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 9 章

第 9 章


第九章

出了村,一条无人小路上。

“妙妙,你先跟这个叔叔去好不好,妈妈有点事,完事就去找你。”姜翠芯蹲下、身一副很耐心的样子。

朱建刚拿着个大背篓站在一边,闻言跟着说,“对,叔叔是妈妈的朋友,叔叔带你去,你就坐这个背篓里面,特别好玩。”

姜妙妙看看两人,突然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乖巧的点头。

姜翠芯松了口气,虽然前世这孽种是个听话的。

但她重生回来就一直没理过她,现在又把她交给陌生人,小孩子本能应该是会怕的,却没想到居然这么乖乖听话。

也对,被母亲冷落这么久,哪有不乖的。

省了她很多口舌。

她又拉起朱建刚的手,到一边小声叮嘱,“建刚哥,我跟那户人家都说好了,是有文化的家庭,一直没有孩子,所以想要个小孩,你直接把她送过去就行了。”

朱建刚被拉起的手一阵发烫,连忙又拍胸保证,“你放心吧,这事我一定给你办好。”

“不,是为咱俩。”姜翠芯轻摇头道。

“对对,是咱俩。”

朱建刚将乖乖站一旁的孩子装进背篓,又一把将背篓背在背上,跟姜翠芯道了别就走了。

他想的很简单,把孩子送人这种人在前几年可是不少,毕竟家里孩子多养不起,送给条件好点的家庭还能有点活路。

他们兄弟好几个,小时候闹饥荒差点饿死,他妈就差点把最爱哭的四哥送人,可是到底因为是儿子没舍得。

这种事当妈的总是不忍心,他来替她办就行。

姜翠芯看着对方轻快的脚步,不禁扯出个轻蔑的笑。

其实朱建刚送孩子去的那户人家,并不是什么文化家庭,也不缺孩子。

相反,他们有很多孩子。

那对夫妻是专门收小孩,然后卖给有需要的人,而她知道是因为前世县派出所会在半年后捣毁这个拐卖儿童团伙。

想到此,她纤长的睫毛垂了垂,其实她也不想把孩子卖了,只是她重生回来就一直跟她妈说把孩子送人。

可她妈嫌丢人,说又不是吃不上饭的时候,谁家还会把孩子送人,那是会被人戳脊梁骨的,再说她一个小女娃也吃不了多少,还能帮家里干活什么的。

反正就是怎么也不同意,姜翠芯也是没有办法,她又不想再被这孽种拖累人生,只好出此下策。

希望一切赶紧结束吧。

只是她没看到的是,就在她扭头回村时,旁边草丛一只小土狗颠着四只腿往小路奔去。

齐家,齐振旺找不见自家狗子有点着急,“小黄,小黄你去哪了?”

“大姐你看着小黄了吗?”齐振旺边满院子找边问一边正在挑豆子的大姐。

大姐齐振媛道,“那小破狗天天吃饱了就往外跑,身为狗子连个家都不看,赶明儿宰了吃肉得了,省的浪费粮食。”

“不行。”齐振旺扯着嗓子大吼。

“汪汪。”一边老实看家,小黄的它妈大黄也吼。

大姐瞪眼,“朝谁吼呢。”

大黄秒怂。

齐振旺也是一缩脖,拨腿就往外跑,嘴里还念叨着,“我出去找找。”

他想起上次那个小哑巴,没咋地就让小黄屁颠颠的跟她走了,说不定这次又是她。

姜妙妙蹲在大背篓里,闻着就是一股腥气的肉味,她不禁有些皱鼻子。

难闻死了。

想直这家伙是个杀猪的,原文曾提过朱建刚的第一桶金是投机倒把卖猪肉,于是她眼珠子一转。

朱建刚走在小路上,边哼着歌边想着以后搂着漂亮媳妇的美好生活,不禁乐出了声,“哈哈哈嗯?”

正乐呵,就听道边野槐树后有声音,‘咯咯咯咯。’

他眼睛一亮,立时停住脚步,然后慢吞吞的将背篓放下,再轻手轻脚的走到树后,“啊哈哈哈。”

一只野鸡被他抓住翅膀,“咯咯。”

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走在路上都能逮着鸡,他高兴死了,忙打开背篓,把鸡跟小女娃并排放着。

“别怕,回头卖了鸡给你买好吃的。”他哄的。

姜妙妙抬头,甜甜的朝他笑。

朱建刚把背篓盖好背上,背篓里小野鸡刚要冲姜妙妙叫两声,就被一个眼神冻住喉咙一般,赶紧往后缩了缩,贴着篓面。

朱建刚觉出背篓有动静,以为小丫头是害怕被鸡啄,毕竟在他眼睛,小女娃胆子都是非常小的,哭闹起来也是麻烦,赶紧安慰,“别怕啊,一会儿就到县里了。”

后面小黄狗隔了一段距离仍颠颠的跟着,一直也没有被发现。

到了县里,朱建刚琢磨着时间富裕,不如先去黑市把野鸡卖了。

县里黑市是一条普通的大街,路过的人大大方方路过,那些躲在角落背着筐提着篮,满眼乱瞟,上前搭话的多半都是来卖东西的。

计划经济年代,私下做买卖叫投机倒把,被相关部门抓到是要逮进去的。

朱建刚来到黑市附近,就小心翼翼的看了半天,他每次都很小心,现在快结婚了,也就更加小心起来。

街面上风平浪静,朱建刚把脚迈出去,就听到一声暴喝,“干嘛的!给我站住!”

