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我真的成了王爷 > 第97章 替你皇叔重新整顿下门楣

第97章 替你皇叔重新整顿下门楣


  眼见姜异走到自己眼前,张管家强迫自己站稳身子,拱手想说什么,但冷不丁的就是一声炸喝传入耳中。

  “一个下人,谁给你的狗胆在此撒野!”

  “抬起你的狗头看看,这是肃亲王府!”

  接着就是一声刺耳的鞭鸣,张管家只觉得脸上被刀割一样,火辣辣的疼,整个人直接被一鞭抽倒在地。

  其心中原本就不足的底气一下子没了,连忙支起身子,“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脑袋伏在地上,一句话也不敢说。

  左脸上那道皮开肉绽的血口子,鲜血直流,顺着额头倒流在地上。

  姜异冷冷看着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张管家,又将目光转向了十几名小厮。

  看着煞气盈身的姜异,再看看如死狗一样跪伏在地上的管家,不知是谁先开始的,所有小厮都跪伏在地上:

  “叩见王爷!”

  而周围,整个肃亲王府门前也变得鸦雀无声,不远处围观的人都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中年贵妇也是愣愣看着台阶下那道身影,心中有种难言的苦楚,曾几何时,端王府世子姜海,也是这般顶天立地,威势显赫。

  但现在……自从武基被废,这才落得虎落平阳被犬欺!

  姜异再没有其他动作,而是转过身,对着“肃亲王府”门匾下的那道身影躬身行礼,道:“侄儿姜异,见过肃王妃!”

  “毅郡王快快请起,今日却是让王爷见笑了。”肃王妃用衣袖擦拭了下眼角的泪迹,苦涩道。

  或许是终于有个能镇住场面的人出现了,肃王妃淡定了许多,看着门下本不该出现的一幕,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似乎又有什么顾忌。

  姜异隐约明白对方的意思,上前道:“今日这事,如果王妃不太方便,不妨让侄儿来处理。”

  肃王妃点了点头,这正是她想说的,道:“那就有劳毅郡王了,偌大的肃王府已经没有一个男人能顶起门楣了……”

  说完回头看着大门四开的王府,神情黯然中还有一丝无助的悲哀。自家王爷跟世子姜海,因为这几天一连串的打击,都已经陷入昏迷。

  但肃亲王府当真没有一个男人吗?当然不是,可却都龟缩在府内,让她一个妇道人家出面。此情此景,除了依仗眼前这个侄儿外,还能让她有什么别的期盼?

  姜异暗叹一声,身上却是煞气更重,转过身看着跪在地上的十几道身影,最后落在为首的中年男子身上。

  “张管家是吧。”姜异走到其身边道。

  “奴才张顺来,见过王爷。”张顺来头杵地,跪伏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地上是一滩从脸上淌下来的血水。

  “回去吧,将这些东西原封不动地带回去。”

  “要退婚也轮不到你一个管家出面,让你们家主子亲自来!”

  姜异站在那里,语气很轻,但身上散发出的慑人威势,却让跪在地上的十几道身影下意识再次压低了身子。

  “是,奴才遵命!”

  张顺来小心翼翼站了起来,虽然低着头,但脸上的血水还是顺着下巴一滴一滴落在衣襟上。

  “抬起头来。”姜异突然说道。

  张顺来闻言,抬起头,一只眼睛因为鲜血浸染,已经成了红色,再配上左脸那道皮开肉绽的血口子,整个人看着有些狰狞。

  努力挤出一丝笑容,张顺来不敢表漏出任何不满。

  姜异点了点头,道:“希望你心里如一,行了,回去吧。”

  “奴才心里不敢有任何怨恨。”张顺来说的是心里话,这一鞭子也彻底将他打醒了,他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

  不过幸好有此一劫,不然再膨胀下去,说不得真的死无葬身之地。

  “奴才之前冒犯了王妃,还请王妃赎罪。”张顺来又是对着肃王妃跪下磕头道,身后的十几名小厮自然也是跟在后面磕头,刚才他们可是好一番嬉嬉闹闹。

  同样是姜异的一鞭子将他们打醒了,原本以为是个美差,但现在想来,根本就是昏了头脑,今日但凡肃亲王府强硬一点,直接将他们打杀了都没人会说什么。

  在得到姜异和肃王妃的应允后,张顺来带着十几名小厮急匆匆地走了。

  原本拥挤的端王府门前一下子空荡荡的,重新恢复了寂静,上书“肃亲王府”四个大字的敕造门匾,也再次恢复了一座王府的威严。

  远处围观的人也是下意识地再次往后退了一段距离,有的人已经散去,但仍然还有一部分人驻足在那里,因为他们隐隐觉得事情似乎还没有结束。

  整个端亲王府大门一时间只剩下姜异、肃王妃、江雪儿及另外两名丫鬟,竟然连一名护卫都没有。

  空旷、落寂的大门,与端王府显赫的门楣极为不符。

  “还请王妃婶婶移步。”姜异拱手说了一句。

  肃王妃似乎猜到了什么,闻言迈步移到一边。心下感慨的同时,也是泛起一阵委屈,以自己的软弱性子,终究是无法执掌这座王府。

  “侄儿今日逾越了。”姜异又是一礼。

  肃王妃已经重复了镇静,出声道:“毅郡王尽管施为,算是替你皇叔重新整顿一下门楣!”

  姜异点了点头,看向大门四开,毫不设防的端王府,猛地就是一声怒喝:

  “堂堂肃亲王府,护卫何在!”

  声音刚落,大门内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金甲魁梧大汉当先走了出来,身后依次跟着十几名软甲佐领。

  几步下了台阶,劳德诺单膝跪在地上,垂手道:

  “肃王府亲兵头领劳德诺,拜见王爷。”

  “拜见王爷!”身后的十几名佐领也是跟着单膝跪地。

  对于眼前这位声威赫赫的毅郡王,他们打心底里有一种敬重,当然,也夹杂着一种惧怕,这赫赫声威可是用滔天凶威杀出来的。

  “呵呵,本王还以为肃王府的亲卫都死绝了呢!”姜异面沉如水,声音带着一种冷冽之气,身上隐隐散发出武道第六镜强者才有的威压。

  劳德诺等人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他们当中修为最高的就是劳德诺,武道第六镜,但在姜异这股威压之下,丝毫提不起反抗之心。

  尤其是其他修为稍低的佐领,就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滔天大浪中,不敢有丝毫异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