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霹雳之瀚海文渊 > 第三章 论

第三章 论


  在远离意轩邈视线之后,任萍生运功急急而奔,目标直指儒门。

  在临近儒门之前,任萍生已换回了原先的服饰,成为了普普通通的寻常儒生,只是俊朗清逸的身影,暴露此人身份,正是儒门新进学子,李从嘉。

  李从嘉回到儒门之后,便直向儒门藏经阁而去,因为对他而言,书籍便是安慰其心灵最好的慰籍!

  手指轻轻翻动书籍,带起一片划划之声,时间在分秒中流逝,躁动的心绪也因此而平静。

  “唉,此时意轩邈便如此可怕,那之后的万魔惊座,天地人法,弃天八岐,又是何等威势啊!”

  回忆起刚才初见时的刹那,那股环绕周身的无形气劲,李从嘉心中却是不由感叹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本来想待自己修为有所成就,在徐徐图之,但没曾想事态发展会如此迅速,先是玄真君射月,再来便是玄凌苍射杀万堺尊主,在这混乱的时代,没有实力真是举步难行,如今也算是入了万堺高层里其中之一的眼,只待来日慢慢再来吧!”

  而此时易天玄脉之中,从大哥忘潇然口中得知万堺尊主回到自己的居室之后,回想起今日发生的一切,

  “修为如此低下,但却赶拦阻于我,可想而言也是一名有心人啊!任萍生!任萍生!此人名字为何如此熟悉,仿佛在那边听说过,对了,听闻在万堺之中,有一旅人善替人导览风景名胜,好像就唤此名!不知此人身份究竟是否如一,待明日无事,前去一寻!”

  来日,当意轩邈诸事皆毕之后,从易天玄脉众人口中得知此位“任平生”踪迹,特由此一寻!

  枫林小筑之外,任平生与其义女正闲饮清茶,淡聊平生之事,突然!

  “平吞万顷苍茫,吐耀霓虹、剑雄万敌,惊奇自胸中。叹、人狂天地空。”

  一道俊逸绝伦身影伴随朗朗诗号,缓步而至,此人正是易天玄脉当今副统领,意轩邈!

  “敢问阁下可是任萍生?”

  任平生闻言心神不由一凝,“不知阁下来此有何贵干,寻那任平生又欲何为?”

  意轩邈见此,心中已然明白,自身恐遭他人算计,但又见此人古意盎然,武格充沛,内元沉厚,周身更有一股傲然剑意环绕,心中同样露出一丝趣味眼神,说道:

  “论剑!论单锋剑!”

  单锋剑,三字一入耳,任平生不由握紧了拄杖的手,同时说道,“阁下言重了,万堺朝城不少人皆知我任平生只不过是一江湖旅人,也不过是在闲暇之余,为他人导引风景明秀,是个赚取辛苦钱的无名小卒,那会懂什么剑啊!”

  “我看你周围剑意环绕,眉宇之间更有一丝武人风格,而且,你那拄杖的手,暴露出你的不同寻常!而且指引我而来的那个人,他,也是非常的不同寻常!”意轩邈顿了一下,指了指任平生那根青玉拐杖上的那片枫叶,继续说道,“同样你的剑也是不同寻常!”

  任平生见此,只能无奈道:“你有一双识剑的眼!优秀的剑者与剑者之间总是少不了相互吸引!说吧,你寻我有何贵干?”

  “还是那句话,论剑,论单锋剑!”

  “哦!”

  见任平生疑惑,意轩邈解释道:“在下曾钻研百器多年,最终得出剑为百器之首,但昨天百器论衡之后,有一人找到我提出了一条不同的论点,即,单锋主宰未来!那人说,他名唤任萍生,而我曾经听闻万堺朝城附近有一位知名向导,好引荐他人游山玩水,特此一寻,结果当看到先生时,我便发觉,那人是有意指引,故想问先生,在先生看来何为单锋,又何为单锋主宰未来!”

