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我真的成了王爷 > 第45章 欲戴王冠 必承其重

第45章 欲戴王冠 必承其重


  叶昕嵋遥望着高高耸立的九百九十九级台阶,丹凤眼中神情莫测,低声道:

  “呵呵,本宫杀了这老匹夫,看你……”

  话还没说完,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声音,声若洪钟,不徐不疾,却霸道威严:

  “火炼门上表已阅,准毅郡王所奏,一月后龙门擂立生死状!上台者,生死有命!”

  声音刚落,第二道声音紧接着响起:

  “大离皇主圣旨:准毅郡王真火桥所奏,立龙门生死状!”

  然后是第三道:

  “大离皇主圣旨:……”

  第四道……

  ……

  一道接一道,第一道声音之后,又是接连七道声音响起,将大离皇朝建朝以来,第一道圣旨宣读天下。

  而很快,这道圣旨将飞出皇都,传到大离所有疆域。

  叶昕嵋愣住了,第一道声音她很熟悉,后面又是接连七道,其面色变得很难看,心口起伏。

  尤其后面七道宣读中反复提到的“圣旨”两字,让她心中急火攻心,面色瞬间煞白。

  “回宫!”

  咬牙吐出这两个字,叶昕嵋摔身向枢琉宫走去,再等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即使最后杀了莫如海,得不偿失。

  在叶昕嵋一行转身离去后,莫如海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的亭台中,脸上笑了笑,波澜不惊。

  “呵呵,看来皇主心中很高兴,毅郡王这把刀递的太及时了……”

  一连八道声音,一道接一道,激荡在皇城上空。

  尤其第一道声音,大半个皇都的人都听到了,满朝权贵都是一脸震惊,多少年了,这是大离皇主的声音第一次传进寻常人的耳朵。

  “圣旨、懿旨……”

  “唉,看来要起风了……”

  “这龙门擂越来越让人期待了……”

  不少人在暗中咀嚼着这四个字,神情激荡,或拍手称快,或忧心忡忡,又或怒气冲冲……

  所有人心中同时发出一个疑问:毅郡王姜异,能否承受这副重担?

  “这……这是父皇的声音!”翊亲王姜莫脸上神情激动。

  “不错,是父皇的声音。”睿亲王姜礼点头道,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他真不想见到父子相疑的那一天。

  “圣旨、懿旨……当真是妙!”旁边的姜海,嘴里反复咀嚼着这四个字,细细品味。

  姜莫、姜礼相互对视笑了笑,心里都是酣畅淋漓,早就应该这样了,日月可以同辉,但天无二日!

  同时也在为自己那个皇侄担心,一脚踏进这个旋涡,到底是福还是祸?这个漩涡就是他们这些大权在握的皇子们都是小心翼翼躲避着……

  一不小心就是粉身碎骨啊!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承受不住,便会被碾压的粉身碎骨!姜异明白这个道理。

  “这顶王冠,我戴定了!”

  说完,便牵着莫离向回走去,一月之后,快意豪情不封刀!

  “皇主亲自宣读批复!千古未闻!”

  兵马司曹玉德神情一惊,心下却是高兴,虽然只正式打过一次交道,但他对那个端王府的毅郡王却是很有好感。

  总感觉对方并不像外面传言所说的那么暴虐不堪。

  “啊……你们听见没有,皇祖父的声音,皇祖父亲自宣读的批复!”



  端王府内,在知道姜异上表的内容后,所有人都有些失落,为什么不是请求取消龙门擂。但又觉得姜异上书的内容,悲情中铁骨铮铮,大丈夫当行事如此!

  现在听到响彻皇都上空的声音,姜钟驰立刻一脸鄙视的神情看着身边的老三和老五,说道:

  “我说什么来着,你们就是目光短浅,还是六弟深谋远虑……”

  老三和老五暗自撇了撇嘴,心道:刚才也不知是谁在大放厥词,嚷嚷着白白浪费了大好机会,这真火桥应该让他去,上表应该由他写……

  “这老二忒不要脸面!”

  兄弟俩对视一眼,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自己这个二哥这么骚情呢?

  皇都之外的一处庄园军营,端王姜烈庶长子姜钟山也听到了大离皇主的声音,脸上也是微动,小山一样的身躯坐在那里。

  “父王,你没有选错人,我端王一脉重新有了主心骨!”

  “一月之后,我端王一脉要么浴火重生,要么断子绝孙,共聚黄泉!”

  端王府后院一处不大的简陋院落,原本关闭,非常寂静。

  姜钟隐独自坐在屋内,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上带上了一丝波澜。

  作为端王姜烈第四子,庶出,平时沉默寡言,异常低调,但他什么都看得很明白。

  原本打算等父亲姜烈死后,他便找机会带着母亲脱身,隐姓埋名,脱离端王府。因为他很清楚,一旦自己那六弟姜钟宝执掌了端王府,他们这些人会活的更加卑微屈辱。

  所以虽然已经二十八岁,却一直没有成亲。

  而龙门擂的消息传开之后,他已经决定马上找机会脱身,不做端王府的陪葬品。

  但是之前在禳麒堂那一幕,让其对这个决定产生了些许动摇,难道这两年自己那六弟真的变了?

  在之前对方可是跟忠亲王父子走的很近,屈身结交,刻意奉承,但现在却跟那父子俩彻底决裂,也导致了端王府龙门擂的危局。

  还有母妃北归之夜,竟然趁机大开杀戒,将以范木丘、蓝拂为首的那些人全部诛杀,这些人在之前可都是六弟的绝对心腹。

  “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

  姜钟隐摇了摇头,什么隐情他不想知道,只要知道自己那六弟真的跟以前不一样就行了。对于姜异最近的所作所为,他非常认同。

  尤其今天这叩宫门,让其心神激荡,男儿铁骨铮铮,何惧一死!

  “唉,早知道应该修炼武道的。”

  姜钟隐心中突然有些悔意,如果修炼了武道,一个月后的龙门擂,自己至少也能酣畅淋漓杀一场!

  但他对武道实在不感兴趣,想起禳麒堂姜异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其再难保持心中的镇静,隐隐有些期盼。

  “如果端王府真的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我自己也要改变了!”

  他决定相信自己的感觉,继续留在端王府,因为现在端王一脉已经重新有了主心骨。

  如果感觉错了,他也不后悔,低调隐藏了二十年,是时候放手搏一次了,为此粉身碎骨又何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