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40章 冰皮月饼礼盒

第40章 冰皮月饼礼盒


新店能容纳的客人足足是原店的两到三倍, 夏季新品又卖的特别好,而且原店现在改为卖调料包等硬货,不会分掉原本的客流量, 反而算是锦上添花,另外增添了一笔收入。

这样算下来……

白月闭上眼睛, 仿佛能看到无数的小钱钱朝她飞奔而来。

再说邵英华这边,开学了, 他又重新搬回宿舍, 而整个401宿舍因为帮崔老翻译的事, 暑期基本天天见,倒也没怎么生疏。

翻译是一件很枯燥乏味的事情,加上开学了, 课程又多, 崔老那边说是让大家课余抽时间来翻译,于是有人就开始偷懒了。

其中最显眼的就是叶清,他一周能有一天去崔老那就不错了。

因为新学期学校里多了很多社团,其中就有以中文系学生为主的诗社, 诗社每周都要举行活动, 每周的活动主题都不一样,例如这周就是飞花令。

青年男女们坐在一块,喝着小酒,行着飞花令, 颇有浪漫主义之风, 现实一点又叫变相联谊。

于是参加诗社就成了京大的一股潮流,人人都想得到诗社的邀请函。

叶清千方百计的加入诗社,每天早出晚归,在学校里一半的心思都放在了诗社的活动上, 不仅专业课划水,连崔老那里也是点卯了。

崔老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有疙瘩的,都给了你机会,还不懂珍惜,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反观邵英华,大一下学期的课业又加重了一倍,但他依旧勤勉,一有空就来找崔老,他一个人就顶的上三个人的翻译量,崔老看在眼里,心里对邵英华评价不由得高了几分。

今天是新历九月八号,距离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也就是新历九月十七号,还差九天。

马上就是中秋节了,白月打算把月饼做出来,到时候包成礼盒,放在新店出售,原店也放上几盒,用来打广告,到时候又是一笔收入,这也算是顺应节日。

她拿出一笔钱,跟工厂下了订单,订购了一批铁皮盒,有圆形的,也有长方形的,上面的图案有兔子逐月,也有嫦娥奔月,画工精美,让人眼前一亮。

不过即使包装盒外观再好看,月饼的味道才是大部分买家所注重的。

月饼的制作白月也下了心思,天气热,她特地做的是冰皮月饼。

没有食用色素,为了让冰皮的色彩更丰富,她榨了紫番薯汁,菠菜汁、玉米汁、甜菜根汁,取少量拌入面粉中,再填入蛋黄、莲蓉、五仁、豆沙、枣泥等各色馅料。

这样做出来的五色冰皮月饼,外皮的味道不会喧宾夺主,又完美地体现出了冰皮月饼的美味,更使得月饼色彩缤纷,看起来美味可口。

圆形月饼盒里中间盛放着一个巴掌大的白色的莲蓉味冰皮月饼,周围放上七个拳头大的四色冰皮月饼,取七星伴月的美意。

而长方形的月饼盒里装有十个月饼,五种口味,枣泥味、蛋黄味、莲蓉味、豆沙味、五仁味,各色两个,取十全十美的美意。

月饼的包装和口味一经确立,白月加上张叔张婶还有巧妹,四个人分工协作,很快就做出了一批完整的冰皮月饼。

中秋节前五天,冰皮月饼上架。

白月特意在新店门口辟了一块空间,搞了一个礼品展示柜,将装好月饼的礼品盒摆放在展示柜上,又将五色五种口味的月饼切成小块,放在碟子上,供客人品尝。

进店的客人无不被包装精美的礼盒以及冰皮月饼独特的外型所吸引。

见状,张婶忙让客人试吃,“您尝尝,这是店里新上架的,冰皮月饼!”

冰皮月饼直至近九十年代才被国外的一家西饼公司推广,随后风靡全球,现在白月风筝出来,其独特精巧的造型,顿时吸引了一众人的视线。

“老板,你家这月饼怎么是白色的啊?”有客人拿起一块切成三角体的月饼,忍不住上下打量,啧啧称奇。

临近中秋,到处都是卖月饼的,月饼谁都吃过,但大多都是那种土黄色外皮的,哪里见过这么新奇的冰皮月饼。

“就是,我还是第一次见。”

“这能好吃吗?”

张婶将碟子递给客人,客人们纷纷用牙签插起一块冰皮月饼放进嘴里,入口先是软糯的外皮,轻轻一咬,里面美味的馅料四溢开来,不由指着冰皮月饼瞪大眼睛。

“好吃!”“不愧是白记出品。”“真不错!”

见到客人们都围在礼品展示柜周围,白月从大厨房走出,“冰皮月饼是我们店特意为中秋佳节制作的礼品,合家团圆赏月的时候可以一品美味,中秋节送礼也可以挑选月饼礼盒。”

有年轻的客人忍不住在一旁起哄,“那我给丈母娘送礼是不是也能送这个月饼礼盒。”

白月看他一眼,“能啊,丈母娘说不定一高兴,立马收你做女婿。”

逗得客人们一笑,这一打趣,倒是有更多人对冰皮月饼来了兴趣。

一来好吃,二来确实很多人为中秋送礼而头疼,三来么,是这月饼礼盒也太好看了。

蔡婶也在客人之中,她看着制作精美的月饼礼盒忍不住道,“买冰皮月饼,这盒子也是送的吧?”

