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21章 第 21 章

第21章 第 21 章


听到这话, 田秀蓉脚步就是一顿。

裴老大她知道,就住她们村西这头, 因为家里穷,又有个长常吃药的老娘,所以快三十了还没娶妻,至今打着光棍。

裴老大去投机捣把了?

她隐约好像听过,但无关生计的事,她都左耳冒右耳出,没注意往心里去过。

虽跟裴家不熟, 但也知道,这裴老大农村里常说的那种三脚踹不出个屁的老实疙瘩,这样的人都能投机捣把?

投机捣把在这年头算是扰乱市场经济的,现在管的非常严,要是被捉到,严重点可能会坐牢。

以前她不敢想,那是因为还能过的下去,现在嘛!

田秀蓉那颗本本分分的心就有点活泛,可是心还没活泛多会儿,自己又泄了气,她家一穷二白,没有本钱。

她也没什么本事, 只会做些吃食,像样子的还就那三道肉菜, 实在没什么拿的出手的。

一时间, 她更沮丧了,低着头就进了家门。

只是刚进门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远远的就闻到一股腥味, 接着就听到小娃们的笑闹声,她进屋一看,屋里自家洗衣裳的大木盆摆在中间,四条大鲢鱼放在里面,妙妙正往里面舀着水。

普通鲢鱼也就不到一尺,但这四条却每条都有不止两尺的样子。

四样挤挤挨挨的放在大木盆里,很委屈的样子。

旁边还有个小木盆,里面放着好几条中等大小的和几条小一点的鲢鱼和鲫鱼,而小木盆旁边还有个小一点的盆,里面放着满满的小鱼小虾。

“这这咋回事?”田秀蓉有些发愣的说。

妙妙赶紧上前,“田婶婶,我们今天去捞鱼啦!你给我们做好吃的吧。”

她梳着两个羊角辫,闪着一对清亮有神的大眼睛,软软的声调说话,简直要把人萌化,好像她提什么要求都会被满足。

旁边一个小黑娃齐振旺和小胖子,也都齐齐的看着她,嘴巴里不自觉的咽着口水。

田秀蓉还没反应过来,就赶紧系上围裙收拾鱼,她先收拾小鱼虾。

说是小鱼虾,其实里面什么品种的鱼都有,拇指大小的麦穗,更小一点的毫根儿,还有小银鱼儿,许多不知名的小鱼,还有小虾,熬的时候自然也不摘开,就这么统称小鱼了。

她们这块地方河流不少,但是鱼也是有的,但没有太多的,而且稍微大点的都比较贵,普通老百姓要是馋了都会弄些小鱼小虾吃。

她们当地有道比较有名的家常菜就是贴饽饽熬小鱼。

她记得她男人走后,已经很久没熬小鱼吃了,主要是没人下水捞了。

正好今天就熬个小鱼给小孩儿们吃。

生火烧热大锅,放上一些油,将小鱼虾略微炸一下出锅,锅里油盛出,留下一些底油,再放小干辣椒、葱姜蒜爆香,把炸好的小鱼放锅里,加酱油、自己做的面酱、盐,按说还要加一点白糖提鲜,不过她家的早用完了,她就没买。

这年头白糖太贵了,而且她也没有糖票了。

其实她作为一个半吊子厨子,跟人接触也多,家里的调味料已经很丰富了。

她又加了几样调料,然后让鱼先熬着,她快速的又弄些玉米面掺些高梁面和面,双拍拍出一个个椭圆形的饽饽,在锅边按扁巾上。

趁着这个功夫,她才问起妙妙他们这鱼是哪来的。

妙妙还没说话,小胖就抢着说了,说是一块去溪里捞的,田秀蓉看着盆里那几条大鱼,她很奇怪,她们溪里头还有这样的大鱼呢?

