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中文网

字:
关灯 护眼
热度中文网 > 诛神殿? > 第1390章 归!

第1390章 归!



  余波扩散,冲向虚空,拂过虚空之中的长裙倩影。

  晶莹般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而下。

  一切,都结束了吗?

  就这样,结束了吗?

  漆黑如墨般的虚空之上,在这个瞬间,天地间寂静无声,仿佛陷入到凝固般的死寂。

  一切,皆是虚无,唯有那孤独般的倩影之躯立在风中,长裙轻舞,青丝拂动……

  似乎陷入在狂风暴雨之中,旷望烟霞尽,凄凉天地秋。

  泪水,迷蒙了双眼,唯有静静看着那涣散的身躯,消失在这天地间。

  那是怎样的眼神?

  哀伤而又凄凉。

  像是失去了此生最为挚爱之人。

  那种痛,深入骨髓,痛彻心扉。

  “不!”

  “不!!”

  一声哭喊,撕心裂肺。

  可是寂静虚空,再也无人回应……

  ……

  混沌元帝的残魂,终于陨灭,连同他的转世之人。

  这一战,天地尽毁。

  余波之下,所有领域尽数消散。

  唯有号称妄虚之渊的洪荒之地,得以幸存。

  昆仑界无回峰,似乎回归到了往日的静谧。

  赤湖边,一道身影坐立在岸边,正在垂钓,只是背影,难掩落寞。

  远处,一道身影落于山巅,长裙摆动,移步而来。

  引得红袖躬身一礼。

  “瑶迦界主。”

  “他一直在这垂钓?”

  瑶迦望着远处的背影,不由开口问道。

  “是,家主十年时间,未曾移动半步。”

  红袖应声回道。

  瑶迦闻言,柳眉微蹙了一下,却是没有说什么,又看了一眼岸边的背影,转身离去。

  “回头告诉他,巽衍界主这十年来,凝聚了百处领域,你们无回峰回头抽调弟子前往各领域去发展。”

  “武道,不能断了传承。”

  话音落下,瑶迦的身影已是远去。

  红袖移步向前,刚想开口,却被话音所打断。

  “领域百处?还是从前的领域吗?生灵,还是当初的生灵吗?”

  “武道不能断了传承?”

  “呵呵……”

  幽幽话音,像是呢喃自语。

  红袖不敢多言,自从十年前一战过后,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家主开口说话。

  “红袖,你觉得我若是混沌元帝的转世之人,会如何?”

  红袖闻言一惊。

  虽然过去了十年之久,可混沌元帝的名字,依旧如同禁忌般,没有弟子敢提及。

  毕竟,那一战所造成的创伤,实在是太大了。

  “红袖不知……”

  轻言一语,略显惶恐。

  御无尘放下竹竿缓缓转身。

  “混沌元帝,万界之主,实力之强无人能敌。”

  “我若是他的转世之人,你觉得我会不会像夜北那样,去拒绝?”

  “这是必然的!”

  红袖立马回答道。

  “混沌元帝实力再强,毕竟是魔尊之躯,他若复活,万界涂炭,若是家主,必然也会这般去做。”

  凝声话音,满是坚决之意。

  却是让御无尘笑出了声。

  “呵呵呵……”

  继而拿起一旁的竹竿。

  “心有妄念,如何悟道。”

  “我……终究是不如他啊。”

  咔!

  话音落下,手中的竹竿应声断裂。

  ……

  而此刻,

  一片虚无的空间,无风无月,无日无辰,漆黑无光,宛如空间黑洞。

  “看来,他应该是快要苏醒了。”

  苍老般的声音落下,紧接着,另外一道古朴声音予以回应道:“应该是了,你说,咱们救下他,到底是福是祸?”

  “这个问题,你都问我八百遍了,这小子拥有着至尊骨之躯,再加上混沌元帝的残魂,可以说是不死不灭,就算不救他,你我二人还能杀的了他?”

