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一切从鬼泣开始 > 第十八章,Devil May Cry 4 (梦开始的地方,终末之刻——上)

第十八章,Devil May Cry 4 (梦开始的地方,终末之刻——上)


  看着游走在自己周身的鳞刃,已及从远方飞奔而至的炎狱犬,

  姑且就叫炎狱犬吧,毕竟把脑子当成炮弹一样使用,也是活久见了。

  在躲过一波飞射而来的头颅之后,安杰罗下意识的抬头往上空看去

  只见一张巨大的红色网状结构从虚空中浮现而出,随后四面八方也出现同样的东西。

  “结界吗?看来是有人想要拖我的进度啊!”

  不耐烦的摇了摇头,安杰罗语气低沉的说到。

  也对,本来约定好了的,虽然没有赌注,可是就这样输给自己的叔叔,自己心里也是不乐意的啊。

  心里想着,眼前出现一个看起来像是黄蜂模样的恶魔,但是背后的翅膀以及那无比难看的身躯,更像是苍蝇多一点。

  “你就是安杰罗?看来教皇陛下说的不错,你拿了本不该属于你的东西!”

  那只类似苍蝇一样的恶魔落到地上,然后恢复成人类的样子,背对着安杰罗,低语道。

  “嗯?”

  看着对方背对着自己,以及他口中说的话,安杰罗很是不解。

  不过随着对方缓缓的转过身来,安杰罗这才知道对方的来历,冷笑了一声,反问道:

  “哦?不该属于我的东西?不好意思,我母亲好像说过,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属于你们所拜的神明……”

  顿了一下,安杰罗“恍然大悟”一样的反应过来,补充了一句:

  “啊……你应该就是那个名字叫什么阿格纳斯的家伙吧?不应该啊?我听翠西说,你好像是个哑巴来着,你……”

  还没说完,便被暴怒的阿哥纳斯打断了:

  “住口!你……你……你……你这混……混蛋,和那个叫尼禄的小子一样可恶……”

  听着对方断断续续的话语,安杰罗嗤笑一句,然后连忙抱歉般的说到:

  “啊?真是抱歉,原来是个结……结…巴啊,嗯,让我猜猜看,你来这里究竟是干什么来的……”

  说到这里,安杰罗眼珠子往四周转了一下,然后摸了摸下巴,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

  看到安杰罗摆出这种姿势,阿格纳斯先是低头看来一下手中的笔记,然后面露愤怒的撕下其中一张写满字迹的纸,最后用尽全身力量怒吼道:

  “够了!你这个可恶的家伙,我来这……这……这里是为了你手上的阎魔刀”

  说到这里,只见阿格纳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露出一副诡异的微笑,随后变得无比虔诚的表情开始叙述道:

  “人类是一种非常愚蠢的生物,他们享受着保护,享受着幸福,享受着所能享受的一切,渐渐的,他们忘记了他们所享受的这一切,都是神明所带给他们的………”

  看着阿格纳斯拿着书夹子,一边写写画画着什么,一边深情忘我的演讲着,安杰罗不由得被勾起了兴趣,毕竟时间已经晚了,也不差这一会,只能等动手的时候利落一点……

  “然而,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让他们想起曾经被黑暗支配的恐惧,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怀着感恩的心,去迎接他们的新神,而现在这个伟大的计划却被你这个愚蠢的家伙阻止……”

  说到这里,只见阿格纳斯的身躯瞬间浮现出炽白色的光芒,在变成恶魔的姿态后,飞到阳光照射的地方,背对着太阳,用指责的语气呵斥道:

  “因为你这个家伙拿了本不该属于你的东西,那就是——阎魔刀~,而现在,作为神之使徒的唯一天使长,天使长阿格纳斯,我将用神圣的火焰将尔等邪魔燃烧殆尽吧!”

