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41章 第 41 章

第41章 第 41 章


“你?你说什么?”顾茜一下子被他说愣了。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这人是以为她新搞了个对象,而妙妙应该是男方的女儿。

她顿时气笑了, 道,“我什么时候谈对象跟你有关系吗?”

这话就有些□□味儿了。

不过姜桦却没有生气,而是点点头,心内苦笑道,“是跟我没关系。”

他随即又看了妙妙一眼,顿时一愣,这不是那天顾凯带着的小女孩吗?

原来都这么亲密了吗?

“这小姑娘挺漂亮的, 一定是像她爸爸吧。”他是真的觉得小姑娘长的挺好看,圆圆的小脸,大大的眼睛,瞳色还是那么澄澈,浅浅的茶色,倒是越看越眼熟。

顾茜听了这话都想翻白眼,你就变相夸自己好看呗?

其实姜桦长的确实现不错,身高腿长,五官立体,戴个眼镜,一派斯文样,简直是衣冠禽兽代表人物, 上大学时就有不少女生暗地里给他写信。

想到此,顾茜道, “对啊, 是挺像的。”

这就是承认了,姜桦忍着心底翻涌的情绪,“那打算什么时候办事?”

“我。”顾茜没好气道, “你有病啊,管好你自己的家庭,老婆都快生了就别出来乱跑了。”

姜桦一愣,老婆?

想起上次在医院遇到,莫非这人误会了?

不过也好,他们点点头,“好,那我就先走了。”

顾茜说完就有些后悔,看他这样就更觉得话说的有点重,当年的事也已经过去了。

她想叫住对方再说点什么,可又不知说什么。

有些垂头丧气。

妙妙看向她,又看了看那男人下楼的背影。

“妙妙,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下。”逛了商场,顾茜就带着女儿去吃饭,刚走到街边,她把想说的话终于说出了口。

妙妙抬头看她,“什么事?”

顾茜说,“你想要个爸爸吗?”

一般小孩子都有是想的吧。

谁知妙妙却道,“我有妈妈就够啦。”

这些天认真没见到原身亲爸,她就觉得这个妈或许跟那个爸出现了问题,也许早不离婚了,既然没见过也没有必要上赶着认了。

毕竟相比于前世刚出生就去逝的妈,她那傻爹还是挺疼她的,虽然后来消失了,但她也不太想再要爸了,总觉得有点怪。

不过如果是那天见到的觉得很熟悉的男人,倒是也可以考虑,她摸着小尖下巴想。

好吧,她瞎想的。

听到妙妙这么说,顾茜非常感动,她没想到才相认几天,这女儿就这么依赖她这个妈了,从而她也暗暗下定了决心。

于是,第一天上班去b大上班的姜桦,就接到了前妻的电话,“有事?哦,好,知道了。”

“姜老师,女朋友啊?”姜桦刚放下电话,就有好事的同事问,同事听到是女声呢。

姜桦就说,“是亲戚,听说我工作确定了,来恭喜我的。”

下班时,姜桦特地去卫生间照了照镜子,确定衣服得体,头发不乱才出了门。

办公室的老师见此就更八卦了,“什么亲戚,一定是约了女生。”

“嗯,说不定是相亲。”

“别开玩笑了,姜老师这相貌还用的着相亲。”

“相貌好又不代表一定能找着老婆,你看平时姜老师也不爱说话,除了姜老师堂妹也没见他跟哪个女人来往,肯定是这性格也不讨女孩子喜欢。”

“也有道理,唉,人无完人啊。”

办公室的讨论姜桦自然是听不到的,不过她刚从楼后车棚推出自己新买的自行车,迎面就遇到自己堂妹和妹夫,说是要逛街去,他有些不赞同,“婷婷肚子这么大了,还去逛街?”

堂妹就说,“就因为这样才想去准备点生产的东西。”

妹夫说,“我说我一个人去,她不让,说我不会买东西。”

“你可不就不会买东西,买错了买多了少了的,不是都麻烦。”婷婷瞪他说。

妹夫赶紧告饶,说你说的对。

姜桦一听这个也没有再说什么,只劝她小心点,买完赶紧回家,然后就骑车走了。

婷婷答应着,看着他背影说,“你觉不觉得我哥今天骑车的动作特别利索,就好像前面有什么好事等着他。”

妹夫摇头,“没觉得啊。”

“唉,一辈子子没有默契,走啦。”

“哦哦。”

两人约的地方是一处比较大的公园。

姜桦到的时候,顾茜已经在一个凉亭下等着了,旁边还坐着上次那个小姑娘。

他不觉有一丝失望,这是他回来后,头一次单独与顾茜约出来见面,也不知对方是什么事。

不过还没等他坐下,对方就给了他答案,“这是妙妙,她是你女儿。”

姜桦‘噗通’一下,跌坐在石凳上,屁、股好疼。

不过他已经没功夫想这个,他只愣愣看着顾茜,“什么?”

