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 7 章

第 7 章


第六章

这时一丝风没有,干草丛颤颤的好似有什么活物?

郭春雷瞬间联想到小时候妈妈讲的可怕故事,什么‘深山里有专吃小孩的猛兽’、‘还有那些狼啊、蛇啊最喜欢吃小娃了’,所以郭春雷出来挖野菜,也只敢在山脚下挖,从来不敢进山。

而且现在也不是夏天,早就见不着什么小动物。

这是什么?

不会是毒蛇什么的吧?

他脸色瞬间白了,一下子挡在姜妙妙前面,拉着她退后两步。

姜妙妙看他这么害怕,却还是挡在她前面,不禁有些感动。

不过她想上前看看,她的精神力既然可以控制动植物,自然也可以感应到附近的生物,只是她现在精神力还很弱,也就只能感应目之所及的地方。

还没迈出脚就被郭春雷给拉住了,“妙妙,别去我来。”

说着他四处找了找,找到一根比较长的枯枝,大概有小拇指粗细。

他拿起枯枝,离那草丛远远的用枯枝扒拉开草丛,然后两人就在草丛后看到了一只缩着头的小鹌鹑。

一只灰花的鹌鹑,好像有些受了惊,不自觉的扑扇了两下翅膀,‘啾啾’的叫了两声,却没有飞走。

这地方鹌鹑并不罕见,但是他们都是见人就躲的,这只有些奇怪。

两人还没有进一步动作。

就听到一群小娃的声音,“喂,你们别动,那小鹌鹑是我们的。”

妙妙和春雷两个回头,就见五六个小娃,大概都在七八岁左右。

为首的一黑不溜秋的小娃,此时正将不大的眼睛瞪的溜圆,刚才的话就是他们说的。

郭春雷看到几个小娃,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对面黑娃旁边一个高个子看到妙妙和春雷两个,嘲笑道,“原来是你这小瘸子,快点起开,这鹌鹑是我们的。”

黑娃听到他的话疑惑看他,高个子解释道,“老大你住东边不知道,他姓郭,住我家附近的。去年他爸因为他被大水冲走了,我妈说他就是个丧门星,不让我们跟他玩。”

说完他看着旁边几个娃,其他几个都附和他。

“对对,他就是个小瘸子,跟他玩多丢脸呐。”

“我还也说了,他不但瘸还是个小结巴,说是会传染的,让我离他远点。”

“就是啊,你赶紧走开啊,小瘸子,那是我们的鹌鹑。”

几个小娃顿时吵嚷起来,说的话也越来越伤人。

郭春雷瞬间眼睛就红了,强忍着不哭出来。

想到家里已经很久没吃过肉,家里能吃上青菜还要拖妙妙的福,所以他拖着残腿一把将缩着脖子要跑的鹌鹑抢了起来。

姜妙妙与她站在一处,想起郭春雷的遭遇她又叹了口气。

原文里曾提到过一点细节,郭春雷爸爸去年发大水下水救人,结果人救上来了,但是当时大水太急郭爸爸却爬不上来,郭春雷当时正好在岸边,见此想也没想就下水去救爸爸,结果可想而知。

