ,因为这件事情根我闹了很长时间的别扭,他们认为自己一定会被“神”选中,而且最近不知道在哪里流传出,“他们”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一个“救世主”?可能只是流传吧……思考这一切太伤脑筋了…

  说到这里,每次想起我的儿子和丈夫就很生气啊!一句“FK”不能表示我内心的愤怒,

  更另人生气的是,是我不能将“你和我”的这件事情透露出去,OMG特,等你回来之后一定得好好的补偿我一下,不然我一定要和小时候那样,狠狠的捏爆你的小脸蛋!

  哦!对了,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煤矿空地和命运城堡广场的黑色石碑吧?

  对了,你没猜错,最近听说,在靠近总部的森林中,教会又建了一面黑色圣碑,

  虽然不知道教会建那些没有用的圣碑干什么,也不雕刻任何文字,

  起初我以为将一些受难者或者战死的骑士的名字雕刻上去,但是没有,城市中心的那个大圣碑都有名字,

  好吧好吧!看到这里你一定又会说我眼睛有问题,哦你是不是一直在期待着什么?

  嗯!是你那宝贝的二儿子“尼禄”吧,哈哈,请原谅我现在再说,那小子最近过得很不错,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在为教会做些什么,每次提起那小子都是一副吃了苍蝇的表情,然后用所谓的“一些脏活”搪塞过去,

  哦!对了,信封里附带着一张最近的照片,那小子好像跟骑士团团长,克雷多的妹妹纠缠不清,只能说年轻真好啊,

  不过~就在前天还是后天来着,那小子受伤了,嗯……你心里一定咯噔!了一下吧!好吧,骗你的,那小子只是右手被划伤了而已,为了救那个女孩哦!就照片上的那个——

  唉……一说起这个我就想到那个穿蓝色大衣的冷面男,算了,不说了,

  在补上一句,别嫌我啰嗦!

  你最近如果回来的话,最好小心一点,无论是教会这里,还是小镇周边,都很不平静——

  我想,以你的见识和智慧,一定能从这封信里看出什么………

  好了,快写完了,还是老规矩,三个月内不定时,如果超过三个月不回信的话,那很有可能,算了,也不全是………

  最后,你一个女人漂泊在外,又带着一个孩子,我想,那小子算着年龄应该和我儿子差不多大了吧!也对,毕竟弟弟当初就是我“捡到”的……

  算了,你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虽然十几年没见,但是我可不想失去你这个家伙啊……

  此致——你最好的朋友!玛丽特•克里斯•劳伦斯

  ……………————————————

  将手中的信件放下,三人略有所思的看了贝雅一眼,随后只听到贝雅缓缓的说出信件中所蕴含的信息:

  “他们收集的东西是魔具,和蕾蒂说的一样,然后那个仿制的黑色圣碑就是地狱之门,那个仪式恐怕就是通过某种未知的手段,将恶魔的力量强行灌入到人的体内,这也是收集恶魔尸体的一个原因……”

  说到这里,贝雅顿了一下,那明媚的双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然后将一切全部串联起来讲给三人:

  “至于那个所谓的“救世主”?如果我才的不错的话,他们收集魔具,以及建造的地狱之门,恐怕就是想要上演一出所谓的“现代造神”的把戏,真想不到,我祖父当年的担忧成了一个无法更改的事实……”

  说完,贝雅叹了口气,最后补充了几句:

  “至于那些被“神”选中的人,我想你们应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吧,而且信件的最后,是……受伤了,我担心可能因为恶魔的感染,将他的……身份暴露出去,我想你们应该清楚,如果这一切成真的话,那………”

  两次提到尼禄的时候,贝雅的愧疚之情溢于言表,说到最后,甚至眼光好像看到了不久后的未来,眼中担忧的神色久久不散………

  看了一眼贝雅担忧的神情,蕾蒂想了想,连忙用玩笑搬的语气安慰道:

  “看来这次去的时候有伴了!但丁,你的意见呢?哦!我想你也没意见,这次就当成是旅游吧!”

  “嗯!我想也是!那到时候看看谁更快吧!”