  略含怒意的话音落下,顿时陷入短暂的寂静。

  似乎这个问题,二人已是讨论过了无数次,也没有得到答案。

  夜北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漆黑如墨般的空间,还有两道虚幻般的老者身影。

  随着坐起身,景象也随之清晰。

  “你们是谁?”

  望着眼前两位老者,夜北下意识开口问道。

  “还好,没有被邪气所吞噬,万幸,万幸啊。”

  其中一尊老者并未回答夜北的问题,而是紧盯着夜北的双眸,长舒了一口气。

  另外一人也是不停的捋着胡须,止不住的连连点头。

  似乎二人就在等着夜北苏醒的这一刻。

  ……

  虚无的空间,万籁俱寂,时间仿佛静止般,根本感受不到。

  “夜北,你可知道,只差一步,结局,则完全不同。”

  虚幻般的老者身影,语气凝重至极,难掩一抹余悸。

  夜北不由望向老者,二人的身份他已是知道,便是囚禁混沌元帝残魂十万年之久的炎黄二帝,乃是真正的武道始祖。

  当年二人的事迹不算是什么秘密,老一辈中人皆知,二人一个代表古武之道,一个代表着术武的起源,为了争夺天下,而厮杀万年之久。

  若不是混沌元帝的出现,二人要么同时陨落,要么如今,只能留下一个。

  炎帝眼看夜北没有言语,继续说道:“你可知,当年你若是跟那上官羽若诞生出子嗣,后果将会如何?你又可知,那上官羽若的真正身份?”

  一连串的问题,夜北自然是无法回答。

  一旁,黄帝接过话题,凝声开口:“上官羽若的真实身份,乃是我们上古时期的泽月战神,你若跟她诞生出来的子嗣,天生便是荒古圣体。”

  “若是如此的话,混元元帝的残魂,便有了三生瞳,至尊骨,还有荒古圣体,到那时,我们二人联合之力,也是无法禁锢住他。”

  “不过好在,这一步没有发生,如若不然,结局岂会是这样。”

  “战神泽月?”

  庞大的信息,让夜北一时间无法消化。

  对于‘战神’二字,他自然不会陌生,那是武者才有的称谓。

  不过上古时期距今,经历了悠悠岁月长河,称谓的变换不重要,重要的是,若是上官羽若是上古战神,那么,便会像沫离一样,苏醒体内的古神血脉之力,岂会沦落到陨落的地步。

  二人自然是能看透夜北心中的疑惑。

  “这点,还是跟混沌元帝有关,当年为了镇压他的这道残魂,古武一脉已是凋零到几乎灭亡的地步,没有了古武气韵,她又岂能苏醒体内的血脉之力。”

  “而且,她走的是术武之路,便更加不会苏醒了。”

  黄帝缓缓开口,给出了解释。

  “一切,都过去了。”

  炎帝拍了拍夜北的肩膀,“你体内没有继承混沌元帝的妄念邪气,这便足够了。”

  “夜北,如今的你,可真是万界之主了,今后古武一脉的昌盛繁荣,就看你了。”

  如今混沌元帝彻底消失,古武一脉,也终于无需再压制了。

  “术武一脉,如今有了九天玄女,我也可以安心了。”

  黄帝欣慰一笑。

  古武和术武一脉,如今都有了传承之人,不枉费他们二人苦苦镇压十万年。

  一听到九天玄女四个字,夜北只觉得心中一直揪疼。

  玄女古神,不是沫离!

  万界之主又如何?

  夜北要的是自己深爱的妻子,要的是女儿,还有小天他们和殿中的将士复活!

  要的是,龙国所处的领域重新回来!

  可事已至此,夜北无力回天。

  眼下唯一能做到的,便是以自己的三生瞳和至尊骨复活两个孩子。

  可这,远远不够!

  他要回到从前,回到所有人都在的时候!

  “时间法则,能否逆流?”