不过事实摆在眼前,她也就不废话了。

大铁锅熬鱼,大概过了半个钟头,锅里就飘出了香味儿。

掀开锅盖,一股浓郁的咸鲜香就钻进了每个人的鼻子,将锅边上贴着的饽饽都用铲子铲下来放小竹篮里,又将鱼盛出一大盘子,放在桌上,招呼小娃们,“快,大家今天都辛苦了,来吃饭了。”

刚才几个小娃在她熬鱼的时候都给她帮忙,妙妙帮着烧火,旺旺和小胖就帮着拿柴,就连现在腿脚不便的小春雷也帮忙洗了一点鱼。

田秀蓉让他先养伤他也不听,她就只好由着他了。

果然劳动过后,吃的格外香。

几个小娃呼拉一下子围上来,妙妙掰了一块玉米饽饽,夹了一口小鱼放进嘴里。

嗯,好吃。

贴锅边蒸的玉米饽饽,一面焦黄酥脆,一面香甜松软,小鱼是咸鲜口儿,配合起来简直天衣无缝,她一下子就眯起了眼。

其他几个人自然也不闲着,一手拿着一块饽饽,一口小鱼吃的都连连叫好。

小胖是个十足的小吃货,边吃边说好听的话,什么‘田婶婶你做饭简直太好吃了’、‘我以前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比我妈做的好吃太多了’等等,搞的齐小旺拿眼一个劲看他。

心想,小样儿,还挺会拍马屁。

他们家他妈几乎不做饭,大家的几个哥哥轮流做,大姐回来就大姐做。

整体来说,他觉得他大姐做的最好吃,之前几个小伙伴都是这么想的,这个小胖上次去他家吃他姐做的糖饼,夸的天上有地下无的,这次说的更夸张。

虽然他也觉得很好吃,但一定也是因为小鱼的原因。

妙妙吃了一块饽饽,小肚子就饱了,她拍拍小肚子,“真好吃啊,婶儿,你说那县城里人能吃着这么好吃的小鱼吗?”

田秀蓉看她那样就笑道,“能吧,县城里虽然没有河,但也有菜市场,小鱼也便宜。”

妙妙慨叹道,“唉,便宜的小鱼这么好吃,那县城里人都能吃上吗?”

这下把田秀蓉问愣住了,她拿着块饽饽停住了,又看看锅里还剩大半锅的小鱼。

对啊!

县里人有钱有票,但是他们肯定不能天天能买到鱼啊,她又看看大木盆里蹦跶的大鱼,她忽然就问,“妙妙,这些鱼是你们三个捞的?”

妙妙、旺旺、小胖三个齐齐看她,点头。

田秀蓉又道,“那你们也吃不完啊?”

三人又点头。

“这样啊,都卖给婶子吧,要不然我们你们做点留着吃,剩下的都卖给婶子,给你们钱?”

旺旺赶紧摆手,“我不要钱,婶子,你给我做一条我拿回家就行。”

虽说这鱼是他跟小胖抓的,但是他俩在河边玩这么些年,费劲巴拉从河里摸一天,摸一碗麦穗的时候有,但是一会儿功夫弄回三大木盆的大鱼的时候,那是没有的。

两人都见识过猫猫狗狗多喜欢妙妙,只当这是妙妙是原因,所以两人并不居功。

果然小胖也连连摆手,说自己要条小鱼就成。

妙妙就跟着说,“咱村儿河里鱼不多,婶子不如你剩下都卖掉,然后分给他俩一些钱买糖。”

