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 3 章

第 3 章


第三章

灶房与西屋只隔一墙,小老鼠出来后就溜着墙边来到姜妙妙脚边。

小老鼠扬着两颗小黑豆眼,朝着姜妙妙邀功般吱吱了一通,姜妙妙便满意的轻摸了下它的鼠头,小老鼠好似受到夸奖一般,吱吱叫的更加兴奋,然后才抖着四脚跑走了。

就不信破房子里没有老鼠,这不就是?

不过她倒不是通鼠语,只是精神力可以控制生物,自然也可以由此知道他们的想法,植物也亦然。

姜妙妙看着西屋,噘了噘嘴。

等等?

噘嘴?

她怎么有这么幼稚的行为了,她应该冷笑才对,哼,等死吧你们。

她勉强压下噘起的嘴,小小的花瓣唇角扯出了一个冷笑的表情。

只是表情维持不足三秒,她就闻到了一股烟味。

一低头,嗯?

灶里的火怎么灭了?

而这时刘春杏正好从西屋出来,也闻到了烟味,再一看灶,大惊失色,“你,你干啥呢?”

灶门填满了柴禾,连点空隙都没有,没有空气自然也就熄火了。

这点原身肯定是知道的,但是没烧过土灶的姜妙妙哪里懂,她自己也懵逼呢。

刘春杏见她满脸茫然的站在那,抖着手指着她,“你你你故意的。”

她太惊讶了,这个死丫头今天也不知抽什么疯,平时都是让往东不敢往西,让喂鸡不敢烧火的软弱好欺性子,今天却一再给她找麻烦。

但是早饭本来就晚了,小姑姜翠芯又赶着出去,再耽搁又得挨骂,她只得恨恨的瞪了她一眼,咬着牙骂句‘你给我等着’,就赶紧所柴禾抽出来大半,又重新拿出锅台旁边放着的火柴把火点上。

这才好不容易把饭给弄熟。

农闲时候,农家的早饭一般都是粥,姜家也不例外。

区别就是有的人家稀一点,有的人家稠一点。

条件好点的还会搁块红薯,红薯是有甜味的,小孩子们都爱喝。

但是姜家的稀粥显然不在这个范畴。

一家子围在灶房中间放着的地桌上喝着能照出人影的稀粥,每个人的份量还都是姜婆子给分的。

姜大生是最大粗瓷碗,满满一碗。

刘春杏、姜婆子和姜翠芯的碗小一号,但也都是满的,姜多宝的碗要再小一号,也是满碗。

到了姜妙妙这里,姜婆子马勺一抖就给倒了半碗,刘春杏得意的笑,“让你死丫头不好好干活。”

姜妙妙心里都快气炸了,给一个高烧的三岁娃不请大夫,大病初愈后还又是挨打又是让干活,干完活才给这么一口粥,这真是一点人性也没有。

想起原身记事起就是这样的待遇,姜妙妙不禁眼神都是冷的。

姜婆子本来耷拉的眼皮,分完粥不经意扫了姜妙妙一眼,立时皱眉,“你那是什么眼神?还敢瞪我。”

“你偷吃鸡蛋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居然还敢瞪我?今天去割野菜,不割满一筐不准回来,也不准吃饭。”说着她就把刚刚给姜妙妙的半碗粥倒到了姜翠芯碗里。

姜翠芯由始至终没有看姜妙妙一眼,也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吃单独给她蒸的蛋羹。

也就在姜婆子给她倒粥的时候皱了皱眉,然后又把推到姜婆子面前,“妈,我吃了半碗了,吃不下了。”

姜婆子老眼瞬间柔和下来,“看看你妈多孝顺,不像你,不孝的东西,居然还敢偷我鸡蛋了,赶紧给我滚去割野菜去。”

姜妙妙噘噘嘴,复又扯了扯嘴角,起身什么话也没说回了农具棚子。

奇怪,她怎么老是噘嘴,难道变成小孩子,连表情都幼化了?

姜家三间屋,一间灶房,一间东屋住着姜婆子和姜翠芯,一间西屋住着姜大生一家三口,所以最不受待见的姜妙妙就只能沦落到睡棚子。

这棚子就是个用木板和油毡搭的简易棚,低矮昏暗不说,还冬天冷死夏天闷死。

她没穿来那一世,原身这样一副小身板居然没给折腾死,不得不说这就是作者创造的奇迹。

还没等她感叹完,就听到大门的方向姜婆子正跟姜翠芯说话,“这一块钱你拿着买点什么,中午赶不回来就在县城吃饭,早点回来。”

姜翠芯接过钱,放进背着的一个军绿帆布包里,答应一声就出了门。

啧啧,姜妙妙感叹,好一别慈母心肠。

这老姜婆子区别对待的可真够可以的。

不过姜家在县城也没有亲戚,她背着个包去县城干什么?

回想起书中的时间线,姜妙妙摸了摸自己现在有点尖的小下巴,“八成是去会情夫。”

按书中写的,姜翠芯是在大概姜妙妙不到四岁时,与男主在县城偶遇,然后决定把姜妙妙卖掉,好跟男主开展新生活的。

那么这么算下来大概还有半年多的时间,那姜翠芯现在去县城‘偶遇’男主是不是有点早,还是她去县城还有什么别的目的?

这个书里也没写。

但是被卖这种事,姜妙妙一定不能再让它发生。

还有姜翠芯和姜婆子一家子,她一定得让他们付出代价,她握了握小拳头,又抚了抚胸口,那里情绪又在翻涌。

原身也是想报仇的吧?

