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


t大家属区

顾家今天挺热闹, 一大早的顾教授牵着爱人林教授的手就去了菜场,买回了水果蔬菜和羊肉, 说是儿女回来吃饭。

邻居们见了乐呵呵的说老两口有福气,儿女们有出息还孝顺,可待二老一走,就背地里泛起同情又怜悯的神情。

“这顾家二老一生教书育人,却不想老了老了还得为儿女操心。”

“谁说不是,四个孩子都挺出息的,谁曾想婚姻方面这么不顺呐!老大还好说, 虽说嫁了个当兵的,但好歹是军官,儿子也那么大了。就是老二老三都离了婚,老四更……。”

“季老师,老四怎么了?”

“老四刚转业回来,天天黑着个脸,人家小姑娘吓的哟!”

“这…季…季老师,那前头是不是老顾家四小子?”

“走走,赶紧走。”

顾凯凌厉的眼神将总爱背后说人的两个老太太吓走,他施施然的回了家。

“来的正好,赶紧把这盆菜摘了。”大姐见他进屋就给他分配了活。

他家一般很少做饭,老两口不管是退休前还是退休后, 一般都是去t大食堂吃,平常一家子聚一块多数都是涮羊肉, 好吃还方便。

他接过到沙发边, 将菜分给大外甥一半,勿自摘了起来。

“小舅。”程超勇正拿个西红柿啃呢,手里就被塞了把菜, 他有些哀怨的喊了一声。

顾头也没抬教育道,“好好说话,……给你学习的机会。”

程超勇嘀咕,“有食堂呐,我要这么机会干嘛!”但到底屈服于舅舅的冰冷视线下,乖乖摘了起来。

没办法,他舅没转业前,在特殊部队服役,打趴他三个都有不在话下的。

顾低头摘菜,但他大姐和他妈不知在说些什么,小声的嘀嘀咕咕,一个劲的往往他耳朵里挤。

厨房里,林教授边拿了把菜摘边小声跟大闺女说,“你说的对,不过一会儿让超勇把那下佩还给小茜的时候啥也别说,省的她又想起以前的事。”

大闺女顾岚点头保证,“妈你放心吧,我都叮嘱过小勇了。”

说完她又道,“唉,这东西当初还给姓姜的,他不要就直接扔他脸上,还带回来干什么。”

林教授赶紧摆摆手,“赶紧别说了,提起这个我就难受。我就疑心你妹妹这还掂记着那个狗东西呢。”

顾岚心里也有这样的疑虑,但一直不敢说,此时就劝她妈,“妈,你别瞎想了,这都好几年了,他在乡下又娶了妻,当时的孩子都没了,小茜也不是个拎不清的。”

林教授点点头,不过提起那个孩子她就更难受了,她四个孩子如今就只有一个外孙,还那么大了,这要是那个孩子还在,现在也有三四岁了,一定长成个虎头虎脑、可可爱爱的小男娃。

到时小孩会叫她姥姥、陪她出去遛弯,一块去吃食堂,给他买新衣裳。

可惜没有了。

顾岚看她妈难受,赶紧又转了话题。

没多大会儿,顾彤和顾茜就也回来了,这母女就再没提过之前话题。

人多力量大,一家子摘菜洗菜、搬桌子拿餐具,很快就吃上了。

期间程超勇找了个单独的机会,便把那玉佩还给顾茜,“小姨,这玉佩你还是拿回去吧,你是不知道,我去部队找我爸让我给踹了一顿,骂我不像话。我平时也不知道把它放哪,先怕磕了碰了丢了的,只好天天戴在脖子上,但又很碍事,我训练起来都慢了许多。”

顾茜笑骂了他一句,便把玉佩接了过来,轻轻的摩挲了上面藤蔓般的花纹,眼里慢慢闪出坚定来。

很快,大铜锅烧起来,便氤氲着水汽,模糊了每个欢笑的脸。

饭吃的差不多,顾茜夹着碗里的青菜,突然就跟爸妈、兄弟姐妹们说道,“我调职了,下周走。”

一家子都愣住了,林教授赶紧问,“这是调哪去?在省城哪不好了。”

“西边x省,县中学。”

“什么?”林教授惊讶。

“小妹,x省条件可艰苦的很。”

“是啊,听说那边年景不好时都吃不上饭呢。”

“小茜呐,你你再想想。”

顿时一家子七嘴八舌的劝了起来,而顾茜却一直没有出声,直等家里人劝了半天没结果,不再言语,她才最后又说了句,“我决定了,你们别劝我了。”

顾茜住在医科大学宿舍,吃过饭她就要回去,二姐顾彤就说跟她一起回去。

看着一副欲言又止的二姐,顾茜道,“不用了二姐,咱俩住的地方又不近,我自己走就行了。”

顾彤还要说什么,这时顾凯说,“小妹,我送你。”

顾茜在家中是最小的,所以多少都是最受照顾的,见她哥这么说,也就点头道,“好。”

顾凯转业后到了刑侦大队,如今便开个车送妹妹。

车子里一直很安静,顾凯老实开车,顾茜却一直发着呆。

过了好一会儿,顾凯突然开口,“是不是因为那个家伙回来了?”

