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傅尘传 > 第005章 王子殷勤

第005章 王子殷勤




  只是简单询问一句,竟然把小萝莉侍女吓的紧张成这样,心道一句“万恶的王权社会”。

  傅尘遂开口解释:“我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想要当面感谢你家殿下的救命之恩,不用紧张,我不问就是,向上禀报的事也免了吧。”

  “奴婢多谢美人体谅!”浅雨福身行礼道谢,舒了一口气,笑着宽慰:“美人伤势尚未痊愈,仍需再安心休养几日,届时,殿下想必也已出关,自会主动与美人相见。”

  傅尘心道也没有其他的办法,点头回道:“希望吧。”

  从这事之后,原本就秉持言多必失、谨慎小心态度之外,又考虑着不能让照顾自己的侍女为难。

  也不再刻意打探信息,大多时间都在心里参悟功法,中间也会偶尔聊一些日常、无关紧要的琐事。

  类似,“浅雨,我注意到,房间在夜里竟然用夜明珠照明,无双宫连偏殿客房都这么奢华吗?”

  浅雨便乖巧解释道:“夜明珠虽在普通平民眼中少见,实则并不稀缺,倒也算不上奢华。”

  再比如,当傅尘问:“那个,我身上原本穿着的那件银色长袍还在吗?”

  她笑着点头肯定:“在的,美人且宽心,奴婢已差人清洗过置于室内衣橱中。”

  傅尘不习惯最近的饮食,就建议道:“那个……每天喝白粥、吃素饼是挺好,就是能不能加些盐进去,口味太淡了。”

  小萝莉就露出为难的神色,小心翼翼的说明:“美人伤势未愈,姜医官曾特意叮嘱,服药期间虽无饮食禁忌,却宜清淡为主,特意搭配的清粥,还请再忍耐几日。”

  ***

  这里没有电脑、手机等电子娱乐,也没有前世社会的紧张、忙碌和机械噪音的嘈杂。

  尽管单调无聊些,可傅尘早就习惯了孤独自处,丝毫不觉得难熬。

  规规矩矩的由侍女领着,在花园里散步,赏百花缤纷、闻莺鸟啼鸣,反倒觉得日子清静闲适、自在轻松。

  又是三天时间,一晃而过。

  这天清早,鲜少现身的紫云,再次携同着姜医官一起出现。

  姜医官为傅尘复诊过后,笑着宣布他的伤势已经无碍,只需用完剩下几天的药巩固一番即可。

  紫云放下心来,叮嘱侍女浅雨悉心照看着,随即领着姜医官直接离开。

  两人来的快,走的也干脆。

  傅尘和浅雨照例走出房间,到花园里散步溜达,活动完筋骨,找了个就近的凉亭进去。

  每当傅尘佯做发呆的静心参悟功法时,浅雨就安静乖巧的站在一旁,恪守礼仪规矩。

  他见了心里不忍,想着让她也坐下,多次尝试劝说无果,才不再坚持。

  传承是被铭刻在脑海灵魂当中,虽然不存在遗忘的可能,也需要参悟理解透彻才可以修行。

  这是未来的立身之本,傅尘沉心专注,渐渐忽略了外界感受,直到被浅雨的一句“有人”给惊醒。

  见她审视的神情,傅尘疑惑的四下环顾,紧接着就看到远处假山旁的小路,走出来一行五个男人。

  为首的人头年约三十,相貌堂堂,头戴白玉冠,锦衣华服,腰间玉佩摇曳,龙行虎步的走来,看上去尊贵不凡。

  后面四人明显是随从,成队成行的紧随其后,步伐紧凑,全神贯注,保持着固定的距离。

  傅尘看一眼浅雨,见她的神情已经恢复如常,显然是她认识的熟人。

  果然,待男人进入凉亭的时,浅雨向他福身行礼,口中恭敬道:“十九王子!”

  十九王子从远处开始就热切的盯着傅尘,目不斜视,挥手道:“起身回话,长公主可已出关?”