她这一问,大多数女性客人都看了过来。

冰皮月饼再好也是吃食,吃完就没了,但这精美的月饼礼盒就不一样了,盒子还能用来装杂物。

白月眼睛一转,“当然,婶你看这是铁盒,能用好久,而且空间大,能装好多东西,谁家没个针头线脑的,全一股脑塞里面就好,又美观又大方。”

张婶在一旁补充道,“相当于买月饼送盒子,划算的很!”

这下更多客人心动了,“多少钱一盒?”

白月指了指礼品展示台,“咱明码标价,七星伴月四块九毛一盒,十全十美五块六毛一盒。”

展示台上,白月用红色墨水笔在纸板上写了醒目的价格,一眼就能看到。

四块九毛,八个月饼,还赠送一个铁盒,五块六毛,十个月饼,也是赠送一个铁盒,围观群众们心里一盘算,还挺划算的,不少人纷纷掏钱。

一天下来,两百来个冰皮月饼礼盒销售一空,白月都在考虑要加做几批了。

今天是周日,邵英华也在家,白月一回到家就看到他在开着台灯学习。

白月对他招手,“来,给你点东西。”

邵英华茫然的抬起头,就见白月从身后拿出两盒冰皮月饼,指了指七星伴月,“这个,是送给你老师的,人一直对你挺照顾的,我想着中秋节,正好给人送个月饼礼盒,以表心意。”

冰皮月饼卖的特别火爆,就这两盒还是白月特地留下来的呢,她又指了指另一盒十全十美,“这个,明天带去给你同学吃。”

第二天一早,邵英华便从四合院出发去学校,等上午的课结束,他把十全十美递给孙越,“拿着,我爱人给的。”

孙越瞪大了眼睛,“这不是白记卖的特别火的月饼礼盒吗?”

他立马抱着礼盒爱不释手,“我上次去都没抢到,还想让你托白月给我留一盒,没想到你就送来了,做你舍友真的是太棒了!”

没几天就中秋了,白记弄出的月饼礼盒可谓风靡京市,无论是领导还是干部,都以收到白记的冰皮月饼礼盒为荣,连带着京大的学生们,也对这种礼盒有所耳闻。

邵英华没理他的贫嘴,“你先拿回宿舍跟402的同学分了,我晚点回来。”

下午没有课,邵英华准备去给崔老送冰皮月饼礼盒。

崔老住在京大的教师宿舍里,打开学以来,办公楼的会议厅被公务占用,大家都是在崔老家翻译的,所以邵英华轻车熟路地摁响了门铃。

开门的是崔老的保姆,胡姨,她对邵英华挺有好感的,见是他来了,忙扬起一脸笑容,“来找崔老的?他在家,我帮你叫他。”

邵英华笑笑,“麻烦胡姨了。”

崔老正在卧室里,听到胡姨的呼唤声,戴上老花镜,慢慢走了出来,“是英华啊,下午没有课吗?”

“哎,老师,下午没课。”邵英华把七星伴月放在茶几上,“这段时间承蒙您照顾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崔老连忙摆手,“我哪能收学生东西呢,你拿回去。”

邵英华将七星伴月打开,露出里面的五色冰皮月饼,“就一点吃食,是我爱人做的。”

闻言,崔老的脸色松了下来,“吃食啊,我看看。”用手捏着眼镜柄,仔细端详,还真是吃食。

崔老在这个位置上,最怕有人借着送礼的名头行贿。

这冰皮月饼即是学生的心意,又是学生的爱人做的,崔老权衡片刻,便收下了。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邵英华便离开了。

他走后不久,崔老家又来了一位客人,不是别人,正是委托崔老翻译英版原著的那位华夏出版社总编,何广。

何广身材高瘦,穿着白衬衫黑裤子,腰间系了一条松松垮垮的皮带,鼻梁上夹着一副镜片厚如瓶底的眼镜,时不时往下滑。

进了门,他嬉皮笑脸道,“崔老师,我拜托你的事……”

崔老斜了他一眼,指了指茶几上放着的书稿,“这些是先翻译出来的,你拿走吧。”

何广搓了搓手,喜上眉梢,“那我就不客气了。”打开袋子,往里面塞书稿。

一边塞,他一边注意到,同样放在茶几上的冰皮月饼,“这是?”

七星伴月的礼盒已经打开了,崔老取出一个莲蓉味的月饼,切成小块,正在美滋滋地品尝,偶尔喝一口香茶,连胡子都舒坦的翘起了卷。

见何广对冰皮月饼好奇,崔老道,“哦,那是我学生送的,你尝尝。”说完,给何广也插了一块月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