嗯,既然用了这副身体,不管是书里还是现实,这个仇她帮她报了。

虽然自己异能现在很弱,但勤加练习还是可以慢慢提升的。

而且通过今天观察,她发觉姜婆子是那种要面子的人,应该是在意在村子里的名声。

毕竟在这样思想保守的小村庄,又是这样的特殊年代,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还有那禽兽不如的姜翠芯,这种人也能当女主。

对了,还有姓葛的买原身当童养媳妇的那家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想着想着,她慢慢的有了计划。

好,就让她把这里搅的鸡犬不宁再走。

其实她倒是想现在走,但她一个五短身材,又是陌生时代,她还是先观察下。

正想着,就又听到一阵怒骂声,姜妙妙出了棚子往正房看。

原来姜婆子又骂起了刘春杏,她赶紧飕飕的挪着小身子,就听到姜婆子骂‘好哇,胆子肥了。’‘鸡蛋原来是你偷的’等等。

再看西屋门口,几块剥下来的煮鸡蛋壳散落在地。

而刚才的小老鼠又从西屋方向‘哧溜’出来,扬着两颗小黑豆眼一副‘快表扬我吧’的神情看着她。

姜妙妙大大的琥珀色桃花眼瞬间焕发神彩,握了握小拳头,对小老鼠,“干的好。”

这是她一早下达的命令,刘春杏那没脑子的‘偷吃’东西不擦嘴,剥下来的鸡蛋壳就那么明晃晃的扔自己屋的土簸箕上,是觉得姜婆不会去他们屋是怎么着。

是的,姜婆子还真不会去他们屋。

这都是习惯了,连骂他们起床都是在门口。

刘春杏就是看中这一点吧。

不过姜妙妙也不傻,她直接让小老鼠把鸡蛋壳弄到门口给刚进屋的姜婆子看到。

姜婆子自然不是傻的,相反她还很精明,这下子还能有什么不明白,当即就把刘春杏骂的狗血喷头。

在她这里,偷她的吃的东西是最不能容的,一次都得严惩。

没见原身被罚在院子里淋了半晚雨,高烧都没给请大夫,让她自生自灭吗?

到了刘春杏这里也不能轻易放过,姜婆子居然要赶刘春杏回娘家去。

刘春杏当即如同死了老子一样骂的天崩地裂,一旁的姜多宝见这阵仗也吓的哇哇哭,完全没有早上小霸王般踹姜妙妙的样子了。

不过姜婆子也是吓唬刘春杏,最后终于松口不赶她了,而是让姜大生揍了刘春杏一顿,直打浑身青紫。

姜妙妙撇撇嘴,这特么也算男人?

不过没等她多看好戏,姜婆子就发现她在门口,拿着背筐和镰刀给她就赶她出去割野菜去了。

姜妙妙也懒的多看这闹剧了,背着背筐就按着原身记忆往村东的大山走。

村东出了村口,过了一条小溪就能到山脚下,一个人也没有。

这时候才刚过正月,连小溪水没化开呢,上哪找野菜,真特么的能开玩笑。

姜妙妙挠挠小尖下巴,噘了噘嘴,做沉思状。

唉。

不过逛了逛,有的地方还真露出了小嫩芽。

她蹲、下小身子,盯着那一抹绿意,就见绿绿的嫩芽慢慢的破土而出,变成了一根稍大一点的还是嫩芽。

姜妙妙:。

姜妙妙有点惆怅,异能退化到这个地步。

不过这倒激起她的斗志,她不断的使用异能,看到树啊草啊都会盯着使,果然才半天,她异能就回来一点点。

大概是能把那嫩芽再催高半厘米的样子,但是她也很高兴了。

“这地方能量足啊!”姜妙妙自语,琥珀色的眸子满是笑意。

在末世,那些异能者想要提升异能除了多使用多透支的苦练方法外,就是吸收晶核里的能量,但是升级的都很慢。

但是姜妙妙却不一样,她可以吸收自然的力量,也就是植物越多的地方,她能量来源越多,而且越是自然生长的越好。

她催生出来的反而没有这种自然的力量,而末世那样一片黑暗的地方,自然生长的植物也越来越少。

练了一会异能,慢慢的催生了一把小嫩野菜,很小的一把,将背筐铺了薄薄一层。

天就快黑了,她也打算回去了。

背着背筐到了小溪边,她拿着镰刀敲了敲冰面,很快就敲破一大块冰,露出流动的清水。

她想看看原身漂亮的样子。

书中写的,原身可是继承了姜翠芯和那个生父陆知青所有的优点,简直就是最会长的娃。

所以这会儿有机会,她还是想看看原身,也就是现在的自己长什么样的。

小溪岸边有点高,她往里走了走,伸着脖子对着溪面照了照。

只见一个小身影浮现在溪面上,虽然头发乱糟糟,但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桃花眼,笑时上挑,不笑时无辜,让人看了就想心疼的问她受了什么委屈样。

更惊艳的是双瞳居然是琥珀色的,给原本就漂亮的眼型增光添彩,在阳光的映照下闪闪发亮。

还有挺翘的小鼻子,花瓣般的双唇,都非常的精致,姜妙妙摸了摸自己的脸,感叹,“天啊,我也太漂亮啦!”

还这么小就这么惊艳的五官,这以后长大了得是怎样的大美人,她都有点迫不急待了。

她以前的长相虽然也不赖,但跟原身一比,简直就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她正惊叹着,就听到后面一声惊呼,“别别跳。”

姜妙妙迷茫的回过头,就见一个比她现在略高些的男娃,正一瘸一拐的奔过来。

呀!这不是原身前世给她钱,送她去车站的邻居哥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