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第68章 米国奥运会

第68章 米国奥运会


既然发现了这种事情, 白月把巧妹和张叔张婶都找来了,把事情跟他们一说。

巧妹听的脸都白了,不好意思地道, “白月姐,都怪我不好, 你让我盯了这么长时间,我却没有发现他们两个的猫腻。”

白月没有批评她, 而是道, “邵俊华这个人不足为惧, 但是经过这件事你也要记好了,平时看顾店里的生意的时候,要多留心, 注意细节。”

巧妹点点头。

白月又看了三人一眼, “你们也别觉得我小题大做,店里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客人,比方说有人吃完饭,不想给钱, 往碗里塞个虫子, 想免单,或者找我们赔偿,这还是小的,关键是我们白记的名声, 以后别人一提起这家店, 就会想到,哦,这是一家饭菜能吃出虫的店。”

三人深以为然。

张婶听完,嘴唇动了动, 看向白月,似乎想说些什么。

白月敏锐地注意到了,“婶?”

张婶犹豫了一会,还是道,“都说小时偷针,大时偷金,邵俊华能为了他相好的在店里偷梁换柱,那对待其他客人会不会也……”

白月微微一愣,她还真没想过这个,发现邵俊华的事以后,她是又气又笑,更觉得荒唐,就没有再关注邵俊华之后在对外窗口的表现状况。

“我明白了。”白月肃了脸色,“这件事你们就先装作不知道,我会解决。”

本来她还想等会就找邵俊华或者胡秀雅谈话,现在看来还要再等等。

隔天,安排工作的时候,白月就故意对邵俊华道,“你最近在对外窗口工作也辛苦了,不然我给你换个地吧,里面的大厨房怎么样?”

邵俊华脸色登时一白,慌忙摆手,“我、我不去,对外窗口就挺好的。”说完,小声嘀咕了一句,“我都干熟了,还让人换来换去的,再说了,现在店里的老客人都认识我了,猛地一换人,他们肯定不认。”

白月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哦,这样吗?”

心下却是一沉。

如果邵俊华真的单单想给他对象捞好处,那么换到大厨房去只会更加方便。

比方说煮了一锅卤味,藏个几只,一时忙乱起来,很难被人发现,两人也不用在众目睽睽下做那些小动作,毕竟还是担着一定风险的。

再联想到,对外窗口那边,是自成一个小空间的,就连收银也是单独有一个收银台,等一天下来,才把收来的钱和店里对总账……

想到这,白月眼底划过一丝暗色,心中更加恼怒,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样!

面上却是巧笑嫣嫣地对邵俊华道,“你这两天表现不错,再过两月我给你提一提工资。”

邵俊华听到要换工作的时候心里还有些紧张,担心白月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毕竟今天下午她一直在对外窗口附近转悠,他可都看到了。

但是听到白月夸了他,而且似乎还是一副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

邵俊华放下心来,嬉皮笑脸地道,“涨多少?要不一百块一个月好了。”

白月扯了扯嘴角,“呵呵,看你表现。”

心里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就连张叔都没拿那么高工资,他一个在对外窗口干活的,跟一店帮工也差不多了的,竟然敢开口要这么高的工资,痴心妄想吧!

晚上回了四合院,白月和白母继续加班加点地腌制野菜。

虽说辛苦,但是每腌好一种,就把它独特的配方给记下来,到时候请人手,把五车野菜腌了,就轻松了。

两人一边闲话,一边忙活。

“妈,你说这婆婆丁是做甜口的好还是咸口的好?”白月道,这方面她有些拿不稳。

婆婆丁本身带有一些苦味,如果做咸口的话,刚好贴合婆婆丁自身的味道,就是咸苦不太适口,不好下饭。

若是做甜口的话,又担心甜苦相冲,做出个四不像来。

白母想了想,一锤定音,“做甜口的,里面再加上花椒,做成甜辣味的。”

白月点点头,“好,那就做甜辣的。”

这样既不会太甜,辣味也能中和掉苦味,说不准做出来更加下饭。

于是白月把婆婆丁用开水焯过,再用凉水过一下,挤干水分,再把用白糖、花椒、辣椒面、大蒜等调料跟婆婆丁一起拌匀,再放入坛内封藏腌制,这样做的婆婆丁放上三个月左右是不成问题的。

两人正说着话,邵英华回来了。

白月瞅见他回来了,朝他招了招手。

邵英华笑着走到她身边,“在做什么好吃的?”