他什么时候有孩子?

不过仔细一看,这小姑娘长的还真挺像,之前他就觉得孩子看着好熟悉,现在听到这个结果,就好像拨开云层,恍然大悟的感觉。

“我去找你那年,我以为生下来就死了,结果。”顾茜现在已经可以不带任何情绪的把当年的事讲给对方听了。

听完,姜桦呼吸就有些急促了,“你是说,当年你来找我时,就怀了孩子?后来还。”孩子还因此丢了。

后半句话他没有说出口,说出来就像指责的话,而他没有一点指责的意思,要怪,这件事也是要怪他,他还差点连累到她。

顾茜点点头,“是的,这孩子我们也才找回来,想要好好补偿她。我告诉你是因为你是孩子爸爸,仅此而已。”

姜桦一下子明白了顾茜的意思,他点点头道,“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抢孩子的。”

说完他就有些激动的看向妙妙,终于知道为什么样看这孩子眼熟,原来是他的女儿,“妙妙是吗?对不起,爸爸才知道你。”

妙妙其实也有些发愣,之前她还在想如果这个莫明有些熟悉的人当他爸也不错,现在这人就真成了她爸了。

她喃喃道,“爸爸。”

“唉!”姜桦激动的应着。

这时顾茜好似完成了任务,起身道,“那我们就先走了,你以后如果想见女儿可以给我打电话,我电话你知道吧?”

她也就是那么一问,想必对方是知道的,他们两个一个大学的,有很多同学都是相互认识的,他刚回来就有同学跟她说,要了她的电话。

有一阵她还有点紧张,可是她从来没接到过对方电话。

而姜桦听了却摇摇头,“不,我不知道。”

他当然是知道的,偷偷找同学要的,一直没敢打,理智告诉他不要打扰他,她肯定不想见到他。

可感情又让他想打过去,听听她的声音。

听了对方回答,顾茜就是一滞,这人可真是。

于是她从挎包里拿出承受身带着的纸和一个小本子,写给她一串号码,“有事打,我们大办公室。”

就是好几个老师在一个办公室。

姜桦就点头,也把自己办公室电话给她,“我们办公室人也不少。”

这人,顾茜懒得理她,拉着妙妙就走了。

姜桦看着她们背影消失在鹅卵石小路上。

顾茜想象的电话一星期一打,周末带孩子见个面也就差不多了。

不过姜桦当天下午就开打,打通还半天不说话,她在电话这头道,“怎么了?说话呀?”

姜桦好半天才道,“我,我想给孩子买点衣裳。”

顾茜就说,“我最近给她买好些了。”

“那不一样,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

爸爸跟着妈妈怎么一样。

顾茜一滞,也对,就说,“行吧。”

“那下班我去找你。”对方说完这句,还没等顾茜再说什么,就啪的挂断电话。

下班后,顾茜还有些担心,带着妙妙在门口左看右看,然后对方在不远的一条小巷朝她们挥手,顾茜松了口气,她也不想两人来往多了,让人说闲话。

毕竟现在姜桦是有老婆的人,于是她就说,“那你带妙妙去吧,买完送她回我宿舍。”

姜桦有些失望,但却了然的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然后就带着妙妙走了。

妙妙开始还以为,这个爸爸也会带她去百货商场,然后买一些小裙子,她就想告诉他,她已经有好些小裙子了,短期间内估计穿不完了,所以不必给她买。

谁知对方不按常理出牌,这个亲爸将她带到一个老裁缝那里,那个裁缝还给她拿出好多样式的童装图片来给她看,让她挑选自己喜欢的。

上面有许多种风格,有很多是时下在商场看不到的,中式西式都有,妙妙一下子眼睛就有些发亮。

女孩子对漂亮衣服都是没有抵抗力的,之前逛商场时,只是因为这个时候衣裳就算好看,在她这个后世人来说也有些老土。

但这里就不一样了,有很多款式都很经典的那种,一点也不土。

她不禁对这个亲爸有些刮目相看。

姜桦被闺女看的有些开心,他家里之前挺有钱的,祖上还曾当过皇商,虽然后来没落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之前抗战那会儿他们家曾拿出大半家产支持,虽然后来他们家了出了些事,但是这事结束后,家里之前大部分财产就又归还给他家了。

他家现在就他跟他爸妈三个,也花不了什么钱。

现在终于有机会花了,当然要给闺女花。

在裁缝那订了好几套好看的童装,妙妙就摇头说不要了,就她这小身板,见风就长一天一个样,多了真的太浪费了。

姜桦便也没有强求,接着就又带她去吃饭,说好周末还要带她去省城最大的游乐园。

她都不知道,这年头还有游乐园。

顾茜本来以为,姜桦最多偶尔来看看孩子,没想到这些天几乎天天来接孩子,搞的她都没时间跟孩子相处了,而且就是周末对方还要带孩子出去。

听说要带孩子去游乐园,她不太放心,对方就说,“要不你也一块吧,周末人多,咱们得看好妙妙。”

