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霹雳之瀚海文渊 > 第七章 迷 乱

第七章 迷 乱


  玄真君自荒芜禁窟回返万堺已有数日,期间发生许多不小的事情,诸如四教共审玄凌苍、万堺尊主身亡、幽都围困朝城等等,但对于某个盘坐在荒野洞窟中的身影来说,此时就算世事万般变幻,再其看来也不值一提!

  脑海中的阵阵诡思邪语伴随着无边杀意,激起儒者对于血腥屠戮的渴望!

  忽而,一声大吼,响彻洞窟!散发的儒者,在沉重的喘息声中,狰狞的面目逐渐平和!

  “没想到,兽妖焚的邪力如此恐怖,在沉浸在力量的同时,却面临己身沉沦的可能!”

  望着眼前的邪剑,儒者心中颇为无奈,喃喃自语道,“这才是初次使用的下场,虽然在使用之后,便及时将剑回鞘,但如果再多用几次,估计我便会被剑中邪气所迷失,永远变成狻魂剑兽,无法回返自身,嗯!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也不知如今已过了多久,如果幽都已经被封,那我只取得了一柄兽妖焚,未免就显得亏大了!”

  沉吟中,儒者连发数招,将沉封洞口的碎石击散,缓步走出洞穴!

  万堺漱芳斋在内,一处大厅内的雅座,一个人,一壶酒,一席美味佳肴,在享受美食的同时,静静留意着周遭有用的信息!

  “万堺尊主已死,幽都大举进攻!这种过时的信息在此时也没了多少意义,真正拥有的讯息只会掌握在四教高层手中!但对我来说,此时应也不算太晚!”

  沉思间,一个骄傲邪俊的身影不请再来,坐在食者的对面,正是易天玄脉副统意轩邈!

  双目对视见,但见来者率先开口:“久违了,任萍生!或是,儒门后进李从嘉!”

  看着对面的来人,李从嘉好奇而又疑惑道:

  “是易天玄脉副统意轩邈吗!你可是个大人物啊!怎会识得我这个晚辈?任萍生?谁啊?你是在叫我吗?”

  “哦!你不认识任萍生是吗?但你应该认识这个字迹吧!你可以好好看看!”

  意轩邈闻言微微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放在桌上,双指用力推了过去!

  “你有我的一封信?真是麻烦你了,你大可直接交于门下众人再转交于我,何苦麻烦你,让你亲自跑一趟呢,真是麻烦你了,你可真是好人啊!副统领!”看着信封上熟悉的字迹,李从嘉笑了笑说,说道。

  “这是你家里人特意嘱咐的我的!你大可不用介意没办法,最近朝城内外诸事繁多,我大哥忘潇然为了对抗幽都,多日来不眠不休,而我大嫂也因为担心大哥思念成疾,听闻李家大嫂在照顾人上颇有一套,我也只能将其请回玄脉,对了,你不先看看信中写了点什么吗?”

  “母亲私信,从嘉见此,心中自然也是不胜欢喜,但家母信中或许有些许粗鄙之言,难登大雅之堂,为了不让先生见笑,我还是回去私下一人,慢慢看吧!请了!”

  起身欲走,再闻来人之语,

  “这桌美味佳肴,浪费了也是可惜,你不再打包一点回去吗?”

  座位旁边的人,顿了顿,看着意轩邈说道:“副统领,你可是我的偶像,这桌美味就当作晚辈的一点心意,更何况我已酒足饭饱,也吃不了多少了!”

  “那没事了,我不客气了,老实讲,最近的任务很重,我可没有时间到处跑,难得寻了一个空,感谢你的招待了!”

  “没事,副统领你慢用,我先走了!”

  傍晚,在回返易天玄脉的必经之路,意轩邈独自一人走着,突然,数道掌劲迎面而来!

  在一一闪避的同时,一道熟悉身影,伴随朗朗诗号,再次降临!

  “且向山水寻光景,何必江湖争令名?竹杖芒鞋轻胜马,天地苍茫任吾行!”

  看见来者身影,意轩邈不惊反喜,开口道:

  “真是久违了,任萍生,数日不见,不知为什么我还有些想你,刚才数招,就算是发泄你心中的怒气,我不跟你计较,但我也希望,你第三个论题,不会让我失望!”

  一声冷哼,伴随一卷丈长白幅开阔而来,但见长幅之上,八个斗然大字!

  “怒山协议,幽都沉沦!”

  看着那几个大字,意轩邈不解其惑,“怒山协议,幽都沉沦,你是指怒山战场吗?”

  但见来人不语,意轩邈再从怀中掏出一物,放在手中把玩,其正是一块虎型玉佩!

  而看着意轩邈手中的那块玉佩,任萍生眼角不由抽动!

  “没错,正是怒山战场!你仔细翻越典籍之后就会发现,万堺尊主与君临黑帝在签订怒山协议之前,曾多次交战,皆发生在云雨时节!而怒山战场地势终年闷雷作响,因此我怀疑天雷是克制魔黑天的绝佳手段,而魔黑天一破,剩下的幽都群魔在万堺朝城眼中将再无威胁!至于如何有效运用天雷之力,出身易天玄脉的你,应该心中自有定见就不需要我插手了吧!”

  “至于你那大嫂,一个妇人生下三个人孩儿,但未满百日之时却送往三教,积劳成疾,身心俱疲!虽请人调理,但心病还需心药医,他人无解,这事还需要你大哥忘潇然和那几位侄儿的帮助,除此之外药石罔效,对此就不要麻烦他人,否则麻烦上门的时候,可就不好解决了!言尽于此,请了!”

  任萍生语落之后,随即随风而去!

  “好一句心病还需心药医,不要劳烦他人!”意轩邈看着眼前之人行踪渐失,嘴中嘟囔道,“算了,先回去翻阅下过去战役记录,确认是否有误!顺便提醒下大哥让他提前做好准备,明夜四大掌教约战君临黑帝,希望不要发生意外啊!”

  万堺儒门地界,一座砖瓦墙外,一扇熟悉的木门,断隔着一段难言的亲情!

  倏然,一阵推门之声传来,看着烛火下还在缝补的身影,心中不知为何一酸,眼角一滴热泪无声落下!

  此身虽是己出,但此魂却难依旧,本以为自身心已横,意已决,但再见此情此景,却明白,早有无形牵挂,紧紧相连!

  就在泪珠着地的刹那,屋中缝补的手,却缓了下来,走出屋外!但院中此刻,却是空当无人,唯有皎洁月光依旧!

  “怎么了,老婆子,怎么突然走了出去!”

  “没什么,好像看到虎儿了!”

  “怎么会,虎儿现在正在儒门了,怎么会突然回来!”

  “不知道,或许是我眼花了吧!”

  “你要早点休息吧,白天刚从玄脉忙完回来,晚上还在做衣服,也是辛苦!”

  “这是给虎儿做的,下次他从儒门回来之时,就能有新衣服穿了!”

  声声细语,传入阴影中的耳,一声叹息,无言中,乘着无边月色慢慢远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