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47章 坑哥

第47章 坑哥


年初八, 回京市的前一天,吃晚饭的时候,白母放了个重磅炸弹, “等过完年,我和你们一起回京市。”

白父没有说话, 看来老两口是商量好了的。

白月和邵英华对视一眼,白月叹了口气, 白母的性子她是知道的, 定下来的事, 十头牛的都拉不回来,也只能等她到京市以后,再见招拆招了。

饭桌上, 唯一面露惊讶的, 只有白勇,他看了一眼白月,动了动唇,下定了决心, “我也去京市。”

白母瞥了他一眼, “我去京市是有正事的,你别添乱。”

白勇嘟囔了一句,“什么叫添乱,我去京市也是有正事的。”

白母把碗一放, “那我也跟你掰扯掰扯什么叫正事, 你老大个人了,翻了年虚岁都二十三了,连个媳妇都没娶着,队里像你这么大的, 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农村人结婚早,孩子生的也早,一般十七八就开始相看人家了,像白勇这样二十出头还没结婚的,在整个公社都是异类。

白勇放在桌上的拳头握了起来,半晌,只说了三个字,“不结婚。”

差点没把白母气出个好歹,这次谈话自然是不欢而散。

晚饭后,白母坐在堂屋里,抹着眼泪,“我这还不是为他好,你们说说,有他这样的吗?”白父和邵英华忙在一旁安慰她。

屋外,树荫下铺了张凉席,白勇坐在凉席上纳凉,看着天上的星星,不知在想些什么。

白月走到他旁边,坐下,递给他一块西瓜,“哥,尝尝,老叔家的西瓜。”

白勇摆摆手,“你吃吧。”

白月又把西瓜往前递了点,“这个季节就老叔家种了西瓜,我跟他说了一箩筐好话他才答应匀我两个,你尝尝呗。”

白勇叹了口气,接过西瓜,冬季的西瓜只有成年男人的拳头大小,也不甜,吃个味罢了。

白勇咬了一口西瓜,只觉得满嘴苦涩,“妹,我是真不想结婚。”

“不结就不结呗。”白月也尝了一口西瓜,西瓜味淡的她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跟白母不同,白月上辈子活到了五十多,她是清楚的知道白勇直到那个时候都没结婚,可见他的决心。

上辈子,白母过的也很苦,大儿子,一副孤独终老的样子,小女儿,又感情不顺……

说句实话,结不结婚,生不生孩子,都是个人的选择。

但是看在长辈眼里,就不一样了,他们一心认为,只有结婚,有了归宿,生了孩子防老,才算圆满。

也许,白母上了京市,在大城市的耳濡目染之下,能够稍微改变点看法,这也是白月没有阻止她去京市的根本原因。

白勇把西瓜放到一边,自顾自地道,“这段时间,你往家里寄了不少东西,我也是头一次知道,外面是多么的精彩。”

他垂下头,眼里划过几丝未明的情绪,“我不想结婚,我想像你一样,出去转转,看看外面的世界。”

白月每个月会往家里寄两百块钱,白家不再像白月去京市前那样,全部家底只有一百块,白月五十,白勇五十。

白母手头松散了,就常跟白勇念叨,“你看你妹寄那么多东西和钱回来,你早点娶个媳妇,娶进来也只有享福的,赶紧让我抱孙子是正理。”

听在白勇耳里,就是要让他动白月的钱,来给他娶媳妇过日子了。

“我知道了,妈那里我帮你说。”白月拍了拍白勇结实的胳膊。

闻言,白勇眼里闪过喜意,“真的?妹,还是你对我好,家里就你最疼我!”

白月伸出食指,左右晃了晃,“你先别急,你去京市可以,但是你想好去做什么了吗?”

“妈的生活由我来照顾,但是你是我哥,你有手有脚,是个大男人,我不可能连你一起养,更何况……”白月拉长了声音,直呼其名,“白勇,你甘心吗?”

当然不甘心,白勇要是甘愿吃妹妹的软饭,那他还去什么京市?

白勇对上白月的双眼,眼神的闪烁慢慢坚定下来,一字一句道,“我不甘心。”

白月从他的眼里看出他的决心,露出笑容,“好,你到京市以后,先来我店里干活,工资就按我们店的平均工资算。”

白勇灿然一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伸出手,“成,我们亲兄妹,明算账。”

白月笑着和他击掌,这份工作,只是她给亲哥的一个踏板,也是先助他在京市站稳脚跟,同为兄妹,他们白家人骨子里有着同样的执拗,白勇在京市,不可能做的比她差!

