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49章 催生

第49章 催生


邵英华要过完元宵才上学, 自然是乐呵呵地应承了下来,“成,妈我陪你跟哥在周围逛逛。”

话是这么说, 但既然来京市了,当然不能只在周围逛逛, 于是这两天,邵英华便带着白母和白勇, 去了不少景点。

不过景色没怎么看到, 但是催着生孙子的意味倒是品出来了。

现在仍算冬季, 夏季爆火的醪糟小丸子、糖水可以做热乎的继续卖,凉面就不成了,大冬天的, 没谁爱吃那凉牙的。

白月索性让张叔张婶采购的时候多买些青菜、香菇、鸡肉、猪肉等食材, 打算直到四月底、五月,白记都以做粥为主。

于是年十二,也就是二月二十三日,白记正式开业, 白勇也开始上班了。

一大清早, 白记粥香四溢,冷风呼啸的冬天,身穿蓝料工装的工人神情萎靡的行走在大街上,突然闻到一股粥香, 香气扑鼻, 引人食指大动,不由得脚步一拐,就绕到了白记门口。

大堂里已经坐的满满的了,还有不介意拼桌的, 四五个人坐着一张桌上,虽然并不熟识,但脸上期待的神情却是如出一辙。

店里放着几口大锅,分别煮了青菜粥、皮蛋瘦肉粥、香菇鸡丝粥……

每张桌上都放了几个拳头大的小碗,碗里是赠送的小菜,任客人随取随用,这些小菜一半出于白月之手,一半出于白母之手,回来之前白月就打算好了,过年的时候就跟白母在白家村腌好了小菜,回来的时候带上,等店里一开张刚好能用上。

白勇刚来,白月索性让他帮着在厨房打下手,白记拖了这么久才开店,积累的客人数不胜数,开店的盛况几乎可以类比卖中秋礼盒那几天了,白勇光是打下手,就累的喘不过气了。

钟和平是第一拨客人,他点了一笼酸菜粉丝包子,一碗青菜粥,一碗香菇鸡丝粥,还有两根卤鸡爪,配上赠送的腌萝卜,酸甜爽脆,十分下饭,一眨眼,粥和包子见了底,小菜还剩小半碟。

白月从大厨房出来,给每张桌上的小碗添上小菜,路过钟和平这桌时,笑道,“今天的粥和小菜合胃口吧?”

钟和平直竖大拇指,“那还用说,不过老板,你家小菜这么好吃,还每桌都放了不少,不怕亏本吗?”

白月笑着摇摇头,“大家来照顾生意就是给我面子了,说啥亏本不亏本的。”

这话听在钟和平和周围的客人耳里,心底就是一阵暖意。

当然,白月到底是个商人,她才不会做亏本生意,表面上看,赠送小菜,是亏本了,实际上,小菜并不值钱,这一点价格,都算在了粥里,所以白记的粥会卖的稍微贵一些。

不过这样的溢价,在客人看来,也是值得的,毕竟美味,而且还有小菜赠送,客人都以为自己赚了,实际上是白记赚了。

赠送的小菜还能帮着留住不少客人,这样一看,是双赢的局面。

不过,随之接踵而来的也有不少问题。

钟和平又压低了声音,“刚才我看到,跟我同桌的那位客人,悄悄拿了一个袋子,把碗里剩的小菜打包带走……”

白月一边听,一边点头,看来,要让张婶在店里多转转,减少这样的情况发生了。

再说邵英华这边,他在家陪着白母。

半下午,他拿出一本英文书,坐在堂屋里边读边看,正学的兴起时,白母过来了,她笑弯了眼,“英华,念书呢。”

邵英华把书合上,放在桌上,“嗯,妈,怎么啦?”

白母眼珠一转,“哦,没事,就想跟你聊聊。”

邵英华暗暗叫苦,这几天只要一谈到生孩子的事情,白母就是这个开头,白月和白勇可好,躲去店里了,他在家里,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他眼角微微下耷,“妈,你说。”

白母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不高兴,拉了他的手,边拍边道,“我听白月说,你有三个宿友。”

邵英华抬起眼皮,这开头还没听过,“对。”

兴许今天白母来找他说的是其他正事?这么一想,他坐直了起来,脸上看着也比较有精神了。

白母又转了转眼珠,“他们年纪应该都跟你差不多吧?”

邵英华仔细想了想,孙越年纪比他小点,叶清年纪跟他差不多,卫国利大些,“没,也有比我大的,也有比我小的。”

白母脱口而出,“那他们都结婚生孩子没?”

又来!邵英华恨不得撒腿就跑,前几天白母还用白家村的人给他和白月举例,不过村里人,结婚早,生孩子早,是正常的。

白母说了几天,觉得拿这个和两人比较没意思了,话头一转,就开始问起了邵英华的宿友们。

她想的很好,两口子这么出息,拿村里人跟他们比肯定不成,但是拿邵英华的宿友比就不一样了,都是京大的学生,有可比性。

邵英华一脸郁卒,但还是老实回答了白母的问题,“有两个没结婚,有一个结婚了没生小孩。”没结婚的说的是孙越和叶清,结婚了没生小孩说的是卫国利。

这一听,白母卡了壳,都没生小孩啊?这话她咋接?

