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 8 章

第 8 章


第八章

姜翠芯同意后,姜婆子赶紧就找来媒人安排两人见面。

朱建刚在公社猪场杀猪,一副精壮样子,但此时却有些幽怨,“我以为你不乐意跟我相亲。”

他几个月前见过姜翠芯,当时就看中了,找人上门提亲好几次都被婉拒,本来以为没机会,没想到女方又同意了,此时看到皮肤白皙、身量苗材的姜翠芯,他又是兴奋又是有些埋怨。

姜翠芯看着她这个前世的二婚丈夫也是心情复杂。

前世这男人虽然对她不错,在她难缠的婆婆和小姑面前多次维护她,但也十分嫌弃她结过婚还带孩子,最后她多次流产后,还在外面找了女人。

她当时为了保住婚姻,高龄产子死在手术台上,自然与这人脱不开关系。

上天再给她一次重新活过的机会,她当然不会再选择这么个人。

她刚重生回来时,就有了新的目标。

前世曾在电视上看到过本省首富的一个采访,首富是个在妻子多年不育多腿残疾还不离不弃的爱妻好男人,而且还是她们本县人,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在县运输公司当司机,而且她回想了下,对方这时候应该还没结婚。

于是她醒来就天天往县里跑,终于找着个机会,有人卖纺织厂临时工岗位,只要两百块。

运输公司与纺织厂有很多来往,而且她去了县里机会就多了。

只是,她没有钱,只得求助她妈。

她妈舍不得钱,说先相亲,会给她嫁妆。

她就想着把钱弄到手再说,于是才有了这次相亲。

“怎么会呢建刚哥,我就是就是有点怕了。”说着姜翠芯眼圈微微泛红。

朱建刚看她伤心样,联想起她第一段婚姻的诸多传闻,“我也听说了你跟那个知青的事,回了城就翻脸不认人,还把你跟孩子赶回来。”

“翠芯,你放心,我绝不是那样的人,我一定会你好的,还有咱们闺女,我一定当成自己闺女疼的。”

姜翠芯看他这副嘴脸一阵恶心,但还是道,“那我就放心了。”

相亲完,朱建刚就约姜翠芯出去玩,姜翠芯敷衍着把对方打发走,就开始跟姜婆子要钱。

姜婆子也知道县里弄个工作有多难得,但怕被骗,又舍不得两百,又觉得嫁到隔壁村没必要再买工作,于是磨磨唧唧的不肯给,直到姜翠芯说以后开了工资会还她,她才说着,哪会要你钱,但还是给了一百。

姜翠芯气结,只得跟朱建刚来往着,约了几次,她就找借口借钱,“建刚哥,既然咱们的事定了,你不是承诺给我买个蝴蝶牌缝纫机,我有个朋友说有关系能买到,就是有点贵,要两百块钱。”

朱建刚杀猪是个美差,倒是有钱,本来听到跟姜翠芯这事成了他激动的心都要跳出来,可是听了这话他又有些为难,“这钱在我妈那里,你放心,等咱们结婚后肯定会买的。”

“可是婚后婶子会不会不同意?”

“这。”

“你不愿意买就算了,我要不要都没关系,只是上次结婚还买了辆自行车。”

“行,买,明天就给你拿钱。”

第二天姜翠芯钱到手,就不打算理朱建刚,只是朱建刚却天天来找她,她要去县里陪她一起去,要买缝纫机陪她一起去。

姜翠芯本想先搞定首富,再来收拾这些仇人,可惜偏让这些人在她面前晃。

于是,找了机会姜翠芯将朱建刚约到了偏僻的地方,然后神情忧虑,面色凄苦的说,“建刚哥,这这钱还你吧,我不能嫁给你了。”

朱建刚本来对这地方还有些遐想,这时却说话都结巴,“为为什么?”

姜翠芯低头不说话,眼圈红了,眼泪吧嗒掉下来。

朱建刚心疼坏了,“到底怎么了你说?是不是缝纫机没买到?你放心,我回头找人问问,一定能买到。”

其实他一直都会偷偷去县里,干点倒买倒卖的活儿,毕竟这年头谁家都缺肉吃,所以在县里还是认识几个人的。

姜翠芯摇头,良久才道,“你想什么呢?我是我是不想被人笑话。”

“我被人笑?我能娶到你这么漂亮的媳妇怎么会被人笑?”朱建刚疑惑。

姜翠芯只低头不言语,朱建刚着急上火追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又隔了一会儿,好似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哎,跟你相亲前我就有顾虑,可是还是没忍住跟你相了亲,但这几天我又想了想,我还是不能连累你,我结过婚,还有个孩子,你连婚都没结过,我怎么配的上你?以后会有人说闲话的。”

听此话,朱建刚松了口气,一拍胸、脯,“多大点事,不就是个孩子,我又不是养不起。”

