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63章 心意

第63章 心意


白父瞧见白月回来了, 很是兴奋。

白母一大早就去店里忙了,白勇听说是去忙五人车队的事,邵英华也是早早就去上学, 就剩他一人。

这几天都是如此,他爬了长城, 去看了故宫,连什么王爷府都在外边转了几圈。

白父突然发现, 这个家就他闲着没事干, 老伴?老伴忙着她的晚年事业第二春。小辈?小辈也在忙着打拼自己的学业事业。

倒整的他像是个无所事事的退休老头, 就差拎个鸟笼和京市老大爷们作伴了。

偌大的四合院,就剩白父一个人,所以一见有人早归, 他就得逮住说几句, “囡囡,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们在店里不是都要忙到□□点才回来?”

“爸,我不是给妈买玉镯去了吗,早上跟你说过了的。”白月汗然。

白父挠挠头, 好像是有这回事, 他不好意思的笑笑,“哦,是我给忘了。”

来京市以后不像在白家村一样,天天都要上工干活, 这突然一安逸, 怎么感觉记忆也退化了。

要是白母知道了他想的,肯定要啐他一口,有福都不会享。

不过白父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他见白月挽袖进了厨房, 也跟了进去,“这是弄啥,我帮你。”

白月爽脆的应了一声,“弄卷饼吃。”也不跟白父客气,“爸,你帮我把黄瓜胡萝卜切丝,放在碟里。”

白父一边切黄瓜丝,一边状似不经意的开口,“囡囡,你有没有觉着你爸我,最近太闲了?”

白月分神抬头看他一眼,“这不好吗?以前在白家村天天要上工,到了夏天你身上都要晒褪一层皮,现在不一样了,你闺女我挣钱了,您啊,只要在家拿着个大蒲扇,吹着电风扇,好好舒服躺着就成。”

白父急了,“可你妈去店里忙啊。”

厨房灯光暗,白父看不清白月的表情,她暗笑着挑挑眉,嘴上却是如往常一般的语气,“咋了,妈昨天还跟我说研究了两个新菜,想在店里试卖。”

白父黄瓜丝也不切了,凑过来,讪笑道,“囡囡,咱父女两也不打谜语了,我也想去你店里帮忙。”

白月摊好一个卷饼,放在碟子里,才道,“我懂,我懂,爸你是觉着妈最近陪你的时间太少了,这样,明天开始我就给妈放假,以后她想来店里就来,不想来就不来。”

白母的一颗心都放在三店上了,要是突然叫她不去了,还知道是他的主意,白母非得掐死他不可,白父吐槽道。

“别别别,这样,囡囡,我也去你店里帮忙吧。”

白月也不逗他了,“爸,我让你跟妈来京市,是想让您二老来享福的,妈在三店忙是她确实喜欢。”

可白父他闲不下来,又不想跟白母分开,一起在店里上工最好,也算给囡囡的店里帮个忙,他今年才四十出头,正当年,这个年纪叫他在家养老,憋屈都能憋屈死他。

最重要的是,总觉得身边的人都在忙,自己不跟上他们的脚步,就好像被排开了一样。

一到饭点,大家聊事业聊学业,他能说什么,说他今天拿着鸟笼逛了多久的圈吗?

“总之我不管,明天开始我就去三店帮忙。”白父一锤定音。

白月有些无奈,“那也成,您去三店忙,我去二店,不过先说好,您要是不想干了,就跟我说,随时能走。”

正好邵俊华走了,她回二店帮手。

白父打着哈哈,“好好,咱先干着。”至于干到什么时候,还不是他说了算。

等晚上大家回来,就看见四合院的石桌上摆着卷饼。

圆形的石桌上,正中央放着卷饼,旁边围着几样碟子,分别放着炙烤好的切成一指长的仍在流油的猪肉,还有片好的鸭子,黄瓜丝、萝卜丝、冬笋丝、香菇丝,另有几个小碟放着甜面酱。

白勇走过来,手都没洗,就抓了一块烤好的猪肉放进嘴里,“今天弄卷饼吃啊?”

