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开局捡到一只名侦探 > 第361章 漆黑的追踪者(十四)

第361章 漆黑的追踪者(十四)


东京的夜色下, 一辆黑色的武装直升机幽灵般从上层潜下来,刺目的探照灯一扫而过。

直升机两侧的短翼悄无声息地降下两枚导弹发射滑轨,蜂窝般的弹口朝着东京塔露出了狰狞之色。

电光火石之间, 一回头就看到了这一幕的柯南几乎是瞬间意识到了即将发生什么,条件反射地原地起跳把恰好在攻击范围内的水无怜奈扑了出去。

下一秒, 子弹倾泻宛如雷鸣炸响。

瞭望台外侧的玻璃窗眨眼碎裂泼出大片飞溅的“雨屑”,小侦探和一片“雨丝”擦肩而过, 一声闷哼。他来不及注意, 立刻回头,“快躲开……”

声音还未出口, 探照灯的光芒已经先一步扫了过去,带着破空飞舞而至的子弹。

亮光中,源辉月站在原地的一手扶着墙,似乎在处在晕血的晕眩中慢半拍地抬头, 墨色长发顺着肩侧滑下,精致的轮廓蒙着一层朦胧的辉光。

小侦探的眼瞳猛地紧缩, “姐姐!”

他条件反射地就要朝那个方向冲过去, 却被身后的人一把匡住了腰, 带着在地上敏捷地一个翻滚, 躲在了墙后头, 躲开了连带着扫视过来的子弹。

雷声轰鸣声中,仿佛有一丝血腥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

柯南一把拽开了拉着自己的手, 转头就要往回跑,“姐……”

“她没事。”

一个带着点喘息的声音在“暴雨”的间隙中传来, 小侦探微怔, 终于认出了来人, “安室哥哥?”

“嗯。”

另外一侧的墙壁后, 千钧一发之际赶到的金发青年揽着怀里的人,轻轻吐出一口气。

低沉的声音落在源辉月耳边,高空的风和随之而来的硝烟味冲散了方才挤满大厅的血腥味,连带着将整片空间也清洗了一遍。

她靠在安室透的肩上,大脑中的昏沉终于消散了些许,然后这才意识到身后人清淡的气息中多了一丝熟悉的味道,她心底蓦地一紧,“……你受伤了?”

还蒙着她眼睛的人笑了一下,轻描淡写地说,“擦伤,辉月桑你先别睁眼。”

随即她腰间一松,系在裙子外的腰带被人抽走了。

那丝在她鼻间萦绕不去的血腥终于被渐渐盖了下去,她听到另外一侧水无怜奈先是松了口气,随即开始抓狂,“源小姐你没事就好……琴酒是疯了吗?他在干什么?!”

“他以为你背叛了组织。”源辉月没有睁眼,尽量让自己的注意力从那丝血腥味上移开,低垂着眼睫淡淡地说,“你,还有爱尔兰,所以准备把你们两人都灭口。”

“什……”

一阵“暴雨”再次从窗外倾泻而至,源辉月手臂一紧,被人飞快地拉了起来起身躲避。

暴雨声轰鸣中,水无怜奈的声音听起来要抓狂了。

“他是用小脑思考得出这个结论的吗?我做什么了?!”

“大概是爱尔兰有什么反应让他误会了吧,”确认了他姐没事之后,小侦探不再挣扎,挂件一样乖巧地被女特工抱着躲来躲去,在躲避的间隙间默默开口给她答疑解惑。

“他大概以为你和爱尔兰串通,那张记忆卡被人看过了,而我们现在这些在塔里活动的人都是你们的帮手,所以宁可错杀不愿意放过。”

只能说,他姐是真的很了解琴酒。

他们被琴酒开着武装直升机扫射了三层楼。

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样追过她,这么别致的人生经历只有过两次,而且两次都是琴酒,源大小姐几乎被气笑了,“这件事结束之后,你们组织必须给我献祭一个下属机构出来宣告对此负责,别跟我说没有,否则琴酒就死了。”

安室透低笑,“好,我一定帮你跟朗姆反应。”

“哦,你的上级是朗姆啊。”

“……这个时候还要套我话啊辉月桑?”

源辉月挑眉,“所以呢?”

安室透:“所以你看起来还挺有活力的样子,那我就放心了。”

外头的武装直升机还在疯狂扫射,螺旋翼转动的声音和玻璃破碎的动静像涨潮的水冲进来。

水无怜奈在另外一头拔高了声音大喊,“屏蔽装置有范围,我试试跑出屏蔽范围再给琴酒打电话?”

“没用的,”安室透冷静地说,“他现在不会听你的。不过这个办法你可以最后用,毕竟他就算想把我们俩都干掉,至少不会动辉月桑。”

水无怜奈低头看看怀里的小孩子,咬了咬牙,“我知道了。”

被她抱住的小侦探反而怔了怔,一把抓住她的手,“不行!琴酒可能真的会杀了你!”

水无怜奈苦笑。

虽然不知道是从哪里开始怀疑的,但现在看来,这一次的任务很明显是琴酒设下的陷阱。他大概早就想好了,趁这个机会试探他们,只要一发现异常就把她和爱尔兰都干掉。

她就说琴酒为什么忽然这么相信她,居然让她来接应爱尔兰。水无怜奈越想心越沉,老实说,现在的局面已经不是她能够控制了。琴酒怀疑她,但暂时还没怀疑波本。

所以如果她不主动站出来,她怀疑波本这个疯子有可能下一刻就会把枪口对准她,干掉她之后再把她的尸体扔出去让琴酒停下。

毕竟明明琴酒没有让他过来,他却主动踏进这个陷阱里,难道还能是这么好心来救她的?