顾茜想了好一会儿才明明她哥的意思,“跟他没关系,是我想换个环境。”

顾凯又道,“你身体不好。”

是啊,顾茜自打几年前生过孩子之后身体就有些弱,倒也不是什么具体的毛病,就是身体的免疫力下降了,每当换季或是劳累都会很容易生病,发烧感冒都是轻的,而且病了不太容易好,总得拖个一两个月,什么也干不了。

顾茜说,“x省没你们想的那们可怕,我去的是县城,也不是偏远农村,平常生活不成问题的。”

顾凯好一会儿没说话,气氛又恢复了安静。

谁知到一个拐弯处,顾凯突然就把车停了下来。

然后坐在副驾的顾茜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下了车,然后就对旁边一处路人走了过去。

顾茜以为他遇到了熟人打招呼什么的,却不想那小子上前就给了其中一人一拳,顾茜吓了一跳,赶忙也下了车。

待走近,她才看清被打的人就是她前夫姜桦。

此时天色还没有全暗,街边的路灯也才亮起,影影绰绰的就看到对方捂着被打的腹部倒地不起,旁边那个大肚子女人吓的扶他,“哥,哥你没事吧?”

哥?

顾茜突然有些发愣。

姜桦直起腰,轻轻松开堂妹的搀扶,“小霞,你先回去吧,我这没事。”

被叫小霞的堂妹看到顾凯那凶神恶煞的样子还有些不放心,但又看到顾茜,她只好点点头,“那哥,你小心。”

说着她转头就往里走,顾茜看看四周,原来他们已经到了b大附近,前头就是b大的宿舍区了。

“打完了吗?”姜桦把打掉的眼镜重新戴上,对顾凯道。

顾凯定定的盯着他,一时没有反应。

姜松就又说,“打完我就先走了。”

全程他没看顾茜一眼。

“你以后不许出现在我妹面前,”顾凯又改口道,“你有什么资格回来,你应该有多远滚多远。”

“恐怕不能如你的愿。”姜桦说。

如果可能他也不想回来,可他家在这边,他父母现在身体都不好,他们只有他一个儿子,如今却有机会回来。

说完,他扭身就要走,顾凯听了哪还忍的住,挥拳头就又要上前,顾茜赶紧拉住他胳膊,“你给我住手。”

“小妹,你怎么还护着她,要不是因为他,你也不会落一身病,现在为了躲着他要去那么远的。”

“哥你闭嘴,你胡说什么。”

“你说什么?”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顾茜如何着急不说,姜桦也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顾凯也不管妹妹阻拦,“当年要不是去找你,我妹也不会动了胎气,住在那个县医院,结果难产,孩子也没了,还落了一身病。”

“孩子?”姜桦睁大眼睛,“什么孩子?”

是他想的那样吗?

“什么孩子,你们的孩子啊?你走那天查出来的,呵,结果她去找你,却听说你要结婚了,你们还得先办个离婚。”顾凯当时是赔着妹妹去的,但是当时临时接到部队通知,把妹妹送到地方就赶紧回去了。

却没想到妹妹受了刺激,留在了青水县医院养胎,他赶回来了的时候已经是好几个月了,当时家里也是一团乱,顾家二老都在被审查,顾大姐也在西北那边暂时回不来,只有顾彤偶尔去看她,但她也很忙,待缓过来,顾茜已经生完了。

孩子死了,这也成了顾家人轻易不能提的伤痛。

而顾凯也是十分后悔,当初就不应该带妹妹去,或者说当初应该先把妹妹带回来,再去执行任务。

“哥,当初的事跟你没关系。”顾茜知道哥哥一直觉得愧对她,想要补偿却又不知如何是好,这些年过的也不好。

她拉着顾凯走了,留在姜桦愣在当场。

他从来不知道小茜吃了这么多苦,他一直以为只要没了他,她会过的很好,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过一个孩子,而孩子他都没有见过,就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姜桦才慢慢往回走。

小春雷手术的日子已经安排好了,住院手续也办好了,现在田秀蓉除了去照顾儿子,就琢磨着下午回来是不是干点什么好。

可能是之前生意干顺手了,她手里钱虽不少,但到底有限,三个人的开销又要住院费、手术费什么的,所以还是要开下源才行。

要不她哪能安心,考察了几天,她发现这省城还是大有可为,附近虽没有黑市但是她完全可以流动贩卖。

跟招待所借了厨房,她这次做了几种酱料,到菜场附近或是医院附近,瞅着哪个慈眉善目就上前小声推销一番,有懂这些的就跟在一边角落看看东西,问下价格。

还真别说,这省城就是她们小县城没法比的,才几天功夫就赚了几十块钱,田秀蓉做的也就越来越起劲。

这天从医院回来,田秀蓉就挎着篮子出了门。

妙妙有时待在招待所,有时就跟着她出门,在不远处能看的到的地方玩,实则她也可以帮忙看着点附近的风吹草动。

要是有什么穿制服的,也好通风报信。

谁知她正在菜市场附近的小路上看着几只蚂蚁哆哆嗦嗦的在搬家,就感觉到附近一小公园,一老太太走的累了坐在公园内一长椅上歇脚,却不想突然捂住胸口倒了下去。

不知为什么,妙妙忽然也觉得胸口微痛,她来不及多想,腾的一下站起来,就朝一个方向跑去。

菜市场出来右拐就是一个小公园,公园外面路稀稀拉拉几个行人,但是里面却没什么人,妙妙依着感觉找到地方,果然见到一老太太已经晕倒了。

“老奶奶,你怎么了?”妙妙赶紧上前,小手探到老太太鼻息。

老太太还有气息,她放下心来,想着怎么把她送医院,却不想那老太太缓缓睁开眼,只见她抖着手指,指着自己上衣的口袋,“帮帮我。”

妙妙了然,赶紧顺着指点,从对方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药瓶。

作者有话要说:  又要开始洒狗血了,大家不要骂我~mua~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