商量好后,白勇看了一眼堂屋里犹自垂泪的白母,又恢复到了那副期期艾艾的样子,“你可别忘了帮我跟妈讲好话啊,我能不能去京市,就看你了。”

白月白了他一眼,“我是那说话不算话的人吗,你且瞧好了,不过有一点……”

白勇正色道,“你说。”

“我跟妈说什么,你都不能反驳,你能不能去京市,就看在此一举了。”白月眼里划过一丝狡黠。

能去京市,什么都好说!

白勇不住地点头,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家妹妹挖了个大坑,就等着他朝里钻。

白月站起身,走进堂屋,白勇期期艾艾地跟在她身后,白勇比白月的个头大上一圈,偏偏又走在后头,躲在妹妹身后,白月娇小的身子完全挡不住他,看起来滑稽又搞笑。

“妈。”白月喊道。

白母看过来,却是看向她身后的白勇,“你来干什么。”

白勇讪讪一笑,忙戳白月的后背。

力道和速度大的快把白月戳成个筛子,白月疼的呲牙咧嘴,将手伸到背后,狠狠地打了白勇一巴掌。

白勇看了看被拍红的手背,摸了摸鼻子。

这对兄妹的动作,自然没瞒过白母的眼睛,她没忍住,给逗的扑哧一笑,又立刻整肃了神色。

白月见状,悄悄松了口气。

其实吧,白母要是真的下定了决心,要逼白勇结婚,那他也不可能真的逍遥到现在,无非是双方都差一个台阶罢了。

白月咳嗽了一声,“妈,哥让我跟你说,他想去京市是因为,队里的姑娘他看不上,他想娶大城市的女同志做我嫂嫂。”

白勇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僵硬地转着脖子,无声地动着嘴型:我什么时候说过!

白月悄悄踢了他一脚:别打岔。

白母愣住了,半晌才半信半疑地道,“真的?”

白月连忙点头,“真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哥这个人,眼高于顶的,连来下乡的知青都看不上,一心要娶大城市,尤其是京市里的姑娘,这才是他去京市的理由。”

闻言,白母脸上的神色慢慢松散下来,这样一说,还挺有道理的。

白月看到了白母脸上的神色变化,勾起嘴角,一个劲地用手肘捅白勇,加重了声音,“哥,你说是不是啊。”

白勇咬着后槽牙,勉强扯起嘴角,“……是!”

不过白母也不是全信了白月的话,毕竟这两兄妹是一个鼻子出气的,但她也有自己的考量,不管怎么说,白勇在白家村大队,甚至在公社,都没有合心意的女孩,也许去了京市,看到了打扮的盘亮条顺,有气质的京市女孩,能改变心意。

上天保佑,让她早点抱到孙孙吧。

这就定下来了,明天,四人一起回京市。

白父欲言又止,“你们都走了,留我一人在家啊?”

白母白了他一眼,“你当自己是三岁小孩啊?要是连你都走了,家里这一亩三分地的,谁料理?”

白父目光哀怨,都说老婆孩子热炕头,老婆走了,孩子也走了,都去京市了,就他自己,热什么炕头啊。

白母接收到白父幽怨的目光,忍不住咳嗽了一声,低声道,“你要想来,也得先把家里的事料理了,再说了,我跟勇子的工活,还得你去跟大队长说。”

过完年才分配工活,白母和白勇去京市了,那么她两的工活就要转给其他人干,要转工活,还得去跟刘传根说一声。

当然,谁干活谁拿工分,也就相当于白母和白勇放弃了工分,这要是一般人家,那肯定是过不下去了,毕竟大队里的大部分人家都指望着工分过活。

不过白家情况特殊,白月实在太出息,就算白家老两口加白勇从现在开始啥也不干,光白月之前寄回来的那些钱,都够他们富足的过完一辈子。

还有就是,工活是一回事,家里的自留地又是一回事,自留地里的出产是自家的,白母和白勇走了,就全靠白父照料了,就算自留地的收成不要了,家里也得留人看屋。

白父就算能来京市,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想通了这一点,白父点点头。

睡前,白月和邵英华躺在炕上,他两回白家村,住的是白月出嫁前住的屋子。

邵英华将白月揽入怀里,“哥真的说他要去京市娶媳妇?”

白月给他抱到了痒痒肉,忍不住嘻嘻一笑,“当然是——假的啦。”

“好啊你敢骗妈,我要告状去。”

白月反手挠他的痒痒肉,眼角弯弯,“你敢。”

邵英华比白月抗痒些,只是嘴角稍翘了翘,“不敢。”

“我哥去了京市,正好给我们分摊火力,不然我妈催生起来,你扛得住?”白月打着小算盘。

坑哥,她是一流的!

邵英华愣住了,半晌,噗嗤一笑,两人闹作了一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