  说完,只见阿格纳斯背后的翅膀闪过一道白光,随后就看到一把“剑”从翅膀中飞了出来。

  在围绕着阿格纳斯转了一圈之后,变成剑的样子被他握在手中。

  现在,安杰罗才终于反应过来,对方竟然是冲着阎魔刀来的,而那个家伙之所以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不停的摆姿势,换方位,就是为了能够达成所谓的“天使审判恶魔”,这种类似话剧一样的方式?

  而自己就是被审判的那头恶魔?

  算了,就当是一场所谓的话剧演出吧!

  心里想着,安杰罗对着天上比了个中指,随后便用非常不屑的语气反问了一句:

  “那个教皇没跟你说嘛?你就算拥有恶魔之力又能怎样?对于“我们”来说,你们仍然是卑微的人类啊,至于这柄阎魔刀,更加不是你们这些卑微的人类可以染指的啊!”

  说完,安杰罗缓缓伸出左手,然后用大拇指将阎魔刀顶出来,挑衅一般的在阿格纳斯面前晃了晃。

  而阿格纳斯就像是被激怒了一般,从天上落下,然后举起手中的大剑对着安杰罗怒劈而下。

  看着对方挥舞大剑的姿势,安杰罗摇了摇头,然后猛然拔出阎魔刀,瞬间挡住这一击,随后立刻抽刀,反握刀柄猛然击中对方的腹部,将其打飞出去。

  看着倒飞出去的阿格纳斯,安杰罗收到入鞘,然后不屑的说了一句:

  “你不应该拿剑,你应该拿着支撑你们教会总部的柱子!”

  “可恶!你这混蛋!”

  面对安杰罗的嘲讽,阿格纳斯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然后站起身,给自己找了一个所谓的“借口”

  “我本来就没打算用剑来对付你,我说过,你会被我神圣的火焰烧尽!”

  话音落下,只见阿格纳斯漂浮在半空中,一边指挥着游离在结界外的炎狱犬,让其越过结界。

  一边弯下腰,将身体对折,只见,阿格纳斯的翅膀顿时泛起和先前地狱之门一样的光芒,随后便听到阿格纳斯的呼唤声:

  “炎狱犬!”

  顿时,一个个石像凭空显现,石像的样子就好像站立而起的狗狗。

  伴随着石像内部汹涌而出的火焰,一只只浑身冒火的炎狱犬瞬间复苏,随后便对着安杰罗的方向发出一阵子狂吠。

  伴随着阿格纳斯的指示,只看到那些炎狱犬将身体压低,接着将燃烧的头部瞬间弹射出去,就像一个个出镗的子弹一样。

  “嗯……看起来有点多啊,想跟我比拼火力吗?”

  反问了一句,安杰罗先是用阎魔刀打散两个最近的头颅,随后心念一动

  只见安杰罗周围瞬间飞出一把把幻影剑,将那些弹射而出的狗头一个不拉的击溃。

  最后,实在是不想去玩了,只见安杰罗周身突然出现一排一排的幻影剑,伴随着穿透音障的声音,那些炎狱犬瞬间暴毙而亡,化作火焰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阿格纳斯突然愣了一下,然后一边疑惑的说着,一边又召唤出新的东西

  “这怎么可能?这些炎狱犬都是用魔枪和猎犬结合的产物。一只的话没什么大用,不过群体作战可是很难对付的,你不是尼禄那小子的兄长吗,你和他的实力应该相差不大才对?”

  说完,阿哥纳斯飞到天空中,然后背后的翅膀又泛起和之前一样的光芒,

  而这一次所召唤的东西,便不在是所谓的炎狱犬,而是可以游离在建筑物内部的鳞刃。

  感受着脚下所传来轻微的魔力波动,安杰罗猛然一个后空翻,在半空中躲过那来源于脚下的攻击之后,

  不等落地,借住旋身的力道瞬间拔出阎魔刀,将那几只鳞刃全部杀掉之后

  看了一眼半空中的阿格纳斯,发现对方还想召唤什么东西之后,已经失去耐心的安杰罗握紧阎魔刀…

  伴随着一阵不规则的空间扭曲,那足矣撕裂空间的刀光瞬间切碎阿格纳斯身上的硬壳,而对方也在这一招之后,瞬间落在地上……

  “嗯?没死?我还以为你会被这一招直接干掉呢?看起来有点意思啊……”