  夜北望着炎黄二帝,语气真挚。

  唯有时间逆流,方能达到心中所愿。

  “你想要时间逆流?”

  听闻夜北的这句话,黄帝明显有些吃惊。

  这一步,连他也是无法做到。

  有些事,终究是不可为。

  “不试一试,如何能知道。”

  夜北没有得到答案,不过从黄帝的神色中已是得到。

  继而盘膝而坐,陷入到修炼之中。

  ……

  虚空本就寂静。

  夜北知道,如今他身处空间裂缝之中,极强般的威压,笼罩寰宇,别说常人之躯,就算是昆仑界主那样的天极之境,都无法支撑片刻。

  “要想时间逆流,除非达到超脱之境。”

  望着陷入到忘我境界之中的夜北,黄帝幽幽开口一语。

  炎帝闻言,没有反驳。

  这个境界,连他们二人都未曾达到。

  超脱之境,不受因果,无生为宗,不入轮回。

  可以说,如同天神般的存在。

  万千世界,芸芸众生,皆不过在其一念之间。

  但,就算是超脱之境,估计也无人会去想着要时间逆流。

  万物生灵逆流的同时,自己本身也是会受到极其严重的影响。

  “随他去吧,这一步,不是这么好突破的。”WWw.GóΠъ.oяG

  “古武一脉如今衰落至此,黄帝,我先走一步了。”

  随着话音落下,黄帝闪过一抹哀伤。

  他知道,这一天早晚会到来。

  自己有朝一日,也会如此。

  本是残魂之躯,如今,唯有以自身余力,化作天地万物生灵之源。

  “你我并未达到超脱境界,入六道轮回,早晚还会相见。”

  炎帝的声音也是明显有些哽咽。

  相杀多年的劲敌,却是为了一个目标,同处十万年之久。

  这份情,早已泯灭了他们心中原有的仇恨。

  “保重。”

  话音落下,炎帝的身躯已是开始涣散,化作漫天古朴气韵,消散天地间。

  古武一脉沦落至今,不能断了传承,而夜北将来的职责,必然会更重。

  “保重。”

  黄帝望着漫天飘落的气韵,道一声珍重。

  将来,二人必然还会相遇。

  只是眼下,他还无法离去。

  这是在守护着夜北,确切的说,是监视。

  一旦发现夜北有邪气滋生的迹象,趁着其修炼的时机,也要将其灭杀。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天地间再滋生出一个魔尊。

  ……

  时光飞逝,已过三千年。

  虚无空间之中,寂静无声,一切如旧。

  只不过外界百处领域,已是繁荣昌盛。

  三千年的时间,足以发展到辉煌文明的世界。

  但,不是夜北想要的。

  只因这其中,没有他想要之人。

  在当初决定的这一刻,夜北无疑是动了私心。

  他想要回到过去,去见想要见的人。

  这一天,百处领域出现了从未有过的震荡。

  一个个身影止步望向苍穹之上。

  黄帝猛然睁开双眸,此刻,他距离夜北最近,自然是能清晰的感受到,夜北所散发而出的恐怖气息。

  连他都为之心悸。

  “难道,真的突破到超脱之境了?”

  呢喃话音,满是惊骇。

  无人知道,此刻,夜北体内,万千法则之力融于一身。

  三千年的时间,他耗费了足足一千年去探索时间法则的尽头,后来才发现,仅凭时间法则,根本无法做到时间的逆流。

  想要做到这一步,抛开时间法则,还需要空间法则,力之法则,混沌法则,生命法则……

  将这些法则融于一身,方能做到时间逆转。

  而且,逆转不是一天,不是一年,而是三千多年!

  没有各法则之力支撑,根本无法做到。

  下一刻,夜北一掌伸向胸口,随着劲力涌动,两道气息逐渐从体内被硬生生吸出。

  “三生瞳,至尊骨?夜北,你要做什么?”