然而她怀里的小侦探坚决不同意,“一定还有其他办法……”

就在这个时候,被安室透护在怀里的人慢悠悠开了口,“这座塔的最上层那个小型瞭望台上,有一把巴/雷特m82a1。”

基尔、柯南和安室透:“……”

安室透立刻问,“哪种子弹?”

“m903 slap脱壳穿/甲弹。”

“……”青年惊叹,“辉月桑,你是真的准备得很充分啊。”

水无怜奈艰难地问,“源小姐你,为什么会想到提前放一把狙击步/枪在这里?”

“那么好的狙击点,不放把枪多可惜?”

“……”

“开玩笑的,只是提前知道了点消息以防万一。”源辉月淡淡地说,然后回头看向身边的人,“你告诉我谁能提前预料到东京上空会出现一辆ah64武装直升机扫射东京塔?谢谢你们,长见识了。”

安室透朝她弯了一下眼睛。

“阿帕奇的机体能够承受多发127毫米子/弹的射击,主旋翼杆能承受127毫米穿/甲弹以及少量23毫米高/爆弹的直接命中,直接将飞机击落不太可能,但是以巴/雷特的攻击能力,逼迫飞机飞离东都塔的范围完全可行。”柯南在那头飞快地说,“你们谁会用狙击枪?”

话是这样说,他不信身边这两位顶尖特工的技能表里会没有这项技能。

果然,话音刚落,那头的安室透坦然开口,“我。”

“我也会,但是准度没有他高。”水无怜奈深吸一口气,到这个时候也没必要继续遮遮掩掩地直接开口,“波本,稍后你数三二一我们一起冲出去,我去引开琴酒注意,你上去拿枪。”

“没问题。”

话音刚落,在外头盘旋的直升机像搜寻猎物的秃鹫,再次找到了他们的位置,带着暴雨般的子弹倾泻而来。

东京塔在芝公园立了半个多世纪,还是第一次遭受这样的洗礼。

大概建它的人都没有想过还有要考验塔身防弹功能的一天。

源辉月再次被安室透拉着往下回到了大瞭望台二楼,躲到某个掩体后面后,听到他在她耳边轻声道,“ah64自带红外线成像功能,一会儿你靠在墙上不要动,让直升机上的人以为你中弹了,琴酒就会先去追我。”

“……”她的目光不自觉落在他的手臂上,那条素色的腰带就缠在伤口上,临时充当了绷带。青年正在警惕外头,脑后长了眼睛似的,也不知道怎么注意到的她的视线,“抱歉了,辉月桑,回去我赔你一条新裙子。”

源辉月摇了摇头,“你的伤没问题?”

终于收回看向外头的目光,安室透朝她一笑,“开枪还是没事的。”

“……”

那笑容格外平静和淡定,像是提及一件轻描淡写的小事。源辉月一顿,到嘴边的话咽下,慢慢移开了视线,“稍后告诉水无,等离开信号屏蔽范围之后,给琴酒打个电话。以他的性格,就算心底认定了她是叛徒,也会先停下攻击听听她如何狡辩,趁着那个机会你们就可以动手了。”

“……我知道了。”

她身边的人不知为何好像忽然安静了一瞬,“话说回来……你对琴酒真了解啊。”

“什么?”

外头嘈杂得像开战的叙利亚前线,他最后几个字音源辉月没有听清,疑惑地朝他的位置靠了靠,然而抬眸只看到了安室透朝她露出一个若无其事的笑。

“没什么。我说,我这么努力地来救辉月桑,有什么奖励吗?”

“……”

就在这个时候,一颗子弹穿墙而过,打中了他们侧面的窗玻璃,飞溅的碎片如雨瀑泼洒过来。一只手迅速从旁边伸来,掌心热度贴合着她的腰将她拉进了身边人怀里。

基尔的声音终于夹杂在枪声中传来,“波本?”

“在这儿。”安室透回头看去,根据声音找到了她的方位,“准备好了?”

“ok。”

他毫不犹豫开始倒数,“三。”

“二。”

“一。”

基尔的脚步声迅速响起,随着追逐着她的枪响一并远去,琴酒的注意力被完全引走还需要几分钟时间,在这个空档,源辉月忽然轻飘飘开口续上了之前的话题,“所以说,你为什么要来救我?上次在双子大厦也是,你其实已经出去了吧,为什么跑回来?”

她的声音很低,在枪炮的轰鸣声中几乎听不清楚。

微敛的眼睫浓密地遮住了眸光,她没有抬头,却能够感觉到身边人的视线再次落在了自己身上,然后微微顿了顿。

“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是犯规啊辉月桑……”有人无奈地说,抬手遮住了她的眼睛。

源辉月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她眼前的光都被宽厚的掌心挡在了外头,并不知道身旁的金发青年在枪林弹雨中轻轻勾了一下唇,倾过身来,极轻地在覆在她眼睛上方的指背上吻了一下。

他开口的回答没有发出声音。

【因为我爱你】

安室透松开手,指尖在怀里的人眼尾边缘缱慻地划过。

“……等我回来。”

探照灯的灯光转移了阵地,留下这句话后,金发青年原地一跃而起,朝着反方向冲去。

源辉月只听到了个话尾,下意识睁开眼抬头,只能勉强捕捉到他的背影飞快消失在了黑暗里。

高空的风从破碎的窗口吹进来,少了一层玻璃阻隔,东京的夜色愈发清晰。

直升机的动静逐渐盘旋上升,她依言坐在原地没有动。

不知道是不是枪声远离之后的瞭望台二楼太过空旷,她的思维莫名发散,忽然想起一个于此时无关的问题。

本上菜菜子听到的水谷浩介和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是也是“等我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