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18章 第 18 章

第18章 第 18 章


北甸村大队院中。

崔建设和老书记坐在院中大桌后面。

院中站着妙妙和姜家母女, 葛家夫妻两个。

院内里外三层围满了人,有人看不到还上了树、上了房。

此时崔建设面如锅底黑,“说吧, 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我们就是亲戚见面。”虽被抓现行, 但姜婆子和姜翠芯了都是咬定了不承认买卖孩子这事。

朱建刚的下场可是前车之鉴。

“对, 我们是来走亲戚的。”葛家夫妻也不傻,虽然他们村子偏远些,但听说过这时是不准买卖孩子的, 咬死也不能说, 这点她们早就与姜家人达成一致。

此时田秀蓉跟郭春雷也都站在人群中。田秀蓉看着场中的人,一时有些皱眉,她怎么好像在哪见过那对夫妻, 真的很眼熟啊。

崔建设脸更黑,把抓现场时抄下的一把票子甩在桌上,“现场抓到你们, 还有脸狡辩。”

“这是我们找亲戚借的钱, 您也知道,我家大生被朱家人给打破了头,他们横的要命,我们也碰不过, 家里没钱就只能找亲戚借了。”姜婆子说的有理有据。

许多人顺着她的话想, 就点头, “是有这么回事, 当时我还围观了呢!”

“还狡辩,当时我们那么多人都听见了,你们又是看孩子, 又是讨价还价,最后还把钱掏出来。”崔建设又看看几个跟自己过去抓人的民兵,他们了纷纷点头。

姜婆子仍有理有据的说,“我们就是亲戚间开玩笑,开玩笑也犯法?”

这时姜翠芯也红着眼圈说,“队长,我们真的是找亲戚借个钱,再者说,我们家现在这么困难,养不起孩子抱给亲戚养也没什么,这应该不犯法吧?”

“你?”两人一唱一喝,把笨嘴拙舌的崔大队长给气了个倒仰。

这时一直如同老僧入定的老支书开了口,“借钱为什么去老房子?你那边房都空多少年了?”

崔建设精神一振,心说还是老支书话说到点子上。

姜婆子这时一愣,不很快便道,“借钱丢人呐,我家也是要面子的,而且一借就是好几十,这让人知道我家有个好几十来招了人来偷咋办?这可是我家大生的救命钱呐,呜呜呜。”

说着她说真情实感的哭了起来。

不过这理由虽然牵强

这时姜翠芯上前扶着她妈说,“队长,该说我们都说了,上次有人把我闺女拐走,结果我受了无妄之灾,这事都调查清楚了,派出所的领导都还我清白,怎么大队长你觉得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毕竟是我闺女呐!”

两母女一时就将崔建设说的哑口无言。

人群中的议论声也越来越大,“是啊,人家派出所都把她放了,看来人家真没干那种事。”

“也是啊,毕竟是亲闺女啊,咋就能给卖了。”

“其实翠芯丫头人还挺实在呢,记得她还是小丫头时,来地里上工,那都是带病坚持的。”

一时间,倒是有许多人为他们说话。

要说姜翠芯这么些年经营的人设也是有些深入人心,哪怕之前的事让她在社员们心中的固有印象有些打破,但还是有不少人觉得她就是个实在姑娘,不会干这种事。

母女两个对视一眼,纷纷在对方眼里看到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看来这一关应该是过了。

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场中扬起,盖过了在场众人,“哈,她是什么老实人,这真是本世纪最好笑的笑话。”

姜翠芯的笑容凝固的脸上,她回头一看。

吴红!

寻声望去,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女人从人群走了出来,她后面还有个男人扯她袖子被她一把甩开。

“吴红,你瞎说什么呢?”姜翠芯看到人有些发慌。

人群中也有人小声说这人谁啊,有知道就说,吴知青啊,前两年嫁咱们村老顾家那个,跟那个陆知青是同一批。

还有也跟着小声科谱,不但跟陆知青同一批,当时人还跟陆知青搞对象呢。

有人就说,那陆知青当初咋跟姜翠芯结婚了。

吴红听到村民议论声,正好就说,“你们想知道为什么姓陆的跟我好好的,怎么又跟她结婚了吗?”