本来还有些犹豫的顾茜就点点头,“确实。“

妙妙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人,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这时候的游乐园可玩的项目不太多,妙妙玩了个旋转木马后,就没啥兴趣了,不过倒是照了几张相。

跟爸妈一起照的,她站中间,爸妈站两边。

一瞬间她都觉得回到了小时候。

他们照完相,就也有外地游客也在他们旁边照相,他们也是一家三口,小孩是个调皮的男孩,一直闹着要叠罗汉拍一张。

男游客就拜托姜桦,“同志,麻烦你能不能帮我们三口拍一张全家福。”

姜桦没有拒绝,接过了相机。

男孩非常高兴,本想站在父母肩头,站的高高的。可惜父母出于安全考虑,不同意,最后只重退而求其次,站在父母一边一个屈起来的膝上,小家伙叉着腰也是威风凛凛了。

给别人照了相,姜桦就也有些眼热,他倒想效仿对方,让妙妙坐在他们并列的肩上,可是到底没有说出口,而是独自把妙妙放下了脖子上,他看很多爸爸也这么做。

妙妙虽然觉得有些幼稚,但到底没有反对,后来还笑的很开心。

游乐园项目虽然不多,但他们三个还是挺开心的。

只是晚上姜桦送她们回去,顾茜还是把压了很久的话委婉的说了出来,“以后你接孩子还是规定个时间,毕竟你老婆不也快生了吗?别让她误会什么。”

话也就说到这了,这两天为了孩子她觉得跟他见的太多了,还是应该避避闲,毕竟以前他们的关系,如果没有孩子,以她来说最好不要再见面的好。

她这话一出,本来心情很好的姜桦无异于兜头泼下一盆凉水,让他立即来了个透心凉。

的确,这些天突然有了个闺女,让他有些忘乎所以。

他回来时就告诉自己,当初决定是他做的,那就得承担一切后果。当初伤害她的是你,现在过去就是过去了吗?

他知道自己没资格再肖想她。

而她现在日子也很好,不应该再打扰她的平静。

姜桦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他只听到自己跟孩子告别,“下周末爸爸来接你。”

然后他也不知自己怎么回的家。

不知怎的,顾茜看到他呆呆的样子,突然有些难受,不自觉得摸向胸前的玉佩。

这块玉佩曾经是他送给她的。

又到了一个周末,顾茜一早就起床收拾了屋子,却没想来接妙妙的不是姜桦,而是个大肚子女人,她旁边还有一个陌生的男人。

“我们可以谈谈吗?不会占用你很长时间的。”大肚子女人说。

顾茜想不到自己跟姜桦的现任妻子有什么好谈的,就摇摇头,“不了。”

女人赶紧自我介绍,“我叫姜婷婷,是姜桦堂妹。”

顾茜就愣了。

然后她又听对方说,“你可能听过我,但是我们没见过,我跟爸妈一直在南方,后来又下线,最近我对象考到b大上学,我也才跟着过来。”

顾茜好像是听过她的名字,不过姜家亲戚挺多的,而且有的离的也远,有时过年也未必能都能见面。

所以,这人是姜桦亲戚?

不是老婆。

还没等她多想,这个叫姜婷婷的就又告诉她,“其实我哥跟你离婚后,就没再结婚。那个女人就他找来演戏的,要不你怎么会同意离婚呢。他就是不想再连累你了。”

“他不让我说,但我想还是得告诉你,不管怎么样,总知道嘛,对吧。”姜婷婷说完便头也不回的拉着她对象走了。

她觉得她也就帮她哥到这了。

这几天看他哥没精打彩的样子,她就有点难受,现在说出来就好多了。

姜婷婷就这么走了,留下顾茜在楼梯口发呆,坐在台阶上回想起跟姜桦从谈恋爱到结婚的几年时光。上学时一起学习、一起挤食堂、一起泡在图书包,婚后形影不离,那事发生后她四处奔走,到最后她去找他,他前所未有的绝情面孔,自私的说在乡下活不下去,要找个女人过日子才行。

一幕幕像电影般在她眼前回放,她一拍脑袋,觉得自己怎么那么傻,那么拙劣的演技。

想着想着,她眼睛就有些湿润了。

妙妙这时穿着小睡衣揉着睡眼,“妈,你怎么还不睡。”

“就睡。”顾茜站起身,带着孩子进了屋。

又过了几天,小春雷的手术做完了,顾大夫说很成功,再过几天就可以回家休养去了。

就又过了几天,田秀蓉就开始收拾东西了,她要带小春雷回去了。

顾茜就带着妙妙也要一起过去,要把妙妙的户口迁过来才行,田秀蓉自然同意,只是临上火车时,姜桦就也过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