邵英华咳嗽了一声,补充道,“不仅我们宿舍,学校里的大部分人,都没结婚生小孩,我和白月算是早的了。”

合着你们还算‘先进’咯?

白母和邵英华对视一眼,相顾无言。

等忙了一天,白月和白勇回到家,恨不得立马躺到床上。

邵英华虽说没去店里帮忙,只在家陪着白母,但‘累’的程度和白月不相上下,他光听白母的生子洗脑包,都比在店里忙了一天要累,后者是身累,前者是心累。

白月洗漱完,邵英华用毛巾帮她擦干头发,脸带疲惫,“明天我去店里帮忙吧。”要是挨到十五过后他再去上学,非得短命几年不可。

白月半眯着眼睛,“为啥啊?”

邵英华把下午的事情大致跟她说了一遍,两口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门被敲了,白母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我给你们熬了汤,都出来喝几口。”

白月起身,将毛巾挂在洗手盆的架子上,开了门,“妈,都几点了,汤先温着,我们明天再喝吧。”

白母白了她一眼,“这汤啊,就现在喝最好。”说完,她一脸笑意,“英华呢?”又对白月道,“这汤也不是给你喝的,是给英华喝的。”

白月噎了一下,拿起白瓷汤勺,搅了搅,露出汤底的牛鞭、枸杞、羊肾、杜仲……全是壮阳的。

白母的手艺自然不是盖的,即便是一碗壮阳汤,也给她熬的浓香扑鼻,但是这汤即便再香,估计邵英华也没心情喝了。

邵英华从屋内走出,接过汤碗,“知道了,妈,汤我一会就喝,你先去休息吧。”

白母见他应了,才一脸笑地道,“哎,你记得要喝哦。”说完,一步三回头,等见邵英华把碗端回屋内,才放心的走了。

屋里,白月看着仍冒着热气的汤,就是一阵心烦。

在老人家眼里,两人事业有成,再添一个孩子,就算是圆圆满满了。

白母的心是好的,但是他两真不打算现在要孩子。

“这汤怎么办?”白月有气无力地道。

邵英华摸了摸鼻子,“倒了吧。”

一连几天,窗台上的几盆植物被补的连叶片都葱绿了几分。

白母虽说按时送补汤,但心里也是嘀咕的,这两口子喝了汤,夜里咋没啥动静啊?

该不会是邵英华不行?

这一脑补好悬没把白母给吓出个好歹,眼看着她就要加大送补汤的力度,白月终于想出了招。

元宵节当晚,白月煮了一锅汤圆,白家人连带邵英华都不喜欢吃芝麻和花生,所以汤圆是没馅料的,说是汤圆,其实就是一锅乒乓球大小的丸子,再用醪糟添水做了汤底。

一人盛了一碗,就围坐在堂屋的桌上吃。

白母用汤勺扒拉着两个粘连在一块的汤圆,心里想的却是,要是生一对双胞胎该有多好。

这么一想,便觉得嘴里的醪糟汤圆没滋味极了。

白母环顾一圈,接收到白母的目光,白勇一个激灵,端起碗,起身,跑到门槛上坐着吃,边吃还边陪着笑,“你们吃你们的,别管我,我就爱在门边吃,里头热!”

白母看着‘不长进’的大儿子,叹了一口气,幽怨的目光划向白月和邵英华。

白月嘴里的汤圆一下卡在了喉咙里,一连串咳嗽。

邵英华忙给她拍背,喂水,好一通忙乱才让她喘过气来。

白月咽下汤圆,又喝了几口水,才道,“妈,过完元宵节,我打算开一家分店,到时候你做店里的大厨。”

开分店的事白月已经想了好久,本来是打算三月底再开的,到时候周边各个学校的学生都返校了,人流量大,适合开店,但现在被白母逼得这么紧,她少不得给白母找点事做。

白母一脸茫然,“你开店就开店,干嘛要我做大厨。”

白月理所当然地道,“开店了缺人手,反正村里开宴的时候你经常帮着掌勺,你上,肯定行,再说了,也就开业这几天需要你帮把手。”

白月心底的算盘打的啪啪响,先是帮几天,然后帮一个月、三个月、半年,到时候她把分店全盘交给白母,大家回来都累的倒头就睡,看白母还有心情催生不。

白母确实有点怂,在村里掌勺做菜她成,但是在京市开店做大厨……她还是觉得有点悬。

见状,白月又道,“还是说妈你觉得自己的厨艺当不了大厨。”

白母果然不服气,嗔了白月一眼,“就你那三瓜两枣还是我教的,你都能开店,我怎么就不行。”

“那就说定了啊,到时候我把哥派过去帮你,你也多留意留意,看看店里有没有好看的小姑娘,给我哥介绍介绍。”白月声音响亮地道。

坐在门槛上的白勇有如晴天霹雳:???

白母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汤圆也不吃了,一心两用,一边思索自己有什么拿手菜可以用来开店,一边思索白勇的终身大事。

吃完汤圆回屋,白月紧闭大门,伸出拳头,笑容里满是狡黠,“这一招,就叫做调虎离山。

“也叫做,祸水东引。”邵英华和她碰了碰拳。

两人对视一眼,笑瘫在床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