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67章 有猫腻

第67章 有猫腻


五车野菜, 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等白月带来的钱花的差不多了, 也到了该回京市的时候。

临行前,刘传根又请六人吃了一顿饭。

席间刘传根喝大了, 一个劲地给白月和白勇倒酒,大着舌头道, “你们不知道, 我这心里高兴啊, 你往路上一看,这几天,大家都是笑着的, 跟过年比也差不多了。”

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小赚了一笔, 多的赚了七八块,少的也有五六毛,有了这笔钱,不到年节就能去县城里买肉吃, 或者给家里添上一些大件小件, 能不高兴嘛。

白月把酒一口闷了,她酒量还成,再说了,以后要是出去谈生意, 不会喝点酒怎么行。

“我也要感谢乡亲们, 替我摘了这么多野菜。”

白家村的社员们朴实,摘来的野菜品质好,很少有断根少叶之类的情况存在。

白月给刘传根也满上了一杯白酒。

刘传根摆了摆手,双颊通红, “你们这次回京市,要到过年才回来了吧?”

白月笑笑,“也许吧,看看这批野菜卖的怎么样,兴许不到过年,我又回来了呢?”

刘传根笑了,“那就太好不过了。”

“不过,传根叔。”白月跟他碰了碰杯,“后山的野菜应该摘的差不多了吧。”

“那倒没有,野菜长得快,几天就一茬,几天就一茬。”刘传根道。

“传根叔你说,如果让咱村子里的人,自己种野菜怎么样?”白月眼睛一亮,提出一个主意。

野菜总有摘光的时候,如果让全村人一起种植,那野菜的供货量就大了起来,就跟后世的蔬菜供应基地是一样的。

刘传根一愣,这还真没想过,毕竟后山离白家村那么近,谁家没菜了就上山挖点,谁会想到挖野菜回家种。

不过……貌似可行性还挺高的?野菜这东西嘛,野生野长的,一点都不难种,比方说马齿苋,挖几株放在院子里,没过几月就长成了一片。

白月笑着道,“叔,我也就是这么一提,不过,有空您还是把我这提议多想想,我应该不是最后一批来村子里收购的人,想想后山的野菜、药材……在大城市都很受欢迎。”

后世有些有钱有闲的人,甚至还创造出了什么野菜宴,打着营养健康,环保养生的名义,一道菜没小几千下不来。

刘传根认真地看了白月一眼,“我记下了。”

一顿饭吃的是宾主皆欢。

第二日一早,白月一行人返回京市,一路无话。

五车的野菜,都存放在了租来的小仓库里,十余种野菜,都分别带了一些回四合院。

白母非常赏脸,当晚就做了颇具白家村风味的四菜一汤。

清炒野藠头、荠菜饽饽、婆婆丁炒肉丝、裹上一层面粉后放在油锅里炸的榆钱叶,外加一锅地皮菜汤。

饭菜做好了,就摆在四合院的石桌上,如今天气愈来愈热了,堂屋里吃饭总有些闷热,现在基本顿顿饭都是在院子里用的。

年前搭的葡萄架已经挂满了枝叶,蔓蔓延延,阳光透过,折射出一片阴影,隔开了暑热。

白母夹了一筷子清炒野藠头,感慨道,“就是这个味儿!”她都有小半年没吃到了,熟悉的口味让她连夹了三四筷子还不足兴。

白母有点高血压,野藠头能防止血压所致的头晕,还在白家的时候,这道菜几乎是每隔两三天就要吃上一次。

白父跟白勇口味相近,两人最欣赏那道油炸榆钱叶,炸过的榆钱叶口感酥脆,再沾上调制好的酱料,那味道真是一级棒。

“妈,这两天咱两都抽些时间出来,看看这些野菜怎么做成好吃的小菜,我打算放在店里卖。”白月道。

白母爽脆地应道,“这还不简单,就说这野藠头,把长得像小葱一样的茎去了,就留下跟,用跟做糖蒜一样的法子腌制,味道比糖蒜好上几分,又不会有那种呛人的蒜味,以前我就做过,一顿多吃个两三碗饭不是问题。”

白月听的跃跃欲试。

如今市面上已经有了一些商家出售诸如辣味萝卜干、凉拌海带丝这样的下饭小菜,但是味道除了咸以外,没什么可取之处,而且这类腌制品吃多了还有害健康。

野菜就不一样了,有营养又健康,还有一定的药用价值。

如果做出以野菜为原料的小菜,往市面上销售,打着营养下饭酱的牌子,一定能抢占一部分市场。

就算不说营养,光是口味,以白月跟白母的手艺,比下那些只会过咸或是过甜的下饭酱,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借着兴头,白月和白母又商量了一晚上小菜口味的问题,足足聊到了晚上两点。

虽说熬了夜,但是因为心里挂着事,有了冲劲,隔天白月仍是精神满满地到了店里。

看到熟悉的二店,白月心里还有几分怀念,她换上工服,白记女款的工服和男款的稍稍有些区别,尤其是到了夏天,又发了夏季的新款式。

透气的深蓝色布料做成上半身是短袖,下半身是过膝的长筒裙,腰间再围上一条小围兜,上面缝了个口袋,可以用来放纸笔,右边前胸处和冬季工服一样,用红线和黑线绣了白记两个大字,整体看起来利落又干净,而且整齐划一。

