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 5 章

第 5 章


第五章

“你这哪里挖来的野菜?”田秀蓉看到碗橱里放着一大把野菜,大为惊讶。

这还没开春,地里的野草最多也就才冒芽,儿子这是哪挖的野菜,田秀蓉抓起一把,“还是荠菜呢,这菜长的可真水灵。”

郭春雷磕磕绊绊的把今天见到姜妙妙的事说了,田秀蓉叹了口气,边洗菜边说,“这小娃在姜家也是够难了,你就是给人家半块窝头咋地了,哪能还要人家东西。”

“咱家虽然日子也不宽裕,但是半块窝头也还是能给的。下次可不能再要人家东西了。”田秀蓉教育儿子道。

郭春雷低下头,田秀蓉摸摸儿子头道,“妈也不是说你,只是唉,算了,你不是说你们明天还一块去挖野菜吗?要是能的话,就让她来咱家吃午饭,妈给你们蒸糖三角。”

以前她看那娃可怜,也给娃偷偷送过吃的,但那孩子可能被打怕了,见人都是畏畏缩缩,给东西也不要,她有时要追着才能给出去。

这次居然收了东西,还送野菜也算是比较意外了。

郭春雷听了,眼睛亮亮的点了点头。

田秀蓉又道,“不过这野菜可真嫩啊,看来是长出来的头一茬。”

她洗好菜,看着棵棵长的绿油油的菜叶子,心情更加好,平时早晚她家都吃粥配咸菜,今天终于可以改善一下了。

她将菜叶子切了,又焯了水,捞上来直接放在盘子里,因为天凉就没有过凉水,直接点上一点香油、香醋,捏上一小捏盐和一些小虾皮提鲜,一般拌荠菜就上桌了。

“这野菜也有一冬没吃了。”田秀蓉说着就先给儿子夹了一筷子。

郭春雷吃饭向来有些秀气,夹了一小根放进嘴里,然后大大杏眼倏的一下子亮了,冲他妈狂点头,接着又夹了一筷子大口吃。

田秀蓉笑,“这孩子,有这么夸张吗?”

她想着,野菜嘛!

夏天时满山遍野的长,没菜时都吃它,就算吃了一冬的咸菜,也不至于好吃成这样。

她好笑的看着儿子,觉得儿子这两天活泼了不少。

漫不经心的夹了口荠菜放进嘴里,嗯?

田秀蓉不禁眼睛睁大,荠菜鲜嫩多汁、嚼起来脆生生的、口感还有一点点微甜,真的是特别好吃。

她又赶紧夹了一筷子放进嘴,嗯嗯,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荠菜。

一瞬间她觉得以前那么多年吃的荠菜都是假的。

怎么回事?是她吃的方式不对,还是挖的时候不对?还是挖的方式不对?

明天一定要问问小妙妙。

一时间母子两个也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埋头苦吃,气氛无比的温馨。

姜妙妙早上喝过稀粥,一言不发的拿起背筐就出了门。

“还割什么菜,昨天一点也没割到,出去偷懒了吧。”刘春杏捂着还伤着的嘴角说。

姜婆子这两天就看刘春杏不顺眼,瞪了她一眼道,“她出去割野菜,你接着在家干活。”

又对姜妙妙说,“今天再割不回来,你也别出去了,也在家干活。”

姜妙妙回头,琥珀色的眸子就对上了姜婆子那微抬的满是褶皱的眼皮。

姜婆子本来气定神闲,此时看这小丫头居然敢盯着她看,就像昨天早上一样,一点往日的畏惧也惊恐也没有。

不禁有些讶异,心想这丫头胆子大了。

她向来不喜欢这丫头那畏畏缩缩的性子,真是看了就烦,今天她这么大胆反而让她觉得有些新奇。

不过姜妙妙也不想再在招惹她,毕竟实力还不够,只是敷衍的点点头,想着下午回来弄几根野菜芽子敷衍一下。

然后她头也不回的往外走,耳边还传来刘春杏有些不愤的声音,“妈啊,你看这死丫头越来越不像话。”

“你不吃就去干活,废什么话。”姜婆子又道,“对了,回头弄点鼠夹,家里有老鼠也不知道除一除。”

刘春杏嘴里答应着,眼神却盯着姜妙妙离开的方向,那丫头这两天运气好,把她却害惨了。

有机会一定要收拾她。

姜妙妙与郭春雷约好在村东口的村碑下见面,出了村了顺着小溪往山脚走,那边的野菜多。

姜妙妙打算用异能再催生一些,然后就给郭春雷带回去。

不过就算催生也得有芽才行。

两人很快到了山脚,找了半天姜妙妙终于看到一些野菜芽,趁着郭春雷没注意,快速使用异能开生催生,瞬间十几棵野菜的菜叶伸长舒展着长大了。

姜妙妙异能是越练越好,十几棵野菜的催生对她来说只是有点费力,她有些微喘的拍了拍在一边扒着一株小草的郭春雷。

郭春雷回头,就看姜妙妙伸着手指,嘴巴咧开指着一个方向,他见那里有些发黄的野草,想说那里刚才找过了,只有小芽子。

可是看姜妙妙坚持,他就好脾气的过去,“你看,还都是小芽呢,不能摘。”