他吓的迅速把脚收回,再一看好几个戴着红袖箍的相关人员正满大街追人,他一看不好本能想拨腿就跑。

可是以往的经验告诉他,这时不能跑,越跑人家越觉得你有问题,越追你。

于是,他转身,若无其事的走。

走出十几步,也没人追他,很快到了十字路口,转过去也就安全了。

他刚要松口气,不想这时候后面背篓里的鸡突然就‘哈哈哒’的叫了起来,而且越叫越大声。

附近正有个追人回来的听到,他大喊,“站住!别跑!”

朱建刚也算反应快的,他大骂一声拨腿就跑,后面自然也一阵狂追。

好在他来县上很多回,附近的路已经摸熟,七拐八拐的进了个巷子,这才甩掉那人。

他躲在巷子里探出头,没有看到追的人才松了口气。

将背篓放在地上,小女娃小脑袋露出来,那只野鸡也安然的贴边站着。

姜妙妙被颠的七错八素,拿眼看他。

朱建刚气急败坏,“你这小丫头怎么回事,刚才怎么让它瞎叫。”

姜妙妙清澈透亮的眸子盛满茫然,好似在说‘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朱建刚才想起这小丫头是个哑巴,想起刚才惊险顿时大骂一声晦气,“算了算了,你个小丫头懂屁,一会儿送你到地儿,我也算功德圆满,以后你妈就是我媳妇了,哈哈。”

小丫头还是一副茫然样,朱建刚也不知她听不听的懂,只是觉得躲过一劫,想起以后的日子还是美的。

又等了一会儿确定没人后,他又将背篓背起,想着还是先去送孩子,这只野鸡回去炖了给翠芯送过去,保准她高兴。

女人一高兴,没准就,他想的挺美的继续往前走。

刚把人追丢的戴红箍小同志有些气愤,奖金就这么飞了,他气的踹了一脚砖墙。

“小李,这是干嘛呢?什么事拿墙撒气。”一个穿着公安制服的男同志,夹着公文包,推着自行车正好经过。

被叫小李的一看来人,赶紧收敛了脾气,“江同志,这是又去市里开会了?”

这个江同志别看也就二十多岁,但已经是县派出所大队长,他去过派出所几次,听说这人以前是市局的,很多人都说这样的下来也就是历练下,以后回去就得升官。

他一个小干事,当然得客气些。

江大队长笑眯眯道,“可不嘛,最近咱们市犯罪案件增多,尤其是有一股人贩子团伙比较猖獗,据说在附近几个县作案,好多人家丢了小孩,上面开会就是在研究这个事儿,你天天在街面上,要是有线索一定得来找我,有奖金。”

小李一听有奖金,眼睛就亮了亮,不过亮完又暗了下,“行,有消息一定通知您,不过人贩了我最近是没听过,但是这投机倒把的是越来越多,而且跑的还贼拉快,这刚才追的我都快岔了气。”

可能是刚才太气愤,小李一通抱怨。

江大队长一点没有不耐烦,依然笑眯眯的听。

“那背篓里传出鸡叫,估计是个卖鸡的,背着个背篓不知跑哪去了。”小李说完,就觉的自己话有点多,赶紧道,“哟,江队长,耽误您时间了,行,回头我要是有人贩子消息,一定找人拿奖金。”

说完他挥着手就跑了,江大队长也就骑着车走了。

只是没骑两步就瞅见一个背着背篓的男人,稍近点还能听到鸡叫声,“哈哈哒”。

江大队长心说,这不巧了吗?

可是他心里还惦着公事,没心思帮着投机倒把办的人干事,于是刚想拐弯,就嘀咕一声,“不对呀!”

他想了想又收回要拐的车把,下车跟在后面。

“别叫了。”朱建刚七拐八拐,来到一个小胡同,最里头有刻大门紧闭的人家。

他按着姜翠芯告诉他了,敲三下门,也别吱声人家就给他开门了。

“怎么跟接头暗号似的,比他这经常去黑市的高的还隐秘。”但嘀咕归嘀咕,他也想到这事也不是多光彩的事,于是也就照做。

很快门开了,探出个脑袋问他几句话,就把他拉了进去。

门被很快关上,一只小黄狗终于颠颠的拐了进来,他对着大门歪歪头,眼神才有些茫然却又清明似的,原路返回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