换完工服,白月在店里忙了一会,等上班时间过了二十多分钟,邵俊华才姗姗来迟。

看到白月,他面上有些讪讪,忙把脸一扭,装作一副没看见的样子。

白月心底讽笑了一下,对上巧妹的目光,巧妹朝她竖起大拇指,果然如她所料,邵俊华没几天又来上班了。

中午休息时间,白月跟巧妹在后厨吃饭。

巧妹道,“白月姐,你不是一直让我盯着邵俊华嘛,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小丫头,别卖关子了。”白月笑道,“说说看,你都发现了啥。”

巧妹四下看看,无人,才凑到白月耳边压低了声音道,“我发现,邵俊华找了个相好!”

白月一愣,这她还真没想到。

巧妹一副八卦的样子,“而且你绝对猜不到,他那个相好是谁。”

白月脑海里突然闪过些什么,嗓音抬高,“该不会就是卖粽子礼盒的时候,他帮忙插队的那对母女里的女儿吧?”

巧妹震惊了,“你怎么知道的!难道白月姐你来二店的时候看到过?”

“那倒没有,我只是觉得,以邵俊华的性子,不会无缘无故去帮别人插队,那对母女打扮朴素,看起来也不像是会给钱插队的模样,邵俊华总得图点什么,不是贪钱,就是贪色呗。”白月道。

当时她就觉得奇怪了,邵家两母子,胡秀雅跟邵俊华,绝对是无利不起早的性子,事出反常必有妖。

她把话题绕回来,“你说说你是怎么发现的?”

巧妹想了想,整理了一下言辞,才道,“这还得从工服的事情说起,因为他不是每天都不穿工服嘛,我看他不顺眼。”说到这,巧妹不好意思的笑笑,又接着道,“就故意经常把一些店里的活安排给他,所以常常去对外窗口给他吩咐活,一来二去之下,就发现那个女同志每天都要来店里的对外窗口买卤味。”

“一开始我还没觉得有什么,只当那位女同志是常客,结果有一次让我发现,他给人递卤味的时候,偷偷捏了一下人家的手。”

巧妹喝了口水,继续说下去,“然后我就留心了,我说他怎么天天不穿工服,穿那些花里胡哨的衣服,还不是为了给人看的。”

说到这个,白月也觉着好笑,原先巧妹说邵俊华不穿工服的时候她还没觉着有什么,今天一看,邵俊华长相是偏清秀款的,个子也不高,也不知道上哪找的布料,花花绿绿的,远远一瞅,像个花□□。

巧妹看了一眼钟,“白月姐你等会看看就知道了,每天下午五点,那位女同志都会来店里。”

“成,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白月笑道。

等到了下午五点,白月特地在对外窗口附近转悠。

没过多久,一个梳着两条辫子,一米六左右,长相颇为小家碧玉的姑娘果然出现了。

白月定睛一看,可不就是当时卖粽子礼盒时插队的那对母女里的女儿,她当时还瞅了两人几人,现在还有印象。

邵俊华见到她,眼睛都快放光了,“小倩!”

叫小倩的女人微微一笑,用手抚了抚垂在肩膀两侧的大辫子,“嗯,我来买卤鸡爪的。”

“你等着,我这就给你拿!”邵俊华转身,从专门放卤味的锅里捞出两个个头比较大的卤鸡爪,又舀了一大勺卤汁放在袋子里,再递给她。

小倩左右看看,抬高声音,“一共四毛是吧?”

邵俊华眼里划过一丝笑意,“对的,收你四毛。”

说完,两人的左右手快速一接触,邵俊华右手上的打包袋就到了小倩左手上,而小倩左手里的一个纸团也到了邵俊华右手上,末了邵俊华还轻轻捏了捏小倩的手,引来她的羞涩一笑。

白月在一旁看着,瞳孔猛地一缩。

在她这个角度,能清楚地看到,这个叫小倩的女人,塞给邵俊华的不是钱或者票,就是剧院的彩印图案的门票,然后故意揉的皱巴巴的,远远看就像钱一样。

排在后面的客人因为角度问题,很难看到小倩给了什么,而且也很难有人会注意到这一幕,也没人会去特意关注他们。

白月心里一沉,巧妹毕竟年纪不大,只当是两人传情,完全没注意到还有更深层的异样。

接下来的几天,小倩也是天天雷打不动地来白记,每回不是买上几个卤鸡爪,就是买上几个卤鸭掌,无一例外的是都没给钱。

要不就是门票,要不就是纸张,要不干脆就是报纸上扯下一片。

邵俊华要是收到门票,就会心一笑,塞进兜里,是其他废纸,就团成一团,扔进垃圾桶。

两人也聪明,小倩每次要的量都不多,少的这一两个,还可以说是‘损耗’,怪不得这么久以来都没人发现!

白月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才好,邵俊华也是绝了,拿她店里的东西做人情做到这个地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