水流太急,郭爸爸只来的及将儿子扔到岸边,自己却被水流冲走。

而正好几个赶来的村民正好看到这一幕,不知是谁说了句,是郭春雷下水玩才害的郭爸爸不得不跳下去救人。

流言自此在村子里传开,说是郭春雷这小娃害了他爸,正好郭春雷当时被扔上岸时正好一条腿撞到了一块石头,直接骨折了。

有人就说这就是惩罚,好多家长还告诫自家孩子没事别下水玩,别跟郭春雷学,他成了村里孩子们的反面教材,走到哪里都被人指指点点。

这也是他脾气很好,却没有朋友的原因。

当然,田秀蓉听到有人这样说儿子自然受不了,于是没人跟人打架,她也渐渐有了泼妇的名声,但她也不在乎。

而当时被郭爸爸救上来的一个女知青,也曾跟人解释过是她不小心掉下水,郭爸爸是为了救她。

但有人问她之前在地里干活,为什么突然跑到溪边,还是离村子较偏的地段时,她又答不上来。

所以大家都说她只是看郭春雷可怜要帮他,自然没人相信她。

几个小娃见郭春雷把小鹌鹑抓住,他们就更加不干了,叫嚷着要他把鹌鹑还给他们,还一个劲儿的说这鹌鹑是他们的。

“这鹌鹑是我们打下来的,你个瘸子赶紧还给我们。”高个子又嚷道。

这时姜妙妙赶紧凑近跟郭春雷比划一通。

通过这两天相处,姜妙妙跟郭春雷自有一套沟通方面。

姜妙妙大概比划下,郭春雷就能明白个大概。姜妙妙有时觉得奇怪,为什么他总能猜个差不多,她也异能明明没恢复到这个程度。

但很快释然,不无得意的想,一定是她沟通能力太强的原因,毕竟她曾经手下也有几百人来着,所以也就不再纠结。

姜妙妙比划完,郭春雷一阵点头,忽然结结巴巴的对几个小娃道,“你们凭什么说是你们的?”

为首的小黑娃撇了撇嘴,举了举手里木柄的弹弓,他旁边的高个子解释,“没看到我们老大的弹弓?那鹌鹑就是我们老大打下来的。”

众人附和,黑娃得意的笑。

姜妙妙看这小子长的还不错,就是笑的实在欠揍,于是她灵机一动,又跟郭春雷比划一通。

郭春雷就又道,“得证明。”

这时小黑娃自己拧着清晰的眉头开口,“咋证明?”

他三哥今天给他做了这个新弹弓,他就出来试试,本来在打谷场上玩,找了半天才见不远的树上蹲着鸟,也不知是啥他就赶紧来了一弹弓,结果那鸟就扑棱棱飞走了。

之后他们估摸着方向,一溜烟的就出了村来到了山脚下,都到了山脚还没瞅见,本想放弃寻找,结果就看到这两个人扒开草丛露出一只鹌鹑。

他就觉得应该是自己打伤的,要不它为啥明明受了惊确不跑。

看着郭春雷刚要说话,小黑娃就说,“它肯定身上有弹弓的伤。”

郭春雷一手提着奋力挣扎的小鹌鹑,另一只手检查它身上有没有伤,不过奇怪的是尽管它挣扎的厉害,却没有看到一丝伤痕,他抬头,“没有。”

小黑娃懵了,大叫,“不可能。”

“你肯定撒谎,我们要自己看。”“就是,你把鹌鹑拿过来。”几个小娃又七嘴八舌起来。

郭春雷见他们近前,忙抓着鹌鹑后退几步。

姜妙妙将嘴巴快撇到耳后,又与郭春雷比划一通。

郭春雷不可置信的看着姜妙妙,似乎满是疑惑,姜妙妙朝他点头确认,郭春雷这才抬头,认真道,“一会儿,我把它放中间,这鹌鹑跟谁走就是谁的!”

小娃们面面相觑。

高个子看了看小黑娃,“老大,你看咋样。”

小黑娃咂咂嘴,皱皱眉,其实他也不知道咋办,但是在‘众小弟’面前可不能输了气势,“行啊,小胖,你去弄点谷子来。”

他跟自己旁边一直没咋说话的微胖小男娃说道。

微胖小男娃有些为难,但还是点头去了。

不一会儿他回来,手里果然抓了一把谷子。

郭春雷按着约定,将小鹌鹑放在两边人的中间,然后抬头道,“你们可别耍赖。”

高个子又嚷嚷,“你当我们啥人?我们会耍赖。”

小黑娃气的将他一把推开,“别说的好像你们一定赢一样。”

他想着看郭春雷那样刚才不像撒谎,自己也就没有打伤这鹌鹑,而且他还让小胖拿了谷子来,而对方啥也没准备,待会儿谷子一撒,这鹌鹑还能不跟他走。

想到这他得意的看了对面两人一眼,正好撞上对面那小女娃正闪着跟别人不一样的眼睛颜色,一脸看傻子一样的得意样。

小黑娃怒不可恶的一把夺过微胖男娃手里的谷子,撒了一点到小鹌鹑前面。

谷子撒到地上,小鹌鹑的眼神果然撇过来,小黑娃和几个男娃都是一阵低声欢呼,心想这只鹌鹑是他们的了。

想着一只鹌鹑该咋吃,是烤了呀还是煮了呀!想想就好要流口水了,都好久没吃肉了。

不过还没等他们得意完,就见那小鹌鹑忽然就回了头,然后连个犹豫都没有就往姜妙妙方向跑。

小鹌鹑撞进姜妙妙怀里,对面一群小男娃们看的呆了。

这这咋回事?