  出乎意料的局面,对方竟然只是受了一点伤,安杰罗看了一眼手中的阎魔刀,然后皱褶眉头想了想,随后摇了摇头

  而已经倒地的阿格纳斯,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瞬间恼羞成怒了一般,颤抖的站起身子,然后用断断续续的语气反问道:

  “这怎…怎…怎么可能,这是什么力量,我…我…可是受…受…到教皇陛下所赐予的力量啊,难道还有什么?我、我我所未知的恶魔力量吗!不!我一定要搞清楚这一点………”

  大叫着的阿格纳斯,在将力量布满全身后,看起来是准备做些什么。

  看到对方临死之前还想着要“翻盘”,安杰罗冷笑了一声,然后缓缓的上前两步,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首先……首先要将你的力量……!”

  一边说着,只见阿格纳斯在空中大幅向后仰去,他的翅膀开始闪着诡异的光芒,但那跟召唤恶魔时的颜色有些不同。

  随后,阿格纳斯的翅膀开始发出低沉的声音,只见一瞬间,周围所以的一切全部失去色彩,弥漫在米提斯森林中,那汹涌不停的魔力开始向阿格纳斯那里涌去

  “嗯?这种力量……”

  一瞬间身体传来的轻微的虚弱感告诉安杰罗,自己的魔力开始流失,

  而先前不断游走在周围的炎狱犬和鳞刃也无力的趴在地上,最后竟然如同阳光下的冰雪一般,全部融化消失了。

  “哼!想用吸取魔力的手段取胜吗?未免也太天真了一些啊!”

  摇了摇头,不等对方再次说些什么,安杰罗瞬间爆发出全部的魔力,那无比强悍的力量向周围席卷而去,

  在半空中不断吸收魔力的阿格纳斯瞬间被这股突然爆发的力量震飞,落到地上之后,重新恢复了人类的姿态。

  起身之后,看着安杰罗这个时候的样子,阿格纳斯瞬间呆滞,然后露出震惊的表情,说到:

  “这,这副模样……!怎么可能,你不过也就和尼禄那个小子一样,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赢,原本就算是但丁……这不可能!我、我的研究没有任何问题!现在的我,不可能被你如此压制……”

  看着阿格纳斯那震惊的表情,安杰罗冷笑了一声,然后解释了一句:

  “第一:我可比我那个愚蠢的弟弟强多了,不过如果是我叔叔但丁的话,他可能会输,但是最后的结果却不会变!至于为什么你会输……”

  说到这里,安杰罗顿了一下,然后补充道:

  “这个答案就在我们刚见面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你了!”

  “什、什么!那是什么!快快快告诉我!我想作为今后研究的参考!”

  站起身来的阿格纳斯连忙拿出笔记,走到安杰罗身前,还想询问出自己想要的答案

  可是………

  冷笑了一声,转过身的安杰罗背对着阿格纳斯回复道:

  “这个答案,等你下地狱之后,自己去想吧!”

  说完,只见安杰罗瞬间拔出阎魔刀,然后半空中挽了一个刀花,随后收刀入鞘,身后只剩下面带不甘,疑惑的阿格纳斯缓缓倒地的声音。

  血液随着伤口缓缓流出,没有回头,安杰罗低头看了一眼脚下被鲜血染红的泥土,自言自语的问了一句:

  “真没想到,这家伙还会流血?不过也对,毕竟也只是一个卑微的人类而已!”