姜翠芯仍摇头,“不不,我不想连累你。”

朱建刚再松保证自己一定会对孩子好,可是姜翠芯怎么也不同意。

其实朱建刚自然也没想替别人养孩子,但姜翠芯他实在放不下,所以多个丫头片子也就闭眼认了,可是自己这么诚恳的态度了,对方还是不同意,看来是真的怕连累他,不是说说漂亮话,瞬间就有点感动。

于是他终于不再劝,“那你说怎么办?反正我不会放你走。”

说着他强硬的就牵上了姜翠芯的手。

姜翠芯一阵恶心,假意甩了甩,没甩掉,也就不再动,而是继续道,“要要想不分开也行。”

朱建刚眼睛发亮。

姜翠芯眸色微暗,“其实我妈曾想着把这孩子送人。只是我当时觉得她太小,没舍得。现在她也大了点,跟我改嫁必定日子也不好过。你能不能给打听户好人家,把孩子给送走。这样她以后也能有好日子过,也不用被人说是拖油瓶。”

这又不是自己闺女,朱建刚自然没有不同意,但又有些疑虑,“我也不认识什么人家没孩子。”

“我前些天去县里,听说有户人家婚后一直没孩子,一直想要一个,你去打听打听。”

“行。”

姜妙妙这两天有点忙,她忙着练习异能。

一只小土狗嘲她呲牙,“汪汪汪。”

姜妙妙歪头,看它。

秒怂后退,“哼唧。”

好可怕。

转身跑走。

“小黄,你跑哪去了?”土路上,由远及渐童声响起。

此时已近傍晚,天色渐暗,只能看到一个小小身影‘哒哒哒’跑过来,小黄闻声赶紧嘲那人蹿去。

姜妙妙疑惑,怎么看不清啥样,天也不太黑呀!

这时小身影可能见自家狗子疑似落慌而逃,于是‘哒哒’又上前,恶声恶气说,“喂,你是不是欺负我家小黄。”

姜妙妙还是看不清脸,凑近了,哟呵,老熟人,是那天那个嘲笑她家小春雷的小黑娃呀。

小黑娃见她告的近了,瞬间磕巴,“你靠那那么近干啥?喂,你不要以为你是女娃我就不揍你。”

“欺负我家小黄,我照样揍。”小黑娃齐振旺把小拳头挥的虎虎生风。

他经常满村子跑,前些日子又用饼子收了些小弟,对村子里事倒是知道一二,这小哑巴的事他当然听说过,据说有点可怜,所以他只是吓唬下对方,没想真打。

见对方一副呆滞样,明显被自己吓傻,于是傻呵呵的笑了笑,“见识我的厉害了吧,赶紧回家吧,今天不跟你计较,下次再别欺负我家小黄。”

小黄躲在齐振旺身后,“汪汪。”

姜妙妙看他傻样就想乐,她突然坏坏一笑,朝那狗子又看去。

只见小黄又‘哼唧’一声,然后又齐振旺身后走了出去,四腿并用就很快蹿到姜妙妙身边,然后还讨好的蹭了蹭对方的小腿。

齐振旺目瞪口呆,“你。”

他想起那天小鹌鹑也是很听这个小哑巴的话,居然自己喂谷子都不吃,只跟着小哑巴走。

姜妙妙冲他咧嘴一笑,露出几个小白牙,然后扭身走了,而小黄居然也跟着屁颠屁颠的在后头走,一点也没有再搭理小主人的意思。

“喂,小黄,你干嘛去。”齐振旺赶紧手忙脚乱的追,“你给我回来。”

村子里这时候许多人家吃了晚饭,有出来遛弯的就看到这一幕,有的好奇,“哟,老齐家的小狗子怎么跟着个姜家小娃子跑了。”

“是呢,这可奇了,看那齐家小八追的哟。”

村民们好奇看热闹,齐振旺追的满头大汗,姜妙妙终于在村打谷场旁的一棵大树边停下。

齐振旺停下喘,“你你好样的。”

“你给我等着。”说着就抱起小黄要跑。

姜妙妙抬头瞅瞅树上正有个鸟窝,她眨眨眼。

吧唧!

刚好经过那棵树的齐振旺摸了摸脑袋,“哇哇哇,鸟在我头上拉s啦!”

齐振旺抱狗哭着跑走,再也不敢放狠话。

姜妙妙琥珀色的眸子染满笑意,很好,她异能已经可以炉火纯青的控制这些小型动物了。

羿日,姜家人吃完饭。

姜妙妙刚想背着小背筐出去,姜翠芯就过来了,“妙妙啊,今天不去割野菜了,妈妈带你去县里玩好不好。”

姜妙妙看看姜翠芯扯出来的笑脸,眸光一闪,咧开嘴点了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