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霹雳之瀚海文渊 > 第八章 佛的慈悲

第八章 佛的慈悲


  冷冷白月映照人间多少无情战火?满天狂沙中,一个主宰黑暗的王者,四名手握希望的掌教,在此方天地,威然而降,在彼此对立间,两股不容并列的意志,激励交锋!

  葬魂沙涛, 幽都万堺正面交火!儒道释易,四大教主联手一对万魔惊座!

  而在远处高峰之上,几双冷眼紧盯着酣战的几人!

  一个弓者,拉弓射箭,静待着猎物露出致命破绽;一个剑者,紧握着背负的剑, 等待着出鞘的刹那!

  四大掌教,两两之势围困黑帝,佛门掌教释大千率先启掌,儒道两家崇玉旨、应无骞在后跟上,一旁易天玄脉之主忘潇然紧盯战局,意图可乘之机!

  君临黑帝魔远饱提,在震退释大千的同时,轻而易举间化解儒道攻势,随机身影闪动,沉雄浩掌直逼释大千!

  忘潇然见此连忙身影闪动,一阻黑帝攻势!而释大千见此也运功于身,一退黑帝!

  四大掌教,深知黑帝魔威,四位教主,策略应战,再以二二分势,出招应敌, 借损敌之隙,欲破狂悍邪身!

  “昙花普降!”

  “九渊降旨!”

  “清霄云霜!”

  “玄风天驰!”

  四教之招,接踵而来,然而战局之中的王者,自持魔功深厚,一一化消!

  “如此就想要替天行道,四教主没尽心也!”

  “邪魔乱道,休得猖狂!”易教之主忘潇然,一声高喝,越至半空,周身沉元,而一旁的儒道释三教主呈三角之势各自轮战,上下夹攻!

  酣战中的幽都王者,浩战数刻,虽应对各方来敌,仍不减沉雄霸气!一声“放肆!”震开四教主同时,更不忘口出狂言,

  “夜观天象,今夜四教主宜殉道陪葬,本帝愿成全大义!”

  儒道双掌掌势连环,在阻拦的同时意在纠缠,一旁佛门掌教释大千沉元于掌佛门秘技应声而出!

  “昙华照大千!”

  易教之主忘潇然见此也应招相助,而儒道双掌在闪避的同时亦出招相助,一退君临黑帝!

  然而君临黑帝不慌不忙,双掌启运间凭借浩瀚魔功将四人击退!

  “四教主仅此实力,万堺尊主九泉含羞也!”

  震退的四人,在彼此对视间已明此站难了,各出极招以应!

  “道骨神封!”

  “天鸣烽靖!”

  “昙华无尽染!”

  “易玄天归!”

  四教汇源,四色同流,万魔惊座不敢大意,同已上魔之招相应!

  “万魔同火,黯世焚暴!”

  极招相对,惊起满天烟尘,而酣战中的王者却在不知不觉中步入射程之中!

  “就是现在!”

  高峰中张弓以待的人,不敢大意,找住眼前时机,一箭射出!

  弓如霹雳弦惊,箭做灿烂虹耀,只见帝弓靛虹破天穿云,如日坠星陨,雄势而出!

  而四掌教见此,亦不敢错失良机,纷纷上前,一阻黑帝身影!

  刹那间,但闻一声撕裂声,黑帝左肩中箭!

  “放肆!”

  一声怒吼,震退夹攻四人!

  不及反应,佛门掌教释大千,在陈招以应!

  而远处高峰之上的剑者,手中的剑已然出鞘,再化狻魂剑兽,一步一杀伐,一步一张狂,直向战场之上而去!

  而在战场中央,恼怒的王者,运使沉沉魔功,化作无边吸力,四掌教身形不由挪动!

  “算计者,该死!”

  语甫落,无边魔功应声而出,危急之时,惊闻一声:“牙碎斩!”

  人未至,招先来!凶邪剑招,直对沉雄魔功,惊起满天惊爆!而处于双招交崩中间的佛门掌教释大千,虽无直面来招,但也因交战数回,体力不支,重伤倒地!

  双方诧异间,狻魂剑兽再发强招,“万兽践命!”

  四道剑气,直向战场之上四人而去,在场四人攻势不由一阻,儒道易,三教掌教更是连退数步!狻魂剑兽见此,剑招再出直向眼前黑帝,沉邪剑招犹如脱缰野兽,狂、暴、凶、邪、狠!式式凌厉,招招凶狠,眨眼间一过数招!

  君临黑帝不敢大意,一掌倏出,“恼人的虫子,去死吧!”

  狻魂剑兽身影闪动,运使无上身法,尽泄沉雄魔掌!

  兽眼环顾,间其余三位掌教已有合围之势,明当下状况,再出狠冽剑招之势,“爪裂斩!”在扩大合围之势的同时,身影闪动,长剑直刺万魔惊座!

  君临黑帝不敢大意,连出数掌,狻魂剑兽身影闪动间,慢慢靠近了重伤倒地的佛门掌教释大千,就在即将接近释大千之时,突然一箭射来,意在一射剑兽,而出招之人正是远处高峰之上观战的弓者,玄凌苍!

  “真是恼人啊!牙裂斩!”凶狠剑招,砍向射来之箭!剑气,利箭相碰惊起满天烟尘!

  眼见再无阻拦,狻魂剑兽再扑倒地的释大千!在抓起他同时,再发凶邪剑招“爪裂斩”,再扑其余四人!随后其身影闪动,直向战场外围而出!