  黄帝自然是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两股气息是什么。

  夜北不予理会,逐渐加大力量,随着两道力量的脱离,脸色已是开始苍白。

  夜北如今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依靠的,便是三生瞳和至尊骨。

  若无三生瞳,三千年前的那一战,他根本无法囚禁住混沌元帝的残魂之力,若无至尊骨,他早已陨灭,无法复活。

  “有着三生瞳和至尊骨,你才能突破到超脱之境,没有了这两道力量,夜北,你这三千年的苦修,便功亏一篑!”

  黄帝出言劝慰,却无济于事。

  这可是超脱之境,一旦没了至尊骨和三生瞳,夜北必然会回归到混沌之境。

  然而他不知的是,夜北要的并非是超脱之境,而是逆转时空的钥匙。

  如今,他已是得到了。

  至于超脱境也好,混沌境界也罢,没有任何的意义。

  随着两道力道的剥离,虚空之中,逐渐浮现两道娇小的身影。

  越来越清晰……

  “爸。”

  “爸爸。”

  缓缓睁开的眼眸,呼唤出声,让夜北展颜一笑,将两个孩子紧紧搂进怀中。

  对于两个孩子而言,已是记不得当年在古城之中所发生的一幕。

  这是夜北刻意为之,抹去了两个孩子脑海之中关于这件事的记忆。

  但是对于夜北而言,跟两个孩子分开,已是过去了三千多年!

  “走,咱们回家。”

  夜北抱起两个孩子,在其面前,出现了一道空间裂缝。

  “夜北!你真的要回去?”

  “你可知晓,一旦你逆转时空,连同混沌元帝的残魂都将一起复活!”

  “而你的实力,能维持混沌之境都是极限,如何跟他抗衡?”

  黄帝已是开始震吼。

  如今安澜的局面,随着夜北逆转时空,将会彻底不复存在。

  “不是有你和炎帝禁锢着他吗?”

  夜北行至空间裂缝面前,止步转身,朝着黄帝微微一笑。

  黄帝顿时无言以对。

  如今,好不容易脱身,难道还要回归到禁锢的漫长岁月,而且不知何时是尽头。

  “夜北,你这样做,太自私了。”

  “为了你自己,让我和炎帝苦苦禁锢?”

  “混沌元帝的残魂不灭,古武之道和术武一脉,便不会有兴盛的那一天!”

  黄帝终究是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开始咆哮。

  夜北的这一步抉择,在他看来,无疑是极其错误和不明智的。

  “爸爸,这老爷爷是谁啊,看起来好凶。”

  怀中,熙儿不免有些害怕,因为她的三生瞳,竟然完全无法看透。

  夜北揉了揉女儿的秀发,深邃目光看着显然震怒中的黄帝。

  “我是人,不是神。”

  “我要的很简单,就想和家人在一起。”

  “你若是不选择这一步,以你如今的实力,神又算得了什么!”

  黄帝还在极力的劝慰着。

  自己和炎帝皆是上古神明,何况如今的夜北。

  “你们是,而我,不是。”

  话音落下,在黄帝的震吼声中,夜北径直迈步进空间裂缝之中。

  ……

  耳边,风声呼啸。

  夜北释放出壁垒般的屏障,紧紧护住两个孩子。

  空间裂缝之中,蕴含万千法则之力,两个孩子根本无法承受。

  “坚持一下,咱们马上就到家了。”

  夜北不由加强屏障上的力度,体内的劲力,正在急速般的消耗着。

  这种消耗,永不可逆。

  这也是黄帝极力阻止夜北回去的原因之一。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

  长空之中,一道空间裂缝如同界门般开启,夜北搂着两个孩子一步踏出,缓缓而落。

  “爸爸,这里是哪?你不是说带我们回家吗?”

