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霹雳之瀚海文渊 > 第九章 算 计

第九章 算 计


  “我的故事是从玄真君前往荒芜禁窟采药开始的,那一天玄真君采药而出,身后伴随而来的是那无尽凶邪妖兽,而在玄真君与弓弧名家之人的带领下,我们有惊无险,顺利脱逃而出,然而在我们准备回返朝城是,去遭遇暗红沉雪与幽都迷雾, 渐渐的我们走失了!

  我与道门前辈青山子一同,可不曾想,却遭遇幽都魔将,青山子前辈为保护我,深受重伤,而在危机之刻青山子前辈拔出了那柄剑,那柄邪剑!”

  “拔剑之后青山子嗜血、残忍、狂暴、凶狠,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幻化成之前的那头狻魂剑兽,但庆幸的是,持剑在手的青山子前辈仿佛战无不胜,不一会儿便将幽都邪魔赶尽杀绝,最后他甚至还想对我动手,就在邪剑即将划过我脖颈的是时候,青山子前辈恢复了自身神志,但自身却因邪力侵染,与自身元功冲突,痛苦不堪,力求速死!

  我虽百般不肯,但最终却换来的青山子前辈自刎当场!我欲将其掩埋,但不料邪剑邪力如此霸道,稍一触碰,便邪气入体,使我深受其苦!”

  “多日来, 运功相抗,直至此日, 终是按耐不住,再次化身狻魂剑兽,嗜血的渴望,杀戮的欲望,破坏的冲动使我不能自理,我唯一渴求的便是希望有人可以帮我一把,或许是上苍有灵,或许是因缘际会,狻魂剑兽将您给带来回来,现在儒门学子曲少儒,求求您,求您帮我一把!摆脱这邪化之苦!”

  段段经历,似真似假,诉说的人如泣如诉,倾听的人,沉默以待,一会儿,在场的两人心中心思各明,儿,沉寂已久的释大千开口道:

  “你既受邪化之苦,有此因果,作为佛门掌教我自当秉正诛邪,此外,我受你救命之恩,自当有所回报!”

  说罢,但见释大千剑指眉心,浩瀚佛光闪耀间,但见三滴佛血甩落而出,一滴融入曲少儒眉心,其余两滴分别融入兽妖焚剑柄、剑鞘之中!

  华光璀璨间,曲少儒仿佛看到五方高人谈道轮武,周身邪气尽除间,更得一旷世武典,正是四教汇流之佛解!

  而一旁的兽妖焚上,隐隐有枷锁缠绕,剑身周身邪气难出,正是佛门秘招佛言枷锁!

  只见这三滴血取出之后,释大千身形一时萎靡,尽显天人五衰之景!

  “昙佛主,您这是?”

  “一因一果罢了,今日若非你之化身,我想来已葬身邪魔之手了!如今我虽功损,但如此,可护你周全,因果已了!还望来日若功成,还望你可以仗剑诛妖邪,守护这人间正道!”

  “昙佛主!你,唉!”

  “无碍,不必过于担心,待过一日,我們稍作休息,你便与我一同回返朝城吧!”

  “昙佛主!我,明白了!”

  幽暗山洞里,两种心思,一者欲求在这乱世之中,护得己身安危,哪怕手段尽出,哪怕自甘沉沦;一者,虽处高位,但不顾高墙壁垒,门户之见,只为求得渡世宏愿!在沉寂中还得一片和谐!

  有时,曲少儒心中不免思量,若是这种人,稍微多一点,天下是不是能变得更好!

  翌日,待休养生息之后,曲少儒与释大千一起回到了万堺朝城,而万堺高层对此,也是颇为惊讶!

  万堺朝城天则殿内,四教高层听闻释大千平安归来,神态不一,天则殿外两道相互搀扶的人影,缓缓走来。

  “昙佛主,如今已至天则殿,接下来的路,还得佛主自行前往了!”

  “嗯,归来路上,还谢你多加护持,而你之经历,我亦会详细斟酌,若无事你可先回儒门,想来之后必有儒门高层赏赐与你!”

  “赏赐什么的,我不在乎,唯一值得在乎的便是我手中的这柄剑,以及这万堺众生!”

  “有如此想法便是最好,也不枉我传功之情!”

  “此事,还得多谢佛主之恩!”

  “无碍,此间事了,我也许踏上前路,而你且归去吧!”

  “晚生少儒,拜别佛主!”

  自天泽殿回转儒门的曲少儒,不时眉头紧皱,眼神中流露出莫名心思,

  “释大千之命由我保下,万堺佛门的实力,并未得到较大损伤,这本是在计划之内,但未曾想他竟然有如此决心,不惜亏损元功为我传功,更以佛血之力在我兽妖焚上加持佛言枷锁,此举虽可助我摆脱邪化之扰,但兽妖焚中庞然邪力必然不会再为我所用,若想突破这层枷锁,一者需等长久岁月封印之力慢慢侵蚀,一者需以超越封印之力强行打破!而此二者对现今的我来说都是难上加难!佛祖的智慧真是深不可测啊!

  而现今,因释大千之故我虽如愿进入四教高层视角,无论是扬名立万,还是论功行赏,崇玉旨与应无骞虽有不愿,但却也不可能多加阻止,而现今万堺朝城与万魔惊座已有一战,再加上我的有意提醒,想来易教之主忘潇然已经深谙魔黑天的弱点所在!如此说来,万堺朝城与幽都得绝战将近了!而我也需要开始布置自己的下一个目标,待到决战之日,便是我浑水摸鱼之时!希望到时不要让我多加失望啊!”

  而此刻,天则殿内,四大掌教对释大千的归来也是多加询问,而释大千在经历一场生死局后,对此也是有所保留,并且以自身根基受损为由宣布退去万堺佛门掌教之位,由其师弟谛佛主接任……

  万堺儒门之内,经历一场的变故的曲少儒,自回返之后便重返藏经阁,寻出自己最为喜爱的儒门典籍《大学》研读开来!

  书中无甲子,寒暑不知年,待曲少儒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身旁多了一人,正是儒门副掌醉雨殇!

  曲少儒见此,连忙起身行礼,醉雨殇对此却笑道:“无碍,刚才见你读书读的入神,也没有多加叨扰!现今过来寻你,是有一件喜事交你!”

  “不知副掌,喜从何来啊?”

  “哈哈,你啊,总是谦逊的过了头,你救回佛门掌教释大千之事,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佛门也派人过来表示感谢之情,而你身处儒门立下如此大功,我等若是不加以表示,岂不让众人心寒?我如今前来正是呈掌教之命,传你儒门护教之学——君子风!”

  “君子风!”曲少儒闻言不由震惊道!

  “没错,正是君子风!”醉雨殇见曲少儒如此神态,不由笑道,

  “君子风作为我儒门护教之学,威力自是非同小可,但此武学施展起来更为注重根基修为,随着你的根基日益精进,其威力也是也会不断加深!故,万不可因武学高深而妄行,还需修心为上!”

  “学生明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