  说完,看向远方的目的地,然后抽出阎魔刀,开了一个传送门,便走了进去………

  此时,刚刚经历完一场战斗的但丁,将地狱之门破坏之后,看向远方的救世主那里,对着救世主伸出手掌,然后就像是要捏碎什么东西一样,猛地握紧拳头,小声的说道:

  “再一会儿就能碰到你了,救世主大人。”

  说完之后,看了一眼自己身后重新获得的魔具(无尽剑,路西法)

  将这个拥有爆炸之力的魔具收起之后,但丁拍了拍手,然后自语道:

  “看来就剩下最后一件了,安杰罗那小子怎么这么慢?算了,不等他了”

  说完,又四处张望了一下,确认安杰罗没有赶来之后,但丁便离开这里,往城市中心赶去。

  一路上虽然遇到一些家伙拦路,不过都是一些小东西而已,是在是提不起但丁的兴趣,毕竟用手枪都能解决的,能有多强呢?

  所以,也就几分钟时间,但丁便来到了歌剧院大门,进去之后,却发现安杰罗早就已经站在了那里,似乎已经等了一会……

  “你来的可真慢,是不是年纪大了腿脚有些不好?”

  刚看到但丁,安杰罗便反问了一句,然后跺了两下脚,意思是自己先到的。

  听到安杰罗的话,看着他的反应,但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解释道:

  “哎呀…我可是收拾了两个大家伙啊,而且我并没有看到你从这里过去……”

  说到这里,但丁顿了一下,然后将目光移到安杰罗手中的阎魔刀上,面带笑意的指了一下:

  “你小子一定是用阎魔刀作弊了吧,所以这局不算!”

  听到这句话,安杰罗耸了耸肩,转头看向救世主,沉思良久,略微不确定的问了一声:

  “他应该还有救吧!”

  “嗯~,最坏的结果就是他的身体被溶解了,不过不用担心,有这把刀在,应该没问题!”

  一边说着,但丁走到安杰罗身边,然后从后者手中接过阎魔刀,看了一眼,随后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那件东西拿回来了吗?”

  这句话让安杰罗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只见安杰罗手中光华一闪,一个奇怪的东西出现在手中,随后递给但丁之后,安杰罗解释了一下:

  “其实很不巧,我也打了两个,那个教皇冕下死性不改啊,”

  一边说着,指了一下挂在头顶的救世主,安杰罗不屑的笑了一声,补充了一句:

  “将那个口角结巴的家伙派了过来,你知道是谁吧,然后我就把它干掉了,说起来也是奇怪,先前那个自称森林之王的家伙见到我,好像没什么多大的反应啊……”

  “你想要多大的反应?”

  安杰罗的话让但丁想起先前在城堡中干掉的大衮,后者嗤笑一声,先是反问了一句,然后接着补充道:

  “难道要让他们夹道欢迎吗?不过就是一些乡下来的而已,说到这里,老爷子派人过去好像就是为了夺走阎魔刀的吧?”

  看到安杰罗点了点头,但丁又看向广场中央的那面巨大的地狱之门,不屑的嗤笑一声

  “虽然我知道那个东西应该有些年头了,不过它对这个社区可没什么好处啊!”

  用冷冽的语气说完之后,在安杰罗诧异的目光中,只见但丁叉开双腿,腰身微微弯曲,然后右手搭在了刀柄上……

  这分明就是居合的起手式,曾经自己母亲和父亲相处的那段时间中,见到他使用过。

  曾经还专门向自己的父亲维吉尔请教过这一方面的技艺,甚至到最后,在母亲的言传身教中,自己也差不多学会了。

  虽然每次练的时候都被自己的母亲说成半吊子什么的,只是真想不到自己的叔叔竟然也会这个,看来以后有必要找他讨教讨教了。

  脑海中闪过的念头被但丁缓慢拔出阎魔刀的声音所驱散,下一刻,在安杰罗目不转睛的表情中,只见但丁猛然挥动手中的阎魔刀。

  刀刃撕裂空气的声音响彻不听,不可捉摸的轨迹,无法预料的剑气,都让一旁的安杰罗受益匪浅………

  不一会,看着但丁将阎魔刀旋转着收回刀鞘,安杰罗伸手接过但丁递过来的阎魔刀,然后看向地狱之门那里。

  想象中碎成无数块的样子并没有出现,只见地狱之门的上面出现一道斜着的裂纹,

  随后就看到上半部分从斜线那里滑了下来,看来就是刚刚的斩击将地狱之门一分为二了。

  “……这样没问题吗?我觉得它是个不得了的文化遗产哦?”

