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霹雳之瀚海文渊 > 第十章 决战的前奏

第十章 决战的前奏


  日子一天天过去,身在万堺儒门的曲少儒平日里无所事事,晨起练功,晚诵五书,成了一种常态。

  唯一不同的应是修行的功法有了变化,佛解•四教汇流与儒门秘招君子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谓是如同天书般的存在。

  君子风尚还好说, 承继的儒门心法,在修习时多注重的是一种程序渐进,待随着根基的精进,其威力也慢慢显露出来;

  而佛解•四教汇流之招,虽以四教之学为基, 但更加注重佛门武学的延伸,此刻对于曲少儒来说, 相对陌生的佛门武学在修习时便显得尤为困难了!

  此外, 随着随着回归儒门,一些麻烦也涌现了出来,当与曲少儒同届的一些学子听闻,其将释大千“救”回了朝城,立下大功,一些人便有了莫名心思。

  有的还好,只是问东问西,像个追星的粉丝,整天缠着曲少儒,着实有些烦人;

  而还有一些人,则是深深地嫉妒,整天冷眼冷语,紧盯着曲少儒,盼着他再出一些错误,再加上时不时使一些绊子,搞得曲少儒也是颇为头疼,但错有错着, 这种行为在某种程度上却也是阻碍了曲少儒的对于自身接下来行动,也可以说颇为无奈!

  唯一的值得庆幸的的便是皆由修习君子风名义,前去寻求儒门副掌醉雨殇的指点,在某一日见到了一直想见但却不得见、不可见、不能见的儒门前辈云天望垂•墨倾池!

  万堺儒门之中墨倾池与付清商交好,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曲少儒虽有心结交,但不曾想来的却是这么的快,还记得那一日,本是想去寻付清商一解修习君子风时的疑惑,但不曾想却碰到了君子风的著作者,在演练一遍之后,儒门圣司一一详解,可谓是收货颇丰!

  然而,今天当曲少儒依旧坐在自己常去藏经阁的位置上看书时,却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青年才俊不足形容其天资聪颖,远的不说,就在此万堺朝城之中也是名声在外啊!

  “久见了,副统领!”

  “什么副统领,我现今以拜入儒门,你我从此便可以算的上一句同门了!而我略比你痴长几岁,你可唤我几声兄长也是无碍!”

  “副统领,同门与否,单看自己的心思了,且不知阁下前来寻我是有何要是啊?”

  “寻你不过是做一笔交易,而我的筹码便是…”意轩邈说罢,从自己怀中掏出一物递了过去!

  “这是易解•四教汇流?”

  “没错,正是易解•四教汇流!”意轩邈看着眼前之人的,眼神中多有的一丝凝重!

  “易解•四教汇流,可是无上之宝,用此宝作为筹码交换,不知道意统领用以什么交换啊?”

  “易天玄脉!”

  “易天玄脉之事,与我何干?更何况,我不过是区区一介儒生,又有何能干涉易天玄脉之事啊?”

  “易解•四教汇流,如果不够的话,那再加上这块玉佩呢?”

  曲少儒看着眼前之人拿出的那块虎型玉石,眼神中多了一丝的冷冽!

  “副统领,凡事可一不可二啊!”

  “放心,这件事情之后,玉佩原物奉还!除了此外,还有额外之礼奉送!”

  “哼!礼物不礼物的再说,但现在我只想要的那块玉佩!”

  “放心,我想咱们可以先讨论讨论下易天玄脉之事了吧?”

  “可以,不过,你觉得此时此地,你觉得是谈论此事的时机吗?”

  “那你说何时何地?”

  “午时,漱芳斋!再续前缘!”

  “好,到时我在那里恭候!”

  日光烈烈,却扫不净这世事的污秽啊!

  漱芳斋内,同样的座席,同样菜肴,不同的落座,彰显不同的世事变换!

  对视的两人在沉默中彰显不同的心思流转。

  对视中,意轩邈从怀中掏出一物向对面的人递了过去,率先开口道:“这块玉佩在手中已有时日,想来此时便是物归原主之时了!”

  “物归原主是一个值得拥有的优良品德,只要不让失主感觉着急就可!”

  “那么作为失主的你,你现在可能确认此物真伪了吗?”

  “确认过了!否则我也不会来!”

  “那阁下是否可能详细介绍一下易天玄脉之事了吗?”

  “易天玄脉之事,如今已成定局,如今看来只能加以弥补!”

  “哦愿闻其详!”

  “自怒山协议之后,万堺尊主功体尽散,沦为万堺朝城的一个表面象征,但却也在无形中阻碍了朝城中有心人的步伐,佛门吃斋念佛,少理世事;易教虽英才辈出,但根基不足,故朝城之内的有心人便在儒道之中!”

  “而你如今已入儒门,其中深浅你也有所了解,高层之中,两两相压,互相掣肘,儒门圣司云天望垂•墨倾池与儒门掌教清怀玉鉴•应无骞,二者齐名,有心而无力矣!”

  “故,重点便在道门之中!”意轩邈接话道。

  “没错,我想道门之人,应已经打入易天玄脉高层之中!此人身份,我虽然不解,但我想依你之慧应不难找出!”

  “此外,万堺朝城之外的万魔惊座,他是悬在所有人头上的一柄利剑,过往有万堺尊主,与其相互制约。而如今,随着万堺尊主身亡,他的存在变成了团结四教齐心的一个存在,但之前四教统领在万魔惊座在葬魂沙涛一战,再加上之前的提醒,想来易教之中已开始准备克制万魔惊座的利器,我想此器若成,那易天玄脉之亡,便是板上钉钉之事,无可避免!”

  “哦!那若能将其破坏掉呢?”

  “意统领是在说笑吗?若我所猜无错的话,打造克制万魔惊座的诛魔利器应是由忘掌教亲自打造的吧?若想从他手中破坏,你可以试试,不过封印幽都邪窟是那可是忘掌教的毕生梦想,也不知道你是否有此觉悟?”

  “此外,万魔惊座的存在也是对威胁你我生命的一把利剑,他必不能久留!若你想要放其一条生路,想来日后若要找寻易天玄脉麻烦的可不儒道两门了吧?”

  意轩邈闻言,眼神渐渐冷冽了下来,问道:“那难道,没有转换余地了吗?”

  “如今之际,唯有向死而生,在决战之日来临之前,保留下易教火种,化整为零,退出万堺朝城,方有活命之际,否则,待日后诸事皆毕,易天玄脉不是死在阴谋算计之下,就是亡在血腥背叛之中!”

  “这,我会稍加思量!”

  “不过,这一天的到来可以稍加延后,为易天玄脉的撤离,争取时间,对此,你可寻剑非刀一助,至于怎么说,你自思量吧!”

  “这只能样了吗?”

  “没办法,当做人如果太老实的话,是会被剑指着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