  浅雨起身,恭敬答道:“尚未出关。”

  十九王子有些失望,道:“姑姑此次闭关已过七日,不曾想仍未结束,如此,吾便择日再临。”

  正对着傅尘拱手行礼,惊叹道:“卿定乃当日坠落之美人,当真神仙人物,无怪吾错认成女子,今日再见,不胜荣幸,吾乃商王第十九子。”

  傅尘不懂这里的礼仪,可好歹在前世看过不少古装剧宫廷剧,就学着对方拱手回礼,“十九王子你好!刚才远远看见你,就觉得尊贵异常、气质不凡,原来是位王子,那就难怪了。”

  十九王子欣然一笑,迈步上前抓着傅尘的手,殷勤热切:“当日初见,卿险些被当作刺客而诛,吾却一见如故,便出言相劝,今日再见更觉亲切万分,待卿痊愈,当与吾把酒言欢。”

  傅尘向浅雨露出询问的眼神,见她点头肯定,心里很感激,诚恳道:“谢谢王子,虽然我不会喝酒,但是王子开口,我也一定舍命奉陪。”

  “卿言重了,如此一言为定,吾先且告辞。”十九王子用力握着傅尘的手说完,再次拱手后转身离开。

  看一行五人走远,傅尘转身后,趁机询问浅雨当天的具体经过。

  事发当天,是十九王子护送无双殿下回宫,路遇傅尘坠落重伤昏迷在地上,血渍尘土遮脸。

  随身侍卫都是王宫禁军,一向杀伐果断,因担心他是刺客伪装,就打算直接下杀手。

  十九王子却一眼看他出容貌不凡,以为是女子,呵斥侍卫道:“鲁莽,如此美人怎会是刺客?且先查明。”

  浅雨最后道:“便是没有十九王子,美人亦无危险,殿下自会制止的,确认美人重伤昏迷且身无修为后,便带回至宫内救治。”

  傅尘点头表示明白,心里却庆幸:“果然有高手探过我的修为情况,幸亏我胆小谨慎,先前没有贸然开始修行。”

  ***

  隔天后的上午,傅尘果然又在凉亭见到了雍容华贵的十九王子,四个随从抬着两个木箱子跟在身后。

  “十九王子!”傅尘拱手,浅雨福身,一起行礼。

  十九王子上前扶着傅尘,口中对浅雨道:“起身吧,长公主可已出?”

  浅雨如实回答:“仍尚未出关。”

  十九王子握着傅尘的双手,颇为遗憾:“吾一向得姑姑指点修行,不想今次仍无功而返。吾另有一事,望卿成全,万勿推辞。”

  傅尘态度坚定,底气不足道:“王子言重了,有事儿尽管吩咐,我肯定尽力而为,就怕我能力不足……”

  “卿且宽心”,十九王子拍了拍他的手笑道:“吾上次与卿相遇,倍感亲切,见卿衣着朴素,知无双宫内鲜有男子服饰,特备了些与卿,望成全吾之心愿,切勿推辞。”

  傅尘感觉为难,看了看浅雨,诚恳道:“王子的心意让我受宠若惊,本来不该拒绝,只是无功不受禄,况且我是受长公主殿下的救命大恩、客居在这里,不知道这样合不合宫里的规矩。”

  十九王子亲切随和,“多虑了,吾与卿一见如故,视为知己,些许服饰不过身外之物,亦乃吾为姑姑分忧之举,并无不妥之处。”

  傅尘转头看向浅雨,她点头肯定道:“十九王子对殿下向来孝顺周全,既已代殿下备好服饰,美人便收了吧,奴婢会向殿下传达十九王子的孝心。”

  “那我就收下了,谢谢十九王子。”傅尘挣脱双手,拱手道谢。

  十九王子做事果然周到,让随从们抬着箱子,跟着傅尘和浅雨,把箱子送回房间摆放好。

  转身向傅尘拱手,道:“吾知明日乃卿最后一日用药,后日长公主亦应出关,吾当再临,与卿把酒言欢,事已毕,吾且告辞。”

  傅尘亲自送了十九王子一段,目送他们主仆走出视线之外后,还怔怔的出神。

  从来没有人这么热情礼待过自己,可俗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不正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