  这时,翠西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安杰罗转头看去,翠西和贝雅两人先后来到这里了。

  “有什么问题?就是因为有这东西,才会蹦出打它歪主意的人。真不懂老爹是为什么留下它的。”

  对于翠西的话,但丁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然后将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或许~,是无法割舍对家乡的思念吧!”

  看着已经变成两块的地狱之门,贝雅用不确定的语气解释了一下,随后又看向救世主那里,眼神中流露出担忧的神色。

  也许是看出了母亲的担忧,安杰罗上前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然后拿着阎魔刀在她眼前晃了一下,安慰道:

  “放心吧母亲!我想有这个东西在,尼禄是不会有问题的……”

  说完之后,安杰罗看向但丁那里,却发现后者的眼神已经看向往这边漂浮的救世主,看来那个家伙已经注意到这里到动静了。

  想到这里,安杰罗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

  反观但丁那里,在收回看向救世主的目光后,又看向翠西和贝雅两女,沉吟了一下,然后说到:

  “然后呢~把救世主揍一顿就可以完事了吧。”

  “嗯?这样的话~那些市民怎么办,蕾蒂可还在那里等着呢?”

  翠西的话让但丁略微一愣,后者歪了头,随后便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尽可能再把他们离远点?估计这场战斗挺大手笔的。”

  “那就去城堡那里吧!那里我熟悉,而且城堡内的雕像可以当做防御武器!很方便”

  贝雅脱口而出的话语让几人微微一愣,毕竟他们可是刚从城堡里路过啊。

  不过看着一脸自信的贝雅,翠西也不好驳回,只希望真的和她想的那样吧。

  随后,在翠西和贝雅二人离开后,但丁招呼了一下安杰罗,然后就沿着歌剧院的外墙跑了上去。

  看着已经站在歌剧院顶层的但丁,安杰罗实在想不到自己的这个笨蛋叔叔为什么不直接飞上去?

  也许是因为当人当的太久了吧?

  不然呢?只能是这个理由,要不然实在无法解释。

  将脑海中一瞬间闪过的念头压下,安杰罗轻笑一声,然后瞬间变成恶魔的姿态,瞬间腾空而起,飞到但丁身边,看着对面飞过来的金甲天使,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那位金甲天使缓缓的飞过来之后,并没有做出攻击的动作,只是悬浮在哪里

  看到对方搞出的迷惑行为,但丁撇了一眼一旁的安杰罗,刚想说话,只听到盔甲里传出一道声音:

  “是你们将地狱之门破坏的?”

  盔甲里的声音让但丁愣了一下,嗯?那应该是教皇的声音,想到这里,但丁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

  “……原来是老爷子。换了套装束出门吗?”

  那个金甲天使并没有回答但丁的问题。

  过了一会,只见救世主缓缓漂浮过来,随后就看到那位金甲天使转头看向安杰罗那里,然后一道苍老的声音响彻二人周围:

  “看来阿格纳斯已经失败了!不过别太嚣张……就算没有地狱门,我的计划也能成功。你们已经无法阻止救世主了。”

  在天使的背后,救世主正缓缓接近,见状,但丁苦笑起来:

  “当然能阻止!毕竟我可是神之子啊!”

  但丁说完,安杰罗紧跟其后的补了一句:

  “如果你说的是那只大苍蝇的话,我倒是不介意送你下去见他!”

