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霹雳之瀚海文渊 > 第五章 记 忆

第五章 记 忆


  离世洞天,也就是万堺之人口口相传的荒芜禁窟,今夜气氛却是与众不同,满目皆是食物残骸,鸡骨、鱼骨、鸭骨等诸如这样的垃圾遍地,可以说是一片狼籍!

  在酒足饭饱之后,任萍生懒散的斜靠在还在啃鸡腿的钡可汗的身上,对着面前正在用爪子剔牙的银狼荒唐说道:

  “真是悠闲的时光啊!有时候,真想一直留在这里!”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作主让你一直留在这里!”

  荒唐放下了正在剔牙的爪子,半卧在地面上懒散道:

  “代价吗,也很简单,给我们一直去购买食物就好!”

  “哈哈哈,我曾这么想过,但是在这天下,人不惹风尘,风尘自惹人!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

  “当然,那时的你就是一只离群的小兽!”

  任萍生看了一眼眼前的银狼,脑海中浮现出不久前的记忆,抬头望天,开口道:

  “没错,那一日,几个儒门的同窗打算与我趁着沐休之日,打算出来寻迹绿水青山,好好放松一下,但不曾想我却意外走失,远离了队伍!”

  “你确定,你是意外走失吗?”荒唐打趣道。

  “就当是意外吧!”任萍生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那时已经濒临天黑,慌不择路的我,意外来到了这个与幽都并列两大邪窟的这里,现在想想都是好笑!”

  “切!有什么好笑的?”荒唐扫了一样还在啃鸡腿的大哥钡可汗,心虚道。

  “没办法,那时你们突然出现在我身后,我还以为命中难逃此劫,就要丧生在你们兄弟俩的嘴里!谁想到你们你们竟然盯上了,我踏青时携带的食物,现在回想起来难道还不觉得好笑吗?”

  任萍生摊了下双手笑道,“再回想起那时的你、我还有第二日早上回去儒门时看到回来时的众人,想想都好笑啊!”

  “切,没办法,那时我跟我大哥刚从睡眠中苏醒,就闻到了食物的味道,还不用违逆夸幻之父的命令去外面狩猎,所以也只能打劫你了呀!更何况我们也不算打劫,算的是交易啊!我们是掏钱买了呀!”

  “是呀,是呀,一块大金条!我都没地方花,家里人还以为我不学好,在儒门学了点武功跑去外面打劫偷盗了一番,你不知道为了向我父母解释那根金条的来历,我废了多大力,最后只能推托我在万堺朝城附近的一处隐蔽洞窟里发现了一具尸体,我帮忙埋葬之后,掉落的‘丧葬费’!”任萍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唉!现在回想起来,感觉还有点晦气!”

  “没想到你们人类那边处理起事物来,这么麻烦!”银狼荒唐站立起来扭了扭头,做着饭后的伸展运动,“不像我们,这么简单性!只需要看守好这柄兽妖焚即可!”

  “简单的生活在洞窟外面的世界往往会很累!尤其是是感情这种东西!越简单、越复杂!”任萍生不知为何突然感慨道,而银狼荒唐见此也面露思绪,沉默了一会儿,只有趴在地上的钡可汗却依旧没心没肺,“喂!小子,有没有吃的了,我肚子还有点儿饿!”

  突来的话语打破了这段诡异的沉默,看着还在讨食的金狼,任萍生笑到

  “没了,没了,再吃你就变成一个球了!”

  “怎么会?本大爷可是天生灵兽,怎么会变成一个球!更何况,我还闻到了酱肘子的味道!”钡可汗瞪大了双眼,扭过身子来,鼻子在任萍生周身闻来闻去,发出“咻咻”的声音,

  任萍生见状,一把按开了钡可汗的兽头,从怀中取出来一个被油布包着的盒子,递了过去,“真是狗鼻子,我这块肘子还打算在回去的路上吃啊!”

  “你稍微顶顶,回去万堺之后,自然有美食无数,这块酱肘子给我吧!”钡可汗见状三下五除二解开缠在包裹上的丝线,露出里面香气逼人的肘子,一口咬了上去,贪吃的模样让人忍俊不禁!

  “哈哈哈!”任萍生与银狼见状,也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荒唐,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的嘛,万堺尊主遭人刺杀,陷入重伤!估计这两日应会有万堺高手前来取药!你们小心防范吧!”

  “我晓得了,不用多虑,记得过两日等风波暂停之后,记得给我们送食物啊!”

  “放心,我会回来看你们的,现在让我好好休息休息吧,明天早上还要在回返万堺呢!”

  “嗯,好好休息吧!”

  一夜无话~~

  第二日早上,刚刚踏出洞窟的任萍生,一步一步踏入回返的途中,眼中却显露莫名追思!

  万堺一处无名丛林里,一个少年昏睡在一棵大树之下,而旁边同样围绕着几名儒门少年。

  “我们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把从嘉叫醒我们一起返回去儒门吧!”

  “叫醒他?你确定!过两日就是咱们这一批新入儒门之人的小较,到时候副掌教醉雨旸会莅临现场,到时候表现优异的,有可能会被其收做弟子,而我们当中,无论文采还是武学境界表现最好的便是他!”

  一名少年开口道,

  “更何况他已经被我迷晕,若他醒来,回到儒门,我们在场几人都少不了责罚,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等再过一两个时辰药性减退,天际便也接近入夜,幽都邪魔肆虐,就算他脚程再好也赶不回朝城!只能怪他命不好,等回到儒门,我们只要一口咬定说他自己意外走失,葬身邪魔之口,那时便与我们无关!而再接下来改变我们众人命运的一次机遇中便会少了一个最大的对手!你说,这是要不要把他叫醒!”

  “这!这!”

  “就把他丢在这吧,更何况他平日里对我们也是较多冷淡,之前向他请教剑法,也是爱搭不理的!”

  “对啊,对啊,我之前为了完成那篇《论语》释义,向他寻求帮助时,他还出言嘲讽我,说我不务正业,别以为当时我听不懂他当时用的俚语!”

  ………

  有得没得,有意无意,在此刻,在面对自身眼前未来的最大障碍时,一群少年竟像一群嗜血野兽,啃食着心中的良知!

  儒者明德,但此时,一群未来的儒者们,心中可曾有德?无尽悲哀!

  “行了,天色渐晚,再磨蹭下去,我们也会跟他一样错过城门关闭的时间了,把中午残留的食物给他丢下,运气好的话,搞不好,还能避免成为一个饿死鬼!”

  “说不定,食物的气味会将山中猛兽引来,到时他也避免了沦为幽都邪魔残杀的命运!让他睡梦中死去!也算是我们的仁慈啊!”

  “你可真是善良啊!哈哈哈!”

  “哈哈哈!”

  黄昏下,彼此称赞的善良,彼此感言的仁慈,在那被拉长的身影中显得多么讽刺,多么悲哀!

  入夜时分,昏倒再在树下的人渐渐醒来,看着远边即将昏暗的天空,心中怒骂一声混蛋!

  “十个儒门九个黑,没想到这么快就应到了我的身上!这群未成年都这么狠,果然看起最没威胁反而最具危险!如今凭我的脚力,是没办法赶回朝城了,如今也只能向死而生,闯一闯那荒芜禁窟了,希望那金银双狼,真的像剧中那样好说话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