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重生七零之花好月圆 > 卤味

卤味


“婶,你会发绿豆芽吗?”正好碰见张婶。

张婶回忆了下,她以前倒是发过,现在应该还记得步骤,“会的。”

张婶帮白月把身上的东西卸下来,顺口问了句,“买这么多东西啊?”

“去了趟门市。”

张婶理解地笑笑,小姑娘嘛,喜欢逛街很正常。

她进厨房拿了个盆装浅浅的一层水,打开装绿豆的麻袋,用手抓出一捧放进盆里,“先泡一晚上,然后去水用湿毛巾盖住放在阴暗的地方,一周就发好了。”

白月认真地边听边记。

别小看这绿豆芽,绿豆便宜,而且一周就能发一大盆,这发好的绿豆芽可以做豆芽猪肉馅的包子,还可以拿来炒粉炒面,一举多得。

现在少有不要票的东西,这自产自足的绿豆芽,就能替她省下一笔钱。

赚钱嘛,无非就是开源节流,她开源了,其他地方当然也要节流了。

趁着张婶发绿豆芽,白月把买来的三十斤玉米皮细细地洗净,然后几张薄薄的玉米皮一叠,就变成了一个“打包盒”。

等绿豆芽发好了,周末也到了,白月周五的时候就去京大给邵英华留了信,让他周六中午来拿卤味。

周六大清早,白月就去了门市。

这一周她赚了近百块,自然不会小气,买了鸡爪鸭掌各五斤,还有猪大肠和十来个鹌鹑蛋。

爪子大肠这些属于“边角料”,不收票,屠夫一般都会带回家做下酒菜,所以白月很轻松就买到了。

鸡爪去趾,大肠用面粉清洗干净,加上姜、糖、花椒等调料,放在锅里煮熟。

大约二十分钟,白月掀开锅盖一看,卤味都上了一层锃亮的糖色,再把鹌鹑蛋剥壳放进锅里焖上三分钟,一锅香气扑鼻、引人食指大动的卤味就做好了。

邵英华还没进四合院,就闻到了香气,“你的手艺真的越来越好了。”

“亏待不了你的胃就是了。”白月一边装盘一边笑回道,“喏。”把装在铁饭盒里的卤味递给他。

“你吃没有?”跟在白家村的时候一样,邵英华先关心她有没有得吃。

“放心吧。”白月示意他看向厨房,“我留了张叔张婶还有东子的份,到时候我们一起吃。”

“成。”邵英华放心了,“那我先走了。”

“路上小心。”

等邵英华把白月做的卤味拿回宿舍,得到的就是孙越和卫国利的热烈欢迎。

“感天动地,卤味终于来了!”孙越恨不得抹两把泪,天知道他这几天吃食堂都快吃出阴影了。

他对白月上次给的酸菜粉丝包子念念不忘,就等着今天这顿卤味呢。

邵英华把铁饭盒一一打开,香味更加浓郁,整个房间都飘满了卤味的香气,勾的人肚子里的馋虫都出来了。

“英华,要不干脆叫你爱人改成摆摊卖卤味算了。”卫国利道。

邵英华笑道,“还没吃你就知道好吃了。”

“这一看就好吃好吧,所以我能吃了吗?”孙越两眼发亮地看着卤味。

“吃吃吃。”邵英华摆摆手。

结果还没开动,卤味的香气就把隔壁宿舍的人给引来了,“好啊,你们吃独食,分我一点。”

邵英华念的是京大英语系,整个专业男少女多,一个班三十来个人只有八个男生,分别住401、402宿舍,物以稀为贵,这八朵金草互相关系都不错。

邵英华不是小气的人,用铁饭盒盖装了十来只鸡爪和鸭掌给隔壁宿舍,“跟你们宿舍的人分分,我爱人做的卤味。”

齐耀也不洗手了,直接抓起一个鸡爪上手啃,越嗦鸡爪眼睛睁的越大,连皮带筋啃的仔仔细细,连骨头都要嚼碎,“你爱人手艺真不错!”

一个鸡爪吃完,齐耀唉声叹气,“我能吃独食吗,这点鸡爪我一个人就能干光了。”

“美得你。”孙越赶紧起身把他往外推,“行了卤味你也拿了,赶紧走。”

“别啊,我看到饭盒里还有鹌鹑蛋和肠。”齐耀道。

回应他的是卫国利毫不留情的关门声。

三人把凳子拼到一块,席地而坐,铁饭盒放在凳子上,准备开吃。

卫国利在宿舍里年纪最大,充当老大哥的角色,他习惯性地看向旁若无人的叶清,“叶清,来,一起吃啊。”

刚才邵英华打开饭盒的时候叶清已经看到了,什么鸡爪鸭掌,肮脏玩意,还有猪大肠,大肠里面都是装那啥的,恶心死了。

他厌恶的把头撇向一边,“我不吃。”又用手扇了扇鼻子,十足的厌恶姿态。

虽说只相处了不到一周,孙越已经有点摸透叶清这个人了,人如其名,清高的很,“行了,老卫,别喊他了,人家喝仙风饮仙露的,哪看得上这些。”

“不知所谓。”叶清冷冷瞥他一样。

孙越一噎,反唇相讥,“你就不应该跟我们一个宿舍,应该跟那个宋大才子走一起。”

孙越说的宋大才子是中文系有名的“诗人”,为人酸腐不知变通,属于吃粒茴香豆都要问茴字有几种写法的那种。

叶清不是没有脾气的人,“这些东西脏的要死,就你们爱吃。”他指了指猪大肠,“这大肠原先塞的可是……”屎。

孙越好好的兴致都被他败坏了,铁青着个脸,说不出半句话。

卫国利赶紧打圆场,“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

心里对叶清的印象又差了几分,这人也是,不喜欢吃就说不喜欢吃,非得说这卤味哪哪不好,再怎么不好也是邵英华爱人做的。

更别说本来就挺香的了,真的一点都不懂人情世故,几句话就得罪了两个人,孙越和邵英华。

卫国利叹了口气,得亏叶清没下乡,就他这副架势,队长要是派他去扫牛棚,他得先把自己恶心死。

“他不吃就算了,孙越你还能多分点,好东西不怕没人欣赏。”邵英华淡淡道。

他吃了一个卤鹌鹑蛋,鹌鹑蛋上面用竹签扎了孔,浸泡在汤汁里入了味,回味无穷。

也是,自己和他计较什么,孙越想想就放开了,化悲愤为食欲,连啃好几个鸡爪鸭掌。

三人吃的喷香,整个房间里都是卤味的香气,叶清实在受不住,把门一甩,扬长而去。

结果正巧碰到隔壁宿舍的一位男生,“叶清,你真有口福,我听齐耀说邵英华他爱人做了好多卤味给你们宿舍的吃,怎么样,吃香了吧?”

话说到一半,男生注意到叶清嘴上没有吃过卤味的痕迹,摸了摸鼻子,“你没吃啊?”

叶清眉头皱的更紧了,“嗯。”说罢,也不等人回话,就走了。

这男生也是知青考上京大的,被叶清这一甩脸,他也冷了脸色,想当初他们下乡的时候,能吃到肉末都谢天谢地了,更别说还有人送卤味吃,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又想,要是他跟邵英华做舍友就好了,现在大快朵颐卤味的就是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