  蕾蒂的话让一旁的翠西赞同似的点了点头,后者看向但丁,用挑衅一般的语气说到。

  虽然对于蕾蒂和翠西两人提成一起行动的话非常感谢,但是想到教会的强大之处,贝雅轻轻的摇了摇头,婉拒的说到:

  “你们要不就别去了,虽然可能对于你,或者是……维吉尔来说,那个教会可能根本“不堪一击”,但是对于你们,或者说对于我们人类来说,它依然是一个传承两千多年的庞然大物,甚至………”

  说到最后,想起曾经自己祖父的叮嘱,贝雅叹了口气。

  而翠西和蕾蒂看到贝雅的样子,刚想出声安慰,一旁“被动”沉默的但丁终于找到机会开口了:

  “呐~,这个就不用我亲爱的嫂子担心了,毕竟,这两个女人可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女人啊,而且你不是也说吗?我可是“神之子”啊,

  现在应该想的是,该怎么去根安杰罗这小子解释这一切,毕竟对于他来说,我那个笨蛋老哥………”

  说到最后,但丁没有将下面的话说出来,而靠在床上的贝雅略微思索的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外面,喊了一句:

  “安杰罗!进来吧!”

  而此时,在楼下休息的安杰罗听到母亲的呼喊,立刻跑上二楼,推开门,就看到四人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就好像认识很久很久的朋友一样……

  这不可能,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杂念压下,安杰罗一脸疑惑的问了一句:

  “母亲!怎么说了这么长时间,外面天都快亮了,就算是感谢,也不用这么长时间吧?”

  说完,一脸警惕的看了一下但丁三人,眼中的冷漠,戒备,以及本能的“不信任”的神色浮现在四人眼中。

  安杰罗的表情让除了贝雅在内的三人全都愣了一下,刚刚在楼下的时候也许是因为担心,所以没有发觉出什么,而现在,已经知晓一切的三人看到安杰罗的神情,莫名的有些心疼…………

  “唉~……”

  长长的叹了口气,贝雅掀开被子,正打算下床的时候,安杰罗那无比冷漠阴沉的声音,回荡在这间屋子里:

  “哼!卑微的人类,收起你们的目光,我们不需要你们的怜悯!下次再让我看到你们的眼神,我真的不介意干掉你们!”

  说话间,右手已经缓缓的握到了刀柄上…………

  看到安杰罗的样子,不等贝雅开口呵斥,只见但丁面带笑意,用一副无所谓的语气开口说到:

  “啊?好吧,看样子确实需要调教一番哪,你那个混蛋老爹………”

  说到这里,几乎是那个“混蛋老爹”刚说出口,也许是刺激到了如同受惊的孤狼一般的安杰罗………

  只见他猛然握住刀柄,随后,一瞬间,脑海中闪过的念头让他松开刀柄,然后右手如同闪电一样,瞬间掐住但丁的脖子,后者也很“配合”的翻起了白眼,此刻,无比冷冽犹如冰冷的利刃一般的气势,笼罩在房间内………

  “哼!你这个卑贱的人类,我父亲是高贵的斯巴达之子,就算他再怎么“混蛋”,他也不是你这个卑贱的人类可以诋毁的………”

  一瞬间,等到阴冷的话语在三个女人的耳中回荡的时候,三人才从刚刚的变动中反应过来,见此,贝雅连声呵斥道:

  “安杰罗,快住手!”

  “我不!谁让这个卑贱的人类诋毁我的父亲……”

  “安杰罗,快放开他,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

  “母亲?哼!虽然不知道你们给我母亲灌了什么迷魂汤……”

  看到安杰罗仍然一副面带杀意的样子,贝雅轻叹一声,然后猛然吼到:

  “放手!他是你叔叔!”

  这句话一出,笼罩在这间房屋内,那无比冷冽的气势瞬间一滞,然后三人全都看到安杰罗先是一怔,然后缓缓的松开了掐着但丁脖子的右手,一副根本不敢置信的表情………

  而但丁,被放下来之后,先是装模作样的咳了两声,然后“大吸”了一口空气,用似乎赞赏一般的语气回应道:

  “咳!吭~~,咳咳!臭小子,手劲不小,比我老哥的还要大一些,咳咳!”