说着他扒开几株枯黄的野菜试图证明给妙妙看,可是他话还没说完,嘴马就不会动了。

只见野草下面覆盖着好几棵鲜亮碧绿的苋菜,再扒又有几棵,连成一小片足有十几棵了。

他不禁诧异的看着那些苋菜,使劲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可是再睁开眼,那十几棵菜也没有消失。

“这这这。”他手指野菜,眼睛看着姜妙妙。

姜妙妙背着小手,琥珀色的眸子盛满得意的笑,心说,我堂堂末世第一老大,催生几棵菜还不是小意思了。

郭春雷看着她的小表情,不禁也咧嘴着笑了起来,接着他赶紧手忙脚乱的挖野菜,十几棵野菜放进篮子里也才小半篮子。

郭春雷想给她一半,被她拒绝,两人又往里走了走,姜妙妙又催生了一些,免得不够分。

就这样小半天她们就摘完了野菜,回去的时候又拨了一点草叶子,还有小的不能再小的野菜芽就当回去交差。

“妙妙。”两人回了村,郭春雷对姜妙妙道,“我妈,请你去我家吃午饭。”

说完他就盯着姜妙妙看,等着她回复。

姜妙妙也不想这么早回去,再说回去也吃不上什么,于是就欣然同意了。

“你就算。”他刚才还想理由怎么劝对方,没想到理由还没想出,对方却突然同意了。

回去路上,郭春雷一个劲儿看姜妙妙,觉得她有点不一样了。

田秀蓉平时外出做席面的机会并不多,一个月能有个两三回已经是烧高香。

毕竟这年头农村家庭都没几个钱,即使婚丧嫁娶也都是能省就省,有的人家娶媳妇男方穿件借来的没补丁的衣裳,赶着驴车就把媳妇接来了,农村妇女一般都会做些饭菜,自己家吃点也就行了。

而条件好一点的人家会请些专门做席面的大厨,比她会的菜式多多了,起码能整治出一桌子菜,而她只那三道正式菜。

所以田秀蓉冬日里,多数时候是在家的。

在家里她也不闲着,除了收拾家务修修补补,她还会编些草筐、草帽,等着镇上赶集的时候拿去换些杂面什么的也能贴补些家用。

这些活儿一般都是家里男人做的,不过现在全被田秀蓉一人承担了下来。

姜妙妙跟郭春雷回来的时候,田秀蓉已经开始做午饭了。

她把上次赚的那包红糖拿出来,又用盆舀了些玉米面并混了一把富强粉,不过想想做糖三角的话,玉米面多富强粉少容易散,而且小姑娘难得能来家吃顿饭。

她想了想又从只盛着不到一斤富强粉的袋子里舀了大半碗出来,瞬间袋子就空了大半,心疼的田秀蓉捂了捂胸口。

姜妙妙进来时正好看着堂屋这一幕。

农家的房子格局都差不多,一般都是三间土坯房,东西各一间卧房,堂屋用来做饭洗衣等。

田家自然也不例外,面桶面袋水缸什么的都是放在一个角落里。

田秀蓉舀好面回头,正好就看到姜妙妙,也不知小娃看着她舀面没有,不禁老脸一红。

她忙扬起热情的笑容,“妙妙来了,快进屋坐吧,小雷你给妙妙沏碗红糖水。”

这年头农家是没有什么茶叶之类的,一般能给倒碗糖水就是不错的待遇了。

姜妙妙点点头,跟着郭春雷就进了东屋。

她进来时打眼看了下,郭家比她想的还人穷,堂屋最大的家具就一个碗橱,东屋卧房连个衣柜都没有,就两个破旧的凳子。

还有门边的盆架,上面还有个洗脸盆。

然后就没有了,根据原文写的,郭家在郭春雷他爸出意外,郭春雷又腿受伤时借了不少钱,回来后就把家里东西卖了好多还债,当时村里与他家关系不错的还帮着买了。

不过这年头谁家也不好过,能帮的也都是杯水车薪。

姜妙妙记得郭家为了还债,郭春雷几乎快九岁才去念了一年级,才念到三年级就不得不辍学了,后来田秀蓉为了还债还生了病,等还完债人也快不行了。

而郭春雷当年把攒了好几年,准备听田秀蓉遗愿用来结婚的钱给了原身,然后郭春雷就一辈子没有结婚,后来四十多也死了。

母子两个一辈子都过的挺苦的。

姜妙妙不肯老实坐着,红糖水也没怎么喝,拉着郭春雷就想四处转转。

郭春雷挠挠头,家里就这么几间屋看过也没地方去了,于是又想起屋后还有自留地,就带着妙妙去屋后玩。

姜妙妙见屋后种着一棵大榆树,但还光秃秃的,只是枝头有一点点绿。

树旁有一块开垦出来的一小块自留地,看样子刚刚翻过地,是准备要种东西的样子。

姜妙妙就对着郭春雷比划一通,郭春雷猜道,“你是问为啥不种东西?”