“因为她比较贱,天天有事没事拿本书,说要问问题,拿块饽饽说吃不了给他,天天这么送温暖献殷勤就不说了,明知道姓陆的当时跟好,她横插一脚,结果姓陆的看上她长的好却又看不上她家世,献了半天看没成果,然后她就约我到河边,打算跟我争执时然后装无意把我推下水,幸好当时有人救了我。”

说到此她回头朝田秀蓉方向看了一眼,田秀蓉满脸可置信的样子看她。

她又接着说,“当时我跟队里说了,但你们都没人信我,因为当时正好有人看到郭大哥下去救小春雷,那天水大雨也大,什么也看不清人就被冲走了。”

“说到底也是我的错,我当时就不应该答应跟你在不边见面,呜呜呜,是我害了郭大哥。”

她蹲在地上哭,她男人赶紧上前要扶她起来,她也不用自己又站了起来,然后指着姜翠芯恨声道,“她就个蛇歇心肠的女人,说她老实,我呸,她也配!”

说着她上前就催啐了姜翠芯一口。

姜翠芯气到发抖,“你说话要有证据,不然我靠你毁坏我名誉。”

说着她就要上前撕打吴红,而这时人群中突然暴发一道响亮的哭声。

大家一看,人群里田秀蓉正抱着嚎啕大哭的儿子。

拍拍儿子,田秀蓉满脸狠戾的上前,一把揪住姜翠的头发,指着吴红,“她说的是真的?”

姜翠芯当然不会承认,把头摇的像波浪鼓,吴红就说,她确实没证据,当时她见人来早就跑走了,她顾着叫人来救郭大哥就没去追她。

“当时我还扯下她衣服上的一颗扣子,是一颗粉色的扣子,不信去她家找找那件衣裳。”

姜翠芯这时头发被揪着,头被压的低低的,她一时间脑子有些不够用,神色间便露出一丝慌乱。

这在正观察她的田秀蓉眼中,哪会错过,这下田秀蓉哪还有不明白,立时就红了眼睛。

她揪起她的头发,扬起巴掌就扬姜翠芯那张白皙的脸上扇去,“害死我男人,我孩子他爸,我打死你,打你死,你死你。”

她一连扇了十好几个巴掌,越打眼越红,姜婆子上去拦,吴红就一旁拉住她。

直到崔建设怕把人打出好歹,赶紧找几个人拦着,田秀蓉这才如同泄了力一般呜呜的哭了起来。

郭春雷已经跑过来抱住妈妈。

母子两个抱着哭了好一会儿,崔建设就说好了,让他们先回去。

谁知田秀蓉突然站了起来,“我想起了,他们两个我见过。”

她指着那对正想趁乱走掉的葛家夫妻。

崔建设赶紧让人拦住,看向她。

田秀蓉也是刚才凑的近了,突然想起来了,“我之去他们村烧席,见过他们俩,他们有个傻儿子,我还听他们村里人说,他们还私下嘀咕过,说想给儿子买个媳妇,这样就不怕他以后娶不到媳妇了。”

“对,他们一定是想买妙妙当童养媳。”

此话一多,一片哗然。

葛家夫妻两人赶紧否认,田秀蓉就说,“你们否认也没用,不信咱报派出所,让他们去查,你们家是不是有个傻儿子,是不是想买个童养媳,一查就知道。”

这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崔建设终于沉声道,“都给我送派出所。”

几个民兵立马上前,姜婆子赶紧拉着姜翠芯就要跑,小春雷突然扑过来,一口咬住姜翠芯胳膊,她‘啊啊‘叫着怎么也甩不开,姜婆子帮着使劲一扒拉。

小春雷瘦瘦的小身板就跟断了线的风筝似的撞地上。

“春雷。”

“小春雷。”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旺旺,一个是妙妙。

这时大家也没空惊奇为什么妙妙会说话了,纷纷扑过来。

田秀蓉赶紧将春雷抱起来,往外跑。

而葛家夫妻那边趁乱真的要逃跑,而小黄都没等妙妙的眼神,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将两人拦在了门口,葛红卫想蹲下拿块砖头砍死它,可惜还没等他动作,就已经扑上去,一口咬住对方肩头。

可能是之前扑倒大黑狗养大的胆子,小黄这时勇猛无比,冯碧莲想把狗子扯开,结果也被转头咬了一口。

一时间场面混乱无比,良久,治服这四人,穿着制服的江大队长又开着小车出现。

下车后,看清人,他眯眼笑了起来,“哟呵,老熟人了。”

是真是假就等着他们的结果。

不过妙妙这时无瑕顾及他们,只是担心被田秀蓉送到医院的郭春雷。

她想跟着去看看,崔建设就将她放在车架上,驮着她去了医院。

只是刚到医院,就见到田秀蓉哭成了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