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32章 第 32 章

第32章 第 32 章


32

“超勇啊,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顾岚刚从单位下班回来,推开门就看着身板挺正的儿子, 不禁有些疑惑。

程超勇,也就是刚从火车站回来的小青年。

此时他已经换下军装,穿着背心往布艺沙发上一坐,边‘咔嚓咔嚓’啃黄瓜边说,“我去看我战友嘛不是,结果他临时出差了,我这不就买票回来了嘛!”

说着他还拿了张报纸给自己扇风, “咱这边天儿越来越热了。”

他穿的大背心领口有些松垮,脖子上挂的东西就露了出来。

顾岚看见,走过去扯出一块玉佩道,“这玉不是你小姨的吗?怎么挂你脖子上了?”

程超勇忙辩解,“这是我上个月临去军区前我小姨给我的,说让我保平安的。”

顾岚道,“回头明天吃饭时,还给你小姨。”

“那哪行?我小姨给我了,我又还给她,那她不得觉得我不给她面子嘛。”程超勇不赞同道。

“你一个当兵的,挂着个玉佩算怎么回事?再说了,你小姨现在指不定怎么后悔呢?听话, 明天就还。”顾岚不以为然道。

程超勇挠挠头,“哦, 好。”

省中心医院。

“孩子现在状态还不错, 我们会尽快给他安排手术,手术顺利的话,恢复起来问题不大。”外科主任医生顾彤推了推眼镜说道。

田秀蓉听了非常高兴, 摸了摸儿子的头,扭头跟医生说,“谢谢,谢谢大夫。”

顾彤笑了笑表示不用谢,她手上拿着夹子,拿笔在上面的纸上刷刷记着什么,而后状似不经意的说,“那个姓江你们怎么认识的。”

田秀蓉一愣,“哦,江大队长啊,就是他办案到我们村,就认识了,听我说要来省里医院给儿子看病,就介绍我过来找顾医生你。”

她总不能说,自己是在投机捣把的时候正好被人家看到,人家又看她可怜啥的想帮她吧,怎么听怎么觉得有点怪。

顾彤听了点点头,没再说什么。

正想走出病房,顾彤眼角余光又扫到正坐在病床旁边的小姑娘身上。

小姑娘五短身材,穿着素净的裤褂,头上扎着两个羊角辫,辫捎扎着两个系成蝴蝶结的红绸子,此时正跟坐在病床上的小男孩说话。

妙妙说,“小春雷,你放心吧,你一定能很快好起来的。”

小春雷刚才检查时腿又疼了,这阵子总是时不时的疼,妙妙此时就有些后悔,当时出火车站时应该拦着那小青年,仔细看看那玉佩,到底是不是她爸给她那块,不说别的,能提供给她更大的能量,她也可以帮帮小春雷缓解下疼痛。

可能是疼的,小春雷此时脸色有些苍白,但听了妙妙的话,他还是认真的点点头,然后咧着嘴笑。

妙妙小大人一样拍拍他的头,茶色的眼眸满是同情。

看着那浅色眸子,顾彤的眼神明显的一愣,怎么那么熟悉。

田秀蓉看着顾医生看向妙妙,就说道,“这是我家闺女。”

收养的也是闺女,田秀蓉在外就说是闺女,觉得没有必要解释那么多。

顾彤显然也没有多想,她点点头就出了病房。

田秀蓉将人送走,看了下这虽然有点小,但是环境很不错的单间,心里一阵感激,“真得感谢你那江伯伯,要不咱哪能这么顺利住院,还是这么好的单间。”

妙妙也点点头,然后她说,“婶,我出去走走。”

田秀蓉一阵担心,“你去哪?婶跟你去。”

自打火车站差点被人抱走两个孩子,她似乎留下了后遗症,不能让小孩子自己乱走。

妙妙眨眨眼,“我就在医院里走。”

田秀蓉还要跟着,妙妙只好投降,“行吧。”

她其实就想四处看看熟悉下环境练习下异能,要是能找到那个小年青就更好了。

妙妙背着个小手在前边走,田秀蓉后头跟着,没一会儿功夫就见有医护人员换衣裳下班了。

这不是挂号的刘护士,忙跟人家打招呼。

人家也不知认不认识她,但也笑笑应了,还好心告诉她们,吃饭可以去食堂,咱们医院食堂的饭菜不错,很适合病人吃。

田秀蓉正想怎么解决晚饭的事呢,就赶紧道谢。

然后接着妙妙的小手就往食堂方向走,她们刚转过这边楼道口,另一边的楼道口就走上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

女人穿着条浅色布拉吉,头上一条同色但稀疏的点着小碎花的轻薄纱巾轻巧的遮住头脸,她缓缓的敲响了主任医生的门。

“你怎么来了,我还说下班去找你。”顾彤正拿钢笔写着东西,听到门声就抬头看着自己妹妹了。

妹妹叫顾茜,就在中心医院附近不远的医科大学教书,她说,“下了班,正好过来跟你一起走。”

