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末世奶娃在六零[穿书] > 第 10 章

第 10 章


第十章

开门的是个小个子中年男人,将朱建刚带到堂屋,便一指堂屋正中一张缺了腿用青砖垫着的桌子道,“搁这,我们看看。”

朱建刚觉得这里哪哪都奇怪,青砖铺地的小院满是杂草、正屋窗子破的、桌子坏的,连门都是歪下来一边,再看除了小个子外,正中坐着的一个一脸凶相的年轻人,还有一个头发有些花白中年女人。

这怎么看也不像文化家庭,朱建刚一下子把心提起,听到小个子男说的,忙就把背篓放在桌上。

背篓掀开盖子,露出一个小脑袋和一只鸡。

鸡一见着亮,就‘咯咯哒’的叫了起来。

小个子见鸡眼前一亮,朱建刚连忙把鸡抱怀里,“这我的鸡,孩子也送到了,我先走了。”

他答应姜翠芯的就是把孩子放下就走,其他不用管,不过看这意思他哪敢管。

谁知小个子却拦住他,对着女娃挑三拣四,“这怎么是个丫头片子,还瘦成这样。”

姜妙妙此时好奇的看着屋子和众人,一脸的童真样。

原身底子不好,姜妙妙穿来日子也不长,干瘦的小身板一直也没有补上来,再搭上她只有一套衣裤,破的很,上衣灰扑扑的还有破洞,‘卖相’实在不怎么好。

小个子一下子就挑出好些缺点,“这丫头片子本来就卖不上价,哪有人家要,还是这个样子。”

朱建刚心中一跳,强作镇定,“那你们想怎么样?”

瘦子道,“这样吧,把鸡留下,那二十块就扣了。”

当初一个女人裹的严实着上门找他们,商量好卖五十块钱,已经给了定金三十,那二块他们本来就想赖掉,这下看到鸡了,正好一并要了。

朱建刚这下确定了,“钱不钱的我不管,这鸡是我的我得拿走。”

说着他就要走。

小个子自然拦住他,两人推搡起来。

姜妙妙也不理二人,只是伸着脑袋四处打量起来,刚在背篓里时,她就感应到,附近有几只流浪猫狗,屋子里有几只老鼠,进来时墙边有条菜花蛇,至于植物嘛,东边墙根有棵植物的根,也不知是什么植物。

她估算了下来,自己是可以控制的。

两人还有推搡,这时屋子里又出来一个一脸凶相的男人,“干什么呢?”

朱建刚见这人膀大腰圆,立时就泄了气,他是个识时务的,当即道,“得得,这鸡我也不要了,送您二位了。”

小个子这才满意 ,“行,那你走吧,出去别瞎说,不然你也没好果子吃。”

听了这话,朱建刚登时满肚子火,想着回去一定得问问姜翠芯才行。

心里骂骂咧咧往外走,开门出去,谁知刚走到胡同口,就被一只手伸过来捂上嘴,然后一把冰凉的东西就抵住了头,接着他听到一个更凉的声音,“里面什么情况。”

“得,白得了只鸡,还省了二十块钱,哈哈。”小个子一把将鸡抓在手里,看着一边好奇打量的小女娃,他手就有些欠,上手就摸上了女娃嫩乎乎的脸蛋,“哟,别看这小娃子穿的破烂,但这长的可真不错,尤其是一双眼睛,还是不一样色的。”

他用大拇指摩挲了下小脸蛋,“反正女娃也卖不上什么钱,不如养个几年卖个南边个好地方,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

姜妙妙眼神一暗,刚想动手,就又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你放屁呢,这娃子也就几岁的样,养大了再卖,那得花多少年?你有什么门路能卖个好价钱?”

一穿着蓝色碎花衫,盘着发的中年女人从西边屋子走了出来,她说着就一把拧住小个子的耳朵,“我看你是起了歪心思了吧,个不要脸的东西。”

边骂边又看看姜妙妙,露出邪笑,“是长的不错,岁数看上去也正好,她还有个好去处。”

小个子把自己耳朵救下来,连忙跟着转移话题,“什么好去处?”

“北边省里道上有个消息,有户大户人家孩子刚生下来就弄丢了,找了好几年还在找,最新消息,谁要是能把孩子找着,给这个数。”女人拿手比了个数。

小个子睁大眼睛,随即又撇嘴,“你开啥玩笑,咱这买卖又见不得光,到时人家问个来龙去脉咋办?”

