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 4 章

第 4 章


第四章

来人是个比原身大了四五岁的小男孩,穿着件灰蓝色的有些旧的小棉袄,戴了个微微露棉絮的帽子。

男孩远看五官精致,尤其一双大而圆的杏眼像是闪着光,但是近看却是小脸瘦削,脸颊被冻的通红,右腿也似乎有些问题,走向她时一瘸一拐的。

姜妙妙一下子就知道,这是姜家邻居家的小孩,叫郭春雷。

郭家一家三口,夫妻两个生了个小男娃,日子本来过的还可以。

但是抵不住天灾,一年前郭爸爸因下水救人正好赶上发大水,直接就被水冲走了。

郭春雷当时在场想去救爸爸却没能如愿,腿还摔断了。

郭妈妈顾不得悲痛,背了满身债务及时送儿子去医院看腿,但也没能阻止儿子变成一个瘸子,后来她自己还大病一场。

郭家的日子也是一落千丈,为了还债过的非常清苦。

可尽管如此,郭妈妈和郭春雷都是心地善良之人。郭妈妈看刘春杏打原身,会出来阻止,惹来刘春杏对着门骂街,她也不怕。

但是谁都得生活,她也有看不着的地方。

郭春雷看她饿着,也会给她送过吃的。

前世原身跑回来那晚,郭春雷当时把攒了很久的钱都给了原身,姜妙妙都不知道是不是当时钱都给了原身,让他没钱结婚,后来他一辈子没结婚,就这样在郭妈妈死后,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生活。

回想起有关眼前男娃的经历,姜妙妙胸口一股闷痛的感觉,她知道这是原身的情绪。

她不禁捂了捂胸口,琥珀色的眸子也跟着暗了暗。

在原身短暂的生命里,郭家这母子两个算是对原身最好的人了吧!

正想着,男娃这时掂着脚跑过来,一把将其拉开溪边,结结巴巴道,“别别跳。”

别跳?

姜妙妙看对方着急的样子,又看了看刚被自己当镜子而砸开的河面,后知后觉的发现对方好像是怕她跳河。

跳河?

赶情是怕她做傻事呢,姜妙妙感动过后,就翻了个小小白眼。

她哪会干那种傻事,原身前世那么苦也没有想走这一步,活着就有希望不是?

男娃看她翻白眼的动作一愣,又近前看了看溪水都还冻着,只被敲开了一个小窟窿,又想起这溪水并不深,掉下去应该也淹不死。

他刚才看着小妙妹妹凑着溪水这么近,小身子都要扎进去,脑子一热就急忙跑了过来,也没有想那么多。

看来是他误会了,他不禁脸色一红。

可能是为缓解尴尬,也可能是看天快黑了。

姜妙妙见男娃从他穿的小棉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纸包,打开纸包里面是半个黑乎乎的东西。

男娃将黑东西递给姜妙妙,“你吃。”

姜妙妙仔细一看,原来是半个窝头,也不知是什么面做的,窝头表面好几道裂痕,一看就干巴巴硬梆梆的样子。

姜妙妙揉揉肚子,还真别说,她还真饿了。

早上就喝了那么一点粥,这又练了半天异能,体能消耗极大。

可是这东西看着就不怎么好吃的样子,于是她赶紧摆手,表示自己不吃。

同时又是同又是感动,平时吃这么硬梆梆的东西,还想着接济她。

唉,这缺吃少穿的年代日子可真苦,她得想想办法了。

男娃见她不要,以为她是客气。

毕竟他给小妙妹妹送过几次吃的,对方也总是推拒,有时要他追着才能送出去。

所以他一把将半个窝头塞到姜妙妙怀里,“赶紧吃。”

都这样了再推就有些不好,姜妙妙只得将半个窝头放到背筐里,意思是拿回去吃。

她实在有些不想吃。

谁知她刚放进去,对方连忙阻拦,“在这吃。”

姜妙妙这才想起,自己要是拿回姜家恐怕这半块窝头就要不保。

有一次也是郭春雷给了原身半个杂粮饼子,当时放在背筐杂草最下面,可回去还是被刘春杏给翻了出来,当即告状到姜婆子那,说她偷藏粮食。

原身也不会说话,没法辩解,不过想来辩解也没什么用。

当即被姜婆子打了一顿。

想必住在隔壁的郭春雷是知道的。

看着对方一脸坚定,姜妙妙无法只得把窝头拿出来,拿到嘴边啃下一口。

妈呀!好难吃!

首先是硬,像是可以跟石头媲美,差点没把她小牙崩掉了。

其次是咽下去的时候划嗓子,还有点苦。

总觉得吃下去时像是在吃土,要多难吃有多难吃。

她想吐掉,可是看着对方一脸期待,又苦着脸生生咽了下去。

嘴巴磨了一会儿,终于吃下去一小块,姜妙妙实在吃不下了,只得把剩下大半块包好,然后揣进怀里,又拍了拍给对方看,示意自己绝对藏好下次吃,不让姜家人发现。

郭春雷看了看,可能也觉得藏的还行,于是就点了点头放心道,“还好。”

说完他挎着篮子要走。

姜妙妙想他也是割野菜来的,可是撇见篮子里只有几根杂草,连根野菜芽也没有。

她想到对方省下口粮自己不吃也要给她吃,虽然不太好吃吧,但也让她胸口涨涨的。

虽然知道对方是给原身的,但是她现在是姜妙妙呀!