顾彤点头,赶紧忙活手里写的东西,嘴上又道,“那你等等,我马上完事儿。”

顾茜坐在她桌对面的椅子上,“嗯,不着急。”

没有五分钟,顾丹写完收拾桌子,去隔壁也换了条裙子出来,“行了,咱们走吧,”

今天是她们妈生日,说好了下午所有人都回老房子吃饭,姐妹两个离的近,下班便一起回。

姐妹两个边走边聊,很快到了楼门口,刚要顾茜刚要下台阶,顾彤便一把拉住妹妹,然后拿眼扫了扫对面,顾茜回头就看到了一个不想看到的人。

来人一男一女,男的浅色眼瞳上被一副金边眼镜覆盖,穿着斯文,气质儒雅,女的挺着个大肚子,两人正说笑着,谁知男人这时正好也看到了两人。

一时间气氛便凝滞了一般。

男人眼睛看着顾茜,缓缓的打招呼,“好久没见。”

他旁边的大肚女人只是眼神左右移动看着双方。

顾茜把头偏到一边,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就想走。

顾彤却重重出声,“哼,你跟谁说话呢?我们可不认识你,离我妹远点行吗?”

男人有些尴尬,但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女人走了。

“这人还真本事,他自己才刚回来,就直接把乡下媳妇带过来了,怎么做到的?”顾彤正嘀咕着,就看着对方与大众不太相同的眸色上若有所思。

还没思多久,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回头就看自己妹妹神情有些怔忡,赶紧描补,“呸,什么东西,小妹你可不能心软,别回头他说两句好话,你就又。”

顾茜赶紧打断她大嗓门,“二姐你说什么呢,我们两个都离婚好几年了,而且他老婆都快生了。”

说到最后,她神色有些微顿,好似有些什么不好的回忆,让她想尽快甩出去。

只是顾彤没有看出妹妹不同的神色,而是松了口气,“那就好,这人就是外表太会欺骗人了,要不也不会把咱家人都骗过,妈也不会到现在都后把你嫁给他。”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下,这顾茜与刚才眼镜男姜桦的婚姻往事。

顾家与姜家门当户对,两人五年前结婚,一直被人称赞为郎才女貌、金童玉女,却没想到婚后不到一年,姜家就出了事,全家被打成□□下放农村,姜桦当场就要跟顾茜离婚。

顾茜不肯,一定要跟着他去,可能当时情绪太激动,当场就昏倒了。

等顾茜醒来,姜桦已经被带走了,她本想去找他,却不想这个时候被查出怀了孕,当时只有一个多月,胎还不稳,就留下养了快两个月的胎,待医生说胎相稳固了,她就立马买了车票,颠簸了两天两夜到了他下放的地方。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见她第一句话,就是跟她离婚,而且还说他有了新对象,对方是村支书的女儿,他说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他需要对方,他不想在饿死或是病死。

自私吗?或许吧!

顾茜听到这话时,愣了好了一会儿,但最后还是木然的点点头,说了一声好,扭过身,泪水已经蓄满眼眶,轻眨一下便流过双颊,她忍耐着与他办了离婚手续,最后独自回家。

伤心过度或是身体过于疲劳,她身体出了些状况,不得不在回去火车中途下车去了医院,到了一个青水县医院养了好几个月的胎。

却没想到孩子出生了,大夫却告诉她是个死胎。

那是顾茜当时最痛苦的一段时间,她被接回了家,想尽办法忘掉过去,可就在她快要忘掉的时候,那个人居然就回来了。

顾茜回过神,转移话题,“妈说今天吃什么了吗?”

“说了啊,好像是涮羊肉,咱妈那厨艺也就这个行,走走走,说的我都流口水了,咱赶紧回去帮妈摘菜,否则又要被她唠叨。”顾彤说着就拉着妹妹走了。

姐妹俩的身影就消失了医院门口。

门内的男女,姜桦拿着挂号单子伸头往外看,一时有些出神。

“哥,你看啥呢?”女人看他看着的方向,有些了然的问道。

姜桦赶紧回过头,看了看自己这个远房堂妹,堂妹子刚考到这边省大没多久,有一个重要实验考试要参加,家里人也没空,就他刚调回来闲在家,他妈就把陪堂妹产检的活交给了她。

堂妹见他神情,似乎明白了什么,她年纪小,说话也就没什么顾忌,“哥,刚才那俩人,是不是有一个是嫂子。”

姜桦拿着挂号单子的手紧了紧,“快到你了,去那边坐。”

堂妹掩下自己的好奇心,只得乖乖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