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霹雳之瀚海文渊 > 第二章 射月

第二章 射月


  后羿射日的神话,众人皆知,但,有曾听闻射月的传说吗?

  自幽都而出的魔性之月,每逢夜晚便从幽都邪洞而出,高高挂要在夜空之上,与苦境原本的太阴玉兔举世并耀!

  与那在黑夜中指引前路,散播光亮的月华而言,出自幽都的魔性之月,却带来了生命的悲歌,在黑暗中不仅贪婪的吸食着苦境众生的生命精气,甚至成为了幽魔们血腥杀戮的代表!

  但彼时彼刻,一位来自万堺弓弧名家的英雄,玄真君,使出属于自己“无形箭—弓弧破月•一泻千里,中止了这段来自幽都的魔月传说!

  就在玄真君射月之后,一场风波却渐渐蔓延开来,或许对于普通的劳苦大众而言,少了一个夜晚出行的威胁,但在有心人眼中却是风波到来前的开端!

  “玄真君,弓弧名家主席,未来道门十三道,消除邪祸的八位代表之一!果真能为不凡啊!可就是这样的你,却是一个连自己兄弟都无法保住可怜人,不得不说这是真的是一场悲哀!”

  万堺儒门藏书阁之内,一名身着青白长衫,头戴皂巾的少年人,看着不远处几名儒门学子讨论这最近轰动朝城的大事,心中却是不由心绪万千!

  而此人正是之前的懵懂少年,李从嘉,而现在的他已经拜入儒门三月有余,然而就在他自己未来充满谋划,准备将有一番作为之时,玄真君射月了!

  玄真君射月了!射下了那该死的魔性之月,但为什么这么快,这么急!快的让人猝不及防,急得让人躁不可耐!原是安静看书的阁楼,此时却不是传来几声喧嚣,本是握书的手,在耳边传来声响的同时,却不由的握的更紧了!

  “快了!日子过的有点快了!玄真君射月之后,接下来虽暂时有一段相对的安稳日子,但,唉!对于我来说这场局却也将终末了!”

  “本想着暂时隐匿于暗处,做一名渔夫,但,人算不如天算啊!”

  ——————————————

  今日,天日为证,彩云为饰,巍峨天坛上,四方齐聚,万众瞩目,即将召开一场辩论,一场论衡,一场盛会!

  而今日的主题便是——百器!

  但见祥云扑面,清风徐来,儒道释易,四大掌教分庭而来,之见,道门掌教伴随几声轻语率先发招,“道气不灭·但求仙威长镇”,道解四教汇流之招,应声而出!

  其余三大掌教,见此亦紧随其后!

  “儒质不逆·惟图平世安稳”

  “佛性不泯·仅循善道澡行”

  “易心不改·只忠玄黄初始”

  儒释易,三大掌教,三种同源汇流之招与崇玉旨所发之招相互容解归元而一,四教已聚此时只待万堺尊主赞力,完成最后的步骤,从而归元同心,宣告此次万界论衡的开始!

  八方群英齐聚,只待万堺尊主到来,此时,八彩神骏伴随祥云瑞气自天外威腾而降,但原本站立在凤與之上的尊主,此时却不见人影,车舆之上更见斑驳血迹,满目猩红!

  四大掌教见此,心中顿感一丝不妙,急忙向前观视,但见群雄激动,满目愤然!

  “怎么回事?”

  “不知尊主所遇何事,只怕不会是幽都邪魔背信弃约,趁虚而入!”

  在场众人议论纷纷,此时佛门掌教释大千率先站了出来,安抚道:

  “众人莫慌,待我们前去看一看情况,诸位,请了~”

  四大掌教化光而去,不多时,四人便再次归返,众人见此不由发问,

  “尊主找到了吗?情况如何?”

  “尊主究竟现在什么怎么了?为何车舆之上会有血迹?”

  儒门主事应无骞见此,开口道:“尊主并无大碍,只是因为练功出了岔子,旧伤复发,身体略微抱恙,只带稍加调养,便可无碍!”