给白母狠狠地拍了一下,“给我洗手去。”

白勇嘻嘻一笑,又趁着白母不注意塞了一块肉,才一溜烟跑去洗手。

今天的主食是槐花饭,用清水洗净的槐花放在饭里蒸,蒸出来的饭带着一股子槐花的香气。

大家都很赏脸,将卷饼和槐花饭吃了个干净,饭后又分了两个大西瓜才算饱。

吃完西瓜,白月把买好的玉镯拿了出来,“妈,你看看合不合适。”去之前她已经量好了白母的腕宽,肯定是合适的,就是看白母喜不喜欢了。

白母接过红绸盒子,打开,一见里面绿汪汪的玉镯,犹如一汪碧绿的潭水,立马就喜欢上了,“肯定合适。”

拿来肥皂搓出泡沫,将玉镯滑进手腕,白母生的丰腴,这翠绿的玉镯十分衬她,连白父也一直在夸着。

白勇也在一旁凑趣道,“好啊,你偷偷给妈买礼物,到时候妈想起来,不也得揪着我让我也给她买一个。”

白母啐道,“哪都有你。”

“哥你就不用给妈买了,给我买吧,今天就挑着合适妈的了,我喜欢的紫玉镯没买着,手上空荡荡,一点都不好看。”白月笑着晃了晃手腕。

邵英华站在一旁,听见白月没给自己买玉镯,眼底划过一丝什么。

等白月洗完澡,回屋就见到邵英华坐在凳子上,手上拿着一个木盒,冲着她笑。

白月也笑道,“这是什么?”

“你猜猜看。”

白月走到他身后,“让我猜,哼哼,那你也来猜猜我猜不猜。”

邵英华打开了木盒,“好了,不逗你了。”

木盒里放的是一条编好的五彩绳。

白月眼里划过惊讶,拿起五彩绳,细细打量,“这是?”

邵英华耳根有些发红,“本来端午前就想给你的,但是一直没编好……”

“这是你亲手编的?!”白月眼睛亮闪闪,摩挲五彩绳的动作更轻了。

“嗯……”邵英华有些懊恼,“还是我手笨,动作太慢了,不然早就能给你了。”还有就是,听白月说她要给白母买玉镯,顺便给自己也买一个,有了玉镯,这条小五彩绳好像就不怎么起眼了,他也就一直没拿出来,今天在饭桌听到白月没挑着合适的,他才拿了出来。

白月捏着五彩绳,环住他的脖子,脸埋在他松软的头发上,半晌,邵英华就听见一声闷笑,“怎么了?”

“没事,高兴的,来,你帮我戴手上。”白月把头抬起来,坐到他对面,把五彩绳给他,示意他帮自己戴上。

再好,再贵的玉镯,也没有他亲手编的五彩绳好。

邵英华拿过五彩绳,穿过活扣,给白月系在了右手上,她皮肤白皙,这条五彩绳的长度刚刚好,扣在她手上,显得愈发好看。

白月抬起手,在他面前晃晃,“好看吗?”

邵英华看着她,眼底心底都是她的笑影,“好看。”

到睡前,两人躺在一个被窝里,白月也还是笑着的。

白月被子遮住半张脸,眼睛愈发明亮,自己在家里的时候从未见他编过五彩绳,一定是趁着上学的时候编的,就为了给她一个惊喜。

什么时候编的呢?

趁着早到学校,边吃早餐边拿出五彩绳……

趁着课间时间,同学们都休息的时候,拿出五彩绳,骨节修长的手指绕着五色丝线……

想着想着,被窝里就发出一声闷笑。

邵英华本来迷迷糊糊要睡着了,就给惊醒了,“怎么了?”

白月把猜想的跟他一说,就见月光下他的脸一红。

事实也差不离了,除了那两个时间编,他还去了401宿舍编,他走后宿舍剩三人,不过偶尔他也会回去看看。

这次正好就借地方编五彩绳了,可把孙越和卫国利惊了个大呆。

能想象吗,你周围学霸男神一样的人物,到了午休的时候坐在凳子上,人高马大的一个人,从书包里掏出条五彩绳……那画面,简直绝了好吗!反正孙越和卫国利那几天都是恍惚的。

邵英华把孙越和卫国利的反应跟白月一说,白月直接钻进他怀里,笑得抖个不停。

“有这么好笑吗?”邵英华纳闷了。

白月抬起头,笑的泪花都出来了,“没有,我这是感动的。”

两人贴的很近,白月笑的时候就不免碰到某个地方,邵英华眸色一沉,决定用实际行动来感谢感谢她的‘感动’。

又是一夜好春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