鱼虽然是她召来的,当然不能让俩小娃白干活,那她不是欺负人小娃嘛。

田秀蓉点头应了,想着等卖出去再说,又说让几个小娃保密,不要让人知道她将鱼卖出去了,否则谁都吃不到鱼了。

几个小娃都连忙捂嘴表示不会说。

其实田秀蓉也就是叮嘱他们一下,这种事没有不透风的墙,那裴老大做的也够隐蔽吧,但还是让人知道。

她也算是拼了。

打定主意,她也是忙活开了。

先把小鱼从锅里盛到一个盆里,找几个罐头瓶子装上,可惜家里里外就找出三个,还是用了好久的。

旺旺回家拿回来五个,一共八个罐头瓶子,她那三个是小的,装满小鱼一瓶子有一斤多点。

五个大一点的,大概有一斤半,也都给装满了,就这样盆里还剩大半盆。

她又把盆里的大号和小号的鲢鱼给各烧了两条,小号的让旺旺和小胖拿家吃,大号的切成一条切成十几块,装了满满四个饭盒还有剩,饭盒也照例是借的。

家里一个也没有,找吴红借了两个,又找旺旺借了俩,也差不多,头一次估计也卖不出太多。

她以前跟吴红关系不行,主要还是觉得是她害了自己男人,可是自打上次在大队那事后,她才知道她恨错了人。她找人道歉去,人家却还跟她道歉,于是这矛盾就这么化解了,两人不说迅速成为朋友,但总是关系好了许多。

下午时吴红给她送些家里的黄豆,听说她想用饭盒,就给她找出俩送来了。

吴红以前是知青,还真有些东西。

她给吴红一大块鱼,让她尝尝鲜,她推辞两句也没再客气。

旺旺和小胖一人用碗端着一条鱼回家。

路上就有人说,“嚯,还真捞着鱼啦。”

“可不嘛,路上有人说葛老三看着了,着急忙慌的就去溪边了。有人好奇也跟着去了。”

“也不知捞着没有,我让我家那口子也去?”

“别去了,连小麦穗都没捞着,估计他们这几条都是上游意外冲过来的,哪有鱼啊。”

“也是,咱村要是能捞着鱼,大队肯定得管起来,定期来捞呀!”

众人越说越失望,这年头能吃上肉的时候少,有点油水少的鱼肉那也是很好的。

齐家

晚上,旺旺他六哥热饭,“嘿,这哪来的鱼啊?”

旺旺本来正跟小黄玩呢,闻言就说,“我搁碗柜里的,热热一块吃啊,别吃独食。”

他六哥气笑了,“你个臭小子,瞧把你能耐的。”

旺旺朝他吐吐舌头。

饭刚热好,齐家人就陆续回来了,齐爸从公社回来,骑着自行车载着胖胖的齐妈,旺旺七哥出去找活儿干,又是无功而返的一天。

饭桌上,齐七哥看桌上有鱼,夹了一口说,“咋回事?你抓回来的?”

旺旺有点小得意,但努力装不在意的样子,摆摆小手,“嗨,赶巧了。”

齐六哥这时候是夸的,“咱家旺旺可是长本事了,有空多去抓一抓,咱家能省不少菜钱。”

旺旺撇嘴,“你当那么好抓呢。”

齐爸就说,“拿这当正事还行,小旺,你开春就去上学去,可不能耽误。”

旺旺平时爱疯跑,把他圈在课堂上形成坐牢,如此就哀嚎道,“我不去,上学有啥用,最后不还得找工作,还找不着,还是得回来种地。”

六哥和七哥都不说话了,闷头吃鱼。

齐爸依然严肃,“那也得去,不听话揍你。”

齐妈就附和,“旺旺,听话。”

旺旺就鼓了鼓嘴巴,夹了一筷子鱼吃,不再说话。

这时齐妈也夹着筷鱼吃,还夸道,“这鱼是真不错,这小田做饭还真好吃,不愧是能当大厨的。”

其他人埋头吃着,同时也跟着点头赞同。

旺旺心内咧了咧嘴。

田秀蓉准备的差不多,她就想着明天去县城试试。

只是想的好好的,晚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小春雷来她这屋说,“妈,你一个人,我害怕。”

他虽然是小孩子,但已经很懂些事,投机倒把这样的名词,他也听过不止一次,每次都是伴随着人们或惊讶或惊恐的神情,他也知道什么意思。

田秀蓉感动的同时,却又道,“儿子,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养好腿,要不妈做这么多不都白费了。”

小春雷也知道自己真去是拖累,只好点头。

这时妙妙就又来了,她说,“婶儿,我跟你去吧,我给你望风。”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捉虫吧,鞠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