  任平生见状,看着眼前一心寻剑的人,心思盘旋中,缓缓说道,“你若寻单锋剑之意,为何前来找我,你们万堺之中便有答案!而却我早已因一段过去而退隐山林,不想再沾染江湖中的是是非非!在我这里你是找不到你想要的答案!”

  意轩邈见眼前之人,神情凝重,仿佛不想透露出过多的只言片语,开口道:“先生既然不想透露太多,那意轩邈也不想强人所难,只是今日来此却也不愿空手而归,先生既然不想开口,还望手中不吝赐教!而此后,轩邈也能保证,红尘俗世的是是非非绝不会打扰到先生的清闲!”

  “非得做过一场吗?此战避不了了吗?”任平生有心推辞,然而求见的人却是铁了心,决了意!

  “还望先生赐教!”

  “唉,这就是江湖啊!人不惹风尘,风尘自惹人啊!”话弗落,任平生缓缓解下青玉杖上那枚枫叶,抛向空中,只见剑气冲霄,四野为之一寒,满目枫叶林中竟凝了一层秋霜!

  “单锋隐流,任平生候教!”

  “这才是我今日最想看的局面啊!”意轩邈战意高涨,随即化出一柄青色长剑,直向任平生而去!

  双剑交锋,在一片丹枫白露中勾勒一副绝美画面,一者攻,一者守,各展己身剑境,双方在眨眼间便以交手了数十个回合。

  意轩邈见久攻不下,便陈招凝元,绝技倏出,“霄玄惊风”!

  任平生见状,运气于剑,纳周遭冷霜之气为用,同运极招相对,“秋露饮霜华”!

  剑与剑的交锋,招与招的对拼,在回身刹那,只闻一声崩然!

  青锋断裂,败战的人,再不复以往骄傲姿态,败了,手中的剑败了!

  “是我输了!”意轩邈望着手中断裂的长剑,喃喃道。

  “我单锋隐**要主要在于,敌进则我退,敌尽则我进。行云无定,流水不止,在你进招的同时,你的破绽便已露出!我向你言此,只是希望你能遵守约定,不要前来打扰我的生活,否则我必会让你付出相应代价!”

  说罢,任平生手中长剑再化一片丹枫,悬于其青玉杖上。

  “我明白!意轩邈今日虽败,但却从来不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

  “剑者本身自有一份傲骨,希望你此后可以勇攀剑境,成就一番事业,请了!”

  “谢了,希望来日还有机会能与你切磋剑艺!”

  “再说吧,我现在只是一名江湖旅人,可不是什么知名剑客!有缘再会吧!”

  “意轩邈就此别过!”

  来时傲气凛然,去时别开新境,剑,只有在交锋中才能不断淬炼!

  几日后,万堺天坛之上第二场关于善恶之论,划下帷幕,就在意轩邈回返易天玄脉之时!再闻熟悉诗号:

  “且向山水寻光景,何必江湖争令名?竹杖芒鞋轻胜马,天地苍茫任吾行!”

  话弗落,意轩邈却猛地挥剑而出,剑气直奔来者!只见来人身影闪动,下意识中,出招横档,“醉雨消旸”!

  意轩邈见此,说道,“儒门之人,束手就擒吧!”说吧,运元于式,直取眼前人,然而此时却见对方弃剑于前,开口说道:

  “玄脉副统,不想听听我的第二个话题吗?”

  “阴谋奸诡,自当不容于世,待将你擒下,交于儒门,自当了结!”意轩邈见此,收剑于身,对峙道。

  “阴谋奸诡,我吗?哈哈哈!副统啊!到底谁才是那阴谋奸诡啊!但见来人哈哈哈大笑,仿佛看到什么极为搞笑画面,就在意轩邈不耐之时,开口,“不妨先听听我今日的第二个论题吧!万堺尊主亡,易天玄脉灭!”

  意轩邈闻言不由大怒:“什么?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口出狂言!”

  只见来人不畏不惧,双目直视意轩邈:“怎么?你没有听清吗?那我再说一遍,你可得听清楚了,因为同样的一句话,我可不愿意讲三遍!”

  “万堺尊主亡,易天玄脉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