  “恼人的虫子,该死啊!”君临黑帝见此不由大怒,运使极招“魔上•吞月式!就此沉沦吧!”

  吞月之式毁天灭地,儒道易三位掌教不敢大意,连忙出手一挡!然而吞月之势挡无可挡,三教掌教之招,毫无作用!

  就在这关键之时,远处高峰与玄凌苍同行的玄真君有了动作,仰弓搭箭,正是无弦神弩十八式之十诛七杀•至玄之道!

  吞月之势,如浩瀚星空带来无垠虚空,然而无弦之招,犹如荧惑过境,在天际间划过一道灿烂光翼!

  双招相遇,乱石崩云,再起满天惊爆,狻魂剑兽见此,不由大喜,直向远方而去!

  高峰上,玄真君看着远去的狻魂剑兽,深知此寮不可轻忽,再加上掠去释大千之事,也是不免忧心忡忡,眉头紧皱,故连忙嘱咐其弟玄凌苍嘱咐道:

  “凌苍,此事难了了!那个闯入战场的凶邪妖人不知是何来历,但观其行想必不属于万堺与幽都两方势力之中,然而其掠去昙佛主之事,虽不知其有何打算,但也不是一件小事,你速去追捕,不可让其脱逃,但牢记小心为上!”

  玄凌苍闻言,虽有些不快,但依旧回答道:

  “知道了,大哥!”

  ……小树林急急而奔……

  狻魂剑兽运因担心还会再出其他意外之事,运使无上身法,专挑丛林荫蔽之处掠行,眨眼间便已经远离战场!

  然而夺命之箭不可轻忽,但见七箭连环,招招式式只让人引渡黄泉!

  狻魂剑兽闻声亦不敢轻忽,回头闪避间已尽泄来招!

  然而敌强我弱之势,已然明了!一者狻魂剑兽意在释大千,不可置其于死地;二者,玄凌苍占尽距离优势,可攻可守,待葬魂沙涛之战后,万堺朝城腾出人马,无论如何,玄凌苍必拒一功!

  “现今之势,不可久持,得速速决断,如今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狻魂剑兽打定主意,心中决断一下,直向荒芜禁窟而去!

  而在远处高峰之上,玄凌苍见此不由呢喃道:

  “这个方向是,荒芜禁窟?荒芜禁窟沉寂许载,难道荒芜禁窟此时将出吗?此事需通知万堺之人!”

  随即,玄凌苍一招手,向远方一声高喊:“饮羽!来!”

  只见远方云层之中,一头雪白大雕扑射而出,正是玄凌苍之爱宠“饮羽”!

  “好兄弟,去把这封信交给我大哥,告诉他我还在这边坚守!”

  一声鹰啼,白雕直向远方而去,然而此时站着高峰之上的人,心思莫名,不由的叹了几口气!

  “唉!这无常的世事啊!”

  荒芜禁窟通道之内,狻魂剑兽直向内部离世洞天而去,然而无尽凶邪妖兽自壁窟而出,直向剑兽而来!

  狻魂剑兽见此不由怒火中烧,“爪裂斩!”霸道剑气将凶邪妖兽尽斩的同时,高喊到:“荒唐、钡可汗,速来见我!速来见我!”

  几声高呼,不见熟悉身影更见群邪妖兽有增无减,狻魂剑兽不由疑惑道:

  “难道?唉~,谁说妖兽就无二心了!唉~主人既然不欢迎,那我便不做这恶客了!”

  随即狻魂剑兽执剑向天,运剑于地霸道剑式“牙碎斩”轰然而出,在地面上打出一道深深地裂口,随即,一柄剑,两个人直入而尽,然而就在两人越入深口之后,但闻两声震天兽吼,群邪妖兽竟放弃追加,各回壁窟而去!

  ……开山凿石中……

  伴随着一阵剧烈疼痛,释大千缓缓醒来,睁眼的刹那,只见一个幽暗洞窟内,一盏烛台散发出微亮的光亮,一柄剑耸立在一个盘坐调息的人面前!

  但见那人呼吸虽说沉稳,周身正邪两气环绕,隐隐有走火入魔之势!释大千虽不知是何来历,但依旧口诵心经,已无比佛力,以求度化!

  而在意识境内,一场更为凶险的斗争也在不断展开!

  两道手持兽妖焚的身影,一者年轻俊少,白衣飘飘,一者邪气凛然,妖化眉山,同样的儒风剑式,因不同的元功加持下,展现不同的风采!

  “享受力量的美妙吧!享受带来死亡的快感!享受鲜血的清香吧!”诡异呢喃,在意识境内,不断回响!

  沉沉邪音,伴随一道道邪化剑招,白衣身影渐落下风,然而此时,突来阵阵镇魂梵音,在尽除妖纷魔扰的同时,不断加持白衣身影,又是一道剑决,脱剑而出的妖异身影渐渐沉入意识境的黑暗之中……

  “多谢昙佛主相助之情!”

  一道虚弱的声音缓缓在这幽暗洞窟内响起。

  “若我没有猜错,在我昏迷前闯入葬魂沙涛战场的妖化身影应该是你吧?”

  “没错!”

  “看你运功调息间所使用的应是内功心法,你应是儒门之人吧?”

  “没错!”

  “能告诉我,你因何故会变成如此模样吗?”

  “可以,但你停了不要惊讶!”

  “没事,我想我应该能承受得住。”

  “好吧,还记得当初万堺尊主身受重伤,包括你在内的万堺高层派遣玄真君前往荒芜禁窟采药吗?我的故事便是从那里开始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