  说完,最后咳了一下,然后捂着脖子的右手划过胸口,屋子里的四人顿时看到一个猩红色的魔人之影一闪而逝………

  更应该说,比起那三个女人看到那一霎那,一闪而逝的魔影更为震惊的是,安杰罗不仅仅是看到了,更是感应到了,那种血脉相连,甚至………

  “你,真的是我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叔叔?”

  良久,安杰罗露出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用无比颤抖的声音,不确定的问道。

  看着安杰罗的反应,但丁此刻的心情非常复杂,毕竟还没有准备好………

  好吧,这一次但丁首次讨厌事情的发展变得无比随便,就和自己心血来潮的性格一样。

  “嗯!如果你那个混蛋父亲真的叫维吉尔的话,那么肯定就和我那个老哥是同一个人了!”

  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完,看着安杰罗那无比复杂的神色,但丁的内心轻轻的颤动了一下。

  真的,是真的,那个只存在母亲的口述中,甚至连母亲都不知道具体名字的叔叔,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等等,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父亲………

  脸色几度变幻,甚至自从自己十岁之后,自己很久都没有出现这样的神色…………

  “我父亲在哪里?如果你真的是他的弟弟,我的叔叔的话,那你一定知道我父亲在哪里?”

  安杰罗的这句话刚说出口,就看到但丁的脸色很不对劲,像他这样的家伙根本不可能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越想越不对劲的安杰罗转头看向另外两个女人,最后将目光看向自己的母亲,没有说话,但是此刻的眼神却比什么话都更加表明。

  “他死了!”

  贝雅面色复杂回应道。

  想了好半天,面对安杰罗,面对自己的儿子,贝雅实在是想不出究竟怎样的谎言才能骗过去,就算真的骗过去,又能骗多久呢………

  想到这里,看着安杰罗此刻的表情,从一开始的疑惑,不解,不相信,变成怀疑,愤怒,以及到最后无比癫狂的神色,贝雅的内心犹如刀搅一般………

  “不可能!不可能,我父亲是高贵的斯巴达之子,他绝对不会死的,他绝对不会的,你不是说他是神之子吗,还有你,你们,你一定在骗我……”

  无比愤怒的话,几乎是吼出来一样,几乎重复性的说完,安杰罗泪眼朦胧的指了一下自己的母亲和这个房间里的其他三人,这个动作以前根本就不会做。

  甚至到最后,安杰罗直接双手抓住但丁的衣领,然后将他猛然顶到墙壁上,愤怒的吼道:

  “你到底跟她说了什么,你不是我父亲的兄弟嘛,如果连你都能活着,那他凭什么会死,你一定是在骗我!他到底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愤怒的吼声,以及不断承受撞击而出现裂纹的墙壁,此刻都彰显出安杰罗那无比躁动的内心。

  事实上,如果自己用力,可以轻而易举的挣脱安杰罗的束缚,但是,此刻,也许让面前的这个少年,拿起挂在腰间的长刃砍自己两下,自己也许会更舒服那么一点点吧………

  想到这里,但丁的眼中闪过无比愧疚的光采,此刻的但丁根本不想去说些什么。

  说什么?讲什么?无论说的再多,讲的再多,已经构成的事实也无法更改,毕竟………

  “安杰罗!放手,冷静一点,安杰罗………”

  叫了两句,几乎这个房屋都要被安杰罗推搡的但丁撞到,只见贝雅咬了咬牙,猛然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然后一把拉过已经失去理智的安杰罗,最后………

  “啪!”

  无比响亮的耳光伴随着一道红色的掌印,出现在安杰罗的脸上,后者一脸不可置信的转过头去,便看到了眼中带着一丝哀伤的贝雅………

  “现在,冷静下来了吗?”