接着他们就开始嚷嚷着不可能,一定是姜妙妙他们使炸什么的,姜妙妙就那么看着他们,好像在说‘看,你们还说不会耍赖。’

小黑娃气的脸通红,他大吼一声,“都别嚷了,丢人。”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走了,其他小娃们一哄而散,有的追着小黑娃跑,有的就干脆回家了。

小黑娃一口气跑到村东,快到他家门口时,小胖和高个子气喘嘘嘘的追了上来,“老大,等等我们呀!”

“你们跟着我干啥?”小黑娃自觉丢了脸,谁都不太想搭理。

这时小胖凑过来讨好道,“你今天不是说大姐蒸了发糕嘛!”

高个子也跟着道,“嗯嗯,老大你还说请我们吃。”

还没等小黑娃说话,一个梳着大辫子,浓眉大眼的十八、九岁姑娘从院子里走出来,她边走还边气急败坏的,“臭小子,你让小胖抓咱家谷子干啥去了,你个小败家子,迟早家里东西让你祸祸没了。”

说着她脱下脚上的松紧口布鞋朝着小黑娃就要打,小黑娃细长眼睛瞪大,“啊啊,大姐别打我。”

说着就没命逃蹿,边逃还边指着小胖的方向骂,“好你个朱小胖,你拿我家谷子啊!”

朱小胖挠头,“老大,我家也没谷子呀!”

小黑娃气急败坏,“别叫我老大,我没你们这样的小弟。”

“你还啥小弟?你个小祸祸精,败家子。”大姐在后头追。

朱小胖和高个子两人一看这情况,赶紧打声招呼,“那啥,我们先走了哈。”

接着就三两步跑没影了。

小黑娃大姐立时停下脚步,把布鞋穿上,喘着气理了理大辫子,“还好走了,行了,旺旺,别跑了,发糕出锅了,洗手吃饭。”

小黑娃齐振旺这才停下来,一点不带喘的说道,“说多少次别叫我旺旺。”

大姐气的呼噜他脑袋,继续数落,“你说说你,天天带人来家吃饭,家里有多少粮食够吃,祸祸精。”

齐振旺背着手朝着夕阳叹气,宛如一个小老头。

姜妙妙与郭春雷这边刚想把小鹌鹑带回家,就听到小鹌鹑‘啾啾哇哇’的叫个不停,两人奇怪的看向它的视线方向。

呀!鹌鹑蛋!

刚才小鹌鹑待着的地方,有好几颗鹌鹑蛋。

两人数了数,足足有五颗。

两人兴高彩烈的将蛋和鹌鹑都带回家。

“鹌鹑?你们两个也太能干了。”田秀蓉一看两人带回的东西也是眉开眼笑,想着家里已经好久没吃过肉了,她就有些心酸。

田秀蓉杀鹌鹑,让郭春雷拿两个存在地窖里的土豆削皮,姜妙妙也跟着一块帮忙,她现在已经会使土灶了,就负责烧开水。

很快鹌鹑被开水烫后拨毛、洗干净丢进加了姜片的大锅里,去腥,然后将大锅里水淘出,加上一勺的猪油化开,放进一点红糖炒糖色,再加鹌鹑肉进去用大铲子翻炒上色,最后再加上水、加上八角、桂皮等香料。

最后加上郭春雷去皮切成小块的土豆,一块盖上锅盖炖了,最后出锅加上一点盐。

一道鹌鹑炖土豆就出锅了。

土豆炖的油润金黄、入口即化,鹌鹑肉也炖的软烂,郭家屋子里顿时一阵饭香散发。

“妙妙妙吃。”郭春雷给姜妙妙夹了一块肉。

“妈。”又给田秀蓉夹了一块。

一只小鹌鹑本就没多少肉,一大盘子其实大部分都是土豆,不过既然这样也是有肉味了。

田秀蓉把肉要夹加给儿子,“妈不爱吃鹌鹑肉,妈爱吃土豆。”

郭春雷也不知是不是听不懂咋的,只是一手挡着妈妈的筷子,一手端着碗躲的远远的。

田秀蓉又夹给姜妙妙,姜妙妙也赶紧躲。

送不出去,她只好自己吃了,肉到嘴里,就一个字,香!

