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38章 第 38 章

第38章 第 38 章


顾凯上午从青水县赶回来, 就直奔医院找他二姐,当然他是想第一时间看看自己的外甥女。

当年陪妹妹去找那个姓姜的, 他临时有任务不得不离开,而妹妹只得在那小县医院养胎,结果却生出死胎,这些年妹妹痛苦,他自然也一直非常愧疚。

本以为悲剧的结尾,却没想到还会变成喜剧,知道有妙妙的那一刻, 他就心情激荡,如今激荡了一路,此时见了这小小的孩子,他憋了半天却只能说出这几个字。

妙妙突然见到一个人高马大、面容刚毅的男子,突然扯出柔和的笑容,温声细语跟她说话,她立时就提高了醒觉。

这人谁啊?这是想干嘛?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

这时外面有公安进来,说要带妙妙去录下口供。

其实刚才顾凯刚进医院,就听到许多人说起医院居然发生了拐外事件,而自己老妈和未见面的外甥女居然是当事人,他当然也就顺利的找到她们。

他见进来的公安虽不认识,但拿出工作证后, 他拉起妙妙的小手,“妙妙别怕, 舅叔叔带你过去。”

他想现在不是相认的时候, 先解决了这件事再说。

于是林教授躺在病床上,那个臭小子就这么牵着孩子手要出去,“臭小子。”

顾凯这才想起自己老妈来, “妈,我问过大夫了,她说你情况不严重,我出去就打电话给爸让他来看你,我先带妙妙去做笔录。”

妙妙虽然对这个陌生人充满警惕,但是倒也没反抗。

跟公安同事添油加醋,外加把在家乡时,那个女人就曾经将她卖过一次,并被送去劳改的事说了,她的笔录也就做完了。

本来她以为就可以回去了,她出来半天也没有回去,也不知道小春雷现在干嘛,会不会担心她。

只是她还没开口,那个大高个突然就低下身,这次不止温声细语,还傻笑的看着她,“妙妙,你饿了没?要不咱们去吃点东西?”

啊?

妙妙更警惕了,心内小人不停的摸着小尖下巴,干啥干啥?这人到底是想干啥?

这不寻常啊?

不过她是林奶奶的儿子,应该不会是坏人吧?

不过坏人她也不怕,嗯,就去好了,反正有好吃的。

于是她毫不犹豫的点头。

顾凯看她点头,大喜过望,恨不得一把将妙妙抱起来,然后让她坐在自己脖子上。

他有时走在路上,看到好多男人领着孩子都这么干,一般这时候孩子们都会笑的特别高兴。

可是他到底没这么干,他怕吓到孩子,毕竟他现在对孩子来说还是个陌生人。

于是他只好憋憋屈屈的牵着孩子小手,带她来到医院附近最好的国营饭店。

这家饭店叫红星饭店,营业面积有两层楼,这时候已经过了饭点,但是人还是挺多的,顾凯带着妙妙来到一层,服务员拿出菜单给他们看。

一般国营饭店也就是那几样饭菜,是没有菜单的,最多也就是在墙上赔个红纸上面黑字写上都有什么样饭菜。

可这家饭店却是有一本菜谱的,她这具身体还不识字,但她是识字的啊,怕暴露只能偷偷拿眼角余光瞥。

而顾凯却十分贴心的,给妙妙指着菜谱上的菜,解释是什么样,问她爱不爱吃。

妙妙来这个世界就没敞开吃过,虽说田婶子做饭挺不错,但经济条件就那样。前世就更别提供了,也就小时候身为一个小富二代,享受过零花钱随便花的待遇,再往后进了末世,那就只能是有吃的就不错了,还哪能挑。

所以顾凯给她指一道菜,她就咽咽口水然后点个头,表现的特别像个小土包子。

顾凯当然不会笑话她,反而十分心疼的摸摸她的头,然后对着菜单就啪啪啪点了好几道,“这个这个这个,都要。”

妙妙瞪大眼睛,红烧肉、清蒸鲢鱼、糖醋里脊、油焖大虾、香菇炖鸡,妈妈呀!这都是啥硬件菜。

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有什么企图了,反正该吃吃吧。

菜很快上来,给妙妙的是个跟成人一样的大碗,盛了小半碗米饭,她吃的头都快埋饭里了。

“给我夹块鸡肉。”妙妙小手使筷子有些大块的就夹不上来,于是她很不客气的指挥顾凯。

看他这人能装到几时。

顾凯听了这不客气的话,非但不生气,反而很高兴的夹了给她,还特别激动的问,“还想吃哪个,给你夹。”

妙妙眨眨眼,看来企图不小,不过她看了看自己,好像也没啥可被企图的吧?