  望着眼前陌生的环境,熙儿不由开口问道。

  然而夜北却是没有回答。

  眼中,已有隐隐泪光在涌动。

  平复了许久,夜北拉着两个孩子迈步向前。

  “爸爸先带你们去个地方。”

  ……

  迈入辉煌的酒店大门,里面熙熙攘攘,男士身穿笔挺西装,女士身着晚礼服,无不展示着成功人士的身份。

  夜北无视所有人,迈步向前,步伐,缓慢至极。

  “小北,你怎么才来。”

  一声呼唤,让夜北骤然止步,缓缓转身,当看到不远处的两道身影之时,泪水,再也抑制不住。

  “你这孩子,今天是你的成人宴,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

  “哎呀,行了,孩子长大了,穿什么衣服你也干涉?我觉得挺好,你看着布料和做工,一看就出自大家之手。”

  “你呀你,就知道偏袒,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

  “人都在呢,少说两句。”

  ……

  “爸。”

  “妈。”

  夜北一步向前,紧紧相拥。

  这一刻,他苦等了实在是太久太久。

  而这一幕,在他梦中,不知出现了多少次。

  父母的离去,是他一生的痛。

  连尸骨都没有,就算有任何秘术,也是无用。

  除非,时间逆流。

  “爸爸,这是爷爷,奶奶?”

  熙儿不由开口一语,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爸爸这样称呼他人。

  “哎呀,小北,这是谁家的孩子?竟然叫你爸爸。”

  夜北的母亲这才注意到夜北身旁的两个孩子,不由俯身,一手轻捏两个孩子的小脸蛋。

  “夜琒,你看这两个孩子像不像小北。”

  “竟瞎说,小北连婚都没结,哪来的孩子。”

  夜琒不由埋怨。

  “真的是挺像的。”

  “还瞎说,这要是传出去,以为我们小北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到人的事。”

  ……

  夫妻二人你一言我一语。

  夜北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听着。

  许久,才朝着一旁移步而去。

  酒店深处的一个卡座,一道倩影坐立其中,背对着夜北。

  熟悉的背影,却是恍如隔世。

  “你好,我叫夜北。”

  夜北一手伸出,看到那熟悉的容颜。

  “你好,我叫顾沫离。”

  顾沫离伸出白皙手指,作为回应。

  这一幕,宛如当年。

  然而下一句话,却是让夜北怔在原地。

  “别人,都称之我为,玄女古神。”

  轰。

  夜北只觉得脑海一震。

  震惊目光,看到顾沫离的手腕上,系着一物,形似弯月,闪烁着幽幽光芒。

  顾沫离一念而发,将夜北直接拉入其中。

  浩瀚的空间内,已有数道身影在列队等候。

  孤败天身旁,站着小花仙,盛虎,洛枫,吕中原,南宫燕,楚天河那,众人皆在。

  更重要的是,女儿心语也在。

  却不再是当初稚嫩的模样,而是亭亭玉立,成了一个大姑娘。

  “这是……”

  夜北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震惊。

  “大哥,那一战,大嫂将我们拉进这太虚陨星月之中,我们才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

  洛枫率先开口解释道。

  “三千年了,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盛虎不免哽咽。

  如此久的岁月,所有人都一度认为,大哥不会再回来了。

  唯有大嫂坚信,大哥一定会回来。

  夜北望着眼前熟悉至极的身影,一个个的实力,早已超越了界主之境。

  毕竟,已过了三千年的时间。

  一道剑鸣之声,缓缓响起。

  顾沫离腰间的玄天剑缓缓出鞘,一指虚空之上。

  “上一世,承你相护。”

  “这一世,我助你……”

  话落,剑芒破空而起,直至九天。

  轰!

  一声巨响,天穹之上,泛起层层波澜,一片暗黑之地随之炸裂。

  玄天剑入鞘。

  顾沫离看着夜北,掌心之中浮现出太虚陨星月的印记光影。

  “如今,众人皆在,却是唯独少了一人。”

  “她,需要你来复活。”

  ……

  【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