她前世除了她那早死的傻爹,就没人对她这么好过。

姜妙妙当即把男娃扯住,夺过对方篮子放地上,然后把自己小背筐里的一层野菜一股脑的倒进了对方的篮子里。

别看这些野菜在背筐里只能铺薄薄的一层,但是倒进篮子里却是小半篮子,回去可以炒一盘菜了。

“不不。”男娃连忙摆手要给她倒回去。

姜妙妙赶紧按住对方的手,然后指指篮子里的菜,又指指自己,接着又指天,又跺脚踩地比划一翻。

她那意思是想告诉对方自己能找到野菜,明天让对方在这里等她。

也不知男娃有没有明白,这不会说话可真不好,她也不会手语啥的。

“你是要带我去摘野菜。”他神奇的猜对了。

姜妙妙狂点头。

郭春雷释然,扬着小脸笑,“那明天?”

姜妙妙又狂点头,都快成小鸡啄米了。

两人约定好,姜妙妙背着背筐,迈着小短腿一蹦一跳的往姜家走去。

郭春雷看着对方的小身影,有些疑惑也有些高兴。

疑惑是觉得小妙妹妹变的活泼了些,高兴也是因为小妙妹妹变的活泼了。

接着又摸了摸半篮子野菜。

姜家

刘春杏正边‘嘶嘶’抽着气边坐在院子里洗被单,姜妙妙进来就见她顶着个乌眼青,头发也有些绫乱,嘴角青紫一大块还渗着血,显然被姜大生给揍的不轻。

她不禁撇嘴,这刘春杏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货,婆婆欺压她、姜大生打她,她不想反抗或是离开,而是把气撒在原身的身上,可着劲儿的欺负原身。

她这种人也是活该。

刘春杏见姜妙妙进来,狠狠瞪了她一眼,自己这样子就是她害的。

想上前看看她割来野菜没?这时候估计是割不来的,正好借此教训她一通解气。

可是她浑身疼,坐在板凳上洗被单,一点也不想动,于是只能动嘴,“嘶,死丫头,嘶,你给我,嘶嘶,过来。”

她嘴角一张开就抽疼,说话都不利索了。

姜妙妙怜悯的看了她一眼,搭理都没搭理她,拎着背筐就回了棚子里。

刘春杏气的浑身更疼了,这个死丫头片子,早晚让她知道厉害。

对了,还有那死耗子,扒什么不好,偏扒她剥下来的蛋壳。

赶明儿一定要拿几个鼠夹,把那些死耗子一网打尽。

她咬牙切齿的想,又狠狠瞪着棚子的方向。

姜婆子这时拿着旱烟袋从屋子里出来,正好看到两人这一幕。

刘春杏见婆婆出来,不禁打了个寒战,要是平时她一定得上前告一状,可现在只低头干活。

而姜婆子却没看刘春杏,只是朝着那棚子的方向皱了皱眉。

姜妙妙回了棚子躺了一会儿,觉得异能恢复了些,将之前的小老鼠招了过来,一番沟通后,小老鼠便吱吱叫着赔墙根走了。

她想着小老鼠让刘春杏被揭穿,想必得灭鼠,让小老鼠带着他家大小老鼠躲一躲才好。

晚饭时,刘春杏虽然浑身疼,但也还是出来吃饭,不然可没人给她送屋去。

只是她没想到,那死丫头居然趁她没防备,直接把她前刚盛好的半碗粥倒她自己碗里了,她腾的站了起来,“死丫头,你。”

“干啥?不想吃滚!”姜婆子刚分完粥,回头把马勺放锅里的功夫就瞅见刘春杏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当即教训道。

姜大生本来埋头喝粥,抬头瞪她。

刘春杏这下委屈极了,赶紧坐下,同时眼睛像淬了毒一样瞪着姜妙妙。

姜妙妙却不理她,心安理得的呼噜噜把粥喝光。

郭家

郭春雷边摘野菜边看着门外,这天也不早了,他妈怎么还不回来。

正想着,田秀蓉满脸喜气的进了屋,“宝儿,你看妈给你带啥了。”

郭春雷忙放下野菜凑过去看,只见她妈挎着的篮子,掀开盖着的碎花蓝布,下面是半篮子鸡蛋,还有一个纸包,打开一眼,郭春雷喊,“鸡蛋?红糖。”

看到吃的,他眼睛亮晶晶的,口吃的毛病似乎也不明显了。

田秀蓉看着儿子高兴自己也高兴,“今儿那家人大方,给的东西也多。”

她平时不上工时会去有婚丧嫁娶需要办事儿的人家做席面,也不是什么大席面,就是她会的三道硬菜。

早年她跟着她们村做大锅饭的大师傅学的,一般农家妇女没专门学过的做不出来,专门学过的大师傅要比她贵,所以条件不太好的人家,又想把事儿办好看一点就会请她去。

她想贴补点家用,有人请了就去,也不掬给什么,吃的用的都行。

今天去的这家是隔壁村一户人家的满月酒,那户人家条件虽一般,但是生了两个儿子很是高兴,所以就给了她半篮鸡蛋和一包红糖。

她回来时高兴了一路,“妈回头给你包糖三角吃。”

一回头正看到桌上放着的东西,“咦,你哪儿挖来的野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