  “只是今日盛会,无奈只能缺席,还请佛门掌教代为主持,我与应主事,忘主事先行探望!”道门掌教见应无骞如此作答,明白目前万堺尊主之事不宜声张,便顺着其话题接了下来!

  佛门掌教释大千见此,亦明白此时不应声张,本欲推辞,但应无骞也声援而来希望其可以代为主持,释大千无奈,只好应和道,“好吧!承蒙三位副座邀请,那我便不再推辞,恭敬不如从命了,聚四方之见,天地之思………”

  话弗落,但见四大掌教连招而出,霎时四源同心,浩源归一,清气直冲九霄,宣告此次论衡开端!

  “第一论,百器!”

  而台下众人里,李从嘉也深处其中,看着天坛之上的诸版种种,心里也有了定计!

  天坛之上,一场关于剑的辩论缓缓展开,天坛下,一条身影却悄然不见……

  论衡结束,易天玄脉副统意轩邈正欲返回其所在驻地,行至中途,但闻一声清朗诗号:

  “且向山水寻光景,何必江湖争令名?竹杖芒鞋轻胜马,天地苍茫任吾行!”

  但见一名清俊少年手持一根青竹拐杖,自丛林中慢慢走出,一张熟悉的脸,昭示此人身份!

  “晚辈任萍生,见过玄脉副统!”

  “半路相拦,不知阁下有何事前来寻我?”意轩邈双眼一瞄,莫名气劲无形中环绕对方周身,霎时便知对方修为深浅,只是不知对方来意,疑惑问道。

  但见来人不慌不忙,开口道,“副统勿扰,晚辈只是有三个疑惑颇为不解,还望能与先生讨论讨论!”

  “哪三个疑惑,如果只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会让你知道浪费我时间的代价!”

  “先生多虑,我相信我的疑惑,你会很有兴趣!”

  “哦,是吗?我很好奇你是否能提起我的兴趣!”

  面对意轩邈的轻视,“任萍生”,不慌不忙开口道:

  “哈哈哈,先生说笑了,第一问,单锋剑,单锋主宰未来!先生是否认同?”

  意轩邈闻言眉头不由一皱,“单锋主宰未来?好大口气!我刚与剑非刀论剑结束,自天坛而下,此人却在我回返易天玄脉途中等候多时,想来多有准备,我切听听他有何见教!”心思盘旋中,思路终归清晰,开口道:“我钻研百器多年,自是对单锋剑有所涉猎,但单锋主宰未来之言是否有所夸大!”

  “副统,看来我的话题引起你的兴趣了!”只见“任萍生”缓缓而言,继续说到,“剑者,百器之君也,刀者,万兵之凶,而单锋剑,兼容两家之所长,既有剑之轻灵,又有刀之威慑,可谓是集两者优势于一身!”

  意轩邈闻言,不由开口道,“单锋剑也是剑,你所言之单锋虽有千般妙处,但也是剑的变形,正是论证剑而唯一的最佳论据!”

  任萍生微微一笑,开口道:“单锋剑是剑吗?我若运刀而行剑招呢?此时是剑还是刀?若行剑而含刀意,此时是剑还是刀?”

  “矫揉造作之辈,焉能与剑同流,两者融而合一……你!”意轩邈闻言不由大怒,但心思缜密的他突然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

  “没错,刀与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行刀运剑的人,大道三千,行道者近!”

  意轩邈闻言,不由沉思片刻,“你的话,我会在考虑,但我始终相信,百器唯剑而一!”

  “对于自身坚持的人,总有一颗不气馁的恒心,这很好!”

  “废话少说,接下的两个疑惑是什么,速速道来!”

  “看来对于我的问题,你已经迫不及待了,但一日一问,一日一答,待第二场论衡结束,我会在此等你,希望到时我们还会在此相见,请了!”说罢,但见来者拄着青竹,缓缓而行,“一杯浊酒一杯尘,半盏清茶谈贫生。落红深处有冷暖,世事沧桑也寻常。”

  意轩邈见此心中不禁感叹,“怪人怪事,风波将起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