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 2 章

第 2 章


第二章

姜妙妙盘腿坐在破铺盖上,眼前这小子就踹门进来了。

她一眼就认出这是原身大舅姜大生的儿子,姜多宝。

姜多宝有些微胖,黑粗的胳膊腿,如同一个腌咸菜的小坛子。

小小年纪有大饼脸发展的趋势,小饼脸上还配了个塌鼻子。

多宝这个名字是姜婆子取的小名,也侧面证据他多喜欢这个长孙。

姜多宝在姜婆子那里是仅次于姜翠芯的,他也是欺负原身的主力军之一。

大人平时还有出门上工的时候,只有他天天在家,平时指使原身干活,不高兴要拿着柳条抽她,拿她当马骑。

还喜欢抢她仅有的吃的,让她饿肚子。

原身这次高烧后送命也是因为这小子,他偷吃鸡蛋结果被发现少了,就联合他妈说谎,将黑锅扣到姜妙妙头上。

原身被打个半死,又被罚在院子里淋了半晚的雨,半夜就发起了高烧,一个人在农具棚子里等死,结果就真的一命呜呼。

姜妙妙觉得自己在末世就没少看着变态了,可没想到换个地方变态还是这么多。

她刚想教训这个小崽子,胸口突然就是一顿,然后一阵莫明的悲伤中掺杂着恐惧的情绪萦绕心头,她知道这应该是原身的情绪,看来以前真是被欺负的太多了。

于是,她瞅着柱子上的壁虎邪邪的一笑,然后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姜多宝看,只是看了得有半分钟姜多宝也没动静。

姜妙妙惊讶,不可能啊?难道她异能失效。

可是下一秒,姜多宝甩着粗壮的小短腿却动了,还没等姜妙妙再次露出微笑,对方一脚就踹在姜妙妙已经不少淤青的脸上,他嘴里还骂道,“笑的像个傻逼。”

“再不起来弄死你。”姜多宝那张小饼脸上满是戾气。

棚子外,刘春杏听到自己儿子在教训那个拖油瓶,不由的心情好了几分,到灶房去做饭了。

棚内,被踹倒的姜妙妙面无表情的坐了起来,抹了抹本就脏污不堪的脸上的脚印,眼睛仍盯着姜多宝。

姜多宝以为她会像以前一样低声呜呜的哭,他本来还想再补两脚,却没想到对方不但没哭,还直勾勾的盯着他,让他身上一阵发毛,不自觉的就后退了两步。

而姜妙妙此时却没有看上去那么镇定,她本来想用异能控制姜多宝,却没想到失败了。

她在末世是顶级异能者,不但植物系异能可以控制方圆几百里内的所有植物,可攻可守。而且她还拥有强大的精神力,可以控制动物,低等级的丧尸,甚至号称有着复杂大脑的人类。

但是也只能控制一些身体较虚弱或是小孩之类。

刚才试那么一下,她感觉体内的能量非常的弱。

看来。

她面色有些发青的看向木柱上方正向上攀爬的一只壁虎。

凝视着。

姜多宝看她突然又看上面,刚想说话,就见对方朝她笑着招了招手。

姜妙妙此时满头满脸的脏污灰渍,之前又出了很多汗,脸上更是黑的灰的一道道的印子,但透过这些印子空隙还是能看出本来肤色十分白皙,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虽然没有一点肉,却嵌着一双桃花眼,琥珀色的双眸更是发亮,再搭上姜妙妙还咧着嘴露出一口小贝齿。

这是一个甚是招人喜爱的小姑娘。

姜多宝撇撇嘴还是走了过去,“别装模做样的,还想装病不干活?”

姜妙妙看了眼他的位置,又扫了他斜上方的壁虎,就又加大笑容朝他招手。

姜多宝也没多想,就又走了两步,然而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姜妙妙那赔钱货突然面色就变了,好看的笑容没了,换来了是诡异。

“啊?”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掉到了他的头上,再一抬眼皮,原来一只壁虎正趴在脑袋上。

此时正探头往他额头上爬。

试验过,异能没丢,就是太弱了。

姜妙妙面色仍然不好看,仍然盯着壁虎。

然后就见壁虎趁着姜多宝发声张大嘴巴的空隙,直接‘哧溜’一下钻进了他的嘴巴里。

他震惊、惊恐、嘴巴张老大不敢闭上,‘啊啊啊’的越来越大声。

完了,壁虎爬到他的嘴巴里了。

他想吐却吐不出来,趴在地上干呕的几乎翻白眼,然后白眼上番却看到那赔钱货居然还在冲她笑,而且笑的非常开心。

刘春杏正在灶房做饭,见儿子这么半天也没把那死丫头叫来烧火,她填了把柴火就出去了,心想这死丫头还拿上侨了,不过心里也隐隐猜测不会是死了吧?

但又想不太可能,要死早死了。

然后她几步走到棚子里,却发现儿子趴在地上翻白眼,“啊,多宝,你咋了?”