想不通就不想,但她也不客气,给夹就吃。

气氛一时也是其乐融融。

姜桦与同学从二楼下来,正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顾凯旁边怎么会有个小女孩?

姜桦与两个同学不同路,那两人出了门,他看了那边一眼,倒也没有过去打招呼,既然关系已经闹成这样,还是装不认识好了。

只是他又回头看了看那个小女孩一眼,总觉得那小孩看上去有些眼熟。

且不说顾凯这边吃的正欢,顾彤这边却急的脑门冒汗。

“我说你怎么能这样,一声不响的就要走。”顾彤拉着顾茜说。

她一以为妹妹还有几个小时才上火车地,却不想去到她宿舍敲了半天门也没动静,隔壁了就出来说她已经拿着行李走了。

她紧赶慢赶的追到火车站,这才抓到还没上车的顾茜。

原来她早就改了时间。

顾茜情绪低落,“我本想等火车快开时再给你打个电话。”

她知道家里都不太同意她出去,也不想让她们送自己,不想看到那么多难过的脸。

就让她自己一个人静静的离开。

“你,你简直气死我了。”顾彤指着妹妹,突然转了话题,“我问你,你这么多年,是不是一直没过了那道坎,还是会想起那个孩子?”

顾茜突然被问到这个话题,当即脸色就是一白。

当年生出死胎后,她回到顾家,这个话题就没人再提起过,她知道家里人都不想揭她疮疤,让她难过。

她自己也不想再想起,可是这么多年,每当夜深人静都会想起。那孩子在她肚子里的一举一动。

或者走在街上,遇到妈妈带着小孩,她都会想,如果自己儿子还活着,那一定也长这么高了吧,他一定会是个可爱的孩子。

可见终究是忘不掉的。

“二姐,你说这个干什么样,火车就要开了,我先上去了。”顾茜躲闪着顾彤忽然灼灼的目光,扭身就想进站。

顾彤赶紧道,“哎呀,我话还没说完,你走什么样呀?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提前来找你?”

顾茜轻轻扒开顾彤的手,“二姐,你就别劝我了,我是一定要走的,我。”

“我们找到你的孩子了。”

顾茜话还没说话,她就听到了这样的话。

一瞬间她心脏几乎停跳。

顾凯这边跟妙妙吃完饭,又带她去逛小吃街,本来他是想给她买些衣裳什么样的,但是他身上没带布票什么样的,只带了吃饭要用的粮票,所以只得作罢。

而且他也看出来这是个小吃货,见着好吃的就咽口水,他在部队时津贴资金都不少,现在转业了也有不少工资以及各种补贴,以前都没地方花,现在可不就正好了。

顾舅舅想,终于派上用场了。

只是好心情没维持两分钟,出门就看着一个不太想见的人。

姜桦!

这渣宰怎么会在门口,简直是出门没看黄历。

他将妙妙拉到自己身子另一侧,与这人渣隔离开。

他才想起,这渣宰是他顶顶可爱的小外甥女的亲爹,tm的,简直不能忍。

这时姜桦才从后巷推出自己放着的自行车,没想到就撞到顾凯,还真是。

姜桦想笑笑打个招呼,不过看他那样想必是不想理他,于是他也不自讨没趣,推着车子就要走。

只是他觉得有道目光朝他看过来,他回头就看到一个小姑娘澄澈的浅色眸子,不禁愣住。

这小姑娘,怎么?

顾凯看他看过来,握紧着想挥过去的拳头,不过他这时理智多了,不想吓坏孩子。

他拉起小姑娘的手,过了马路,他开过来的车子停在那边。

妙妙边走边回头看那个男人,那人长的好像她前世的爸爸。

不是,也不像。

其实长的一点也不像,只是感觉很像而已。

就是一种感觉。

回去的时候,顾凯被那渣男影响了心情,又觉得姜桦与妙妙长的太像,担心妙妙会问起,但也知道相认后对方怎么都会知道。

不过他还是一直没话找话,想着怎么跟她说自己是她舅舅的事。

可惜他一个大老粗,平时沉默寡言的,扯出来的话题都很生硬,妙妙又不是真的三岁小孩,哪里看不出。

因此两人回到医院门口时,妙妙就直接问道,“你是有事要求我吗?”

顾凯茫然,“啊?”

顾凯刚想问,你这是说的啥?可是还没等开口,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后面响起来,“妙妙,你是妙妙吗?我是妈妈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