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24章 第 24 章

第24章 第 24 章


事情是这样的。

周瑞, 也就是买鱼的年轻男子。

他骑着自行车回到自家小区,蹬蹬的跑到六楼, 一点也不带喘的。

进了屋先去厨房把鱼和赠品白菜一边放好,进到卧室看到媳妇睡着的,他看媳妇面色有些苍白,就用额头轻底了下对方的额头。

过了一会儿,抬头松了口气般,把被子给媳妇往上盖了盖,出了屋看自家客厅不怎么乱的样子, 拿起笤帚扫了地又用墩布擦了擦,点点头,洗了手换身轻便的衣裳,就钻到被窝里陪媳妇也躺了一会儿。

他刚下夜班又跑去买菜,确实有点犯困。

睡了不知多久,醒来一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他赶紧起来去准备午饭。

把昨天蒸的白面馒头和新买的鱼隔水蒸上,又把白菜洗洗切块打算炒个醋溜白菜。

他家条件还行,跟媳妇俩人赚钱,家里也没有拖累,所以伙食还算不错。

以前他和媳妇吃食堂,最近媳妇孕吐厉害, 他开始跟着厨房大师学做了两个菜,这醋溜白菜酸酸的比较开胃, 是他最拿手, 也是媳妇少数能吃着不错的菜了。

很快空气中弥漫着酸溜溜的味道,张素娥迷茫的睁开眼,知道丈夫在做饭。

她慢慢坐起身, 虽然睡了好久,但还是很疲惫的样子,肚子很饿,但就是不是很想吃的样子。

出了屋,看到正围着碎花围裙忙碌的身影,她打起精神笑道,“行啊,厨艺见涨,屋里我就闻着香味了。”

周瑞把锅关了火,盛出刚烧好的醋溜白菜放在桌上,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嘿嘿,之前你不是说这醋溜白菜还不错嘛,我今天又做了,你赶紧尝尝。”

张素娥内心并不是很期待,不过面子还是要给的,于是坐下来拿起筷子在丈夫注视的目光,用筷子夹起一块放进嘴里。

嗯?

这这这白菜虽然水放多了,盐放少了,醋也放的有点多,但她还是吃出了鲜嫩多汁脆生生的口感,挺好吃啊。

她忍不住又夹了一口,同时心里美滋滋的,心想,丈夫这是为她苦练厨艺了啊,不过这进步也太快了吧,上次做也就是两天前,还不是这样的。

不管那么多了,吃着不错就多吃点,她之前吐的厉害,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正欢快的吃着,忽然她就又到了一股咸鲜的鱼香味,她猛的一抬头,一盘烧好的鱼块就放在面前,“这你做的?”

她深吸口气,好香啊!

这次周瑞连忙摆手,“不不我买的,你尝尝。”

经过加热酱色的外皮泛着油亮的光泽,散发着鲜香,夹开是鲜嫩滑嫩的鱼肉,张素娥尝了一口就睁大眼睛,紧接着又夹了第二口、第三口,一点也不像吃不下东西的样子。

周瑞松了口气,媳妇孕吐这算是治好了,他也坐跟一起吃,夫妻两个你夹给我,我夹给你,一幅温馨的画面。

吃过午饭,周瑞去睡觉了,醒来就去上晚班。

晚班就是接替白班的工作,白班的同事看到周瑞哼着歌进来,一边交接工作一边说,“哟,老周,怎么今天这么高兴?怎么,你媳妇好点了?”

周瑞高兴的点头,“是啊,我媳妇今天能吃下东西了。”

那人就说,“那赶情啊,这一个多月给你愁的。”

同事说完就想走啊,谁知周瑞可能是太高兴了,拉着这人就又说,“我跟你说,多亏了我今天做的一个英明的决定。”

接着他就把自己买鱼的经过给说了,然后兴奋的补充道,“那鱼贵是贵了点,但是确实是香,那人说明天还来,哦,那人还送了我一颗白菜,比以前吃的白菜也好很多,用这白菜我觉得我的厨艺都长进了,哈哈哈。”