自打她男人死后,她家就过年的时候分的不到一斤的猪肉,她将肥肉炼了油,肉的部分跟人换了一点粗粮,算起来这还是这一年多头一次正经吃肉,不禁有些眼圈泛红。

姜妙妙吃的也很香,她穿过来之后就没吃过肉,天天除了红薯粥就是菜粥,虽然没几口肉,但好歹够香。

姜妙妙觉得田秀蓉做饭特别好吃,平时野菜都能做的清香异能,更别提是肉了。

哦,虽然也有她催生的植物的原因,但她觉得田秀蓉的厨艺还是很不错的。

三人吃了饭天也黑了,姜妙妙又背着小背筐回了姜家。

姜妙妙回去时,姜家很安静,姜多宝都没有在院子里玩。

这两天他们都没找姜妙妙麻烦,经历过老鼠那事一家子都筋疲力尽,刘春杏又伤还没好。

而姜婆子这两天总是出去,在村口等姜翠芯回来。

“哟,姜婶子,这是又等你家翠芯呢?”姜婆子正在路口张望,两个妇女端着洗衣盆经过,其中一个妇女说道。

别看姜婆子在家里耀武扬威的,但是在村子里人缘却是不错,因为有两个儿女,她一个寡妇又要在村里立足,一直很在意名声。平时生产队有什么活儿,她保准让姜大生冲在前成响应,所以大队长挺好感他家。

虽然姜大生也不是多卖力干活的人,但好歹有这份心不是。

再一个姜翠芯一直是全村最漂亮的村花,平时说话落落大方、慢声细语,没结婚前村里好我小伙都想把她娶回家,再搭上她也像姜婆子一样会做面子工程,许多跟她接触不多的大妈大婶也是耳闻她性格好、人不错,对她也很有好感。

所以姜翠芯当初跟陆知青结婚时,好多人第一反应并不是她贪慕虚荣看上陆知青是城里人,在陆知青回了城而又把她赶回来,她还带着个娃时也没什么人说她闲话。

姜婆子笑着应道,“是啊,我家翠芯这两天去城里找工作,说是有个临时工的工作,也不知道行不行。”

她虽一副担忧样,但实则眼底都是炫耀,只是比较克制。

不过也是,要是能在城里找份工作,那都得是轰动整个生产队的事。

所以当姜婆子说完,两个妇女均又不是震惊又是羡慕,还一个劲的说好话,说哪里找的工作,有没有机会给他们家闺女也介绍下。

姜婆子听了心里腻味,跟你们啥关系,还给你们介绍,我自己家闺女还没着落。

前两天姜翠芯回家,说是在县里认识了个朋友,她家里有个粮站临时工的工作没人做要卖掉,要跟她拿两百块钱。

姜婆子听了一顿肉疼,她攒了这么些年的钱,两百几乎快占二分之一了,哪里舍得。

所以她只是犹豫了一小下,就委婉拒绝,还提起了相样的事。

三年前闺女回来,她就提议让闺女趁孩子还小可以找个人再嫁,人家看是闺女也不会太介意,而且孩子小还能养熟。

可是姜翠芯怎么也不同意,还说一次就够了,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姜婆子也就没再深劝。

只是最近,闺女天天去县城也不知干什么,她估摸着闺女眼高手低的毛病又犯了,当初不管不顾的非要跟那个陆知青,她就直觉不行,果不其然。

这次不管怎么着,也不能让她再错一次。

与那两人说了几句话,远远的就见闺女从远处走来。

“妈,不是不让你在村口等了吗?”姜翠芯走的额头有些冒汗。

她们村到县城没有直达的公交车,她得走到一里多地的公路上去等车才能坐到县城。

一回来就看到她妈又在村口等她,还不知跟那两个妇女在说些什么,她就一阵郁闷。

“我这不是看天黑了,你还没回来嘛。”姜婆子就是故意在村口等,说了她好几回没事别去县里了,她也不听,她只能出此下策。

“对了,你朱婶子说她娘家有个侄子,人很不错,家里条件也挺好的,是杀猪的,你要是嫁过去以后就不缺肉吃了。”姜婆子又适时提起她相亲的事。

虽然知道闺女会不同意,但她还是要提,不管怎么样,嫁到城里她觉的是不可能的是,花两百块买个临时工也是不可能的事,得让闺女放弃做梦。

姜翠芯晦暗不明的眸子闪了闪,“朱家?”

“对啊,就是你朱婶子娘家,朱家村的。”姜婆子赶忙道,“就是见见,也没逼你就得成,万一要是看对眼了呢。”

“行吧,我见。”姜翠芯突然又道。

“什么?”姜婆子不可置信的看着闺女,前几天提这事两人还大吵一架,闺女还是不同意的。

姜翠芯嘴里一扯,露出一个笑,“不就是见见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