  “无谓的挣扎……救世主的力量,你已经望尘莫及了……”

  苍老的声音辩驳到,一边说着,一边操纵着那金甲天使转过身去。

  当两人以为它要回归救世主身边时,没想到的却是它瞬间转过身,用手中的刀对着两人劈去。

  那一瞬间,就在刀刃即将砍道但丁的那一刻,只听到“轰隆!”一声,一道从天而降的闪电瞬间将那具金甲天使劈的粉碎。

  见此,但丁无奈的摇了摇头,吐槽道:

  “说得漂亮,可所作所为却不太光彩啊?毕竟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啊!”

  虽然这么说,但是对于那一道诡异的雷电,两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随后但丁看向掉落在地面上的碎片,然后转头看了一下安杰罗,又看向身前那庞大的救世主,略有所思的说到:

  “远距离操纵,看来本体还在里面啊!”

  一边说着,但丁刚想该怎么办的时候,却发现一旁的安杰罗已经飞到了前面的跳台上,见状,但丁略有不爽的说了一句:

  “竟然给我们准备了跳台,这是看不起我们叔侄俩吗?……不愧是救世主啊,真是让人不爽。”

  一边说着,但丁高高跃起站到了那些瓦砾上。

  救世主周围的瓦砾,看起来是教团本部的一部分,地板上有熟悉的图案。

  而发现自己接近的天使们也一起朝着这里飞来,但丁笑了笑,在地板上疾奔,跳到了附近的另一块瓦砾上………

  而安杰罗这里,看了一眼在跳台上反复横跳的但丁,安杰罗又看了一眼将自己包围的金甲天使,随后切换成贝奥武夫,原地跳了两下。

  不等那些金甲包围过来,只见安杰罗瞬间直拳冲刺,瞬间干碎一具盔甲之后,猛然往上空一跃,在空中调转身形,然后用力往下一踩,整个平台都在这一击之下濒临破碎。

  而但丁那里,在躲过救世主砸过来的一拳之后,在空中变更路线,落到了救世主的手腕上

  只是,不等但丁有所行动,救世主的那只手直接拍向前方一直在躲避的安杰罗。

  看着拍过来的那一只巨大的手掌,握紧阎魔刀的安杰罗瞬间甩出两道剑气,随后猛然往空中一跃,落在了靠近肩部的一个跳台上面。

  “看来想要破坏这个家伙,至少得切断它的能源供给,那就只能从内部破坏了,真是麻烦!”

  再查觉那一击并没有给救世主造成多大的伤害之后,安杰罗抱怨了一下随后看向救世主肩部那里所镶嵌的宝石。

  “看来得先破坏那些宝石,说不定尼禄就在那里面呢?”

  用不确定的语气说了一句,随后挥动阎魔刀,只见肩部镶嵌宝石的地方的空间,出现一道道明灭不定的刀光

  伴随着空间所产生的一阵不规则的扭曲和诡异的声响,肩部的宝石在一声脆响之后化为碎片。

  在安杰罗打碎这一颗宝石之后,又看向但丁那里,只见后者收起潘多拉魔盒,然后便打算跳到救世主的背后

  “那个东西……看起来……”

  其实在打碎肩膀那里的宝石之前,安杰罗就已经注意到但丁手中的那件魔具………

  当然,现在好像不应该说这个问题

  “咳!我就看一下,我觉得这个东西很厉害,等会可能还得用阎魔刀来救尼禄,你拿着吧!”

  一边说着,在两人交换魔具之后,在但丁那有些狐疑的目光中,安杰罗跳到救世主的脚下,然后脑海中想象这自己曾经在电影中看过的热武器。

  伴随着思绪的引导,只见安杰罗将潘多拉手提箱把手往后一拉,伴随着齿轮声和机械碰撞声不绝于耳,只见潘多拉魔盒一侧凸出一道很长很长的锯齿,随后就看到……

  “救世主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电锯惊魂!”