  先是问了一句,看到安杰罗那泪眼朦胧的双眼,贝雅闭上双眼,也许是不想看到………

  看着自己的母亲闭上双眼,眼角划过的泪滴此刻就像一枚炸弹一样,在安杰罗的心里炸响。

  这一刻,曾经的冰冷到极点的理智,面对恶魔时的无比残忍的内心,以及面对不想干的人类时,

  那犹如刀削一般的冷酷面孔,在这一刻,在经历了十几年的颠沛流离,经历了被追杀,甚至连生命都不由自主的被掌控时,都不曾变幻的面孔时,

  在这一巴掌下,在那一颗掉落在地上的泪滴时,所有的委屈全都化成泪水,涌了出来。

  “我……我只是…只是想知道,我…我父亲究竟在哪里,如果,如果,他在的话,我们就不会……就不会将那个刚出生的弟弟抛弃,就不会过上这种颠沛流离,亡命天涯似的生活,你也就不用几次经历生死,甚至……甚至………”

  此刻的未说出口的话,已经被呜咽声遮盖住,强行稳定住自己的情绪,安杰罗几乎用尽全力一般的吼道:

  “我怎么样都不重要,但是你那,母亲,我保护不了你,你知道吗?我保护不了你!如果父亲在的话,如果他在的话………”

  说到这里,那早已接近濒临崩溃的情绪,瞬间………

  看着坐在地上,此刻就跟一个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的安杰罗,蕾蒂抹了一下眼角的泪水,看了一眼但丁……

  此刻的但丁心情………也许是……这一刻,那种心情根本无法用语言去表达……良久,但丁开口安慰道:

  “哭出来吧,哭出来就没事了,毕竟Devil May Cry!”

  说完,转过身去,看着面前已经接近垮塌的墙壁,也许自己的心就和这个墙壁一样呢………

  “虽然总说自己长大了,但还是一个小孩子啊!”

  抹去眼角的泪水,贝雅接过翠西递来的手帕,然后递给安杰罗,后者接过之后,扔到了地上……

  随后,贝雅捡起地上的手帕,又递了过去,然后嘴里缓缓的说到:

  “你父亲因为追求强大的力量,而选择开启魔界之门,后来被你叔叔阻止,两人打了一架,然后你父亲输了,他不服气,所以留在了魔界,最后被魔帝发觉,你父亲与魔帝战斗,败了,贴身携带的阎魔刀被打碎,而尸体……被改造成兵器………”

  说到最后,贝雅看了但丁一眼,然后又说到

  “至于魔帝,已经被你叔叔重新封印了,可能也许是因为你父亲什么都没有,所以才会去追求,但是你不一样,至少,你还有我,还有你叔叔,以后,还会跟你的弟弟相逢………”

  到后面,已经听不清楚后面说的到底是什么了,此刻安杰罗的眼中第一次出现迷茫的眼神,如果父亲的路是错的,如果父亲………

  而已经转过身,看到这一切的但丁出乎意料的笑了一下,拍了一下安杰罗的肩膀,然后用鼓励的话语说到:

  “如果不知道以后怎么办的话,那就去追寻更加强大的力量去吧。”

  但丁的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愣,在安杰罗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但丁的解释又带有鼓励话,缓缓的说了出来:

  “也许就跟你母亲说的一样,我那个笨蛋老哥什么都没有,但是你不一样,你不是要保护你的母亲吗?况且,至少现在,一切的苦难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

  类似反问似的话音未落,只见但丁装模作样的对着窗台缓缓升起的太阳伸出左手,然后缓缓握紧,嘴里说到:

  “应该是这么来的吧:爱你的摸尔帕瓦!”

  此刻,也许是重新找到目标,也许只是被这个素未谋面的便宜叔叔所影响,安杰罗迷茫的眼神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比之前更加坚定的眼神。

  此时,看着窗外缓缓升起的太阳,安杰罗那略显悲痛的脸上,稍微挤出那么一丝笑意,随后纠正到:

  “是啊,一切的苦难都过去了,或者说,你的姿势应该这样才对:I need more power!”

  此刻,缓缓升起的阳光传过窗台,照进屋子里面,将两人的影子缓缓拉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