女人瞪他,“这还不好办,随便找两个冒充下。”

两人说完,女人道,“行了,你赶紧把人扔东屋去,明天咱们就走。”

小个子答应着,到近前看这小女娃长的真他妈好,他又想手欠捏脸蛋,只是这次还没上手,就被旁边突然暴起来的野鸡给狠命啄了下。

一道血红落在小个子手背上,他也疼的红了眼,当即却捉鸡,结果又被鸡一阵啄。

一时间屋里响起惨叫。

等女人和凶脸男反应过来,小个子已经是脸上、手上、身上全是血道子,那样子简直不能看。

“大个子,快去帮忙。”女人对凶脸男道。

大个子答应一声,就去捉鸡,可惜那鸡似是有感应一般迅速的低空飞到了屋外。

而屋外,一条菜色蛇爬了进来吐着信子。

三人又是一阵惊讶捉蛇。

而他们没有看到的是,以这院子为中心,附近不超过半里地,街边翻垃圾筒的大黑狗,居民家陪着老太太晒太阳的橘猫,商店外角落等着顾客掉落食物的长毛犬,都突然动了起来。

“诶?阿花,去哪啊?”正抱猫的老太太道。

“哟,这狗子跑的可真快。”街边路人道。

“这还有一只,这是赛跑呐?”很快,街道上的人都能看到十几只猫猫狗狗似乎受到什么招唤一般,迅速朝一个方向奔去。

工作日,街上人虽不多,但总有闲着没事又好事的,有人见了玩笑道,“这是猫狗要开会?”

有人跟上去看热闹,一时间人也多了起来,朝着一个方向跑。

江大队长还在胡同口边等同事,他旁边的朱建刚一脸恳求,“同志,我能说的都说了,您看能放我走吗?”

江大队长脸上依然带笑,话却冰冷,“你卖孩子还打算走?”

他刚在路上就看到朱建刚神色有些鬼祟,见他背着篓子又听见鸡叫就以为是小李说的投机倒把的,这事本不归他管,可是再瞅瞅那篓子和那人肩膀勒出来的弧度,怎么也不像是只有一只鸡。

而如果是许多只鸡,又不可能动静这么小。

所以他就留心跟了上来,果然这家有问题,他当即也没犹豫,直接蹬着到街上,见到还没走多远的小李,只说,“你赶紧就我们所里叫人来这里,有你奖金。”

小李一听有奖金,什么也没问拔腿就要跑,江大队长拦给他自行车骑他还担心不让去了。

江大队长安排完,就在胡同口守着,没一会儿朱建刚就出来了,这一问果然如他所想,那里的确是一伙人贩子。

“同志,我真的毫不知青。”他想说自己也是被骗的,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想起姜翠芯,还是再等等事情发展吧。

两人又守了会儿,就听到里面有动静,江大队长这时再也等不了,担心里面发生什么会有孩子受伤。

而这时,他刚要动作,就见几个同事跑了过来,他心中一喜,刚想招呼同志们一起上。

却不想,让刚汇合的众人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一群猫狗从胡同、街道四面八方跑过来,速度惊人的跑到最里面那家,有的蹿上墙,有的从狗洞爬,有的在门边挠门。

样子急切的如同百兽之王在里面等他们营救。

而里面的惨叫声也越来越高,一浪高过一浪。

几个面面相觑,不过也不耽搁,也往里跑。

一脚踹开大们,众人就往里头冲,以为会有小孩受伤什么的,但是他们看到的却是,一个小女娃坐在正屋桌子上,一身破布衣裳,晃着两条细细的小腿,正拍开心的拍着手。

旁边一只野鸡卧在一边,小女娃时不时摸摸它的头,它乖巧闭眼一副享受样。

而地上躺着三个人,一个瘦子哇哇惨叫看不清样,下巴上被一只菜花蛇咬了一口,那蛇见人来了迅速爬走。

一个女人头朝下栽在墙根月季花下,那枝上布满刺,划的脸上身上都是血印子,一朵粉色月季花苞在她脑头伸着,眼见的女人都要翻白眼了。

最惨的还有一个大个子的,那人满峰都是灰色老鼠在咬,叫的比谁都大声。

江大队长就算身经百战也没有见过这场景,脸上只剩惊讶,许多找回声音,招呼着同事把人带回去,他自己上前抱女娃,“小姑娘,这是怎么回事。”

姜妙妙看到一个慈眉善目的叔叔要抱她,她也累了,伸出双手到其怀里,然后‘啊啊’着一指东边的屋子。

原来是个哑的。

江大队长来不及细想,赶紧就顺着手指方向推开屋门,就见十几个孩子被绑在屋内,墙了嘴巴,一脸惊喜的看着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