姜多宝见他妈来了,如同见到救命稻草,奋力的指着自己大张的嘴巴。

“嘴怎么了?噎着了?”她惊慌失措,只能把儿子背朝上抱起来,然后奋力拍他后背。

她就这一个儿子,可不能出事,下手就有点没轻重,用力拍了好一会儿,姜多宝差点真翻白眼了,才把那只壁虎吐出来。

“这是啥?”刘春杏瞪大眼睛,“你饿成这样,连蝎虎子都吃?”

蝎虎子是他们这地方的口语叫法。

姜多宝看着自己吐出来的东西,再听他妈说的话,当即‘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刘春杏看儿子哭成这样无比心疼,再看一边姜妙妙居然咧着嘴笑,甚至牵动嘴角的淤伤‘嘶’了一声,还是继续笑。

刘春杏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个小贱货居然还敢笑,你说是不是你搞的鬼?”

她突然想胆白了,她儿子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吃这种东西。

不得不说,刘春杏还真是真相了。

“你个哑巴,问你也白问,我看你是皮痒了。”她随手抄机旁边的一个木锄头就朝着姜妙妙抡来。

好在姜妙妙就算没有异能,也是在末世厮杀过来的,虽然换了副又弱又小的身体,但还是迅速躲开了对方的那一锄头。

看到如同小孩手腕粗的锄头把,姜妙妙愤怒的情绪上涌,但这时身体又是一股恐惧袭来,想来又是原身的情绪。

刘春杏完全没想到她居然会躲开,以前打这死丫头她也只会呜呜哭,躲都不敢躲,现在怎么这么大胆起来!

但这也让她更加愤怒,抡起锄头把又打来。

姜妙妙赶紧将异样情绪压下,边躲边寻找可供她驱策的生物,可这个破棚子里边个老鼠都没有,一时她只能左躲右闪,好在她身手还不错,半天也没被击中,倒是把刘春杏给累的半死。

她累的气喘,锄头支地骂,“你个小丧门星、小贱货、小赔。”

正骂着,就听到姜婆子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一帮倒霉催的瞎耽误什么功夫,还不去做饭。”

刘春杏喉咙如同被掐住脖子的鸡,立时住了声,但又想到自己婆婆向来也讨厌这个赔钱货,“妈,你看这死丫头,我让她做饭,结果她动都不肯动在那装死,还把多宝给弄成这样,你看看我一进来多宝都要翻白眼了。”

此时姜多宝还没在刚才差点吞掉壁虎的恐惧中走出来,蔫蔫的缩在角落里。

姜婆子也是疼孙子的,她忙过去看孙子,又问他是怎么回事,可惜姜多宝也说不清,就说突然一只蝎虎子掉下来。

这也自然怪不到姜妙妙身上,但姜婆子还是面沉如墨,“既然没死就起来烧火,一天到晚吵吵闹闹什么德行。”

我特么!姜妙妙心想,她也得吵的起来呀!她边话都不会说。

姜婆子说完,扫都没扫姜妙妙一眼,就这么走了。

刘春杏恨恨的朝姜妙妙啐了一口,可惜被她完美避过,姜妙妙还十欠揍的朝她笑了笑,肺都快气炸。

姜妙妙见她出去,摸摸自己的肚子,是有点饿了。

于是,她真的跟着刘春杏到了灶房,刘春杏见她跟来这才心气平了点,但也只是一点,她厉声道,“赶紧烧火。”

姜妙妙被安排蹲在灶门填柴火,她见是农村的大土灶,还是只在一些年代剧的影视作品中见到过,登时就有些郁闷。

虽然她也想早点吃上饭,实在太饿了。

但是她哪里会烧火,末世前她家也是燃气灶,拧个开关就点着了,哪里用这么麻烦。

这时候她就想起火系异能者的好来,不过好在火已经被刘春杏点着了,她就往里一个劲的填柴禾就行。

她这里低着头烧火,刘春杏假装掀开锅盖看熬着的粥,其实是从锅里篦子上拿出来个鸡蛋,然后塞进棉袄的口袋里。

瞪了一眼依然低头烧火的姜妙妙一眼,从灶房闪身进了她们睡觉的西屋。

此时儿子姜多宝还蔫蔫的趴在炕上,而姜大生已经起了,躺上炕上卷着烟叶。

刘春杏将自己口袋里的鸡蛋拿出来给姜多宝。

姜多宝那小饼脸又重新焕发神彩,“给给我。”

“你慢点,别噎着。”刘春杏刚剥好壳,鸡蛋就被抢过去塞嘴里,差点噎的翻白眼,刘春杏赶紧给他拍背,又怕弄的太大声被听到。

姜大生本来躺在炕上,给儿子偷点鸡蛋吃这种事他是不管的,也就由着他们,此时看着儿子差点被噎着就骂刘春杏,“你会不会喂孩子。”

刘春杏委屈的不敢出声。

隔了好一会儿,姜多宝才缓过来。

姜大生看儿子没事,也缓了神色,只是叮嘱刘春杏,“别让妈看见。”

刘春杏赶紧小声道,“没事,那死丫头灶房烧火呢,妈要是发现鸡蛋少了还是赖她头上就行了。”

姜大生也不再说。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只小老鼠从西屋墙边迅速爬了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