同事见他那样子,心说,有那么好吃嘛。

不过周瑞这人他是了解的,平时也没见说过什么大话。

这么想着,他出来后平时一块去食堂的同事来找,他就说这两天食堂吃腻了,听说老周说有卖好吃的地方想去看看。

他那同事可能也想出去打打牙祭,听了就也说跟着一块去,然后还没出厂子又遇到几个同事,一问说是出去买好吃的就也跟着出来了。

田秀蓉在黑市蹲了一天,没有再卖出去啥。

妙妙倒还想再拉顾客的,可惜田秀蓉不让她去了,“妙妙听话,你一个人跑别的街去我也看不到,出事了咋整?”

妙妙无话可说,眼瞅着还有一个多小时天就要暗下来,田秀蓉就又说,“再等等咱就收拾回去了,明天再来。”

还好今天卖出去一大份,也算不错了,明天一定会更好的。

正想着,她眼瞅着街口突然出现几个穿着工作服的年轻小伙子,直直的朝她这边走来,她正怔愣着想这些人干啥?然后就听其中一个小伙说,“大姐,你这里卖鱼啊?”

听到声音田秀蓉才回过神,赶紧答应着掀开自己篮子,把东西打开给他们看。

几人看了都要买,可惜只有三饭盒的大块的,剩下的就是罐头瓶的,而且田秀蓉看昨天卖出去不多,今天就带了两个小瓶的熬小鱼。

一共五个人,分三个饭盒和两小瓶,就有人小声抱怨,“不是吧,这位大嫂,你这带的也太少了吧,我们买回去家人也得吃啊,这哪够啊。”

田秀蓉就只好连声抱歉,说明天多带点来,几人就只好付了钱,饭盒他们自己有带,至于瓶子就让他们一个交了两毛的押金,说回家吃吃看,要是好吃明天再来。

就这样,五人把东西给包圆,然后高高兴兴的走了。

人都走后,田秀蓉高兴的收拾东西走了。

而这时张桂芬还在家里摘菜,她小孙子出来催,“奶奶,你不说今天再去买鱼嘛,还说买大的,咋还不去啊?”

张桂芬手上不停,“着啥急,天还没黑呢,那根本没啥人,那么早买回来你都偷吃光了咋整?我回去等你爸妈快回来时再去买。”

小孙子噘嘴,手指放嘴里,“那人家要是早走了咋办?”

张桂芬手一顿,她把小孙子正在吃的手指扯下来,说了句,“那倒也是,我现在就去吧。”

完了她就回屋把摘完的菜放屋里,拿上手绢包上几毛钱就出了门。

她缩头缩脑的进了黑市,里外找了找那卖鱼的妇女。

咋?没人?

田秀蓉呢?田秀蓉卖出所有东西,有了些信心,拿着今天出来的钱就直奔了菜市场。

她打算买些调料,做了这个后,家里的调料耗费挺大,有些不够用,而且一些家常菜的调料已经无法满足她这个半吊子厨师了。

只是到了菜市她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她没有票。

生活在农村,能得到票的机会是很小的,但是在城里什么东西都是要票的,而她以前几乎很少来县城,所以这方面的意识比较薄弱,这一下子就懵了,于是只好抱着妙妙打道回府。

“唉,还好还有些调料。”一路上回去,田秀蓉唉声叹气,想着以后这生意咋做。

妙妙实在不明白她在担心什么,眨着大眼睛也用些懵懂,但还是说,“婶婶,咱没有票,那卖东西也收票不就行了?”

田秀蓉眼前一亮,她咋没想到?

她不是没想到,她是根本没想过,一直在农村生活的思维,又没有人提醒,她哪想的到。

当天晚上,她理了理自己赚的钱,四饭盒一共十六块钱,两瓶熬小鱼六毛钱,一共十六块六毛。

又把家里剩下的五个大罐头瓶子带上,饭盒重新装好,剩下可卖的鱼也就还有一次多的量,看来明天她就得想想以后卖点啥了。

第二天一早,装着东西她又上了路,刚到黑市还没站利索,就看着一老太太颠着小脚跑了过来,“你这人,咋回事?昨天咋没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