白月把做好的用糖醋汁生腌过的野藠头夹了一块喂他,“你尝尝,糖醋野藠头,看看好不好吃。”

邵英华张开嘴,接下野藠头,在嘴里嚼了嚼,甜酸味的,很开胃,他感觉能吃下一碗饭,“很好吃。”

白月笑着看了他几眼,“你今天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看见你我哪天不高兴?”邵英华笑道。

“贫嘴,都老夫老妻了。”白月脸一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白母在一旁扯扯嘴,可腻死她了,算了,还是当自己是透明人吧。

“好了,说正经的,不逗你了。”邵英华道,“下个月我要跟我们老师去国外出一趟差。”

“好啊你,是不是因为跟我呆腻了,出差你都那么高兴。”白月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哎呀,这都被你发现了。”邵英华故作惊讶的呼了一声。

两人笑作了一团。

等平静下来,邵英华才仔细地把事情说了一遍。

他在崔老那里的翻译任务已经到了尾声,崔老今天把所有参与翻译的人都叫到了会议室。

“这段时间都辛苦大家了,我很高兴,也很感谢大家。”崔老道。

大伙都很兴奋,毕竟是以一个学生的身份参与如此多名著的翻译,于是纷纷道,“哪里,也要感谢老师给我们这个机会。”“老师,是我们该谢谢您。”

崔老看了众人一眼,放出了一个重磅炸弹,“大家最近有在报纸上看到明年二月米国举办奥运会的事吧?”

那是当然,这也是最近全国上下热议的话题。

“应相关部门的要求,需要挑选一批会英语的人才,替奥运健儿以及工作人员进行翻译工作。”说到这,崔老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而我,则负责挑选这次出席奥运会的翻译官。”

国内外语翻译人才稀缺,京大作为首屈一指的高校,以及少数设有英语系的大学,理所应当会从里面挑选翻译人才,而崔老作为建国时期就担任出使米国的外交官兼翻译官,当仁不让的领到了这个职务。

邵英华放在桌上的拳头悄悄攥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崔老。

其他的同学也跟他一样,眼里暗藏着兴奋。

崔老又环视了众人一圈,才道,“我也不卖关子了,这次出席米国奥运会的人选一共有三十个,我会在你们里面挑几个,然后剩余人选会在系里挑。”

邵英华艰难地吞了口口水,论起成绩,他在系里是数一数二的,再加上有曾帮崔老翻译过的履历在,应该不会落选吧?虽说如此,但他还是紧张的提心吊胆。

没想到崔老似是猜出了他的想法,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第一个就念了他的名字,“下面,我念到名字的同学,将会和我一起出席米国奥运会:邵英华……”

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邵英华放在桌上的手慢慢的松开了,脸上也露出了轻松的笑意。

出席米国奥运会,这样盛大的事他绝对不允许错过!再者,有了担任米国奥运会翻译官的事迹在,一定能为他的履历上添上漂亮的一笔。

崔老继续念下去,“卫国利、孙越、张冬冬、何秀秀……”

一连念了几个人,都没念到叶清的名字。

和邵英华想法,两人的心一开始都是悬着的,邵英华的心慢慢落到了实地,叶清的心却一直往上提,提到嗓子眼,化作一团棉花,堵得他上气不接下气。

“好了,就这么些人。”

被念到名字的同学皆开心不已,没被念到的则十分的失落。

正准备散会的时候,叶清蹭地站起来,抬高声音,“崔老师!”

崔老见到是他,眼底划过一丝冷意,“叶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崔老师,凭什么,他们能去参加奥运会,我却不能?”叶青忿忿不满道,“论成绩,我比他们几个要好,而且大家都是一起在你这里翻译的,凭什么要分个三六五等!”

说着,他指了指卫国利和孙越。

单论成绩,叶清是前十,卫国利和孙越只是中上游,是以他十分有底气。

其他没被选中的同学,被叶清这么一激,也纷纷不满起来,“就是啊,崔老师,你好歹告诉我们一声,我们比他们差在哪里了,不都是一样的同学吗,有的人成绩还不比我们好呢。”

其中一个剃着小平头的男生指着叫何秀秀的女生道,“就说她,她英语水平那么差,平时碰到不懂的词汇和语法还要来问我,崔老师你选她而不选我。”是不是有眼无珠!当然最后一句小平头男生没敢说出来。

崔老眼里一丝暖意都无了,冷笑了一声,“叶同学,你问凭什么,好,我就告诉你凭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