姜妙妙点头。

郭春雷解释道,“还没暖和要过几天。”

姜妙妙想了想,伸着拇指与食指比了比,然后做出丢到地里的动作。

郭春雷挠挠头,不知她想说什么。

姜妙妙有些郁闷,这不能说话就是不好,她又没恢复那么多异能,可以让男娃直接了解她想法。

她只好再接着比划一番,男娃猜了半天才明白,“你说要种子?”

“你是想种着玩?”

她怎么会种着玩?她种了就能长大好不?

不过这话不能说,只能点头。

郭春雷有些为难,正想问问妈妈有没有种子,田秀蓉就来房后找他们吃饭去。

两人回到堂屋,就见桌子上放着一篮糖三角、一碟拌野菜、一碟小咸菜,还有三碗红薯粥。

这在农家平常饭食中算是很丰盛了,起码这两天姜妙妙在姜家就喝粥了,一口干的也没吃上。

不过还好她这小身板目前也吃不了太多东西,但看着香喷喷的黄白面蒸成的糖三角散发出来的面香和红糖的香气,她还是不自禁的想流口水。

田秀蓉看着小娃吞口水,也没笑话她,“赶紧洗手吃饭了。”

几个洗好手坐在桌上,田秀蓉拿了两个糖三角一人一个递给他们。

糖三角是他们这地方比较受小孩欢迎的吃食,平时都是过年过节家里才会做。

毕竟这东西要用富强粉才好吃,还要放金贵的红糖。

姜妙妙通过原身的记忆,发现原身只看过别人家小孩吃过,原身一个也没吃过,就不禁看了看热情的田秀蓉,这才接了过来。

其实跟包子饺子差不多,都是皮包着馅,区别是糖三角是发面的,里面的馅是红糖,包成的是三角的形状。

田秀蓉会做饭,手也巧,包的糖三角个头不大,有点胖乎乎,看上去有点可爱的样子。

姜妙妙接过一个有些着急的一口咬下去。

“啊!”郭春雷想阻止她已经来不及,红糖遇热变为液体在三角里,咬下去不注意就会流出来。

此时姜妙妙刚咬下去一口,流就顺着口子流了出来,差点流了一身。

她赶紧站起来把糖三角口朝上举着,又顺着流下来,流到糖三角上面的红糖舔了舔。

好甜!

姜妙妙幸福的闭了闭眼,好好吃。

又香又软又甜的。

好不容易让糖三角的糖不再流了,大半个糖三角也被她塞进了嘴里,意犹未尽,余光又撇到刚刚不小心流到桌上的红糖觉得十分可惜。

田秀蓉看她样子有些好笑,“流到桌子不要管了,我擦擦。”说着拿了抹布擦干净,接着又拿了个糖三角,“再吃一个吧。”

姜妙妙甜甜花瓣唇,毫不客气的又吃了一个。

郭春雷这边看她吃的香甜,自己也眯着眼吃的很香。

吃过了饭,姜妙妙也不急着回去,反正姜家她也不想回去,就跟着郭春雷在郭家玩。

姜妙妙就又比较起了之前跟郭春雷说的种子的事,郭春雷挠挠头就去找妈妈,说了姜妙妙想玩种东西。

田秀蓉觉的好笑,“这时候天儿还冷呢,哪里能种出东西,还得再等一个多月才行。”

姜妙妙摇头,表示自己只是玩玩。

田秀蓉也觉得小孩子贪玩,刚想让两人玩点别的。

忽然又想起什么,她去炕尾的铺盖底下找出了一个小纸包,“这么一说我还想起来,上次去那家做饭,完事人家收拾东西找出几包陈种子发了霉打算扔,我就给拿回来了,你们要是玩就拿这个种着玩吧。”

她其实没说的是,人家让她帮着扔了她没舍得,想看看里头还有没有好的,可是回家一看却实没啥好的了,不是发莓就是半个的,她想扔掉一时没来的及。

这不正好派上用场。

姜妙妙认真接过几个纸包,打开看是有两三种种子,但是她也没种过地,只催生过所以也不认识这些是什么种子。

但还是表示十分开心的跟着郭春雷一块玩种菜去了。

田秀蓉看着二人觉的好笑,这有什么好玩的。

不过她也盘算着下个月倒是能种地了,上工时可以跟大队长问问能不能帮着买点蔬菜种子,把自家的自留地给种起来。

不一会儿两人把种子就‘种’在了地里。

说是种其实就是很简单的挖个坑,埋点土,姜妙妙就偷偷的用了一点异能,让这些种子发个芽什么的。

长太快就该被发现不对劲了。

‘种’了地,姜妙妙又在郭家歇了会儿,实际是调动异能在郭家看看有没有什么蛇虫鼠蚁的小生物,这马上开春正是万物复苏的时候。

倒还真让她发现几只小老鼠,她立即控制了几只小老鼠可以等姜家灭过鼠后,再去姜家汇合去,一定很好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