  一边自言自语着,安杰罗挥舞着手中的“魔改电锯”,在嗡鸣声中,倒下一片一片的金甲天使,最后……

  只见安杰罗双手紧握住电锯把手,然后将功率开到最大,锯刃再碰到救世主镶嵌在腿部的蓝宝石的那一瞬间,玻璃破碎声伴随着不断往外飞溅的碎渣,救世主腿部的能量结晶瞬间粉碎掉了。

  “可恶啊!还没玩够呢,看来我得加快速度了!”

  看着但丁已经打碎另一边肩膀上的宝石,安杰罗暗骂一句,然后猛然飞到救世主的正对面,心念一动,一把把幻影剑瞬间对着救世主手腕的宝石疾驰而去。

  在宝石的破碎声中,安杰罗又飞向一边,然后看了一眼救世主额头上那一块和胸口上的那一块后,又转头看向但丁那里,大声说到:

  “喂!现在就差两个了!额头那里就交给我吧!你去打胸口那个!”

  一边说着,安杰罗在躲过救世主弄的几发光球之后,猛然跃到另一边的跳台上,然后脑海中构思出一把超越这个时代一点点的武器

  只见安杰罗手中的潘多拉魔盒飞速变化,把手部分前端延伸出一节将近两米长,大概有成年人手臂粗的炮管。

  炮管呈方形,往上下两侧开裂,露出内部凹凸有致的炮膛,后端几乎是半个手提箱大小,伴随着一道道电弧闪过,安杰罗看向救世主额头上的那块宝石,轻蔑一笑………

  随后,只听到一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一道橘红色的光束几乎刚从炮口射出,救世主额头上的那块宝石便应声而碎。

  甚至,那巨大的冲击力让救世主的整个身体都往后仰了一下。

  电磁炮!顾名思义,就是凭借电磁力驱动,而发射出去的炮弹。

  “真是不错的点子啊!”

  看着渐渐消散在半空中的橘红色弹道轨迹,但丁毫不吝啬的夸赞到,毕竟就算是自己也想不到这样的点子。

  随后,当视线从安杰罗那里收回来,正打算一鼓作气,破坏掉救世主胸口处镶嵌的那块宝石的但丁,突然察觉胸口处传来一阵细微的波动………

  “嗯?是哪个小鬼吗?”

  看着正缓缓转过身来的救世主,但丁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

  而此时,正在思考的但丁,并没有发现救世主已经将目光缓缓的转了过去,然后张开那对巨大无比的翅膀,一直到………

  “快躲开!”

  一道略显惊慌的声音传入但丁的耳中,并打断他的思绪。

  回过神来一看,却发现救世主正在聚集着无比庞大的魔力,实在想象不出是个什么样的招式,需要耗费如此大量的魔力,说不定波及范围也很广。

  于是,但丁便打算直接变成魔人姿态,然后绕到救世主的背后,可是

  “来不及了啊!”

  不知道是说给自己,还是一旁的面带惊慌的安杰罗,但丁深吸了一口气沉下腰,把全身的魔力集中起来,从体表散出,同时也得控制住放出的魔力不被四散出去,将它们覆盖到全身。

  “那是?怎么可能,那种力量……”

  看着远处,正对着救世主的但丁,体表突然出现一副宛如魔神一般狰狞的“盔甲”,原本面带惊慌安杰罗,此时已经转变为无比惊讶,毕竟这种招式………

  “看来不用太担心了啊!”

  但丁的这一招让安杰罗心中大定,后者下意识的松了口气,然后看向救世主那里

  此时,由于救世主的这一招的蓄势已经接近尾声,那庞大的力量扭曲现实,使原本蔚蓝色的天空都出现短暂的昏暗,一直到………………

  “违逆神明的愚者啊,在救世主的制裁下,带着那份忏悔的觉悟,下地狱去吧!”

  苍老而带有愤怒的声音刚落,救世主翅膀中的一束光波向着但丁袭去。

  巨大的光波连潘多拉的攻击也无法比拟,如果选择躲避,可能也会因为时间不够而被光芒烧成灰烬,而但丁早已没有躲避的打算。

  救世主的光芒将但丁的全身包围起来,但丁所形成的铠甲,虽然承受着破坏力的蹂躏,却仍然勉强保护着但丁的身体。

  “这种力量………比想象中要厉害啊?看来以后有机会一定得请教一下……”

  看着在救世主光波中,分毫未动的但丁,安杰罗的眼中闪过一丝崇拜,毕竟对于救世主的这一招,即使自己也得暂避锋芒,而但丁……

  一切都是因为力量的不足啊

  想到这里,那份崇拜瞬间化作对力量的渴望,如果自己拥有这种力量………

  嘈杂的思绪随着救世主光波的消散,被安杰罗掩埋在心底,在看到但丁的“铠甲”消散之后,安杰罗立刻跳到但丁的身边,在仔细打量了一眼后,安杰罗看着救世主的胸口处所散发出的细微波动,问道:

  “看来快要结束了,刚刚那一招以后有时间教教我!”

  说完,无视救世主所辉过来的一拳,安杰罗瞬间变成魔人姿态,然后身上闪过一道电光……

  “唉…………这个回头再说吧!”

  在看到安杰罗将救世主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之后,,但丁叹了一口气说到,随后立刻向着救世主跳去。

  只见但丁手中握着阎魔刀,站在了刺入救世主的叛逆上,接着立刻再次跳跃,将手中的阎魔刀刺向救世主胸口镶嵌的蓝色宝石。

  但宝石出乎意料的硬度只是让阎魔刀刺进了一半。

  “没用的!即使是阎魔刀也不可能破坏救世主!”

  发现了但丁在胸口动作的救世主,抬起它巨大的手掌准备把但丁拂去,察觉到的但丁立刻离开了阎魔刀,又一次站到了叛逆上。

  为了躲避再次袭来的救世主的手掌,他远远地往后方跳去,正当但丁刚拔出双枪之时,一道声音从但丁的背后传来:

  “快让开,这一击,就让我来吧!”

  顺着声音但丁回过头,发现安杰罗悬浮在半空中,背后悬挂着雷剑阿拉斯托,手部和腿部被一个银色的东西包裹着,正是贝奥武夫。

  在看到这个样子的一瞬间,但丁就已经知道这小子的打算,于是直接让开身位,跳到歌剧院顶部……

  然后,就在救世主眼睁睁的看着但丁要耍什么花招的时候,就听到来自视线盲区,一阵轻微的电流声传来……

  一转过身,就看到半空中的安杰罗右脚微微弯曲,然后身上闪过一道道微弱的电流,见此,救世主猛然伸手,便打算将其拍下去:

  “没用的!即使是阎魔刀也不可能破坏救世主!”

  一边说着,就看到救世主那只巨大无比的手掌,已经覆盖住安杰罗的上方。

  就在即将要拍下去的那一刻,安杰罗瞬间化作一道从天而降的闪电,瞬间击中插在救世主胸口处的阎魔刀……

  那巨大的力量不仅使阎魔刀直接贯穿而入,更令救世主那庞大的身躯往后一仰,而胸口镶嵌的蓝宝石更是直接出现一个巨大的裂痕,透过裂痕隐隐可以看到内部的景象………

  “那一招不错!”

  看到这一幕的但丁先是对着身边的安杰罗夸赞了一下,然后转头看向已经前方失去动力的救世主半跪在地的狼狈模样摇了摇头

  没有理会救世主那愤怒的咆哮声,但丁用手遮住眼睛上方,然后大声对着救世主胸口那里叫到:

  “该起床了小鬼,你会错过很多乐子的!”

  而此刻,站在一旁跳台上的安杰罗,脸上也出现一抹掩饰不住的担心,而但丁的心里更是沉到了谷底

  该死!明明没问题的,难道真的……

  犹豫良久,但丁猛然大声叫出了那个名字:

  “尼禄!”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